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洪宣娇:一个毁了太平天国的淫荡女人

张水高 收藏 51 134712

洪宣娇被很多史家认为是太平天国史上一位子虚乌有的人物,但是有关她的故事却在民间传得有板有眼。最早有关洪宣娇记载的典籍,是清末文人凌善清写的《太平天国野史》。书中的洪宣娇不但在太平天国的兴衰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她更是一个非常淫荡的女人。

1856年夏天,正是太平天国全盛时期,却发生了著名的天京事变。天京事变虽然是是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争夺太平天国领导权的内讧,但导火索却是被生性淫荡、并且善妒的洪宣娇点燃的。天京事变后,在太平天国首义诸王中,除洪秀全和石达开两人外,死亡殆尽。这一事变给太平天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太平天国因此迅速走上了衰败之路。

洪宣娇是洪秀全的同父异母妹妹。洪秀全是其父二姨太所生;洪宣娇是三姨太所生。洪父死后,家道中落,儿女们为谋生各分东西。洪秀全在屡试不第的情况下,创办了秘密团体拜上帝会,顺理成章被推为教主;洪宣娇则进入了一个流浪艺人的江湖戏班,四处卖艺为生。一次,洪宣娇和戏班卖艺来到武宣卢陆洞,当地的殷实农家之子萧朝贵以50两纹银为其赎身,洪宣娇未经明媒正娶就和萧朝贵明铺暗盖过起了小日子,当然这时他们还不能算是合法夫妻。不过,洪宣娇魅力十足,萧朝贵对她言听计随。不久在她的鼓动下,萧朝贵瞒着家人,和她一起投奔了洪秀全的拜上帝会。

洪宣娇在萧家时,认识了萧家的常客杨嗣龙。杨嗣龙是桂平大黄江地方的大财主,不但有钱,更会耍小聪明,抓女人的心。洪宣娇被杨嗣龙的风流倜傥迷住了,于是决定把杨嗣龙收到自己的裙下。她和萧朝贵进入拜上帝会以后,萧朝贵被洪秀全委以重任,洪宣娇则继续担任情报工作。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借口为拜上帝会搜集情报,经常跑到杨嗣龙家里拉着他一同外出。慢慢地,郎有情,妾有意,两人悄悄地睡到了一起,俨然成了一对甜甜蜜蜜的情人,也算是暂时给萧朝贵戴上了一顶小小的绿帽子。

这时已在拜上帝会中担任要职的萧朝贵,看着应该属于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那个亲密劲儿,不由得醋意大发,就想着要把杨嗣龙杀之而后快。洪秀全当然不愿把事情闹大,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惊动了官府,自己的起义计划就会泡汤。于是他责令杨嗣龙向萧朝贵当面致歉,并保证不再与洪宣娇往来。杨嗣龙这时也不敢与萧朝贵闹翻,于是痛哭流涕,表示悔改,并且在洪宣娇的鼓动下,爽性加入了拜上帝会。萧朝贵见教主给了自己很大的面子,于是见好就收,也对杨嗣龙表示了谅解,杨嗣龙加入拜上帝会后,改名为杨秀清,说明自己要永生永世做教主的兄弟,跟着教主打天下。由于杨秀清惯于玩弄手段,很快获得了洪秀全的信任,竟后来居上,坐上了拜上帝会的第二把交椅。

为了筹措活动经费,洪秀全注意到了桂平金田村大财阀韦家,于是他决定借助洪宣娇的魅力,把韦家拖下水。虽然韦老太爷十分正统刻板,但是少爷韦昌辉却是个血气方刚、爱好美女的监生。洪秀全得知韦昌辉的这个爱好之后,就指使洪宣娇在韦家附近开了一家高档酒馆。酒馆里东西虽好,价钱却高得惊人,一般人不敢问津,只有韦昌辉这样的豪户子弟,看到美女当垆,自然常常光顾,既喝美酒,更重要的是又多了机会接近美女,所以他乐此不疲。日子久了,洪大小姐憋不住了。她本来就是带着勾引韦昌辉的目的来的,看到韦昌辉一表人才,比杨秀清更要出色,恨不得马上就和他滚到床上去。现在韦昌辉主动接近自己,于是水到渠成,两人又做到了一块,这一回又算是给萧朝贵戴了一顶不大的绿帽子。在洪宣娇枕边和床头的柔言相慰和怂恿下,韦昌辉也投到了拜上帝会的门下,同时还捐出了家里所有的钱物,终于把韦老太爷气得去了西天。

