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十三章 坚强的林梅

雪山猎人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老猎户指着叶俊“你——你”说不出话来,林松则是大怒,冲过来揪住叶俊的衣领“臭小子,这么损的主意你也想得出来,那是我亲妹子啊。你说,咱还是不是兄弟?”额头上青筋暴跳,牙齿咬得咯咯响,眼中喷火。 叶俊叹了一口气,拨开林松的手“兄弟,我有言在先,她完全可以放弃的,责任不在我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老猎户指着叶俊“你——你”说不出话来,林松则是大怒,冲过来揪住叶俊的衣领“臭小子,这么损的主意你也想得出来,那是我亲妹子啊。你说,咱还是不是兄弟?”额头上青筋暴跳,牙齿咬得咯咯响,眼中喷火。

叶俊叹了一口气,拨开林松的手“兄弟,我有言在先,她完全可以放弃的,责任不在我啊……”

林松冷静地一想也是,不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怪你,你也许是对的,我妹子确实不适合参加。”

叶俊其实在心底很希望林梅能参加“红军特攻队”的,因为作为女性,她可以完成某些男人无法完成的任务。但这确实是非常残酷的,林梅能否战胜女性的心理弱点,战胜挑战就要看她自己了。

傍晚时分,叶俊带队训练回来,正要迈进自己的草棚。

“俊哥。”身后一声低语,回头一看,正是面色有点惨白的林梅。

“我答应你,我现在就去。”这回轮到叶俊大瞪着眼了。

话说完了,林梅直视着叶俊,“我在那里呆一个晚上,还有没有别人呢?”

叶俊心里有点好笑,但绷着脸,“不但没有,如果有事你喊人都不会有人应的,怎么样,去还是不去?”

林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也不说了,扭头就走。

穿过一片乱石丛生的石柱林,走出四五里地,前面就是放置白军探子尸体的古墓,林梅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凝固了,大气不敢出,古墓的出口不大,得弯着身子进去,点亮烛火,伸头进去一看,林梅吓得几乎要扭头就跑,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卧着三具脑盖开花,白脑浆流了一地,大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死尸。那双眼睛空空洞洞,仿佛无神地瞅着进来的林梅,随时可能坐起来。这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实在是太恐怖了。

林梅也不敢真的躺在死尸面前,万一要是诈尸了,十条小命都保不住啊,她蜷着身体,抱紧膝盖坐着,眼睛想闭上又怕死尸会还魂,偷偷在她脸上摸上一把似地。只好大睁着眼睛大气不敢出地坐着。死尸已经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臭味,但是在她极度恐惧和紧张之中,竟然感受不到。

夜深了,她实在扛不住满身的乏力,不知不觉趴在膝盖上睡着了。

半夜里,她觉得仿佛有条热乎乎的东西,软塌塌地不停地在她头上舔着,惊恐之下,猛然睁眼一看,只见一只黑乎乎的、闪着一双绿幽幽眼睛的大狗正在她的面前,“呼哧呼哧”地嗅着,是狼。她大喊一声,浑身颤抖。野狼被她一惊,猛然缩回几尺,这时林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发疯似地挥起手中的猎刀,刀锋闪过带起一道寒光,野狼也没想到死去的尸体竟然还会反抗,惨叫一声,带着一路血迹逃跑了。

林梅因为用力过猛,加上过度紧张,栽倒在一具尸体上晕了过去。昏迷中仿佛还在和饿狼搏斗。

当她清醒过来时,东方已经发白了。她再也不看那些尸体一眼,站起身,掠掠头发,慢慢地钻出古墓,树林边上站着一个高大清瘦的身影,沐着一身露水,很显然是在这里呆了一夜。那不是叶俊还有谁呢?

林梅突然跑过去,扑进了叶俊宽厚的怀里,嘤嘤呜呜地哭泣起来。手中的猎刀也无力地滑落地上。叶俊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拥抱了一下她,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好姑娘,你通过啦,祝贺你!”

林梅没有回答,突然在叶俊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一口,“我恨你!”。

叶俊红着脸,微微地笑了。“你知道吗,那几具尸体都被你捅得稀巴烂了。”林梅白了他一眼“那不是我捅的,那是野狼啃的。”

叶俊笑了,“那有什么野狼,是我们从山外农家弄来的猎狗,夜黑你没看清,本是为你壮胆的,却不料被你砍伤了前脚。我查看过那几具尸体,体无完肤,都是猎刀留下的伤痕,你和他们有仇吗?呵呵……”

林梅红了脸,扭头欲走,叶俊赶紧低着脑袋地追上来,毕竟这样残忍的训练对于一个女孩实在太难了,问心有愧啊,同时在心里也很佩服林梅。两人的身影隐没在苍松翠柏中。

树林的深处走出了老猎户和林松父子,两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心照不宣地笑了。

林梅的枪法和身手连叶俊都非常欣赏,在红军特攻队的其他战友面前,她端起步枪连瞄都不用瞄就能打下天上的飞鸟,这点让战友们大开眼界。叶俊训练的方式是在两百米开外放飞一笼麻雀,结果只见林梅快速地射击、换弹、射击,击发速度很快,可见平时磨练了很久,枪响飞鸟落地不带放空枪的。本来一只凌空扑下的老鹰看见地上群起而飞那么多的麻雀,正想抓上两只大快朵颐,听见枪响,吓得扑棱棱要振翅飞起,结果一声枪响,老鹰的头颅被轰个稀烂。

