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电话响了。一接通,我那兄弟佘哥在绍兴电话那边得意洋洋地说:“猜猜我在干嘛?”我说:“喝酒。”“你怎么知道的?”“我还不知道你啊!”“嘿嘿,我现在在咸亨酒店吃茴香豆喝花雕酒!就是孔乙己喝酒的地方!“我说:“回来给我茴香豆带一麻袋,花雕五十斤。"佘哥说:"花雕带一百斤,让你用酒边洗澡边喝!”我挂断电话时说道:“佘哥,记住!酒是故乡醇!但花雕还是要带回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