洪宣娇用她的魅力相继征服了萧朝贵、杨秀清、韦昌辉,使他们乖乖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尤其是这些人都先后成为了太平天国的领导骨干,这不能不说是洪宣娇为太平天国事业的兴旺发达立下的汗马功劳。就是在这种半是革命半是淫乐的生活中,洪宣娇过着她快乐无忧的熟女日子。

不知不觉到了道光30年,拜上帝会的教徒已发展到数万人。洪秀全认为起义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号召各地教徒变卖家产,购置武器,并将人员全部集中起来,编成作战队伍,在金田村树起太平军的旗号。次年攻占永安,并在那里建立了太平天国,洪秀全自称天王,赐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并且特别规定所封各王都受东王杨秀清节制。

而洪宣娇作为太平天国的长公主,为太平天国的建立做出了重大贡献,理应享受优厚的待遇,于是由洪秀全做主,风风光光正式嫁给了萧朝贵,也算是暂时结束了她那“大众情人”的特殊身份,过上了王妃的幸福生活。杨秀清、韦昌辉等人当然只能靠边站了,但是他们都已经荣封王位,有的是漂漂亮亮的美眉,自然也就不会再去计较洪宣娇这支残花败柳了。而不幸的是不久西王萧朝贵便死于围攻长沙城的战斗中,洪宣娇成了寡妇,王妃的幸福生活一下子就离她远去了,洪宣娇又陷入了郁郁寡欢的境地。

长沙久攻不下,太平军只得绕道,攻占了岳州,又从水路入长江,直取武汉,并分水陆两路夹攻南京,终于在咸丰3年攻取了南京城,于是将南京定为太平天国的都城,改名天京。在此期间,在久旷的洪宣娇的建议下,洪秀全将全部随营女眷集中起来,建立了“女营”,由洪宣娇统领。到南京定都后,又将“女营”改为“女馆”,由东王杨秀清兼任总管,洪宣娇则任稽查,此时的她实际上成了十万裙钗的领袖,这也就让她久抑的欲望找到了宣泄口,也因此她一度成为了工作狂。由于和杨秀清接触频繁,加上萧朝贵已死,两人都没有了顾忌,于是死灰复燃,旧情复发,再一次混倒床上去了。洪宣娇被杨秀清的雨露滋润之后,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活得更幸福了。这一回没有人敢挑战他们的偷情了,洪宣娇也决定抱住杨秀清的大腿不再放过,想踏踏实实做东王的情人,不过却给战死的西王萧朝贵戴上了一顶结结实实的绿帽子。

在女馆的管理中,还有一个官员,是太平天国女科科举考试中的第一个女状元傅善祥,她担任女馆的中团团帅,主要是代表杨秀清行驶职权。然而,她对那种严格的军事化生活十分反感,在女馆中力倡改革,尽量避免让馆中成员做那些挖土挑砖的粗活,而安排给她们一些针线、炊煮之类的工作。女馆的领袖洪宣娇是从寂寞中闯过来的,她想凭借那套军事化的制度来释放自己,对女馆的管理制度有着极深的感情。因此,傅善祥上任后推行的那一套管理措施让她左右看不顺眼,再加上傅善祥与杨秀清那种不明不白的关系让她看不顺眼,两人之间自然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傅善祥官籍却隶属东王府,因此与杨秀清的关系是近水楼台,两人实际上已经做成了好事,只是没有公开而已,洪宣娇时有耳闻,所以免不了找杨秀清闹一闹,但是老谋深算的杨秀清两面讨好,谁也不得罪,谁也不想他帮忙。对洪宣娇的吵闹总是一笑了之,久而久之,洪宣娇也算看穿了杨秀清的真实面目,也就不再吵闹,只是和傅善祥暗中较劲。