太精彩了!战友和叶俊一起热烈鼓掌。老猎户父子在旁脸上都绽开了花。

叶俊亲自传授特攻队员们的忍者功夫,每人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喜好挑选兵刃,而且规定每人必须掌握一至两种暗器。传授功夫之前,先向大家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夫。

林梅选的是两只乌黑的精钢打制的武士短剑,长一尺二寸,没有光彩也是一种隐蔽色,便于在黑暗中使用。其他有的战友选用了武士长剑,刀刃稍弯,双手可握持;有的选了双手叉,有的选了暗藏暗器的空心棒;有的选了硬木棍;还有的选了双手长剑。叶俊随手抓起一把双截棍,摆开架势等队员们前来试招。

叶俊太喜欢功夫巨星李小龙的成名绝技——双截棍了,在这上面苦练多年,此刻他挥舞起来,人随棍走,挂动风声,呼呼作响,只见棍影不见人形。三四个前来较量的队员不是被他抽飞了兵刃,就是被看准破绽打翻在地。队员们倒也硬气,虽然受伤的但没一个哼出声来。叶俊满意地点点头,他细心为战友们讲述各种兵刃的特点,分析每个队员的步法身形,教导他们如何扬长避短,将武器的优势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

林梅站出来说:“教官,我也是自小习武,从小与狼虫虎豹为友,随父亲打猎无数,您说了那么多,我觉得提升技艺最快的方式不过于实战,而且同比自己高强的对手较量输了并不丢脸。你说是吗?您不必每次训练都把我们骂成废物。红军讲究官兵平等,不允许打骂部下,您说是吗?”

叶俊把脸一沉,周围的队员一听也吓得咋舌:好大的胆子,敢这么和教官说话,真是不想活了。

叶俊正颜厉色的回答“林梅学员,你说的是训练之外咱们是兄弟姐妹不假,但是在训练中如果你们不能达到我的要求就是废物,你现在猪鼻子卷大葱你装什么象呢?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你现在已不是老百姓了,当然应该服从长官的领导,既然你不服气,那么可以站出来比划一下,如果你赢了,我指派你为特攻队队长;但是假如你输了,就要接受惩罚,不仅不许吃晚饭,而且要全副武装越野三十公里。你愿意吗?”

不吃晚饭全副武装越野三十公里,其余队员都暗暗咋舌,但没人敢吭气,有谁在训练时随便说话的,叶俊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或是一脚。

谁知林梅摆了个架势,把头发向后一甩,把一双短剑一扬“我接受,如果输了我甘愿认罚。你来吧。”

叶俊摆摆手,随便丢了个架势,“我是教官,又是领导,我不能先动手,你先来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接招。”林梅一个了“撩火烧天”由下至上划向叶俊的面门,叶俊虽是随意的架势,其实他从不轻视对手,尤其是林梅这样的武林高手,他的架势内行人可以看出虽然随意,其实全身毫无破绽。

林梅也看出来了,她的进攻其实只是虚招,只要叶俊一招架,她暗藏的另一手短剑翻腕就是一招“老君稽首”入门。谁知将近叶俊身前,只见叶俊一个“夜叉探海”根本不去理会她的第一式,轻轻易易就闪避开来,一抖手双截棍抽中林梅猛然前伸的另只短剑,一脚提膝一撞正中林梅的肋骨,林梅大叫一声,躲避不及侧滚出去。

想不到叶俊应招功夫完全不像中国功夫,不仅不正面应敌,而且攻击的角度正是敌人的软肋。凶狠刁专,一招制敌,制敌就不予敌人喘气功夫,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下,叶俊连续飞出鸳鸯腿踢中林梅的脊背,林梅又是一阵翻滚,双剑全落了地。林梅才抬起头就只觉得脖颈下被铁链勒住了。

“哇,咱老大至于嘛,那可是个姑娘啊……典型的辣手摧花嘛,一点不会怜香惜玉。唉——”不少人心中这样暗想,却没人敢说出来。

只见叶俊放开林梅后,她爬起身,身上沾满草屑和黄土,手掌划破了,膝盖磨破了,掠掠头发“教官,我们再来——”

林梅输得本不会如此轻易,还是对敌经验太少,不像叶俊是刀山火海中滚过来的,但是一时仍然难以适应叶俊的凝聚中国人民解放军几十年对敌作战的经验的捕俘拳,时不时被背摔到地或是一脚踹飞,最后是趴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周围的人都几乎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也不忍再瞧叶俊毫无怜悯之心地折磨她。那不是过招,那是摧残嘛。

“怎么样,还来不来?”叶俊背着手看着地上的林梅。

林梅露出微微一笑,从地上站起来,挥舞短剑,摆出架势,“教官,我们再来——”

叶俊嘴角抽搐了一阵“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此,你去沐浴吃饭吧,晚上的越野训练暂停。”

“不,军人令出如山,我会完成今晚的训练的。”林梅抬手向叶俊敬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