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3)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3) 见队长忿忿地摔门而去,早已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我,赶紧眨动着一双看似无辜的眼睛求助式地望望李副教导员,再看看郭区队长,然后,面带笑容、语气诚恳地对他俩说:“教、教导员,区队长,我不是不愿意服从队里的决定,我只是对前期队里的任命有点小想法。我、、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3)


见队长忿忿地摔门而去,早已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我,赶紧眨动着一双看似无辜的眼睛求助式地望望李副教导员,再看看郭区队长,然后,面带笑容、语气诚恳地对他俩说:“教、教导员,区队长,我不是不愿意服从队里的决定,我只是对前期队里的任命有点小想法。我、、我现在认真当好这副区队长还不行吗、、、”

就这样,我终于在队长的盛怒之下,老老实实地接受了队里这三区队副区队长的任命、、、

几天后,一个晚上的熄灯查铺后,在区队部里,就着三盒罐头、喝着四瓶啤酒,在同郭区队长的对饮闲谈中我了解到:当初,也就是在入伍训练即将结束时,队里在确定三区队副区队长的人选时,我一直就是第一人选。只是,在最后临宣布之前,许教导员说了这么一段话:

“在他们二人之间比较,论个人素质和工作水平,李冰都要好过肖小军。但是,我们要考虑到下一步在副区队长任命之后三区队的管理和骨干的稳定问题。因为,任用李冰当副区队长,肖小军肯定闹情绪、不配合;而让肖小军当副区队长,李冰虽然会出现一点情绪,但还是会很好配合的。因此,我建议先宣布肖小军为三区队的副区队长。这种决定对他俩来说,也都算是一次考验。”

也就是基于这种不为我知的原因和考虑,最后宣布《任命》时,肖小军出乎全区队乃至全五队学员的意料之外地当上了三区队的副区队长。

当时,队里也曾想到过把我调到骨干力量相对较弱的二区队去担任副区队长,但考虑到我跟九班的关系,也为了日后面对全校的各种考核评比,最终,我还是被“屈尊”留在了三区队,继续担任我的九班长。

事后,我还了解到,看电影那天发生在礼堂的这件令肖小军极度难堪并导致他最终被撤职的通报事件,是由于分管教学的郑副校长在教室内外巡查的结果。

在员班学员开课后,为了规范、管理学区的秩序和纪律,学校分管教学的郑副校长亲自带着宣传科的干事,在正课时间不定时地对教学中心各处进行检查。每当发现违纪现象时,他们就会拍照记录,然后,制做成幻灯片在大礼堂的电影放映前进行通报和播放。

事情到了这里,我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在教学大楼中的每间教室的前后门磨砂玻璃上都保留了一个全透明圆孔的原因。原来,这么做,就是为了学校管理部门随时监督、检查我们的课堂纪律呀!

从那之后,每天在教室上课的过程中,我总是充满恐惧般地时不时会向着那个圆洞处观察,生拍那鬼魅般的照相机会随时出现在我的身侧!给我们带来不幸之灾。

至此,“临危”受命的我,在周队长的高压之下,“无奈”地当上了学员五队三区队的副区队长。

走马上任之后,原以为被免职的肖小军会很抵触。却没料到,他十分配合和支持我的工作。而且,更奇怪的是,从那时以后,再没见他在上课时打过瞌睡。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从肖小军手里接过副区队长这付担子也领悟了队领导的良苦用心之后,立刻踌躇满志地准备施展“拳脚”、大干一场了。(我这兵头将尾的副区队长,牵强一点说,大小也能算上是个‘以战代干’的正排长级别)

同时,我也在自我放松压力地想:毕竟不是入伍训练阶段那种各队之间竞争和比拼激烈的时期了,只要抓好了本区队课堂、队列和日常的纪律,还能出现别的问题吗?

但是,不久后发生在我所负责三区队教室里的一件事情,又让我真切体会到自己身为副区队长的责任重大和凡事都不能掉以轻心!

开课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为进一步加强和整肃我们已经开始松懈的行为和作风,学校机关和训练部管理部门不断有新的《管理制度》和《管理规定》出台。不久,校部又下发通知,将于近期进行一次针对各学员区队教室的全校性卫生检查评比。

这可是一件一点都马虎不得的大事,自从进入专业学习阶段之后,体现在各学员队相互间竞争的、可以进行量化考核的项目已不太多见,主要都是诸如:队列行进、课堂纪律等方面的一般性检查评比。因此,针对这次全校性质、可以展现我们五队形象、重现这个模范队昔日辉煌的大检查,队里上下显得是格外地重视!

