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逃犯 正文 第五章 意外发现

碧海莲蓬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size][/URL] 管一鹏将听觉延展开去,顿时各种纷杂叠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管一鹏快速的在纷乱的声音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信息。监狱内,犯人的磨牙放屁声,梦呓翻身声,哨兵的踱步声,更远处的传来的情侣之间的情话绵绵,爱人之间的嘿咻呻吟,小儿夜啼,等等人类社会发出的声响被管一鹏略过,方圆百里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


管一鹏将听觉延展开去,顿时各种纷杂叠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管一鹏快速的在纷乱的声音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信息。监狱内,犯人的磨牙放屁声,梦呓翻身声,哨兵的踱步声,更远处的传来的情侣之间的情话绵绵,爱人之间的嘿咻呻吟,小儿夜啼,等等人类社会发出的声响被管一鹏略过,方圆百里的动物所造成的响动迅速突显在脑海里。蚊子的嗡嗡声、苍蝇的嘤嘤声、正在寻找食物的老鼠吱吱叫着,或独自爬出洞穴,或两三结队出来,黑暗里睁大眼睛寻找目标的猫咪伸出舌头舔舐自己的嘴唇声,蹑手蹑脚走着猫步发出的轻微杂音,草丛间蛐蛐不知疲倦的叫个不停,偶尔一两只鸡叫,不知是不是梦见了黄鼠狼先生,狗吠声时不时警惕的响起,尽职尽责的守护着各自主人的安睡。有头牛突然惊醒打了个响鼻,晃头甩掉落在鼻子上的苍蝇,又卷起尾巴拍落一只牛虻,整个奇妙的动物世界映像在管一鹏的脑海里,当然画面是他由各种声音的方位,靠着自己对各种动物的了解,在脑子里勾勒出来的。管一鹏在心里盘算着可以利用的动物资源,以及具体的出逃计划,突然心内警兆陡现,耳内传来脚步声,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似乎体态比较轻盈,脚步非常轻。刚才管一鹏把注意力放在动物发出的声音上,人类世界的响动声被自然淡化成细微仅可听闻的背景音,等他开始盘算自己怎么利用这方圆百里的动物资源时,整个人的精力内敛,听觉回复常态以至于没听到有人往这边来,只是刚才突然警觉,所以自然而然调动听觉去监察,结果发现有人从八监区那里过来,看距离十分钟后就会到这里。管一鹏有些奇怪,这么晚有人到这里干什么,难道有女犯生病——八监区是关押女犯的监区。另一方面,管一鹏对方才自己突然的警觉感到有些纳闷,自己已经控制了五种感官的使用,照常理说自己刚才思考的时候各种感官理应处于普通状态,没道理会给自己示警啊。一时间没有头绪,听着来人已经在三百米开外,管一鹏索性放开心绪,平复心情不再多想,等来的两个人离开了再琢磨不迟。身体一放松,管一鹏惊讶的觉察到,自己的感觉像水波一样像四周漫去,感觉漫过之处的景物动静滴水不漏的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就像是自己用感觉织就了一张大网,自己就站在网中央感受着进入大网的一切东西,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它不但存在,而且这么真实!只是似乎距离越远自己的感觉就越微弱,远远的尽头处已变得模糊不清,而越靠近自己,感觉的作用越明显,不但呈现所有的景象,并且各种器物的材质,状态也被清晰的描绘出来,甚至是否对自己造成威胁也被探察归类。管一鹏顿时欣喜若狂,天哪!我不但被激活了五官的灵觉,而且传说中的第六感也被大大加强了。要知道通常情况下人只能对周围几米范围内有所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很混沌不清,比如有人盯着你看,你会感觉到,或者突然你觉得哪不对劲,往旁边一挪正好避过从高处掉下的花盆,保住小命一条,这些都让人无法解释,所以只好被称作第六感以区别于听视嗅味触五种感官。而管一鹏现在不但五种感官的潜能全被激发,而且最不可思议的第六感居然如此真实的呈现在他的身上,而且不再混沌不清,不再若有若无,它强大到可以把周围的一切一丝不漏的映像到管一鹏的大脑里,世界瞬间变得近乎透明,这是一种强大的能力,管一鹏一时间对自己出逃的信心暴涨。

来的两个人已经在门外了,管一鹏很惊讶的‘感’到后面那个居然是回宿舍休息的张猫猫,前面那个人四十来岁,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管一鹏没有印象。他伸手从张猫猫手里接过钥匙,打开门后又把钥匙还给张猫猫,领先走了进来。张猫猫跟在后面,中年男子有些不高心的说,讲好今天我过来的,你怎么跑回去了,要不是我刚好有点事得绕路从你宿舍楼底下过,看见你屋里灯亮着,今天就得跑个空。张猫猫嘟着嘴说,还不是那个刘监区长,他要给我献殷勤,说反正晚上一般也没啥事,让我回去歇着,我能拗他的意思!?拂了他的面子,我总不能把你抬出来吧,到时你老婆知道了还不把我给撕了!男子嗯了一声,说道,这个小刘啊,跟我的口味倒蛮像的,要不是看在他跟我这么多年了,非得敲打敲打他不可,算了,我看他对你也还没怎么样,就不跟他计较了,不过回头还是得给他提个醒,咱们自己的部属,可不能像对那些女囚那样胡来。张猫猫撇撇嘴,挪揄说,那你现在不就在对自己的手下胡来呢!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一把抱起张猫猫放到另一张抢救床上,坏笑着说,我这是在抢救你呢,怕你给欲火焚身烧坏了,嘿嘿。说话间一只手已经伸进张猫猫的T恤衫里揉搓起来,张猫猫喘息着说,前几天赵监狱长找我谈话了。中年男子一听停住了正在肆虐的手,警惕的问,他找你谈什么了?也没啥,就问我在这里工作的顺心不顺心,有没有人欺负什么的,让我有委屈的时候随时可以找他处理,张猫猫呻吟道。中年男子恨恨的骂了一句,都快退了,还这么死盯着老子不放,要不是看他还有两年就退休了,我早把他弄掉了,要不然那个位子早就是老子的了。嗯,老李,你能不能快点?张猫猫呻吟着说。中年男子哼了一声说,再有两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不急在这一时。张猫猫嗔道,我让你快点救我,我快烧死了。男子一愣,反应过来,淫笑两声,双手忙碌起来。

管一鹏躺在一边,闭着双目,‘感’观着旁边这一场活春宫,哭笑不得。这两位感情把这地儿当成偷情的场所了,听这意思,这个中年男子好像是监狱的一个不小的头头,也是啊,两个人借着晚上值班在这里偷云渡雨,谁能想到啊。旁边再有自己这么一具“尸体”观战助兴,估计这两位很兴奋刺激吧!管一鹏很是恶毒的猜测着。不过这么一个大人物,让自己抓着这么个把柄,会不会受自己要挟呢?如果能控制住这个中年男人,会不会让自己更容易逃出去呢?管一鹏飞速的思考着,权衡各种可能的情况。拿他,不拿他,这是一个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