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2) 很快,在地方读书时文化课成绩并不优秀的我,专业课的成绩却在区队众人中遥遥领先。而且,我的学习方法靠的还不是死记硬背和课余时间加倍刻苦,而只是随堂消化和及时理解。 这种意想不到的成绩取得和专业课上的顺风顺水,连我自己最后都出现了一种幻觉:难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四十章: 专业学习(2)


很快,在地方读书时文化课成绩并不优秀的我,专业课的成绩却在区队众人中遥遥领先。而且,我的学习方法靠的还不是死记硬背和课余时间加倍刻苦,而只是随堂消化和及时理解。

这种意想不到的成绩取得和专业课上的顺风顺水,连我自己最后都出现了一种幻觉:难道说,我李冰在学习上终于开窍了吗?看来,考军校也不是一件难事了、、、

下午,二节课后的二十分钟大休息时间,我和班里的一群伙计懒洋洋地躺卧在教学大楼前冬青树丛后的那片草坪上,沐浴在春日温暖的阳光里,享受这难得的开心时光。

这时候,斜倚在一棵樱花树的树桩上、嘴里咬着根鲜嫩的狗尾巴草、二眼迷茫的刘畅无奈地说:“早知道专业课学习是这样的无聊,还不如回到训练场上去训练队列呢!”

一旁哼唱着歌曲《我想唱歌不敢唱》正在东张西望瞧着远处经过的一位女教员的赵立君闻听到刘畅的话后,马上停止了张望,他转头面向刘畅,立即发表出了不同的见解:“老刘,要去你自己去呀!我可不想再回去训练了,活JB受罪!

当然,在训练场上是身体受罪,在这学习是精神受罪。但是,二者之中必须选择一项的话,我宁愿接受这精神上的折磨!”

有感于他们二人的感慨,平时不大说话的甑广灏也开口了:“哎呀,各位老兄,我看:训练、学习,对于我来说都不舒服,要是能有机会到校外出公差或劳动去是最好不过了!”

“对呀!还是小甑同志说得有道理。老李,你去跟队里领导申请一下,给我们班安排一些公差劳动任务吧。实在不行,到沧口马路上去扫大街都行。”趴卧在草坪上的夏东海一下坐起,二眼期待地看着我。

“兄弟们,都太天真了吧?不好好学习,主动去向队干部要求出公差,亏你们能想得出。以咱区队长的脾气,就算是有公差任务、本来想安排我们班去的也都没有可能了。他会说:‘你们的动机严重不纯!’”依旧仰面躺在地上的我无情地给大家泼了盆冷水。但同时,心里又在盘算着如何去争取公差这件事。

预备铃响起后,众人很不情愿地一路小跑回到教室。

郭区队长站在讲台上,表情严肃地重申起了课堂纪律:“近段时间,由于天气转暖,一些学员中午不老实睡午觉,导致在教室上课时打瞌睡现象的发生。在这里,我要严肃地提醒大家,不要因此而在学校检查时给你个人和三区队这个集体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在上课时实在是感到困得不行了、无法坚持上课,可以带上书本自行到教室后面的墙边去站一会,等到头脑清醒时再回座位就坐。”

有句俗语怎么说来的?好像是:春困、秋乏、夏打盹!这也难怪,在这春暖花开的浪漫季节,打瞌睡就无可避免地发生在我们这些无心学习的青年身上了。

每到下午上专业课时间,教员在前面讲台上上课,下面的如“瞌睡虫”一般乱摇头的学员实在是困得不行,就只能悄悄起身拿着课本静静地走到教室的后墙处站上一会醒困。有时侯,一节课之间能有六、七个人齐刷刷地站在那里。

三区队的四个班长都是被安排坐在教室的最后排座位上,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更方便地监督和管理本班人员在课堂上的纪律。因此,每当看见自己班里有在座位上打瞌睡或做小动作的人员,班长就会站起身悄悄地走上去施以警告。

而郭区队长对在课堂上一般违纪的处理方法则是更绝,每每他在教室里时,都会准备好一大盒的小粉笔头。坐在后排看着武侠小说的同时,他的目光会时不时地往来巡视。当发现座位上有人打瞌睡或做小动作以及其他违反纪律的行为发生时,就会用粉笔头作为“暗器”飞过去招呼。

因为大队临时组织学员队干部学习的原因,连续二周多时间的下午,郭区队长只是在上课时将区队带到教室,然后,他就会返回到队里去参加学习。

所以,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三区队的教室中就成了“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天下。于是,副区队长肖小军当仁不让地担当起了在课堂上管理全区队的职责。

这位“肖大侠”,要是说起来前面入伍训练阶段在队里组织的训练、勤务等各种需要流汗、出力的工作方面,那可真的是没得说。也正因为此,在新兵入伍训练结束时的总结中,他和我都被学兵大队评为“优秀班长”。但谈起现阶段的专业课学习,自小搞体育出身的他可就短处立现了。

而他在上专业课时表现出的最大毛病,就是爱打瞌睡!

