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两农民工为讨薪住在40米高塔吊上68天 被拘留至今

“塔吊讨薪”前的谭勇

四川两农民工为讨薪住在40米高塔吊上68天 被拘留至今

住了68天塔吊后的谭勇

华西都市报记者谢颖


2年 正方公司近2年来拒发130多名民工的600多万工资


68天 屡次讨薪无果两农民工爬上塔吊,一住就是68天


23天 走下塔吊的张刚和送饭的杨永明被拘留,至今已23天


两年前,130多名巴中籍农民工赴贵州打工,今年3月他们突然被赶出工地。在此后近3个月里,他们一直在讨薪但没有任何进展。5月25日,其中两人被逼无奈,爬上了40多米高的塔吊,并在上面呆了整整68天。日前巴中市市长周喜安已作出批示,相关工作人员已前往贵州维权。


漫长的68天里,两位农民工是如何支撑过来的?事件进展如何?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对有关方面进行了采访。今日,本报记者将赴贵州,为你带来最新最及时的报道。


人物讲述


欠薪两年 民工们还被逐出工地


何林太是巴中市平昌县人,是这130多名农民工中的负责人。2009年9月,何林太带领130余人,从工程标段总承包方——浙江正方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方公司),承包了六盘水市水盘高速公路的部分修建工程。在缴纳100余万元的保证金后,何林太与总承包方签订了劳务合同,并按照要求配备了相关施工机械设备。


近两年来,正方公司除了借支给农民工150万元的生活费外,以工程亏损为由,拒不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今年3月2日,二三十个不明身份的人员,还突然冲进工棚,将民工们强行赶出工地,混乱之中,多位农民工受伤。


何林太说,经初步估算,正方公司总计拖欠各种款项1000余万元,其中600多万为民工工资。“我们缴纳的保证金和买机械设备的钱,都是大家凑起来的。”何林太说,“现在不光本钱收不回来,血汗钱也拿不到了,怎么可能不急呢?”


讨薪无果 两人爬上40米高塔吊


有一段时间,何林太身边随时都跟着几十个讨薪的农民工,衣服也被撕烂了好几次。被逐出工地以后,农民工们也多次找项目部讨要工钱,但对方不但不给钱,还拒绝算账。“有一次,一位姓彭的会计甚至被对方当场打趴在地上。”


谭勇在工地上投入了部分资金,同时也在现场从事管理工作;张刚则购买了一台吊车,自己当司机。截至3月2日被驱逐时,谭勇被拖欠了46万,张刚至少也在10万元以上。一次次交涉无果,谭勇日渐焦虑,因为在平昌老家的妻子患有胆结石,急需手术,多次打电话催他寄钱。


5月24日,最后一次讨要无果后,5月25日早晨7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谭勇、张刚二人爬上了40多米高的塔吊。“走出这一步实属无奈,我们也知道很危险,不可取,但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昨日,已经回到平昌的谭勇在电话里告诉记者。


走下塔吊 两人被带走拘留至今


“老婆躺在医院,急盼我拿钱回去做手术。饿!68天。”谭勇发给记者的短信中,足见其艰难处境。7月底,六盘水市政法委的刘副书记赶来,了解情况后,对谭勇作出承诺,先支付他工资,让他拿钱回家给妻子治病。一番考虑后,8月2日,谭勇回到地面。“脚尖沾地的一刹那,身子轻飘飘的,我差点倒下去。经过68天的高空生活,我的血压升高了,现在脑壳都是昏昏乎乎的。”


落地之后,谭勇当即被水城县警方带走,做了一天多的笔录后,他被拖欠的工资等各种款项共计46万元,被悉数打入其账户,但他实际能动用的只有10万元,其余的都被冻结了。拿到钱后,他马上赶回了老家,让妻子动了手术。“手术很顺利,老婆身体恢复得很好。”谭勇昨日告诉记者。


8月3日,张刚也在劝说下回到地面。但他没有谭勇幸运,被警方带走后他就没有再出来,和他一起被拘留至今的,还有为他们送饭的杨永明。


吃饭靠“吊篮” 两次深夜溜回地面洗澡


“40米啊,看下去头晕目眩,双腿打颤。”谭勇昨日回忆起刚上塔吊时的场景,仍心有余悸。“当时只想吓吓他们,但塔吊下马上围满了项目部的保安,下去肯定会挨打,我们只有硬撑着。”


谭勇说,项目部最初不让送饭,他和张刚饿得头晕眼花,何林太试图找人送饭也被阻止,后来一位叫杨永明的民工自己垫钱给他们煮饭。


每次杨永明送饭菜过来时,他们就用绳子放下“吊篮”把饭菜吊上去,吃完饭后,又将空碗放下来。


六七月份正是最热的时候,白天他们两人尽量找到能躲避太阳的地方;晚上气温骤降,云贵高原的风寒冷刺骨,两人蜷缩在狭窄的操作室里,“每天早上醒来,双脚几乎没了知觉。”


时间一长,两人身上被晒脱了皮,胡子头发像野草一样疯长,身上奇痒难耐。“好多次都梦见在痛快地洗澡。”谭勇说,在等待的过程中,水城县和六盘水市有关方面负责人都来到现场给他们做工作。


两人也曾产生下地的念头,但项目部的态度让他们寒心:“随便你们呆好久,反正工期不紧张,最后还要找你们算损失。”两人只好硬撑着。


68天里仅有两次,他们趁着夜深人静时溜回地面,到附近的小溪里匆忙洗了个澡,然后又偷偷摸摸地爬到塔吊上去。


最新进展


同意第三方介入算账


各方求助无门后,农民工们想到了向老家人求助。8月9日,接到求助信后,巴中市市长周喜安立即作出批示,指派相关人员前往了解事件真相,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8月10日,巴中市政府民工维权救助中心副主任王晓荣受命前往贵州。


“这是我维权8年来,遇到的难度最大的一次。”昨日,在电话里,这位百万巴中农民工眼里的“维权勇士”声音嘶哑。王晓荣介绍,15天的时间里,他们曾三次找六盘水市政府钟副秘书长协调,在水盘高速公路指挥部开了四五次协调会,但每次都是维权工作组唱独角戏,正方公司代表同意算账,却未拿出任何实质行动。


最近一次协调会是8月24日,双方达成了请第三方中介机构算账的共识,但正方公司代表表示要先向总公司汇报,何林太一气之下也已离开贵州到北京求助。关于两人被拘押一事,六盘水市相关负责人答复,要等双方清算完账务后再做处理。截至昨日,滞留贵州的农民工,除被拘两人的亲属外,其余人都已被劝返回巴中。


昨日中午,正方公司一李姓代表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爬塔吊的两个人并非民工,这笔账不好算,因为何林太他们怕承担亏损。昨日上午,他们已同意第三方中介机构介入,并和中介机构签订了合同。其他方面的事情,当地有关部门都已介入调查,他个人现在不宜介绍或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