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50.不打不识

周于仲谋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铺位上,一觉醒来的小伙再难入眠,只觉得头痛欲裂,心乱如麻,臭皮囊包裹下的脾腹也隐隐在作祟,真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窗外,老天爷的泪水忍不住奔流成河,肆虐在天地之间,泼洒于丘壑之上。迷瞪中,仲谋依稀看见自己,被凡间尘丝密密麻麻的缠绕,一寸寸、一缕缕、一层层的笼盖,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铺位上,一觉醒来的小伙再难入眠,只觉得头痛欲裂,心乱如麻,臭皮囊包裹下的脾腹也隐隐在作祟,真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窗外,老天爷的泪水忍不住奔流成河,肆虐在天地之间,泼洒于丘壑之上。迷瞪中,仲谋依稀看见自己,被凡间尘丝密密麻麻的缠绕,一寸寸、一缕缕、一层层的笼盖,包拢,紧缚。

装进织好的孤独网,被吊在天花板下,巍巍颤颤,战战抖抖,悠悠忽忽,在这寂冷的秋雨夜飘来荡去,仲谋似茧,茧如仲谋!

翻身,小伙把手枪收入裤兜内,下床去洗漱间。

走廊上,旅客三五成群,谈论着家长里短、国内国外的趣事。洗把脸后,人感觉轻松很多,来来往往的过客中,没有发现需要提防的那个小青年。

雨,一直下,气氛还算融洽,盯着眼前过往人群,外松内紧的仲谋沉住气,耐心等待。

急躁是作战的大忌,特战训练时,狙击教官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警语,至今还记忆犹新——如果想活下去,你必须学会忍耐,再忍耐,要比你的对手更能忍耐,否则,先倒下的肯定是你。

望穿秋水,青年却如黄鹤楼上的黄鹤,至始至终杳无影迹。不行,这种被动的局面一定要扭转,食不甘睡不宁的感觉实在太难受。

夜色中,火车悄悄快行,看看时间,结合墙上的时刻表,仲谋确认下一站点,暗暗冷笑,不现身是吧,自有办法让你出现。

“咣当”,“咣当”的声响伴奏下,眼看就要到达广西玉林,收包包,找列车员强行换回车票,仲谋来到车厢接头处。

午夜,下车的旅客争先恐后,人流中,小伙犹自巍然不动。月台上的如蚁人群蜂拥着下地道,满载吃食的小推车游荡在下车口前后,如没断奶的小牛犊,紧跟火车不放。

不几分钟,随着笛声响起,值班员转身进入车厢,就在人预备关门的刹那间,“我要下!”用手拦住车门,仲谋箭步跃出。

身后,抱怨、牢骚声不断飘来,“哐当”门马上被关上,下车的同时,左右观察。如果有人同时冲下,毫无疑问,这人必定是跟踪者。

不出所料,前节车厢的出口很快也跳下一个青年人。目光匆匆瞥过,小伙转身冲地下通道跑去。

见已被认出,青年不再掩饰,拔脚便追。快速下地道,一路奔跑,直至出站台,仲谋才有空回望,背后,小平头紧紧跟上。火车站可不太适合对战,被警察发现弄不好要两败俱伤,得换个场所。

心有灵犀一般,跟踪者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尾随不离,两人很默契来到广场外。顺街道快步前行,有意识地走入一个幽深的巷弄内,仲谋扔下包包,转身,手插裤兜,看着跟上来的青年。

“兄弟,从深圳一直跟到玉林,你究竟想干啥?”手攥紧手枪,眼睛死瞥着小平头的举动。

高手对决,比拼的是速度,即使对方有枪,仲谋也有把握在三秒内完成拔枪、开保险、第一发子弹出膛,故而并不害怕。

三年的特战训练,早已把人变成一部杀人机器,只是回到社会,与人无冤无仇,自己一般不下重手。目光不离青年的手臂左右,小伙暗自戒备。

小平头似乎没有敌意,双手非常夸张地上举,慢慢走近,“朋友,我只是充当中间人,请别误解。”

见仲谋没有反应,“龙哥很欣赏你,让我来做说客,如果你能辅佐他,给你的待遇不会低于‘天上人间’,如何?”

