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十四章 小试牛刀

雪山猎人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在潜伏隐遁方面,叶俊向队员们传授日本江户时代的伊贺忍者的隐遁术。这是一种逃走的方法,利用外物引开对方的注意力然后逃走的招式。这种神秘诡谲的不传之术,叶俊在现代也不可能掌握,而是根据自己在特种兵时所受的训练以及后世网络传播的资料,加上推想,大胆臆测,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咋舌不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在潜伏隐遁方面,叶俊向队员们传授日本江户时代的伊贺忍者的隐遁术。这是一种逃走的方法,利用外物引开对方的注意力然后逃走的招式。这种神秘诡谲的不传之术,叶俊在现代也不可能掌握,而是根据自己在特种兵时所受的训练以及后世网络传播的资料,加上推想,大胆臆测,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咋舌不已。

忍者的隐遁之术大致有以下几种:1、木遁:利用草木掩人耳目然后逃走;2、土遁:利用地形、土石来隐身然后逃走;3、水遁:将东西扔在水里发出当、咕咚之类的古怪声音引开敌人注意力然后一瞬间逃走;4、烟遁:扔一个烟雾弹在地上卟地一声升起一团烟待烟散尽时人已逃走;5、音遁:就是模仿各种动物、虫子或是树枝摇晃等各种声音用来欺骗敌人转移视线借机逃走。

除此之外,他还向学员们传授易容之术,将自己化装成各种角色的人物,外人不能看出破绽。鉴于学员的素质,他不可能妄想他们变成英国的绅士或美国的牛仔,语言上就过不了关,但目前情况下掌握周边地区的方言还是可以的,队伍中就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叶俊牢记二战中德国的特种兵,操着地道的美国英语在盟军大后方大肆破坏,迫使几十万大军和他们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在抗日战争中,日军中挑选一部自小生长在中国的士兵或久居中国东北的高丽人组成特遣队,闯入根据地执行暗杀彭德怀、刘伯承的任务,当地村干部看不出破绽,竟然为他们摆渡、引路、端茶送水,如果不是小鬼子死板教条露出了破绽,为每个成员配备了精良的装备,而八路军每人只有五到十发子弹,军饷没有,每到冬天连冬装都发愁,当地的老百姓见惯了穷八路,哪里见过连队背电台的“富八路”,否则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中越两国一衣带水,山水相邻,彼此都非常熟悉对方的生活习惯,边境上边民男婚女嫁的很多,有的夫妻中午在婆家吃饭,晚上就到娘家吃饭。以至于开战后越南特工大肆渗入,执行暗杀、投毒、绑架、爆破、破坏交通、通讯等诸多任务,手段阴险狠毒,给我军带来巨大的损失,在实在无法辨认的情况下,我军不得不执行一道古怪的命令:脱下长裤,检查内裤,我军所有物质都是统一配发,包括内裤,而小国寡民的越南财力单薄,根本不用奢谈武装到内裤,穿起来五花八门,也根本料想不到中国人会有这么一招,结果许多特工纷纷现形,当场就被愤怒的战士用枪托砸死。

在队员们三个月的玩命训练中,他们的技战技能得到了极大地提高,战斗力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平时是静如处子,神气内敛,浑身不见一丝杀气;爆发时猛如狮虎,全身上下迸发出令人胆寒的浓浓杀意,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叶俊还要教授驾驶各类现代交通工具的技能,为他们配备各种特战装备,把他们培养成两栖陆战队。

红军特攻队的结业仪式是以战果来检验,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将全体官兵拉出百余里,在浏阳河边上的姜家集据点外隐蔽待命。姜家集是个大集市,地跨湘鄂两省的交界,南来北往,水陆交通便利,集外以河为界分别驻扎着何健统领的湘军五十七师三四三团的一个常备连,以及上游十五里外有中央军何应钦所部七十九军的一个营,双方似乎为了向对方炫耀武力,都配备了精良的武器,但是中央军毕竟财大气粗,后勤供应比湘军强出不知多少。湘军的伙食比不上中央军,中央军是每周两次杀猪改善伙食,月底还领两块现大洋,湘军常常欠饷,当官的还克扣士兵的津贴中饱私囊,当兵的只能再去盘剥老百姓,让百姓苦不堪言。这年头战乱连连,尤其受中央红军和红二六军团先后过境。国民党军队前堵后追,双方不时发生激战,原本富庶的集镇也变得萧条冷清了,但常住人口还有一万三四千人。

红军在集外的树林、沟坎中隐伏下来时已是掌灯时分,留下主力部队警戒和观战外,叶俊一挥手,九名早已潜伏于此的特攻队员们如鬼魅一般潜行过来,由于林梅出类拔萃的训练成绩和表现以及全面的素养技能。她被任命为特工队队长,对此无人提出异议,也无人暗想叶俊是徇私情、任人唯亲,他们都亲眼目睹了叶俊训练林梅时那种超乎常人的强度、力度,常常折腾的林梅浑身青紫,她不敢说的是小便都是拉血啊。老猎户在后面偷偷地抹眼泪,林松也是铁青着脸,牙齿都把嘴唇咬破了也没有阻止叶俊,因为他知道叶俊有他的道理。

