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6章:进退两难

冫雨柔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郭药师献计破了燕京,但心计颇多的童贯和刘延庆却迟迟不引王师入城,生怕又中了敌军奸计,不料刘延庆到达卢沟河后,碰上了萧干的主力,而二十万宋军不主动出击双方牵制于卢沟河两岸。 翌日,郭药师领兵来到辽皇宫下,见皇宫城门紧闭,逐派出军士在城下大喊,要求萧太后按降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郭药师献计破了燕京,但心计颇多的童贯和刘延庆却迟迟不引王师入城,生怕又中了敌军奸计,不料刘延庆到达卢沟河后,碰上了萧干的主力,而二十万宋军不主动出击双方牵制于卢沟河两岸。


翌日,郭药师领兵来到辽皇宫下,见皇宫城门紧闭,逐派出军士在城下大喊,要求萧太后按降书事项,主动出城受降。


片刻,萧太后着戎装登上城头,郭药师等人满怀欣喜以为胜利在即,那料萧太后拿起一张大弓,搭箭拉弓,一箭射在郭药师马前。


萧太后怒道:“宋军不惜辽汉百姓生命,入城后于三市内逐杀我契丹军民,不顾辽汉百年来结亲,弄得民户家破人亡,我等城内军民宁愿同燕京亡。”


郭药师一听逐要再问,不料城外尘起、马嘶声不断。


这时,一名传令兵策马冲来,报道:“郭将军,萧干部数千精锐正在攻打迎春门,高将军请求驰援。”


话音落,只见城头上萧太后手一挥,皇宫城门洞开,辽军冲出里应外合夺回了东门,打开城门引萧干精锐入城。


郭药师见势不妙,领兵退向迎春门。


萧干策马追在后面,大喊着:“叛贼不要跑。”


原来宋军入城后尽杀契丹人,抢掠城内百姓财物,引起了包括燕京当地汉人的不满,许多家室在百年来,已经形成了民族通婚的习俗,契丹人、汉人相互通婚组成了家庭,哪知郭药师入城后没有采取民族安抚政策,却反倒行报复、镇压之策,几日内弄得城内百姓怨声载道,纷纷跑向契丹皇宫请求避难,萧太后得知城内情况后,后悔不已,逐在头晚悄悄派人潜出城去,将消息告知了萧干,命令萧干连夜入城。


萧干接到命令后,亲自点精兵数千,乘铁骑连夜赶往燕京。到达后潜伏于城外,部分辽军通过暗道进入了燕京城,并通知萧太后待天明后发起进攻。


而郭药师领兵退往迎春门,却不知道城关已经失守,半道上遇到了已经冲进城内的辽军,片刻双方在城内激战起来,宋军将士经过几日激战,已经殉国千余人,剩下的将士已经疲惫不堪,很快被辽军铁骑冲散。


现在最为被动的是燕京城内百姓见宋军将士被追杀,就闭门不开,有的民户甚至参与辽军逐杀他们。


很快城内宋军被分割包围剿杀,最后被逼于燕京三市的巷道内。辽军铁骑及皇城守军在萧干的带领下集结在一起,于三道同时出击。


(注:三市是指当时燕京城内三条经营货物的街道)


郭药师原为辽国汉将,深知萧干用兵,命令三市内宋军手持长枪、盾牌抵抗,十名士兵推盾牌在前,九名长枪兵在后,分三队列于巷道前阵。


因巷道较窄,辽军故分三马为一纵,也是手持长枪快马急速杀来,身后跟随步兵。


片刻两军在狭窄的巷道内战起,宋军将士大喊着持盾奋力迎上,在战马的冲击下,有的士兵被冲倒,但又立即爬起持盾掩护身后长枪兵,并用盾击或刀砍马足。


双方白刃血渐,宋军长枪兵举枪就刺,挑下被刺中的辽骑兵,有的同时互刺身亡,辽军死于马上,倒挂着马儿却还在前行。


经过三次冲锋,三市道内尽是死尸,鲜血片刻染红了街道,萧干知道要是不能冲破宋军巷道防御,刘延庆领兵攻城时,城内守军故不能抽身蹬城防御。


时不等人,萧干立即命令弓箭手点燃火箭,一波、一波向着三市道nei射去。


‘当、当、当’


