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奇兵——中国黄金部队揭秘

老鸟枪 收藏 9 19172
导读:《马可·波罗游记》一书把中国描绘为遍地黄金的人间天堂,无数西方人因此对东方古国充满向往。世界黄金协会日前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各国2010年黄金储备排行榜中,中国以1054吨位列第六,美国凭借其8133吨的储量依然高居榜首。尽管中国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但近些年来,中国黄金产量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2007年,中国以270吨的年产量,结束了南非百余年来稳居世界最大产金国的历史。2009年,中国产金量首次突破300吨大关,约314吨,据中国黄金协会预测:2010年中国黄金产量有望攀升至335吨。 [img]ht

《马可·波罗游记》一书把中国描绘为遍地黄金的人间天堂,无数西方人因此对东方古国充满向往。世界黄金协会日前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各国2010年黄金储备排行榜中,中国以1054吨位列第六,美国凭借其8133吨的储量依然高居榜首。尽管中国与美国还有较大差距,但近些年来,中国黄金产量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2007年,中国以270吨的年产量,结束了南非百余年来稳居世界最大产金国的历史。2009年,中国产金量首次突破300吨大关,约314吨,据中国黄金协会预测:2010年中国黄金产量有望攀升至335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

鲜为人知的是,中国有一支世界唯一的武警黄金部队,组建31年来,他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奔赴白山黑水、戈壁荒漠,累计探获黄金资源储量1800多吨,潜在经济价值超过3000亿元,黄金部队因此被誉为黄金地质事业中的“国家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金部队野外探矿

王震:让部队去找金子!


19世纪之前数千年,人类生产的黄金总共不到1万吨,19世纪百年间全球产金量达到了1.15万吨,超过此前总和。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为支付战争赔款和扩大军费开支,风雨飘摇的晚清竟创造了一个纪录:产金43万两,合13.5吨,占当年世界黄金产量的7%,仅次于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俄罗斯,居世界第5位。


民国年间,因时局动乱,加之极度的通货膨胀,国内黄金工业整体趋于萧条、凋敝。新中国成立之初, 黄金年产量仅有4吨多, 此后长达30年,全国总产金277吨,年产量平均不足10吨。


“文革”后期,面对发展经济的巨大压力,主持国家大局的周恩来想到了副总理王震,这位被称为“王胡子”的将军,曾以率部垦荒南泥湾和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戍边闻名。一天,周恩来在病床上对王震表示:你要把金子抓一抓,搞建设不能没有黄金。经过调研,王震搁下狠话:“黄金上不去,我死不瞑目。”


1978年改革开放大幕初启,中国急需增加外汇和黄金储备来加速国民经济建设,中央决定增加黄金产量的重任再次压在了分管黄金工作的王震身上。在一次讨论会上,与会者为黄金生产各抒己见、论而不定,普遍认为寻找黄金困难重重,掘金队伍也不足。见此情形,王震当场就发了火,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我们都解放这么多年了,黄金的开采挖掘还是慈禧太后时期的水平,太不像话了吧!我们这些专家学者,加上那么多的开采队伍,怎么向人民交代?”“中国不贫金,中国缺少的是专业化的找金队伍。”在与中国地质学家们深入研究后,王震向中央建言:让部队去找金子!


1979年1月,经王震、谷牧副总理同意,冶金工业部上报了《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3月7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给国家建委、冶金部、基建工程兵下达批示: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勘探工作,迅速发展黄金生产,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扩编、整编一批部队,专门勘探、生产黄金。


世界上唯一的特殊部队中国武警黄金部队就此诞生。列入武警部队序列后,黄金部队最高指挥机关为武警黄金指挥部,下辖3个总队,12个支队,是全国探寻国家宝藏的主力军。部队另外包括l所技术学校和1个黄金地质研究所,总兵力达万余人。武警黄金指挥部接受武警总部和国家工信部双重领导,如此高规格的隶属格局,显示出黄金部队特殊而重要的地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武警部队找到的狗头金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狗头金子

山上有葱,下有银;山上有薤,下有金


乍看上去,黄金部队与武警并无两样,但他们胸标上有“黄金”字样,表明他们除了军事训练之外,还要接受地质、测量、地球物理勘查、地球化学勘查、分析化验等专业训练。


经过半年紧张的转产集训,本着“占据兴安,立足秦岭,挺进高原,面中求点,点上突破”的原则,12个黄金支队的寻宝奇兵,奔赴中国20多个省区,开始了寻金之旅。


1979年9月,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在师部领导王振祥带领下,黄金一总队官兵从湖北、河南、四川、山西等地迅速秘密集结,登上了北去的军列,向东北兴安岭进发。