叶俊本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原则,尤其是林梅是女性,一旦落入敌手,命运会比男人悲惨十倍,她不能被俘,所以是倾囊相授,玩命地折腾。林梅知道他的心意,每次受伤看到叶俊忧虑难过的眼睛红了,总报以虚弱的微笑,给叶俊极大地安慰,否则林梅没致残倒下,叶俊自己却险些崩溃躺下了,所以最后让特工队员挑选队长时,大家异口同声地推举林梅,而且神情庄严肃穆。

其实这也是叶俊的意思,为什么呢?朝鲜战争中韩国最著名、最厉害的“白突击队”队长就是一个女人;中越战争中越军王牌特攻队,曾炸毁中国最先进的由德国购进的炮瞄雷达,它的队长也是女人。女性有着不同于男人的心理和思维习惯,让男人应付起来很不舒服、不适应,就如打乒乓球时,和正手打惯的人猛然换上用左手的就很不习惯。第一个发明旋球和弧拉球的天才队员就曾让世界顶级高手变得像小学生一样无法适应,比赛不久就以悬殊的比分败下阵来。

叶俊一指姜家集据点向林梅及队员下达夺占据点的命令,命令不许开枪,开枪则算考核失败,同时要完全拿下据点,具体怎么办实施林梅他们自行斟酌,自己只做旁观者。

“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因为在我眼中你们都是最优秀的。”他曾立在阵前对他们大吼。

林梅带着队员们已在此潜伏了一日两夜了,咫尺之外的敌人却毫无察觉,他们对据点的人员、换班时间、作息时间和火力配备侦查的一清二楚,早在心中拟定了作战计划。

“蝙蝠、你和蚊子携带弓弩解决门口的两个哨兵,注意要同时发射、不得让对方发出求救信号。”只见两名身形瘦削,矮小的战士挺身敬礼。

“螳螂、你和瓢虫立即准备接替敌哨兵的位置,假扮他们并防止敌人逃逸。”两名高大的士兵在黑暗中立正敬礼。

她又指着炮楼说:“这个据点共分三层,蝙蝠和蚊子解决敌人哨兵后立即抢占第一层;蝴蝶和蜘蛛,负责第二层;我和杜鹃、云雀负责第三层。不得从门口进入,全部由外墙窗户突入,解决醒着的敌人,制服剩下的敌人,都明白没有?”众人默默点头。

为了保密,叶俊规定特攻队员们平时不得直呼姓名,而是规定代号,结果来自农村的这批队员们就各取所需地为自己取上了各种昆虫、鸟类的名字,林梅的代号更是有趣,叫“红鹰”。

就在主力连队目瞪口呆的眼中,特攻队员们为他们表现了一场高水平高技巧的破袭战。五秒钟内,炮楼屋檐下的随风摇晃的马灯忽闪忽闪的光影里,门口哨兵咽喉中箭,“嗬嗬”从咽喉往外冒着血泡,摇摇欲坠,两个身影闪电般冲上去,扶住他们轻轻放倒,拖进阴影中,返身替代了他们。其余队员贴着墙根,一批一批滚翻进大门,闪进大院的黑影里,使出“壁虎游墙”的功夫从炮楼的窗户攀进去,最后一批是使出飞爪,钩住屋檐,三扒两扣,远远看去就像是顺墙跑步一般直扑顶层,两分钟内,全部搞定,只见炮楼各层灯火摇曳,人影憧憧,一批又一批裹着棉被,赤着脚的湘军士兵排着队走下炮楼来,个个在夜风凛冽中瑟瑟发抖地站满了据点的院子。

据点四周都挺立着威武的红军士兵,荷枪实弹,威风凛凛。

院子里很快堆满了枪支弹药,林梅跑上前来敬礼“报告排长,任务胜利完成,我方无一伤亡,格杀击毙敌人八人,俘虏匪连长以下一百二十四人,枪支弹药正在清点中。”林松在旁边也是拔直胸脯,真长脸啊。他不知道的是林梅他们翻进窗户时,匪副连长一个翻身,猛觉床前站着黑影,他很狡猾,悄悄从枕头下拔出手枪,趁黑影转身时,甩手就要搂火,林梅感觉身后有异动,反应神速,反手短剑一挥,一只血淋淋的断手连着手枪掉落地板,不等他惨叫出声,林梅另一手短剑同时出手,直射他的嘴巴,由牙床直入脑门,匪副连长双脚一蹬咽气了。旁边惊醒的匪连长揉揉迷蒙的睡眼,一只乌黑的匕首已抵住他的脖颈,黑暗中有人低声命令:“赶紧穿起衣服,下楼集合部队,快!”当下不敢怠慢,乖乖地穿上衣服,踢啦着鞋,无精打采地逐层唤起士兵缴械投降。其中有几个亲信试图反抗,只见血光迸溅中,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都是要害中刀中箭。余下的士兵吓得浑身打颤,根本兴不起反抗之心。林松不知道这些,如果知道可能会惊出一身冷汗。

叶俊满意地点点头,一挥手“贴补告”,林松、林梅还以为是“打倒国民党”“欢迎参加红军”之类的,谁知定睛一看却是扭七歪八地写着“我们要吃肉,反对喝兵血”“脱离湘军,参加中央军”“不要小妈要亲妈”之类的布告,哈哈大笑,心中却着实摸不着头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