宋军将士见火箭落下,举起盾牌挡避,没有盾牌的士兵,纷纷避于民房下,而有的当即被利箭射死。很快三市内大火雄起,还躲在自己家的百姓被大火烧得夺门而出,一下就和宋军混乱在了一起,百姓只顾姓命,向巷道两头夺路而逃,片刻冲乱了宋军的防御队形。


郭药师见状,立即命令士兵斩杀奔逃乱串的百姓,有的百姓见要被杀,逐拿起战死者的兵器同宋军将士在巷道内杀了起来。


这时的三市内烈火熊熊燃烧,乱兵乱民一团糟,萧干抓住时机,命令辽军立即冲击,很快在辽军铁骑和步兵的同时攻击下,夺取了两路巷道,尽数宋军将士战死,剩余的将士全退到郭药师和高世宣身旁。


郭药师看了看不足千人的队伍,咆哮一声:“大宋故不信我,虽战死我将无名英雄。”


他自己知道了,身为叛将是无人可信的,虽夺取了燕京城,童贯和刘延庆却迟迟不发兵入城,可见大宋不相信于自己,悲叹后他好似想清楚了一点,跨上战马带着自己的百名亲信向巷道内冲出,竟不顾被围的高世宣等宋军将士,冲杀着向迎春门而去。


郭药师的叛变,只是刚刚起步,这人看似忠义,但其实是奸猾的小人,见利弑君墙头草,在不久的将来引金兵过黄河取汴京。


傍晚时分,郭药师冲到迎春门口和辽军战起,不多时只见萧干往大道杀来,萧干口里大喊着剿杀叛贼、剿杀叛贼,不要给他跑了。


郭药师心里一急,又扔下自己的亲信,猛鞭马准备从迎春门破开的口子冲出,哪知萧干拉弓一箭射来,不偏不倚射中马头,郭药师摔倒在了城门口,随即百名辽军冲将上来,准备生擒郭药师。


突然辽军停住了脚步,纷纷看向城头,因为此时已经半晚,只见该人黑影相投。


萧干命令道:“放箭射死他,速擒叛贼。”


接到命令后,辽军弓箭手正要拉弓放箭,黑影猛地一跺城头,高高跃起,同时双手圆形划开,一周绕回聚于腹前,掌中托出一团真气,隐约发亮。


黑影落到半空时,突然一掌将真气向下推出,如似霹雳一般直袭辽军而去,辽军士兵见状立即向后躲避。


‘轰隆’一声炸响,城门内顿时尘土**,灰尘落下后,大家都互相自己看看,但都没什么事,只是地上留有一个圆形凹坑,再去城门下寻郭药师时,他和黑影都不见了踪影。


萧干策马来到城门下,跳下马背蹲下身看了看凹坑,站起身向着士兵说道:“此人内功了得,刚才如是真击中你们,恐怕也不留全尸。”


城外胡杨林里,黑影骑马带着郭药师寻了一段路,忽然跳下马背,抱拳说道:“郭将军,你沿此路一直而行,便能寻到王师,后会有期。”


郭药师连黑影正面都没看清,只见黑影一跃便不见了踪影,故自个拉起马缰,鞭马而去。


这黑影便是卢友天,刚才救郭药师时,出的那一招便是降龙十八掌中的‘飞龙在天’。


卢友天也感觉降龙十八掌的确威力无穷,如是不分解来用,造成的伤害太大了,故卢友天针对降龙十八掌的每一招式逐一分解,想通过降龙十八掌的武学招式来和父亲所传授的罗汉拳相通融合,自创一门杀伤力低,又能出手制敌的武功。


(注:罗汉拳上下相随,步随手变,身如舵摆,灵活多变,有十八罗汉之姿)