如何提高并保持教室卫生并力争在本次考评中取得第一,我和肖小军等几位三区队的班长、骨干的确没少动脑筋,大家都在憋着一口气,决心要把上次“幻灯片事件”给三区队造成的不良影响给彻底扭转过来。

特别是十班长肖小军,他一改免职之后萎靡不振的颓废姿态,重新抖擞精神,整个人都扑入了此次针对大检查的准备之中、、、

部队讲究雷厉风行,因此,检查评比说来就来!

周一早晨,我带领三区队来到教学大楼的西门外,正准备下达口令让各班按秩序带队跑步进入,就被等候在教学大楼东门口的文书告知:“李冰,你们区队所在的105教室被抽中作为今天这第一轮全校卫生检查的八个教室之一。队里要求你们区队:原地待命,等到检查结束后再行进入教室。”

这八间被抽中在第一轮进行检查的教室,分别是四个员班区队和四个师班区队所在的教室。也就是说——今天这第一轮的检查中,每个学员队将被抽查一个教室。

对于我们105教室内此时的卫生状况,我虽站在楼外,心中却是十分的有底。

昨天,也就是周日的晚上,我带领三区队全体人员才完成了一次对所在教室彻彻底底的大扫除。要说今天这场检查将要出现的结果,除了优秀和满意,就不可能会有别的情况发生。因此,在队干部陪同学校检查小组进行检查的时候,解散在大楼外等待的我,还在和几个骨干、班长情闲神怡地开着玩笑。

二十分钟后,针对五队三区队105教室的检查已经结束,我们接口令跑步进入教室准备上课。可是,作为领队在十二班队尾殿后的我脚步一跨进教室的大门,就察觉出空气中的气氛有所不对。

只见,站在讲台上的队里领导——许教导员、王副队长以及我们三区队的郭区队长等人都是一脸阴郁。特别是王副队长,一张黑脸更是拉得老长。

不好!一定是那里出纰漏了!

不会呀,怎么可能呢?昨天晚上,我们一直忙活到准备就寝时才离开的教室呀!最后,我还汇同几个班长又反复对教室里几个关键部位的卫生进行了最后检查,甚至,连窗外的花丛我们都又清理了一遍。当时,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呀!

“李冰。”王副队长脸色黑沉、语气严肃地开口了。

“到!”我小心地应答,向前走了二小步,在可以和王副队长保持着距离的同时,偷眼观察几位干部脸上的神情。

“昨天担任你们区队教室卫生值日的是谁?”王副队长问到。

“报告,是我们十班的葛德权和田小光。”正处在沉思中的我一时没回答上王副队长的问话。所以,当我还在回忆昨天这二名教室小值日究竟是谁时,十班长肖小军已经从后排座位上快速站起接口替我回答道。

“十班长肖小军,值日生葛德权、田小光起立。出列。到前面来!”王副队长眼神愤懑、加重语气冲着他们三人大喝道!

这时,侧眼看到王副队长的这副表情,站在门口郭区队长身旁等待指示的我就更加纳闷了。乖乖!看这情形,这次大检查中一定是真的闹出什么大麻烦事了!不然的话,几个队领导怎么会这么如临大敌一般!

但是,这问题究竟又是发生在哪里呢?绝对没有可能的呀!一时间,我的心中充满了困惑。

这时候,肖小军和葛德权、田小光三人已经提心吊胆地来到讲台前。他们规规矩矩地在几位面色阴沉干部面前呈立正姿态驻足肃立。

王副队长转身用手一指教室前门后方的垃圾厝子放置处,厉声问道:“你们几个人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存心和队里唱反调是不是?”接着,他再提高了一级声调:“肖小军,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而再、再而三的出问题,真是屡教不改、烂泥扶不上墙。你太让队里失望了!”

我伸长脖子,和肖小军等人满眼惊诧地顺着王副队长手指的方向注目望过去。只见,门后那只白铁皮材质的垃圾厝子旁边,清晰可见的是一小摊翻到在地的垃圾!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这、、这不可能的呀!

