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城记 第四部 《猛龙过江》 第一五一章 黄金之谜

龙天霸 收藏 0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size][/URL] 原来奶奶她们当年利用两个叔叔在码头做工深得美国人喜欢和信任的机会,开始慢慢在美国站住了脚跟。后来,两个叔叔又利用业余时间,在旧金山开设了一家武馆,传授中国武术,深受当地青少年和家长的喜欢,我们林家周围开始慢慢地聚集了一些人,势力和影响开始慢慢扩大,甚至连在当地扎根日久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23.html




原来奶奶她们当年利用两个叔叔在码头做工深得美国人喜欢和信任的机会,开始慢慢在美国站住了脚跟。后来,两个叔叔又利用业余时间,在旧金山开设了一家武馆,传授中国武术,深受当地青少年和家长的喜欢,我们林家周围开始慢慢地聚集了一些人,势力和影响开始慢慢扩大,甚至连在当地扎根日久的三合会也对我们林家敬重三分。但,对我们林家来说,真正的机遇却来源于一个人,一个当时不止在美国,就是在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都具有重要影响的人。他就是马歇尔,五星上将,罗斯福总统的左膀右臂,1946年出任国务卿。马歇尔在中国国内调停国共内战失败后,遭到国内舆论的不满和指责。这个时候,美国政府已经决定支持国民党和老蒋与共产党开战,并开始为老蒋提供了大量的军火和战备物资。一天,马歇尔就到旧金山视察运输到中国的军火和战备物资。在旧金山的码头上,他看到整个码头竟然是由两个中国小青年在负责指挥,整个码头调度被指挥得井井有条。他顿时大感稀奇,就询问我的两个叔叔。当时我大伯19岁,二叔才17岁。这个时候两个叔叔才知道这些军火是要运到中国帮助国民党和老蒋打内战的,当时我大伯就毫不客气地对马歇尔说:“马歇尔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国民党一定会输给共产党的,蒋介石一定会输给毛泽东的。我听说你们美国人的原则不是永远只支持会胜利的一方么?但你们今天却在犯下错误,你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当时在美国国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国民党和老蒋一定会赢,再加上宋美龄经常到美国抛头露面到处游说,上至总统,下至百姓,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支持国民党是美国政府唯一正确的选择。其实,马歇尔对共产党还是颇有好感,和周恩来私交也不错,但在当时,他也认为共产党是绝对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他听到我大伯的话,大感惊讶,就说:“不,不,不,我们的决定是不会错的。我们美国政府从来都没有犯过错误。你们还都是小孩子,你们什么都不懂。”

大伯笑了笑,对他说:“历史会证明一切。那就让我们看上几年再说吧。”

马歇尔看到两个叔叔如此有胆有识,工作又如此认真,顿时童心大发,竟然和我大伯打了个赌,说是国民党一定会在一年之内战胜共产党,赌注是十美圆。

就如我大伯所说的,中国的内战在四年之内就见了分晓,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彻底垮台,老蒋也被撵到了台湾。这个时候,马歇尔已经从国务卿下课,但并没有忘记和我大伯的赌约,不但亲自送来了十美圆,而且将我的两个叔叔引见给他的好朋友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不但具有非凡的军事天分,而且具有很强的战略眼光和政治野心。当年麦克阿瑟手下混饭吃的时候,一直被麦克阿瑟这个西点学长压抑得郁郁不得志,经常被穿小鞋,很有点象当年的孙膑和庞涓,就差没有被割掉膝盖骨了,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对调,哪怕就是在他指挥“霸王行动”,成功实现了诺曼底登陆光照千秋之后,麦克阿瑟对他也是很不感冒,经常利用自己和杜鲁门的特殊关系,在总统耳朵里不时的下老艾的烂药,弄得老艾虽然军功显赫,不可一世,却不但得不到重用,而且完全靠边站,战争结束才两年,竟然就被一帮小人逼得退出现战役,最后靠朋友帮忙,好不容易才到哥伦比亚大学去当了个校长,做了个教书匠。无奈之下老艾只好成了忍者神龟,就跟当年他在老麦手下混饭吃一样,蛰伏以待天时。他天天在屋头烧香拜佛,发誓赌咒,一定要东山再起,一定要给老麦和老杜好看。这个时候,他一生的贵人,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老朋友马歇尔就找上门来了,给他引荐了我的两个叔叔,老艾顿时喜出望外。因为老艾当年虽然也跟着老麦在新加坡混过几天,但后来长年在非洲和欧洲打仗,对亚洲特别是对中国和日本完全是两眼摸黑,今得到我两个叔叔帮忙,那简直就跟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差不多了,立刻引为知己。这一年,我二叔刚满21岁。