莽莽苍苍的兴安岭,俗称“东金山”,与有“西金山”美称的新疆阿尔泰山齐名,这片广袤的土地素有“金子镶边”的美誉。黄金部队一总队此行就是要打开这座金山的大门。


一总队官兵首战告捷,于1981年发现并探明了一座中型沙金矿床,黄金部队官兵们用双手淘出了3523两黄金。王震听到消息后高兴地说:“我说部队没有办不成的事嘛,部队打仗行,搞生产行,找金子照样行。”


与煤矿、油田多出自平原地区不同,金矿通常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古时候,人们常根据异常的地质现象找金,有道是:“山上有葱,下有银;山上有薤(xiè),下有金。”植物的根系深扎土壤,汲取了其中的养分和矿物元素,呈现出不同的群落特征,无意中担当了“报矿员”的角色。俗语也说:“上有丹砂,下有黄金”。丹砂是生产汞的主要原料,先人很早便已发现了汞和黄金有共生关系。


随着人类几千年持续不断地寻金、采金,容易辨认的金矿几乎已开采殆尽。上世纪80年代以后,人们开始进入对金矿的“勘探时代”。


因资源稀缺,一吨岩石中有一克金子,就算得上是矿了。经验丰富的地质专家认为,地名中含“金”字的地方,基本都能找到金矿。黄金一支队在黑龙江省发现的金厂金矿,其名称就包含“金”字,矿区所属的东宁县,清朝时已有过产金的记载,目前探明黄金储量近百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寻金是一项技术含极量高的工作, 最初,黄金部队使用锤子、罗盘、放大镜“老三件”找矿。如今,黄金部队的勘探设备鸟枪换炮成了“新五件”:数码摄像机、数码相机、录音笔、手持GPS(全球定位系统)、掌上电脑。卫星遥感解译、数字图像处理等高科技装备的应用, 实现了在空中、地表和地下一体化透视金矿的突破, 找矿效率成倍提高。


除技术干部外,黄金部队大多数战士主要负责钻探和槽探工作。槽探是指在地表挖出长宽2至3米不等的方坑,并从坑中取样以备化验,钻探主要用钻探机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


要想点石成金,首先需要通过技术分析确定金属反应异常的靶区,然后钻探机在确定好的方位内打钻采样。钻机一旦开动就不能停止,必须一天24小时旋转。一旦停下来,已开钻的山崖随时可能出现垮塌现象,发生堵塞。为此有战士形容说:“钻探就是睁着眼睛干闭眼的活儿地下的事全凭个人的经验和推断。”为维持钻探机全天候运行,对于很多战士来说,一天3班倒轮流值班是家常便饭。


与钻探兵比起来,槽探兵也需要毅力克服单调的挖掘工作。一个刚入伍的槽探兵干了几个月很是纳闷,向领导汇报说,“早知道当兵就是来挖坑,还不如让我爹来,他挖得比我好多了!”


战士们将采集到的矿石样本送到各支队的研究所,所有的化验结果汇总起来,就是黄金部队的找金成果。这些成果,连同勘探图纸,最终都要上报,再由国家统一协调开采。而战士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拾行装,开赴另一地点迎接新的探矿挑战。用战士们的话说,每一次探矿都是一场硬仗,有时费时数年依然一无所获,当然,奇迹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狗头金”成镇队之宝


在黄金部队中,广为流传着一个关于“狗头金”的故事。狗头金是一种产自脉矿或砂矿的自然块金,因形状酷似狗的头形,故名狗头金。世界各国都以有狗头金为骄傲,一块1千克的狗头金,聚成时间需要1亿年左右,这使得狗头金可遇而不可求,一旦发现都会被当成宝贝留存下来。


1988年夏天,一直在兴安岭进行黄金勘探的武警黄金第五支队(现一支队)遇到了新的难题随军家属及子女工作没法安置,因为采矿地点离城镇太远,矿区周边又没有企业。职工大队大队长程延宽见此情形,决定带领随军家属子弟上山探金。经领导同意,30多个家属子弟开进了小兴安岭腹地团结沟。


姚金凤是部队职工姚鲜的女儿,她当时刚满22岁,也跟队来到淘金点。在分配工作时,程延宽见她勤快,干活利索,就安排她守着溜槽。有天快收工了,姚金凤看到流水冲刷下的溜槽内有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她刚想把它扔掉,却发现这块石头掂在手里特别沉。细心的姚金凤将它拿到水管下冲洗了一番,没想到这一冲,冲出一块黄灿灿的金疙瘩重2155.8克,含金70%以上的“狗头金”。


不久,被发现的狗头金被送往北京,存放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因形状像中国版图,又称为“版图金”,有着极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从此成了黄金部队的镇队之宝。