而他离开燕京后在半道遇见萧干精锐潜回燕京,料定故有一场恶战,放心不下雨轩母女,逐又返回城内,但寻到小二哥店铺时,进去一看令他心酸不已,店内小二哥和父亲身首异处,母亲扑在门口,背上被用匕首戮了十几个窟窿,死不瞑目,另一侧还躺着几具辽军尸体,可是寻遍整个屋子也没有找到雨轩母女两人。


卢友天心里黯然神伤,不用问也知道是谁杀了他们,故点起一把火炬将店内物品引燃,让小二哥一家永远在一起。


“守住、守住,战死也不降。”


高世宣大声命令着剩余的宋军将士,自己持剑挥舞着砍向冲上来的辽军,脚下片刻死尸无数。


辽军见不能近身,将官逐命令放箭,一阵箭雨落下,围在巷道中间的高世宣及剩余将士纷纷中箭倒下,辽军步兵步步杀来,见还有动着的人,举刀就砍或用枪刺。


高世宣立起刀支撑着又站了起来,同时两名士兵也站了起来,抓起盾牌挡在高世宣身前,三人怒目着步步逼来的辽军。


“杀,萧将军命令不留活口。”


当高世宣被围拢后,辽军将官命令辽军攻击,不留他们活口。


两名士兵首先冲了出去,迎着无数辽军而上,举刀就砍,但不一会被辽军乱枪、乱刀杀死在脚下。


高世宣身插三箭,一箭从后背贯穿于前胸,这时他已经没有了气力,只是用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辽军士兵将他团团围住,近在身前数步。


高世宣看着他们,用最后仅有的气力捂住射穿于胸的箭头,说道:“死为鬼雄,活而无脸;今死华城,留名万世。”


说罢,高世宣猛地将箭矢从前胸拉出,立即鲜血从他的胸腔内喷出,无数辽军被高世宣的鲜血渐得满脸都是,胆子小的军士尽吓得扔掉了手中的刀枪,呆呆地看着高世宣喷完鲜血死去。


深夜,卢友天找到了高世宣的尸体,一吹口哨,黑风从巷道里冲了出来,卢友天又将高世宣的遗体绑在黑风背上,牵着马走向城门,当来到东门时,被守城辽军拦下。


“什么人?快快退回去。”


辽军见他径直牵马而来,不客气的命令他退回去。


值更辽军见他不听命令,逐叫出来其他兵士也迎了上去,凑近时在火把的照耀下,一眼就看出他是汉人,马背上托着的是高世宣的尸体,故辽军二话不说冲来就杀。


卢友天运气于拳,这就是他在分解降龙十八掌中自创的拳法,只是还在练习间断没有完全习成,故也没有名字。


夜晚,能清晰的见到他的拳头上冒出内力形成的真气,护于双拳之上,辽军见状停住脚步不敢近身。


一名辽军问道:“你使什么妖术?”


卢友天不语,牵着马继续向城门行,一辽军持枪刺来,卢友天避开又抓住枪身,轻轻一拽将该名辽军拽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背上,立即趴地不起,只是‘哎呀!哎呀!的叫着。


其余辽军一拥而上,卢友天放下马缰迎了上去,近身时忽然向后靠下,躲过刺来的刀枪。


‘嘭、嘭、嘭’几声闷音传来,刺杀卢友天的辽军数名士兵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原来是卢友天在躲避刺来的刀枪时,同时出拳,以内力形成拳道,隔数步打在辽军腹部。


片刻数名辽军倒地不起,不过都还活着。


这时,守城将官冲了出来,他身披铁甲举着马刀从后面一刀向着卢友天的脖颈砍来,卢友天头一低,马刀划了过去,正当将官还未回刀时,卢友天跳起一个回旋龙摆腿,将辽军将官踢了出去。


可能受到铁甲的保护,将官爬了起来,提着刀又冲了上来,不给卢友天出城。这时,卢友天停下脚步,回身数拳打出,又是‘嘭、嘭、嘭’几声闷音从将官身上发出,辽军将官退后数步倒地。


“你这是什么妖术?”


辽军将官倒在地上,支起身体问道。


卢友天想了想,看了看忠实的马儿黑风,故回道:“黑风拳,不是妖术。”


随即牵着马带着高世宣的遗体走出了城门,消失在了黑暗的夜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