我和肖小军等人看到这堆垃圾,立时也都傻了,二眼直勾勾地好似僵住了一样。

这堆垃圾我很眼熟,是昨天进行卫生打扫时从那台发动机教具的深处掏出来的。本来,担任教室卫生小值日的田小光准备倒在教学大楼西侧的垃圾箱里,因为熄灯时间在即,着急回队里洗漱就寝,再加上105教室离大楼外的那个垃圾箱站路程较远,他就随手把垃圾厝子依靠在门后的墙边,准备今天一早到教室后再去倒掉。

令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今早,还没进入教室就遇到了学校的教室卫生大检查。更没想到的是:临时放在垃圾厝子里的垃圾,昨天关门时被谁跑步时一带碰到,就被打翻并撒落在了地上。

讲台一侧,肖小军他们三个人先后都反应了过来,于是,争先恐后地抢步就要动手去清扫那堆惹出祸事的垃圾、去做那对此时而言已经毫无意义的补救工作。

就在这时,只听见站在讲台南侧、一直沉默着的许教导员语气威严地开了口:“肖小军,立正!你们要干嘛?让你们动手了吗?

转而,他又面对站在门口郭区队长开了口:“郭区队长,你来清理。”

区队长郭海涛闻听后果断应答到:“是!”并快步离开了我的身边。他走到门前拿起了扫把,准备进行清扫。

却没想到,此时,许教导员又语气更加严厉地说出一句让我们教室里全体人员都感到无比震惊的话:“用什么扫把?用手捧起来!”

看着眼前这最受大伙尊重的、一直被我们三区队众人视为兄长的郭区队长涨红了脸、无条件服从地蹲在地上,用手一点点地将这小堆垃圾捧入垃圾厝子,我们都感到脸上火辣辣地刺痛,那感觉就好像是被人一下下地煽在自己脸上般地羞辱。

我对面的肖小军呆立在讲台前,紧紧地攥着拳头,面色已从红灰色变成了酱紫色,眼珠更是瞪得溜圆,就好像随时都会蹦出来一样,那表情真似比哭还要难看。

、、、

事后,郭区队长没有为此事而惩罚和处理我们中间的任何人。他甚至在此之后都没再谈及到有关这件事情的任何一个字,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在我们教室里发生过一样!

105教室里,肖小军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里都一言不发,十班乃至整个三区队里也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他。同时,他也不敢侧眼去看依旧若无其事地还在后排座位上看着武侠书的郭区队长。

中饭后回到队里,肖小军没有按王副队长的要求为此召开班务会,对所发生问题进行检查、分析和讨论。而是紧紧地关上了十班的102寝室门,集合全班人员,使用了不常用的“班规”。

十班的“班规”,是在肖小军当初被队里宣布成为三区队的副区队长那一天下半夜他们全班人员在寝室里偷偷喝酒庆祝时制定的。

虽说,当前的他已经不再是三区队的副区队长了,但十班那铁定的规矩却并没有因此而废除!而且,在上次的“幻灯片事件”发生后的当晚,肖小军还以身作则地进行了自裁——让副班长王金堂对自己实施了“班规”,痛打了自己十记武装带。

趴在寝室中央由四张方凳组成的“刑床”上,惹出祸事的“罪人”之一、H市“大哥”葛德权咬紧牙关、攥紧拳头,一声不吭地挨足了副班长王金堂实实在在的十记武装带的狠命抽打。

接着,轮到负有同样责任的田小光受刑了。但是,仅仅抽打到第六下时,他就开始没出息地大声哭嚎和求饶了!

在肖小军的命令下,众人把光着屁股、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田小光架起来扔在一边。最后,还是 “肖大侠”生生地替他挨足了余下的几下。

看着“大哥”肖小军替自己受罚、面对班里众兄弟对自己一脸的不屑,想想上午发生的这件窝囊事,感受着已然肿起的屁股上火辣疼痛,田小光的汗珠、眼泪、鼻涕、口水全流下来了。坐在屋角,他涕泪交加,哭得活像个老娘们、、、

十班这种使用“私刑”进行内部管理的做法,是他们自己订立并经过全班人员一致同意的规矩,我其实并不欣赏,但也没有去进行干涉,当然,更不会向干部汇报!

、、、

自这件事发生之后,郭区队长再也没有过问过有关三区队教室卫生方面的任何事情。夸张一点说,那之后的五队三区队所在的105教室里的卫生,干净整洁得完全可以作为医院的无菌手术病房来使用!

而之后又进行的二次全校性教室卫生大检查,我们三区队都获得了第一!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四十一章:遭遇纠察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