说到这里,二叔对我笑了笑,说:“林良,你可能不知道,当时日本人完蛋的时候,美国人就想在日本驻军,但碍于雅尔塔协议,他自己又不好意思单独驻军,于是就拉苏联人和国民党老蒋一起去日本驻军。哪晓得苏联人当时的心思全在欧洲,在抢了日本的北方四岛后,就心满意足了,对在日本本土驻军不大感冒。那个龟儿子的老蒋倒是屁颠屁颠的,就派了一个51军准备到日本去驻军,哪晓得部队都在青岛上船了,这个时候陈毅和粟裕却在山东攻得很急,他老蒋脑壳发热,腿脚发麻,竟然就喊51军下船,回去和共产党打,结果弄得全军覆没,所以我们中国军队到日本驻军也就成了泡影。”

我听得激动,一拍大腿,就说:“这狗日的老蒋,还真是目光短浅。他当时不把51军调回去,到日本驻军后,哪怕他最后被共产党赶下台,也可以跑到日本去啊,那也不知道比在台湾那个地方呆起好多少倍。最冒火的是,他当时要是在日本驻军了,哪里还有现在为了个屁大点的钓鱼岛还闹得不可开交。”

这个时候奶奶也说:“可不是么!当年你四奶奶就跟我们说过,说老蒋这个人量小器浅,胸无大志,以后我们中华民族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那迟早是要亡国亡种的。当年东北丢了,他觉得无所谓;日本人占了北平,占了华北,他还是觉得无所谓,竟然还在想和日本人谈判。到后来,南京也丢了,大半个中国都丢了,他竟然还是觉得无所谓,竟然跟那个汪精卫比拼哪个投降日本人投得快。林良,当初要不是你爷爷他们抢了那两个日本女孩,把日本皇室惹怒了,估计当时老蒋投降就成功了。那我们中华民族哪里还有什么希望?”

我点了点头,说:“奶奶,二叔,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后来老蒋被共产党打得屁滚尿流的时候,竟然还派人去北平谈判,还在幻想划江而治。后来长江天险被攻破后,他又跑到我们四川,还想偏安西南,结果被我们袍哥人家给赶起跑了。他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跑到台湾,就那么点屁大的地方,他竟然都还觉得津津有味,整得是热火朝天。奶奶,二叔,就从这个上看,我就觉得毛大爷比他强太多了。我外公曾经说过,说当年解放大西南后,毛大爷就叫彭大将军从青海进攻西藏,结果彭大将军不肯干,说是道路艰险困难重重。但我们的毛大爷还是不肯放弃,最后又叫刘邓两位大爷去干,从我们四川进军西藏,虽然道路艰险无比,但最后还是成功把西藏拿了下来。奶奶,二叔,你们可能不知道,我爸经常给我们说,说当年毛大爷解放西藏的意义非常重大,对我们中华民族来说,就是取得了先机,就是让我们居高临下,先处于不败之地,将会影响我们几百年。他还说过,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第一次实现了对西藏的绝对统一,不像原来的几个王朝,不是靠嫁女,就是靠给钱,才团到一起的。”

奶奶和二叔点了点头。


二叔继续说着我们林家在美国的事。原来麦克阿瑟在日本驻军呆了几年,觉得日本这个花花世界大有想头,于是就在国内找了枪手到处鼓吹要在日本长久驻军。这个时候朝鲜战争爆发,在老麦的鼓吹下,美国政府积极介入,要给李承晚扎起,好借机在日本实现长期驻军。

当年金日成带了一帮人和东北抗联一起,在白山黑水和日本人战斗得热火朝天,朝鲜的老百姓都把他当作抗日英雄。而那个李承晚拿了个汉城大学教授的头衔,在美国不但大啃黄油面包,而且到处招摇撞骗,骗吃混喝。明明自己在国内无一兵一卒和日本人真刀真枪的干,他却偏给美国人说自己才是什么朝鲜人民的抗日正宗,竟然还打出了一个“流亡政府”的牌子,就跟当年跑出去的那帮学生差不多,到处说自己才是什么民主先锋,国家的正宗接班人一样,其实靠的就是嘴皮上的功夫。