原本在郭区队长待在教室里监督课堂纪律的时候,每当困意袭来,他还能够强打精神、咬牙坚持。最近,因为干部组织学习,身边无人对他进行监管,作为一个区队37个人之中的临时代理“大哥”,他也就自我松懈和麻痹了下来。

几乎每天下午的第一、二节课的上课时间,他都要趴在位于教室后部的课桌上呼呼大睡。直到下课时铃声响起时,这家伙居然还是晕天黑地的长睡不醒。

因为在每节课的下课时,听到铃声后,前方讲台上的教员会发出一句“下课”的口令,而作为副区队长的他还需要及时下达一个“起立”的口令,才能将教室人员解散休息。这是《教室守则》的规范要求,也是表达学员对教员的一种尊重和谢意!

所以,每到这种时侯,处于关心和义气,我都会侧身过去把与我隔了一个座位并且还处在昏睡之中的他捣醒,以提醒他及时下达“起立”的口令。

连续十几次的“助人为乐”之后,我也就对此感到厌烦了。于是,每当下课之时,干脆不再去管趴在桌上睡得如死猪一般的他,而是在听到前方教员下达的“下课”口令之后,我“越权”直接喊出一句“起立”的口令,将大家下课、解散完事。

对于我的这种“越权”做法,困猫一般的肖小军非但没有丝毫的意见和不满,反而,还非常感谢我的仗义相助!

这天下午,第一节上的是《发动机原理》课。刚刚上课不久,肖小军就又伏在课桌上打起瞌睡。

不知道是因为夜晚没有睡好,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总之,他的呼噜打得山响,以致于连前方讲台上正在讲课的刘教员都表现出不太高兴的神情。(对于骨干,平日里,教员基本上也都能做到给一些面子。而我们这个区队在管理上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骨干把战士管理得非常严谨,自己在作风和纪律上有时却很稀拉!)

发现刘教员在凝神关注并面露憎色,我赶紧侧身过去用力推了肖小军一把,目的是想把他推醒,赶快终止他那吵人的呼噜声。

没想到的是,被我捣醒后的肖小军却条件反射般地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而且,还出人意料地大声喊出了一句“起立”的口令!

这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了。区队正在听课的众人在猛吃一惊之后,纷纷回头观看。接着,面对呆立如木鸡一般犯傻的肖小军,众人报以抑制不住的哄堂大笑、、、

事后,肖小军这小子还十分不领情地一个劲埋怨我,怪我让他在教室里当着教员和全区队人员面,搞得一脸狼狈、丢人现眼地下不了台。

好心不得好报的我真是被他给气得够呛,当即,毫不客气地回骂他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并扬言在此事方面再也不会帮他!

当然,作为兄弟之间,我这番赌气话也只是说说而已。

转眼又是礼拜五了。

吃完晚饭之后,是我们一周时间里最盼望的一个时刻(不是因为到周末了,那时可还没有实行五天工作制的大周末),因为,晚上又可以有组织地去学校礼堂观看电影了。运气如果够好的话,座位还有可能分配的和警通连几个女兵挨在一起。那样的话,就又可以闻香品女人了,哈哈!

全队高喊着口号、齐唱着歌曲,步伐整齐地依旧是直接从饭堂门口整队出发,沿家属区大道来到礼堂。照例是在分配座位后呈一路纵队跑步带进、到位站立,再统一听坐下、脱帽,然后是拉歌、唱歌、、、这一套百玩不厌、毫无新意的流程。

虚头八脑的前戏终于结束,前方的银幕亮起、屋顶的灯光适时关闭。此时,我放松下原本挺直的身板、调整成舒适休闲的躺姿,准备开始进入到那紧张、扣人心弦的电影情节的时候。却没想到,前方的银幕上在正片放映之前居然先放映出了一段幻灯片,而幻灯的片头上赫然显示为——《一周课堂纪律检查通报》。

随着幻灯片在大银幕上的不断更替和文字的标注,我们看到一幅幅出现在队列行进、整队集合、课堂上课、军容仪表、草坪躺卧等不知何时或何角度被偷偷拍摄到的各种学员违纪镜头以及附带的文字说明。

随着这些镜头在银幕间的不断切换,处在礼堂中黑暗里的人群,亦不时传出“唧唧、咋咋”的议论声和不安份的嬉笑评说声。

突然间,一幅特写照片映照在前方的宽银幕上,正在关注银幕的我们五队、特别是三区队的众人顿时都看得呆了!因为,那镜头里清清楚楚可以看见我端坐着正在听课的侧影,而在我身影左侧的近处,镜头特写出的主角居然是面朝镜头、流着口水正伏在课桌上呼呼大睡的“肖大侠”——肖小军!