“谢谢龙哥的错爱,但我不想背主,这点你应该能够理解。”不卑不亢拒绝,小伙并没有放松警惕。

“可以理解,听说你功夫很厉害,能切磋一下吗?”青年不太关心被拒绝的事,倒对小伙的身手很感兴趣。

“说说你的身份?”一路跟踪居然只是为了切磋,仲谋不太相信。

“龙哥的贴身护卫,出门办事刚回深圳,我叫龙少华,别人称呼我龙三。”小平头非常爽直,说话干脆利落。

“我叫仲谋,请!”小伙摆好架势。

狭窄的巷弄内,不太适合大开大合的拳路施展,两人都不谋而合使出擒拿与反擒拿。堪堪避开青年的锁喉,右拳直捣黄龙,小平头的“抖腕托肘”雷霆而至,上步闪避的同时,右手试图锁扣仲谋的右腕脉门,接下来应该用左手疾发寸劲托击自己的右肘关节。

仲谋岂能让对手得逞,右手迅疾变招,改拳为掌,旋转绕过右臂,肘部前突,猛力击打其面门。退步,青年以肘对肘,化解攻势,出脚蹬踹对方小腿,小伙随之启动,同样出脚,以鞭腿斜踢其大腿弯···

你来我往中,两人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相互看看,暂时休战,就在两位对决者喘气的时候,巷弄外有呼喊声传来,“救命呀,救命呀!”

声音异常凄厉,夜空中,两人对望片刻,不约而同冲出巷弄,朝声音的方向疾奔。阴暗的大树下,两帮人分别围着一男一女,呼救声还在继续,“快来救命呀!”女孩在喊叫。

仲谋就近逼上围着男孩的人群,小平头冲人多的另一边跑过去,“住手,你们在干啥?”两人同步出声。

“找死!”没多言语,围住管闲事的青年和小伙,人群上前就开打。

场地宽阔,而且素不相识,打起来畅快,仲谋也不用缩手缩脚。连续出左右鞭腿击退正面对手,俯身回踹,先撂翻后面的偷袭者,趁势追击,直扑左面的高个大汉。虚晃左拳,右手快速插入其面部空挡,以手指弹击眼睛,左肘跟踪而至,趁大汉手忙脚乱闪避,右膝斜攻其下肋。

大汉终于倒下,有人从后反抓右手,仲谋迅速将身体向左后转,同时右臂反向贴于腰背上,左脚向前上步,成左弓步。左臂平搂偷袭者的头部,趁对手向左侧躲避的时机,以掌指封插其面颊,并用掌跟推其下颚,“唉哟”又有一个人倒下。

夜色中,青年被五个人团团围着,轮番在攻击。地上已经躺下两个,“小心背后,朋友!”出声的同时,仲谋运气于臂,冲过去硬生生用胳膊挡下青年背后抡下的木棒,“咔嚓”木棒瞬时断成两截。

没顾痛楚,两人背靠背迎敌,没有了后顾之忧,拳脚发挥得淋漓尽致。臂膀被痛击的感觉激怒了小伙,也激怒了青年,两人出手开始变重,骨头破裂的声音很快传来,呻吟声此起彼伏。

地上很快躺下一片,剩余的最后两人看着虎视眈眈的青年和仲谋,再也不敢靠近。

“你俩快走!”仲谋催促还在树下瑟瑟发抖的情侣···

广场中,“兄弟,谢谢你!”小平头诚恳地向小伙道谢。

“没啥,兄弟,有机会再一较高下,怎么样?”仲谋嗜武如命,碰上了真正的对手,内心当然非常高兴。

“行,我等你,我们后会有期!”青年一口答应,贴近仲谋的耳朵,“兄弟,看得出来,你值得交往···”停顿少顷,脸色微变,“其实随我同行的还有一个人,你可千万小心,那人手中有一把带消音器的枪支,龙哥特别交代,如果你不合作,直接干掉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