对美国人来说,觉得养这样一帮人其实也费不了什么事,说不定日后还有用处,于是就这么养着。日本人完蛋以后,金日成就带领部队杀回朝鲜,到处抢地盘。这个时候,美国人本着多埋一个地雷总比不埋地雷要好的积极态度,于是就划了个三八线,把那个养了十多年的李承晚就被派上了用场,同时还大言不惭地说是什么朝鲜人民需要民主。金日成在中苏的支持下,说你娃既然要民主,那我们就公开选举嘛。我靠,那美国人怎么会同意?想那金日成带领朝鲜义勇军坚持抗战多少年?在当时的东北和朝鲜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想当年连我们的抗联英雄杨靖宇都牺牲了,可他金日成竟然都还是活蹦乱跳的,可见那也的确是一个命大福大的主。如果公开选举,那整个朝鲜人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票投给金日成,直接就把李承晚洗白。于是老美就撕破脸皮,亲自动手,强行把李承晚扶上台,提供军火和人员,开始武力装备李承晚,要和金日成开打。可哪里想到,当初金日成回国的时候,中共送给了他四个朝鲜师,战力非凡,当下就三下五去二,直接就把李承晚捶得喊来不起了,马上就要赶下海。

历史的机遇就是这么产生的。麦克阿瑟天天躺在房间里,看到对面的日本皇宫发呆,天天都在那里起着打猫心肠,想要在日本永久驻军。现在眼看李承晚马上就要洗白了,老麦立刻感到机会来了。于是,在他的极力鼓吹之下,在杜鲁门的密切配合之下,美国政府开始直接介入朝鲜内战。美国军队要到朝鲜打仗,日本肯定就成了前沿基地。于是大量的美国军队涌入日本,日本政府也是无可奈何。

朝鲜战争刚打了半年,美国人就逼着日本签定了一个《旧金山条约》和《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内容之黑暗,手段之肮脏,远过于当年的袁世凯的《二十一条》。靠了这个所谓的《旧金山和平条约》和《安全条约》,美国就开始将在日本驻军长期化和合法化,其实也就是殖民日本的合法化了。

老麦靠了仁川登陆,一时间风头甚嚣尘上,不可一世,连杜鲁门对他也是言听计从,美国人民对他也是大呼英雄。但,这个时候在家赋闲的艾森豪威尔在咨询过我的两个叔叔以后,立刻就判断麦克阿瑟必然失败,美国是不可能赢得朝鲜战争的,到时候不但麦克阿瑟要成为替罪羊,就是杜鲁门也肯定要被赶下台。老艾顿时觉得机会来了,开始四处活动,准备竞选总统。

果不其然,中国志愿军进入朝鲜,我外公和杨大爷他们亲自上阵帮金日成打,麦克阿瑟立刻就扛不住了,一路上被打得丢盔弃甲,屁滚尿流,还把汉城都给丢了。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老麦的得意门生,也是惨遭洗白。这个时候,政客就是政客,杜鲁门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了,把责任一推,直接就喊老麦卷铺盖走人,各人回农场养猪,了却残生完事。可怜的老麦,虽然帮美国实现了永远驻军日本的梦想,自己却成了历史的替罪羊,成了美国老百姓日常谈资中的咒骂对象和无聊笑柄。

但杜鲁门也好不了多少。朝鲜战争陷入僵局,美国看不到一点翻盘的希望。这个时候,老艾直接就凭借一句“我将结束朝鲜战争”的口号,立刻就得到选民们的支持和拥护。而势力日益庞大的我们林家,在我奶奶的高瞻远瞩之下,立刻带领了人马亲自给艾森豪威尔扎起,甚至无数的黑社会也都拿着枪逼着选民们把票投给老艾,他们的口号就是“我们要黄油,要面包,不要战争。”于是杜鲁门被老艾毫不留情地赶下台,只好回到家乡埋头写书,与麦克阿瑟埋头养猪一样,两哥们一前一后,真可谓同病相怜。

老艾做了总统,通过谈判结束了朝鲜战争,开始集中精力发展经济。而我们林家,更是在其中大受其益,开始拥有了很多产业,实力大增。这个时候,老艾请了杜勒斯两兄弟到政府出职,大哥约翰做了国务卿,弟弟艾伦做了中情局局长。艾伦和我二叔特别要好,在支持老艾的战斗中就结下了革命友谊,于是在艾伦的劝说下,我二叔也加入了中情局,并且很快就风光无限。


