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牛!“反对我就是反对党!”

胡显达 收藏 0 124

真牛!“反对我就是反对党!”

据天津北方网讯:芜湖国能电力第五分公司强迫员工交“份子钱”,记者前去采访,没想到遇到如此一霸气领导,安全专员刘来福直接扬言:“反对我就是反对党!”……

下面就是记者的采访实录。

记者采访就是反对他,反对他就是反对党,这位叫刘来福的专职安全员,可是把记者给雷坏了。

刘来福:你是不是党员,我问你。

记者:采访跟党员不党员有什么关系。

刘来福:我跟你讲,你反对党,你反对我。

记者:反对你就是反对党是吧?

刘来福:哎,就是,你对共产党员就这种态度啊。

公司逼迫员工“凑份子”,记者的正当采访竟然被我们的霸气领导咆哮成“反对他就是反对党”,这样的逻辑很难讲得通。按照这样的逻辑,他似乎成了党的化身,党的正确路线全由他一人传承光大。

问题是他一人能代表党吗?党是什么?党是共产主义的觉悟者,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者,是为人民服务的践行者。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增进群众的利益是它的本性使然。如果它的成员侵害群众的利益,那么也就背离了自己的党性,因而也就再不能代表党了。如果遭人反对也不能再与反对党划等号了。

为什么一些骄横的领导总是挥舞着“反对党”“反对政府”这样的大棒呢?其目的就是为了吓阻和棒杀那些意在揭露其贪腐淫乱丑行的人。一旦把这个大棒挥舞起来,几乎没有人敢再吱声了。因为在中国只有被扣上反党反政府这顶大帽子,不管你是谁,被打倒的厄运也就不远了。高岗、饶漱石、林彪、陈希同、四人帮,这些政治大腕级别的人物,都是栽在自己的反党上。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就更不用说了,一旦被扣上这个反党反政府的帽子,还不被关押在学习班或精神病院好好修理一番。所以,挥舞着这个反党反政府的大棒,至今还是很管用的,老百姓最怕的就是这个东西。党总是英明的,你要是反对它还不是自讨苦吃、自绝于人。

用“反党、反政府”这样的帽子对民众、对社会进行恐吓,这是目前一些骄横官员的惯用伎俩。除此之外,也许就很难维稳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了。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官员也才雷语迭出。前不久,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说的“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其恐吓民众的色彩也很露骨。

你侵害群众利益遭人反对,又怎能与反党关联上呢?党又没有叫你侵害群众利益,你腐败你作恶遭人反对,就是反党吗?这样的定罪逻辑还真让人搞不懂!

这些骄横官员没有逻辑性的雷语何以屡屡发出吓人,其根何在?群众没有民主、没有权力罢免他们的官位,是一个极重要的原因吧。我们的体制基本上是党外无权,群众只是这种体制的婢女,很难监督自己的政府和官员。权力体制内的自授自监,让一些骄横官员无了法也无了天。群众有了权,官员就谦恭;群众没了权,官员就骄横。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

所以,治官的根本就在于架构这种官位民授的民主以及以之为基础的民选政府。这样的民主路径是一个最基本的趋势,在国际社会也是一个最基本的共识。北非中东的民主进程就是沿着这个方向演进的。只是我们眷顾于自己在国家中而的核心领导地位而不愿与这种国际接轨罢了。与这种趋势的背离,让我们的民没有了权,让我们的官上了天。随着内部民权意识的觉醒和外部民主化的不停冲撞,这样的社会能不能再维稳下去也就很难说了。穆巴拉克、卡扎菲的强权体制表面上看来也是钢钢的,可一经觉醒民众的街头抗议也就很快倒塌了。如果他们不脱离自己的群众、如果他们把群众的利益当成自己的利益,又何至于被民众抗议下台呢。同样,如果我们不把这些说雷语的骄横官员从门户中清理出去,对更多群众的脱离也就是难以避免的。如果听任这样的脱离不断地累积起来,就可能把自己的政权拖垮。这正是党的一个最大危险。穆巴拉克、卡扎菲被民众街头抗议倒台,就是一面镜子。借用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的一句很经典的话来说,就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2011年8月26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胡显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