自称系银行行长 不愿与骨灰盒同机拒登机致晚点

祥瑞新兵 收藏 6 553


自称系银行行长 不愿与骨灰盒同机拒登机致晚点

邓军展示胳膊上的伤痕。重庆晨报记者何熠摄

自称系银行行长 不愿与骨灰盒同机拒登机致晚点

争执双方接受机场警察调解,左二为赵力。 受访者供图

昨日凌晨,一架从昆明起飞的航班,在晚点一个多小时之后抵达重庆。72岁的任庭树抱着亡妻的骨灰盒,情绪低落地走出机场。随任庭树一起登机的8人当中,却有3人滞留在了昆明巫家坝机场。起因竟然是一自称某银行行长的乘客,以飞机上有骨灰盒为由拒绝登机。在多方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任庭树的女婿与之发生争执滚下舷梯。在警方介入之后,飞机才得以起飞,而任庭树的随行亲属中,有三人因争执事件,被警方留在了昆明。


72岁的任庭树和64岁的陈昌鑫夫妇都是重庆人。2000年,已退休的任庭树受聘昆明一家公司,3年后老伴陈昌鑫也前往陪同。


8月20号清晨,在住家附近晨练的陈昌鑫,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倒。任庭树在这样的年龄失去老伴,痛心疾首。


妻子身亡


他要带爱人“落叶归根”


当天中午,任庭树的儿子任伟、女儿任奕洁、女婿邓军飞往昆明奔丧。


前天(24号)晚上,任庭树抱着亡妻的骨灰盒,和儿女们一起来到巫家坝机场。“老伴是重庆出生的,我要带她回家。”任庭树事前让儿女们打听好了,可带骨灰盒上飞机。


在机场安检时,任庭树出示了妻子的死亡证明,顺利通过安检,并按时登上了飞机。“骨灰盒是用布包裹起来的,外观看不出来。”任庭树说,为了不影响其他乘客,任庭树一行几乎是最后登机。“骨灰盒也放进了头顶上的行李厢。”


当晚他们乘坐的是东航MU5793航班,该航班从昆明经停重庆,再飞石家庄。


当头一棒


有人因他带骨灰盒拒登机


“飞机本来是9点起飞的,登机时已晚点了15分钟。”任庭树的女儿任奕洁说。


但5分钟后,飞机仍无起飞迹象。“广播里面说,非常抱歉地通知,有2位旅客未登机。”任奕洁说,整个机舱内的乘客都开始埋怨起来。


20分钟后,正在埋头悲伤的任庭树,突然听到飞机广播里传来了空姐的声音。“说有2位乘客让空姐转告,有人带骨灰盒上飞机,他们对此比较忌讳……”


广播的内容让任庭树犹如当头一棒,他抬起头,望着放有亡妻骨灰盒的行李厢,潸然泪下。


看到父亲的眼泪,任奕洁心如刀绞。她马上站起身来向旅客们解释,大家对此都没有异议。


随后,飞机上有人和空姐说,如果那两个人不走,请让他们改签嘛。


空姐随即进行了协调,但对方仍拒绝登机。


到底咋办


他的女婿与对方爆发冲突


见对方还是不肯登机,女婿邓军坐不住了。


“我走到登机口,看到有个男乘客,40多岁,高大魁梧的。穿着红色户外冲锋衣。”邓军冲对方喊了一嗓子,“你要啥子?这么多乘客都等到起的。”但男子并未说话,站在登机口,不进也不退。


10分钟后,邓军见仍无动静,便冲了出去。


双方的口角很快发展成为抓扯。随后两人一起滚下了舷梯。均有不同程度受伤。


见冲突升级,不少旅客和空乘人员赶来劝架。也有旅客指责不肯登机的男子耽误大家的时间。


自称行长


男子要求他的家属留下来


邓军跟男子滚落舷梯后,一名同样穿着冲锋衣的女子赶过来看望那名男子。


男子坐在停机坪上,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他自称是大连银行的行长,说自己在机场被人打了。”


机场警方赶来后,男子带着警察登机,指认邓军等人。“他说自己不得走了,我们家属也必须留下来。”


沉浸在悲痛中的任庭树实在忍不住了,他要求留下来跟男子对质。但经空乘人员反复劝说,任庭树还是决定护送亡妻的骨灰回重庆。其他事情则交给儿女们去处理。


昨日下午,一宿没睡的任庭树忍不住要问,“我们要是不合法,怎么可能登机?不管你是啥子身份,也不能因为自身原因,影响这么多人。”


“不管他是啥子身份,竟然如此不顾及死者家属的感受。希望他能给我父亲道歉!”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任庭树的女婿邓军也这样说。


包车回渝


他的儿女连夜赶11小时


儿子任伟、女儿任奕洁和女婿邓军,留下来与对方处理此事。任庭树和另外几名亲属,一起飞回了重庆。


任奕洁说,双方做完笔录后,对方要求去做了伤情鉴定。考虑到死者家属急于赶回重庆办理丧事,警方要求任奕洁写了份申请书:不要求公安机关进行调解,一切后果自行负责。“让我们走司法程序。”


临走时,任奕洁通过警方要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男子叫赵力,是石家庄一家银行的。”


走出机场,此时已是凌晨2点,邓军找来一辆车,连夜往重庆赶。


经过11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昨日中午1点,邓军等人赶回重庆。


“我们没得其他要求,只希望他(赵力)给父亲道歉。”邓军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