二叔一边抽雪茄,一边笑了说:“那个时候,我们考虑到要找老蒋报仇,要到日本去复仇,所以我们就想借助美国人的力量,于是我就加入了中情局。当时美国人又逼着日本政府签定了丧权辱国的《日美行政协定》,这个时候在日本国内一些知识分子的带领下,日本人民就开始闹事,说要打倒卖国政府,后来更是要直接推翻天皇。我就是那个时候带了我们林家的人去的日本,一直在那里呆了近20年。”

我读书的时候就知道当年日本人很反对美国驻军的,也知道日本有个两次入围诺贝尔文学奖的山岛由纪夫,就是以自杀的方式来煽动日本陆军自卫队起来武装革命,好推翻天皇和政府,最后赶走美国人。可惜的是,他把刀插进自己的肚子,在地上痛得滚了几十圈都没有死,他的朋友没有办法,就拿起刀砍他的脖子,最后砍了好几次才割下了他的头颅。当时现场围观和观摩的群众不少,很多都是作家,都是知识分子,里面就包括了那个真正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川端康成。他大受感动,没过多久,也开煤气自杀了。但搞笑的是,他们死得如此悲壮如此惨烈,也没有感动哪个日本军人拿起枪起来革命。后来的日本青年和我们当年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一样,完全就只沉浸在他们小说里那些露骨的色情描写而津津乐道,完全就是一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窗只看后庭花”。

当年我们寝室里的书生就读了他们不少的书,那简直是读得是口水直流,唾沫四溅。书生曾经给我们说过,说当年川端康成有一次在公交车上,亲眼目睹几个美国大兵当着自己和其他乘客的面,轮奸了一个日本少女,但他却无能为力,其他的同胞们也都漠不关心,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美国兵完事以后,竟然还有个日本人上前给人家打烟,感谢哥们辛苦了。川端大受刺激,感到无比屈辱,从此就和山岛一样,成了一代著名愤青,天天告诉学生,意淫能有那么一天,日本人民能够起来反抗,赶走美国人。

我们当时都是听得目瞪口呆,五体投地,不能自己。最后书生丢了一句话:“现在的日本,已经没有了文学,也没有了国家,他们已经没有了一切,就跟亡国了差不多。他们现在也就只能一边看看AV,一边手淫,顺便拜下那个靖国神社,天天意淫,跟阿Q差不多,不过寻点精神安慰而已。”

直到今天,我听了二叔的故事,才知道书生当年的这番话是多么英明和无比正确。


但日本人其实真的反抗过,规模还很大。

在五六十年代,是日本反抗运动的高潮,到处都是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和游行示威,有资料说竟然有三千万的日本人参与了反抗运动,在当时那几乎就是每三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个去参与了反抗运动和游行示威。但最后,在日本政府和美国人的联手干预下,这些运动都被镇压了下去,包括最为著名的“赤军派”武装起义。日本人民要推翻天皇,天皇肯定不干;日本人民要推翻政府,政府肯定不干;日本人要赶走美国人,老美也肯定不干。于是,在这三重大山的压力下,曾经风起云涌的日本革命运动最后还是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也才知道,日本政府和天皇对他们的人民是多么的残酷和无情。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和利益,为了得到美国人的支持,他们竟然恬不知耻丧尽天良地做出了无数下作之事。战后无数的日本女中学生被他们强行征召去做了慰安妇,说是为国献身,其实就是送去安慰安慰美国大兵的。当年还由东京警视厅成立了专门的RAA协会,成立了专门的“慰安系统”,其实就是组织全国妇女卖春,好讨美国人开心;当时的日本老百姓就把他们叫做“国家卖春机关”。后来有资料说,前后竟然有高达数十万青春欲滴的日本少女被他们送去给美国人服务。我靠!完全是禽兽不如。可惜了!

二叔当时负责中情局在日本的全部业务,只手遮天,更是日本政府和皇室的重点沟兑对象。一百吨黄金,这就是我们林家起家的根本。

二战时候,日本从所侵略的国家中掠夺了大量的黄金和珠宝,其中就包括从我们中国掠夺而去的大量黄金。有资料说,当时光从缅甸就掠夺了1000吨黄金。海上到处都是忙着往国内运输黄金的日本船只,那个被击沉的“阿波丸”号当时就装载了黄金40吨,白银12吨,钻石15万克拉,真的是价值连城。日本天皇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山百合”会的组织,来统一处理掠夺来的黄金,确保黄金最后都落入天皇自己的小金库里。日本到底掠夺了多少黄金?这到现在还是一个秘密,这些黄金最后藏在什么地方,更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无人知晓。

