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逃逸是条不归路

耶律荣光 收藏 1 1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每一个窗户后面都有一双眼睛,每一片树叶后面都有一只耳朵。邝回根重大交通肇事后携全家逃逸8年,终究难逃恢恢法网。


2003年7月14日,邝回根交通肇事,造成4人死亡、3人受伤、3车受损的“7·14”特大事故案,不仅未自首投案,反而拖家带口开始惊恐逃亡生涯。


2011年8月8日晚7时,在广东东莞谢岗镇振华路一家名叫“乡土湘菜馆”的店门口,自家狼狗和一位过路的老人让邝回根8年逃亡路画上休止符。


当一副冰冷的手铐将邝回根锁住时,他不禁释然感叹道,“总算结束8年逃亡生活,心里踏实不少。”


携全家逃逸8年


这个噩梦源于8年前的那场车祸。


2003年7月14日凌晨4点半,剧烈的撞击声打破株洲市天易路黎明前的平静。


邝回根驾驶湘L42774货车,满载水果驶往益阳,行经株洲天易路10.3公里处时,他隐约看到路面前方斜停着一辆货车,占据道路1/3。“光线太暗了,当我驶近确定情况时,已来不及刹车,猛然撞击上去。”邝回根平静地回忆。据悉当时正有两名修车工在前面两辆货车中间松钢索。


剧烈的碰撞让邝回根短暂昏迷。“眼前的景象把我吓傻了,到处是血,到处是汽车碎片。”邝回根说,“想到自己车上人员所受重伤,肯定需要大笔医疗费,又想到自己刚满两岁的儿子,想到我要坐牢,本想报警的我,慌乱中弃车逃跑了。”逃跑后的邝回根连夜转乘客车回到郴州宜章老家,立即带着妻子孩子远走他乡,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活。


“潜伏”厕所追击嫌犯


“宁办十起现案不办一起积案,宁办十起积案不抓一个逃犯”,这是许多追逃刑警的口头禅。株洲市天元交警大队大队长肖卫红的职业经历令其感知,犯罪嫌疑人逃跑8年以上就很难抓获。他后来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卧底3天后,邝回根落网了。


今年5月26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一年的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而出逃的邝回根自然成了追逃对象。株洲天元交警特地成立以大队长肖卫红为组长的追逃专案小组,调派了解乡村生活、有丰富办案经验的尹雷鸣和邓军为小组成员,努力寻找突破口,确定侦查方向。


8月1日,株洲天元交警尹雷鸣等人奔赴邝回根郴州老家寻找线索,除了知道邝回根2004年回来还了贷款并变卖房子,其他一无所知。经过多方打探,民警终于从当地民政局了解到,邝回根和其妻陈某并未离婚,且育有一儿一女。又经过数十次走访和细致侦察,办案民警从邝回根年满18岁的女儿身上找到突破口,得到“邝回根妻子陈某可能在东莞市谢岗镇振华路一家名叫‘乡土湘菜馆’的小饭店里做事”的消息,案件出现新转机。民警立即连夜奔赴东莞。


为避免打草惊蛇,民警原制定的借“稽查赌博”之名去饭店直接搜捕的方案被否决。办案民警逐步盘查,并扮演顾客,每天到湘菜馆吃饭,试图探寻到更精准信息,以求万无一失。


“唯一能窥见饭馆全貌的是马路对面小旅馆的卫生间,除了凌晨2点至4点其余22个小时,我们三人轮流蹲守观察。卫生间不足2平方米,通风口却很高,我们只能站在凳子上,一动不动地观察,每一两个小时换一次人,非常难受。”尹雷鸣说,卫生间里没有空调,热如蒸笼,他曾经因此中暑。整整观察两天,民警仍未看到邝回根的踪影,也没有发现对面阳台上有晾晒男人的衣物,餐馆楼上圈养着的狼狗却不时闻声吼叫。


虽然死守了两天一无所获,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尹雷鸣们的守候在第三天出现了转机。“那天下午5时左右,我发现,一个和嫌疑犯年纪相仿的男人蹲在店门口掰弄着什么东西。”尹雷鸣说,“但我不敢确认那个人就是邝回根,因为我们手上只有他一张十多年前驾驶证复印件上的照片,时间又过去了八年,外貌肯定改变了很多。”


没办法,尹雷鸣只能选择去餐馆一探究竟。坐下来后,尹雷鸣点了一碗三鲜汤,开始用余光打量那个男人,职业敏感性告诉他,这个男人“有来头”。


“我看了手表,10分钟过去,他还一直蹲着掰弄一个插线板;我起身,抽了根烟;坐下,又喝了杯茶;半小时过去后,他起身上楼,我以借用厕所之名跟进内屋。”令尹雷鸣“震惊”的是,当这个男人上楼时,狼狗“异常淡定”,未发出一丝嚎叫。凭借丰富的农村生活经历,他推断:这个男人必定和“乡土湘菜馆”关系“非同一般”。为免被疑,尹雷鸣赶回旅馆,再让另一个民警下楼探虚实。


“我也点了份饭,然后故意把饭钱递给这个男人,他却示意交给旁边的女人。”邓军发现,神秘男人刚洗澡出来,头发还是湿的。由此确知,他应该是饭店老板的亲人甚或就是邝回根本人。正当民警推究这个男人和店主关系时,一个途经饭店门口、怀抱小孩的老太婆对他大声打招呼:“邝师傅,你回来了呀,你晚上不是有事吗?”


躲在厕所窗口观察到这一幕后,尹雷鸣心中的猜忌得到了验证,“应该错不了了,他就是邝回根”。三位民警即刻联系当地警方开展追捕行动。经过近5分钟的商议后,由株洲民警继续“佯装”吃饭,广东警察守在门口“断后”。该神秘男子似乎察觉出什么异样,欲拔腿快速外走。民警飞奔过去,将其逮个正着。


“ 邝师傅,我们从湖南这么远来找你,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尹雷鸣用永州道县的家乡话问他。


“我知道,是我开车出事的事情,看到你们,我也解脱了。”邝回根此言让民警悬在心头的石块彻底着了地,他眼神中流露出释然,“总算结束8年逃亡生活,心里踏实不少。”眼前这个秃顶的男人无比沧桑,已全然不同于民警手中黑白寸照中的中年人。


肇事逃逸是条“不归路”


8月21日,犯罪嫌疑人邝回根被执行逮捕。至此,轰动一时的株洲“7·14”特大交通肇事逃逸案正式终结侦查,宣布告破。


“这个40多岁的男人已经没有一根头发。显然,这8年,他过得很糟糕。”这是肖卫红对邝回根的第一印象。在他看来,邝回根是个“看起来很老实、不爱说话”的男人。“出了交通事故,不一定全都是他的责任。在责任未明确之前,他不应该选择逃亡,如果当即自首投案,不至于弄得如今家破人亡的场景。”肖卫红分析说,如果邝回根未选择逃逸,或许,他的人生将是另一番场景。甚至,尘埃落定之后他依旧能在郴州小县城从事运输行业,一家人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不用变卖房子,更不用全家逃亡。


肖卫红由此建议,当发现交通肇事逃逸事故时,应积极向警方提供破案线索,多一份正义和责任感,少一点冷漠,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维护法律尊严。


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分析说,肇事者的逃逸行为伤害的是受害人本身,还有社会客体,这种行为是对生命权的漠视,更是对社会公德和法律的公然挑衅,“如果交通肇事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符合刑法总则关于自首的规定,应当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