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34章 战斗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1979年2月14日,中国的《人民日报》(越南也有官方报纸叫《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奋起还击 保卫边疆》,郑重申明,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中国被迫对越南的自卫还击作战。

1979年2月17日清晨, 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军队,以9个军的兵力,在延绵500多公里的中越边境线上,对越南6个省11个县发起进攻。

空军战机起飞,沿边境我方一侧巡逻,海军战舰也进入北部湾保卫石油平台。

也是这一天早晨,人民解放军某部新兵柳明全和他那些同在一个团的八大金刚弟兄们,跟随自己的连队,穿过曾经是中越友好见证的友谊关向越南境内开进。


战斗故事柳明全听了很多,那是父亲把他抱在腿上讲述的亲身经历。他对那些和父亲一样的战斗英雄十分的敬佩,但是,真的自己就要上前线了,自己怀里抱着的自动步枪枪膛里的子弹对着敌手发射出去,打死敌手的时候,柳明全还是十分的紧张。

在战前动员会上,指战员们已经明确了,这是一场自卫反击作战,是正义的。但,不管怎么说,这是要真枪实弹的打起来了。

在过去的十九年中,柳明全经历过无数次的格斗厮打,但是,都是用拳头加腿脚,充其量随手拎一个木棒,连铁棒铁链他都没用过,他知道,那是容易造成伤害致死的,致死人命是要偿命的。

柳明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杀人,也没有想过他会被人杀死。现在他明白,此行他就是去杀人的,正义的杀人,当然,也有可能被敌手杀死,手里的武器射出去的子弹是要射到敌手身体上的。


人的心里懦弱是天生的,柳明全也是一个天生心里懦弱的人,他害怕见到死人,也害怕自己被打死。像每个初上战场的人一样,柳明全心里很害怕,越过友谊关的那一刻,他的心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部队进入越南后,遭到了越军的疯狂阻击。

从1962年中印边境之战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有十五年没有打仗了,加上文革动乱的破坏,军队的整体作战能力有些衰退,而越军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打仗,从军队的战斗素养上,两军是有很大差别。

进入越南境内后,解放军进展的并不顺利,越南北部重镇高平老街一仗,虽然解放军最后还是拿下来了,但是我们部队也死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柳明全的兄弟,八大金刚之一的李文明,当然,这也是后来得到的消息。


再害怕的战士一到了战场,战斗打响了的时候,子弹在你的身边“嗖嗖”的穿过,炮弹在你身边“轰轰”炸响的时候,恐惧的心理一下子就消失了,你根本顾不得害怕了,身边的那么多人瞬间倒下了,昨天你们还是很好的哥们一起嬉笑斗嘴的,转眼成了死人,你是热血男人你会不红眼吗?你能怎么办?拿起枪来打啊,战场上,你不打死敌人,就会被敌人打死,你没有选择,你也来不及想什么,什么都是一瞬间的事。


王明磊是在突击一个暗堡的时候,被另外一个隐蔽的暗堡突然射出的子弹打死的,当时,柳明全就在王明磊的前面不到两米的地方。

战斗中,柳明全他们这个班的任务是突击一个地堡。

在接近地堡的路上,他们班遇到了敌人的阻击。不过,对于目标明确的地堡,他们不怕,尽量躲避着利用一些障碍物,逐渐接近目标。

距离目标还有三十米的时候,柳明全看到他们要冲击的地堡侧翼伸出了一支枪管,同时,班长也发现了,大喊一声,“卧倒,有暗堡。”柳明全就地滚了一下闪到一边了,王明磊稍微迟疑了一下,晚了半秒钟,就被射出的机枪子弹打穿头盔了。

后来,柳明全跟着班长从暗堡侧面迂回过去,一人一颗手雷塞了进去,这个原来没有发现的暗堡就报销了,如果不是及时的报销这个暗堡,还不知得死多少人。

一次冲锋消灭了一明一暗两个地堡,柳明全这个班立了大功。


战斗结束以后,柳明全从烈士堆里找到了王明磊的遗体,把他背了回来,白天就地掩埋了,晚上他们几个金刚凑到一起,又偷偷的挖出来火化了。

为此,部队要给他处分,还要撤销他的记功。柳明全上来犟劲,说,“就是处分我叫我复员回家,我也得这么干。”还死犟着不写检查。这么能打仗这么有义气的战士哪个连长舍得?还是王连长袒护他,找了个战士顶替柳明全写了份检查递上去,又把二等功降为三等功,团里也是看着连长的面子惜才如命,再说,这些事在战时这都属于小问题,就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从此,柳明全的背包里多了一包王明磊的骨灰,他的背包谁都不能动。


在后面的战斗中,他们班长牺牲了,柳明全替代了班长位置,全班还剩余六个战士,这还包括班长柳明全。

在接下来攻打凉山省府的战斗中,柳明全带领他的五名战士,攻下了一个街头碉堡和一个桥梁碉堡。全班无一伤亡。

柳明全是在战斗的最后,负伤的。

当时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柳明全和他的五个战士胜利完成任务,准备归队。

一个负了重伤的越南兵,从死人堆里爬起来,摸过身边的枪,向他们打来,柳明全一把推开了身边的战士,在倒伏的过程中,被敌人射出来的一梭子子弹,打中了右腿。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后方医院了。战友们来看他,告诉他,那个把他腿打断的越军伤兵,被江大成打了足足一弹夹子弹。