中情局在菲律宾通过逼问一个叫小岛的日本少佐,因为他当年是山下奉文的司机,最后终于得到山下奉文在菲律宾的12个藏宝地点,挖到了在当时就价值几百亿美圆的黄金。而这,只不过是日本黄金很少的一部分而已,其他的大部分黄金依然下落不明。因为,山下奉文宁死也不肯说出这些黄金的下落,日本皇室和天皇也守口如瓶。


二叔一边抽着雪茄一边笑,说:“我刚进中情局的时候,就听说当时驻菲律宾的情报官罗曼拉在那里拷问山先奉文的司机,挖走了几十吨黄金。后来他们又根据一些老百姓提供的消息,又挖走了几百吨黄金,最后为了防止那些国家要求还回黄金,所以当时中情局就严密封锁了消息,把这些黄金分别存在42个国家的176个银行,那可是大大发了一笔。当时我就在想,趁这次到日本的机会,一方面可以不但可以查找仇人,一方面说不定也可以发点小财。我在东京呆了两年,通过各种关系打探,知道日本皇室藏有大量的黄金。于是我就开始找借口敲诈他们,甚至把皇宫的警卫都给撤了,威胁说我们人手不够,现在局面这么乱,日本老百姓要造反,要赶美国人走,我们必须先保护美国公民。最后他们没有办法,于是一天夜里,一个当年“山百合”会的皇室元老就来秘密拜访我,最后答应给我一百吨黄金,让我保护他们,保护日本皇室,保护天皇不被赶下台。”

一百吨黄金?天,我顿时感到血液在往上跑,差点一口气都没有出得上来。但我很快就发现一个问题,赶紧问:“二叔,一百吨黄金,你怎么运回美国哦?要是中情局其他人知道了,那我们林家不就完了?”

二叔点了点头,笑了说:“我当时也考虑到这一点,虽然说一百吨黄金诱惑力很大,但其实我也很犯难。哪知道日本人鬼求得很,竟然考虑得很周到。他告诉我的只是三个藏黄金的地点,都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并不在日本本土。这样,我们就少了很多麻烦。于是我就叫大哥带了人秘密前往这三个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黄金挖了出来,送回美国,最后成了我们林家起家的资本。”

这狗日的日本人还真是鬼!他先告诉二叔第一个藏宝地点,等到大伯带人把黄金挖出来,二叔重新安排皇宫的警卫后,他才肯说出其他的藏宝地点。后来等到二叔保证维护天皇,保证镇压暴乱后,他才说出第二个藏宝地点。等到暴乱被彻底镇压下去后,他才说出了第三个地点。

就是这一百吨黄金,奠定了我们林家在美国的基础。后来,二叔和他手下那帮如狼似虎的中情局特工,一边帮助日本政府和天皇镇压国内暴乱,一方面在里面混水摸鱼大发其财。现在美国至少有数十个亿万富翁家族,就是当年他们的先人们跟着我二叔在日本打下的如此花花江山。他们是中情局特工,一边为美国政府服务,一方面大捞私财。他们紧密团结在二叔周围,大家相互保守秘密,相互支持,正是依靠如此庞大的圈子和势力,所以我们林家才在美国如日中天,如此得势。

日本皇室因为我二叔才得以保全,所以在我二叔回国之际,日本人专门送上菊之刀以表示感谢。同时,因为二叔带领中情局特工在日本牢牢控制住了局面,牢牢控制住了日本,保证了美国能够长期在日本驻军,这也让二叔成了美国的英雄,最后还得到了国会勋章。而日本,日本人民,从此就彻底陷入了半殖民半封建半资本的深渊。

二叔说过,在当时最疯狂的岁月里,每天来告密的日本人络绎不绝,有的甚至就为了能拿到10美圆的奖励,就不惜出卖自己的同胞。二叔他们培养大批的日奸,依靠这些日奸,最后成功瓦解了日本的起义和暴乱,最后逼得“赤军派”分崩离析,不得不远走他乡,去了朝鲜和巴勒斯坦。


奶奶在知道井上信介和我们林家的恩怨后,情绪一直都不大好,谈到这里,我和二叔看她已经非常疲倦,赶快扶她躺下休息。最后,奶奶握着我的手说:“林良,你责任重大。这次袍山的事,你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对得起你爷爷他们当年流的血。”

我赶紧点了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