“狗头金”的发现需要机遇,探明大中型金矿,更多时候依靠的是科技和毅力。根据政策,黄金部队找到的矿都是无偿交给国家,为此在地方很多老百姓心目中,黄金部队就是财神。以新疆为例,30多年来,黄金八支队已累计探明黄金资源量110多吨,经济价值超过200亿元,矿山开发利用惠及数十万民众。其中在东准噶尔地区探获的双泉金矿,资源量高达26吨,潜在经济价值超过40亿元。


随着金矿不断被探明,保护金矿、严防私挖滥采,后来也成了黄金部队的重要任务之一。一些人知道黄金部队专门探测金矿后,会在离官兵们营区数百米之外的山头上寻找黄金,乱采滥挖、偷盗矿石、哄抢资源等非法民间采矿一度屡禁不止,有的人还真靠这个发了财。为此,在主要黄金产区,黄金部队负有警戒守卫之责。


1995年,中国黄金产量首次突破百吨、跃居世界第 8位,当时黄金储量的一半以上,都由黄金部队勘明。8年后,中国黄金年产量突破200吨大关,期间黄金部队的探矿记录,一再被打破。


阳山矿区问鼎“亚洲第一金矿”


1997年初,黄金十二支队奉命开赴川甘陕三省交界的甘肃省文县阳山寻金找矿。文县地处岷山山脉和秦岭山脉交会处,据县志记载:“文州阴平(文县古称)产金、橘子,以做贡品。”早在1300年前,这里就有采金的历史,小金山、金子沟等令人憧憬的地名,曾吸引一批批地质队员乘兴而来,但都无功而返。荒凉的大山考验着官兵们的毅力和才智。整整两年的跋山涉水后,钻塔掘进地表400米,也没有给黄金十二支队的官兵们带来预期的效果。


1999年3月,30岁刚出头的郭俊华走马上任,出任矿区技术总负责。经过几个月的实地采样、观测、化验和研究分析,郭俊华发现,斜长花岗斑岩具有金矿化现象。但几代地质工作者都把砂岩作为这里唯一的找矿标志,并上升为一种理论固定下来。郭俊华的这一想法一提出,立即引起普遍质疑,有人甚至说:一个刚退汗毛的人就想当哥白尼。在冷嘲热讽中,郭俊华知难而进。


半年后,郭俊华采集的“花岗斑岩”矿样,在甘肃坝金矿区等地得到求证,“花岗斑岩”作为新的找矿标志,最终获得大家赞同。2001年6月26日,一条特大消息迅速传遍全国:武警黄金部队探明阳山金矿储量超过100吨,是迄今为止中国西部地区发现的最大一座金矿。


此后,阳山金矿区捷报频传,目前方圆289平方公里的阳山,共发现96条黄金矿脉,已累计探获黄金资源量308吨,远景储量有望达到500吨左右,总潜在经济价值达500亿元人民币,一举问鼎亚洲最大类卡林型金矿,世界排名第六。


昔日贫瘠荒凉的阳山正变成造福西部人民的金山,黄金部队兵散万里也迎来了遍地开花。近年来,黄金五支队历经10年苦战,在甘肃岷县寨上探获了资源量高达108吨的**型黄金矿床,黄金二支队在内蒙古包头市哈达门探获的金矿资源量也突破100吨,潜在经济价值超过350亿元人民币。


据武警黄金地质研究所透露,目前中国找金潜力为1.5万吨至2万吨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西部现在黄金保有储量仅占全国保有储量的32%左右,蕴含着巨大的找金潜力。


手指一点,黄金万两


作为金矿的勘探者,黄金部队的战士却很少能见到真金。矿石往往需要经过复杂的提纯才能成为光芒四射的金子,而采矿提炼工作,大多由国家或专门的黄金企业完成。在部队里,技术干部的年薪大多不到10万,当地方上很多金矿企业给他们开出几十万元的高价,甚至提供房、车待遇时,很多战士不为所动,选择了坚守。


黄金部队最大的秘密自然是勘探成果和地质资料,它们就像金矿的藏宝图,内行人得到了,就能按图索骥,找到宝藏。正因如此,黄金部队的所有技术干部都要和部队签订专门的保密协议,资料的借阅和登记十分严格,电脑资料也经过加密。有些人拿着数万元现金找到部队战士,许诺说只要在地图上指一指金矿的位置,就能拿到“回扣”,结果也总是吃闭门羹。黄金部队战士和地质科研工作者为此也被形容为“手指一点,黄金万两”。


值得注意的是,金矿探获的背后, 是与黄金等价的付出。因长年风餐露宿,奔波劳苦,每一座金矿的发现,很多战士交付了辛劳、青春乃至健康。“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这正是黄金部队工作生活和精神风骨的真实写照。



本文内容于 2011/8/27 6:14:11 被老鸟枪编辑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