医生说,整个右小腿以下中弹五发,子弹把他的右踝骨和右脚打烂了,本想保守治疗包住他的腿脚,但是,鉴于当时战场的情况下,只能截肢处理了。

只有十九岁的新兵蛋子柳明全看着少了一截的右腿,咬着牙憋了半天,还是流下了几滴眼泪,他知道自己残废了。


在后方医院的病床上,柳明全给远在新疆的父亲写了封信:


敬爱的政委爸爸:

我现在是坐在后方医院的病床上给您写这封信的。


我们的战斗进行到3月4日,我们部队奉命攻打凉山省府。

越南军队不愧是打了多年仗的,战斗经验很丰富,面对比他们数量多很多的中国军队,还是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我们部队打得很艰难,伤亡也很大。

我们的班长前几天牺牲了,我被临时指定为班长,全班还有六个人,包括我在内。

战斗前进中,我们遇到了一个敌人桥梁碉堡,很像是当年董存瑞炸的那样的,不过桥要比那个大很多,河里水很深。再过半小时,大部队就要从这个桥上过河,可是有越军在桥下暗堡里把守,如果他们不能坚守住,就会把桥炸掉。


连长给我们三班的任务就是打掉这个暗堡,确保桥梁的安全,连里安排一班二班掩护我们,用机枪压制桥面敌人的火力。

我们从河岸边匍匐过去的,快接近桥的时候,被敌人发现了,敌人就向我们射击。

我们仔细观察了这个暗堡,发现这个建在桥梁拱孔里的暗堡很小,估计敌人最多也就三个人。暗堡会有很多炸药,一旦他们顶不住了,就会引爆炸药与桥梁同归于尽,这是越军的一贯做法。

对于我们来说,不能把地堡炸毁,那样可能会引起炸药爆炸,我们只能把敌人击毙,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老兵江大成是个狙击手,枪法很准,从机枪眼里射进去子弹,敌人的机枪停了五秒钟又响起来了,估计是打死了一个敌人又换了一个人。敌人肯定也学乖了,再射进去的子弹就打不着人了,机枪继续扫射着。

我们就分成两路,江大成带着两个人,继续射击朝枪眼里打,我领着两个人找地堡的口。

还不错,江大成的火力吸引了敌人的注意力,我们顺利找到了地堡的入口,敌人根本没想到我们会从入口打进去。

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两个敌人,已经被老兵打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只顾向外射击了,让我一枪打死了。

地堡顺利解决了,我们班无一伤亡。好悬啊,满地堡里全是炸药,要是炸了地堡,这桥肯定完了。

我们的坦克和大部队从桥上通过的时候,连长拍着我说,“小子,给你报请一等功。”

对了,爸爸,我们连长,就是去我们学校把我们骗来的老王,他已经提副营长了。


爸爸,其实我是不应该躺在医院里的。战斗都结束了,我让一个快死的越军伤兵给打了一梭子,把半截腿打碎了。

马失前蹄,大意了。


爸爸,我是个残废军人了,按照惯例是不能在部队待下去了,要是让我复员我会很难过的。王明磊崔明李文明死了,我得为我那帮弟兄们报仇,我想在部队待下去。

我问了一下军医,军医说,我的伤好了以后,可以安装假肢,练习一段时间是可以正常活动的。


所以爸爸,我想留在部队,进军校读书。爸爸您可以帮我吗?这是您的老部队,您可以找找老首长,帮我说说话。谢谢爸爸。


新兵蛋子柳明全向首长敬礼。


另:我受伤的事,先不要告诉妈妈吧,等我有机会回家再说。


柳老爷子柳政委收到柳明全这封信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读完这封信,他并没为儿子伤残了而难过。战争是要死人的,身为政委出生入死二十多年,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可是,父子两代同为军人,父亲没有权利不让儿子上前线,他也不能这么做。说是这么说,毕竟柳明全是他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柳明全报名参军的时候,就已经准备要打仗了,只是柳明全报名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如果告诉了他,他会不会婉转的阻止儿子参军,就很难说了。接到柳明全入伍后来的信,他的心就跟着悬了起来。


现在战争结束了,战争没有拿走儿子的命,只要去了一条腿,已经很庆幸了。儿子信里提到的三个名字,他都认识,都是儿子的同学,都是些好孩子,一起出来参军的,却永远的倒下了。

儿子柳明全成了战斗英雄,国家的功臣,可他却残废了,这就是战争。柳政委似乎对这个结果稍微有一点不满。


柳政委给儿子的回信很简单:

好小子:

你得庆幸你活下来了,伤残没什么好遗憾的,因为你是军人。

你提的要求,我已经给首长打过电话了。结果难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