此时,天王洪秀全沉缅于酒色享受,已不大管事,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傅善祥便利用杨秀清对自己的宠爱,让他下令解散女馆。而女馆对洪宣娇来说,无疑是政治上和精神上的依托,一旦化为乌有,大有风筝断线之感。洪宣娇对杨秀清开始反感,她感觉到自己被杨秀清抛弃了,她非常愤恨,但她又无法与杨秀清抗衡。于是便趁着散馆之际,到处煽动太平军将士到女馆中挑选妻妾。一时之间你争我夺,群莺乱飞,闹得不可开交。这时洪宣娇感到出了一口恶气,只是对杨秀清宠着傅善祥的做法非常不满,并且在心里已经结下梁子,总想瞅机会治治杨秀清,让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有个教训。

女馆解散之后,负责女馆善后工作的傅善祥回到东王府做了恩赏丞相,回想起散馆时洪宣娇的所作所为,她一时兴起,提笔写了一首“无题”诗:

燕子红襟矜宠贵,鹅儿黄帕助娇羞;

居然小婢称如愿,有大佳人号莫愁。

诗虽无题,却分明是对着洪宣娇来的。她把洪宣娇比作是骄纵一时且庸俗不堪的“小婢”,而自己则是有身份有来头的大佳人莫愁。考察傅善祥写诗的用意,无非是想讽刺一下洪宣娇低微的出身和小家子气作风。这首诗很快传到洪宣娇耳朵里,气得她七窍冒烟。她拿着诗向天王洪秀全告状说:“这明明是瞧不起我们农家出身的太平军嘛!一个没有根基的女人竟敢出此狂言,说不定就是东王在背后支持呢!”关键时刻,洪宣娇还不忘狠狠地踩杨秀清这个负心汉一脚,而且是致命的一脚。这一脚踩到了杨秀清的心坎上,杨秀清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因为洪秀全早已对杨秀清不满,只是没有找到发泄的机会。

但是东王杨秀清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很快听到了天王洪秀全已防备自己的消息。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他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女人而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他采取丢卒保车的办法,趁着一次傅善祥偷吸了几口鸦片的机会,大治其罪。不但大张旗鼓的免了她的官职,还给她带上枷锁,押到街上游街示众,并且毫不犹豫地将傅善祥打入了天牢。当然杨秀清本来就不是存心与傅善祥过不去,等事态平静下来便下令释放了傅善祥,并官复原职。但是洪宣娇因此醋意大发,觉得杨秀清在糊弄她,不断疏远她,甚至是嫌弃她。女人有了这种心态,就什么事情都能赶出来。当洪宣娇彻底放弃了对杨秀清的幻想之后,接下来的自然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一鼓作气把杨秀清送上不归之路,当然也就是把太平天国送上了不归之路。