镜头中,只见,他的臂膀上还赫然带着印有“值班员”三个字的袖标!这个出现在目的袖标,也等于明确和强化了了肖小军的副区队长身份、、、

接下来这整整的一场电影中,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肖小军本人、三区队全体学员、在场观影的五队干部和郭区队长,以上所有人员都气恼和沮丧到了极点!

电影散场带回营区的一路上,三区队的队伍在昏暗的路灯下静悄悄地行进,没有了口号声,也没有了指挥员“一、二、一”的提示声,甚至连体现精神风貌的衣袖摩擦裤边的“刷刷”声都没有了。大家都垂头丧气,活像一群打了败仗的残兵败将。

行进间,我用余光悄悄地喵过去,只见,右侧和我并排行走着的肖小军,手臂在机械而无力地摆动着,一张国字型的长方脸已拉长成了难看的“马刀脸”!

“唉!倒霉的老肖、苦命的兄弟啊!”我不禁在心中暗叹道。

回到队里,就在大家忙于洗漱、肖小军失意郁闷地躺在床铺上谁也不理、独自一个人生着闷气的时候,我被人急匆匆召唤到了队部。而且,还是周队长亲自召见。

队长与我之间的谈话内容十分简单,主要意思只有一个:队里决定马上免掉肖小军的副区队长职务,让我接替他成为三区队的副区队长。提醒我从今晚的《纪律通报》中认真吸取教训、今后务必注意自身言行,全力协助区队长做好区队的日常管理工作、、、等等话题。

见我听完他的一番告诫之后,坐在那里沉默着一言不发,周队长似乎有点不解。于是,他欠了欠身,对我追问道:“李冰,怎么不吭声?难道说,你对队里的这个决定还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吗?”

“没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反正,我就是不想干这个副区队长!”

猛然间从我口中说出这几句话来,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这是当兵入伍来到航校、进入学员五队以来,我第一次违背上级的命令。而且,面对的对象还是队长,语气也是那么地坚决。

队长猛一听到我如此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回答,整个人立刻就愣住了,坐在办公桌后的他睁大了眼、胀红了脸,仿佛不相信这是我说出的语言,他足有二十秒钟的时间没说出话来。

坐在一旁的郭区队长见此情形也很吃惊,但他在意外和惊诧之余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当下,他连忙着急地给我递着眼色,希望我赶紧改善自己表现出的态度。

明明看到了郭区队长着急和警示的眼神,我却故意装作没看见他的暗示,依旧低着头倔在那里。

见我毫不理会他的暗示,依旧和队长僵持着,情急之中的郭区队长也只好直接开口了:“李冰,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啊,这是队里的决定,你不能搞哥们义气,不要搞‘小团体’。肖小军现在的这个结果,完全是他个人自作自受。”

“我、、我不是替肖小军鸣冤叫屈,也不是搞哥们义气,我是有意见!当初,队里为什么宣布肖小军为三区队的副区队长,而不是选择我?既然队里觉得我不够格,那现在还是让别人来干吧。”

我“义正词严”地直接捅出了自己内心的最真实想法。说实话,我不计后果地这么做,虽说会彻底地冒犯自己素来尊敬甚至是敬仰的周队长,但也算出了一口积压在心中很久的闷气。

当时,年少轻狂的我,还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楞劲!根本就没有仔细考虑过此事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严重后果。(还好,我得罪的是为人磊落的周岩队长)

听我如此不识时务地这么一说,周队长的怒火一下子就冲了上来。只见他“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由于起身时的速度过猛,他身下坐着的椅子都被带动着晃了几晃,差点向后翻去。

他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点着我的鼻子吼道:“李冰,我告诉你,干不干这个副区队长,不是你能决定的!这是队里领导研究后的决定,让你干,你就得干。而且,不仅要干,还必须给我干好!什么?你还有想法,我明确地告诉你:你没有这个权利!”

队长扔出这几句话后,就气恼地向队部门口走去。

临出门时,他又停下了脚步,语气森严地说道:“李冰,你小子给我听好了,这个副区队长,你不干也得干,就是因为你违抗队里的这项《任职决定》马上给你宣布个处分,你还得给我干!哪怕是你这个副区队长我明早宣布、明晚就给你撤掉,你也得给我先服从再说!”

“老李、郭海涛,你们俩跟这个操蛋的X兵好好谈谈。给我好好治治他身上的臭毛病!”

看队长就为了我那一番话,竟然在一瞬间爆发出了这么大的火,我当即也已麻了爪。在十分懊悔间我已知不妙,想立刻收回自己刚才说出的那几句不识时务的蠢话,可他一口气连续训斥了我几十句,根本没给我插话、辩解和回旋的机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