本来杨秀清在天京大权独揽,天王洪秀全和许多太平天国将领都对他心存芥蒂。洪宣娇看准世态人心,着力联合了一批倒杨势力,其中包括天后的弟弟赖汉英副丞相、燕王秦日纲、殿前丞相罗琼树等。由于东王势力强大,洪宣娇又唆使赖汉英鼓动天王密召北王韦昌辉回京共图大事。北王从安徽战地匆匆赶回天京之后,洪宣娇又匆匆与昔日的情人相会,在床第之间完成了铲除杨秀清的密谋。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洪宣娇一改对杨秀清不冷不热的态度,主动走进东王府,又和杨秀清到床上大战了几个回合,一切似乎又回到从前两人偷情的时候。杨秀清喜出望外,以为她不计前嫌,重修旧好,也乐得梅开几度,快哉快哉,又掉进了洪宣娇的温柔陷阱,对她另眼相看了。鱼水之欢以后,洪宣娇建议杨秀清出面为北王举办一次盛大的洗尘宴,杨秀清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国6年七月二十七日),东王府里大摆筵席。此时经洪宣娇安排,赖汉英带领亲兵上万人埋伏在东王府四周,罗琼树、秦日纲、韦昌辉等人都是有备赴宴。酒酣耳热之际,洪宣娇悄悄向韦昌辉递了个眼色。韦昌辉放下酒杯,“霍”地站起身,还没等东王府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已飞快地拔出腰刀,直刺杨秀清的胸膛,刀直从后背穿出,杨秀清当即倒地身亡。赖汉英则立即指挥伏兵冲进府来,东王府的亲兵拔刀相拒,双方整整厮杀了一天。东王杨秀清以下2万精华骨干都死在韦昌辉、秦日纲等人的刀下。秦日纲也在乱战中丧身。

翼王石达开闻讯返京,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韦昌辉又欲杀石达开。石达开缒城而逃。当夜,韦昌辉血洗翼王府,将石达开家眷及翼王府内人员全部赶尽杀绝。接着洪秀全下诏通缉石达开。石达开逃至安徽举兵靖难。洪秀全鉴于天京城外全体军队都归心于石达开而被迫下诏诛杀韦昌辉。就这样,太平天国的开国元老死亡罄尽,中坚力量不是死于滥杀之中,就是死于清洗之中。太平天国元气大伤,从此走上了衰败之路。洪宣娇虽然报了杨秀清的轻慢之仇,也把她为之奋斗的太平天国带进了死胡同。

天京事变平息之后,石达开受合朝同举总理天国军政。洪秀全不愿交出实权,不仅没有封石达开为“军师”(太平天国掌握实权的职务),反而封其长兄洪仁发为安王,封其出狱不久的次兄洪仁达为福王,用以牵制石达开甚至企图谋害。石达开忿然领兵出走。石达开走后,在满朝文武臣民的抗议声中,洪秀全不得不把两个王兄的爵位革掉以谢天下,但还是未能把石达开及其率领的几十万精兵召回天京。太平天国此时是雪上加霜,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最后,诸王中只剩下忠王李秀成。到同治六年六月,清军终于攻破天京城,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终于宣告结束。

对于天国内讧元凶洪宣娇的归宿众说纷纭。有野史说她在天京城破之日战死,也有人说她乔装成民妇,随着逃难的人群到了上海,而后又辗转随同洋传教士远渡美国,在旧金山一带开业行医。然而,只要她不死,走到哪可能都是个祸害。(201108260019)[本文同时发布在各网站我的博客上]

8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你好楼主,谢谢你对于历史版面的支持。

请你解释下你的贴和http://*/data/thread/12171906/2723/45/02/1_1.html之间的关系

请在48小时内与值班版主联系。

牛逼,又一个把责任推到女人身上的例子,,妲己,褒姒,貂婵,陈圆圆全部笑了,敢情误国的不是咱一个啊。


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哈哈哈。

很明显是满清政府的后人为了抹黑太平天国而故意编出来的谣言,太平天国几个领导者的确在建立政权以后被权力腐蚀了,可是那以前他们是因为相同的目标走到一起的,而不是LZ所说的几个人都是因为玩同一个女人而凑到一起的。满清后人们各个电视台放那些清宫戏还不够,还要在网络上抹黑农民起义,真是想给满清翻案啊。

 以下是引用老葛不老 在第2楼的发言:
不过是要将一支农民义军改写成男盗女娼之鸟合之众

利于自身统冶.....


没错,现在一天到晚维稳、和谐,过去宣传的农民起义军造反行为显然不符合当前形势,所以各种往农民起义军身上倒屎盆子的文章就都出来了。再大肆宣扬孔孟之道,大家都乖乖的吧。

纯粹的“野史”!

把所有失败的责任大部分都推给一个女人,实在是很荒唐的事情!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