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三章(4)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今天安排的是打靶训练,老天也特别照顾一样,晴空万里微风徐徐,靶场上站着的女兵俨然可以称为一道长城。 唯一让队员们奇怪的是,今天的枪械被拆成了零件。 “李岚,出列!”在长城前走动的于晴看着训练状态极佳的队伍。 “是!”李岚向前跨出一步。 于晴不看她,看着前面的靶纸说:“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今天安排的是打靶训练,老天也特别照顾一样,晴空万里微风徐徐,靶场上站着的女兵俨然可以称为一道长城。

唯一让队员们奇怪的是,今天的枪械被拆成了零件。

“李岚,出列!”在长城前走动的于晴看着训练状态极佳的队伍。

“是!”李岚向前跨出一步。

于晴不看她,看着前面的靶纸说:“我看过你的射击成绩,你认为在射击中什么最重要?”

“静气,稳准狠!”李岚干脆的回答。

于晴脸上牵出一个表情,缓缓的说:“组枪射击。”

李岚眼花缭乱的组装面前拆成零件的枪械,然后抬起枪射击,这一下出去子弹刚好擦过靶子,在后面的山石上撞出一道烟雾。李岚放下枪重新检查,然后第二发接着更多的子弹射出,最后的成绩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了。

“报告,射击完毕。”李岚有些焦躁。

“归队!”于晴看了秒表上的时间,“四分八秒。”

队员们明白为什么要把枪械拆成零件了,不少人心里开始发毛。但是这道长城还是岿然不动,这么长时间,于晴做出的已经让大家心服了。

“给你们透漏一下,知道这在特战大队是什么样的成绩吗?一分三十秒,而且还是在射击条件很差的傍晚!我不在乎你们能用几种枪打出什么样的成绩,我只要你们在只有一种枪的时候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她停了一会儿,再说话的时候没有刚刚的那股厉气,“刚刚李岚已经代表了你们大多数人的习惯,有更快的速度,但是要你和枪长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她把秒表扔给一个排长,两只手迅速的组装,她肯定没看手中的零件,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目标,最后上膛的时候子弹已经射出去,而且命中靶纸上标的要害。一匣子弹没有任何间断全部打完,于晴看着远处的靶纸,听着报靶员的声音:“全部命中……”

排长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秒表,她不可思议的说:“一分三秒。”队里传来唏嘘声。

“看见我刚才怎么组装的吗?换个方式你们组装的更快,还有能给你们的生命省出时间。”于晴不关心自己的成绩,她把秒表接过来,把枪扔回给少尉:“拆了。”

“第一组上。”于晴下令。

“怎么这么慢!静下心来!”于晴在一群人身后来回走着,中间的几个兵已经开始射击了,但是结果差不多——脱靶。

远处的空地上沈国独自看着这支面貌全新的队伍,她们不再是娇柔的女儿身,是可以顶的起重任的钢铁战士。他略有感慨的看着她们,最后目光落在于晴脸上,那是一张经历过风霜历练后的刚毅。

“真的会是她吗?”沈国有些无奈,他感觉今天的微风竟然划的他脸上发疼。


武警队门外停着一辆车,车牌子有些陌生,车上下来的人在车门上靠着,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若有若无的看着,更多的是往大队门里面瞄着,刚刚想让于晴出来的,结果正在训练期间,于晴毫不犹豫的回绝,无奈没有接领人,陈风只好在武警门外戳着。执勤的武警看着陈风的迷彩和他的车子,看看他的臂章,有些奇怪的互相看看,好像在哪儿见过又好像没见过,对这个现在在外面“孤立”的军官,执勤兵不好说什么,大院里的人也不时的瞄瞄陈风这边,有同伴的议论几声走过去。

陈风也不是好受的,他的报纸没翻一页,不,应该说是眼睛没动过一个版块,一则新闻看了好长时间,他就奇了怪了,以前上战场没觉得咋地,今天让人盯着浑身发毛。

“陈风?”门里一个人停住,手上拿着的一个车灯泡慢慢垂在主人身体一侧。

陈风应声转过头,一看是王志文,他左手拿着一个车灯泡,表情惊讶的看着他:“是我,可看见一个熟人了。”他把手上的报纸从车窗扔进去,跳上车就发动汽车。

“我战友,356xxx部队的。”王志文跟执勤兵说,执勤兵打开隔栏,陈风的车开了进去。

“今天开眼了,这么大才知道什么叫发毛的感觉,”陈风下车,看了一眼武警大院,“管理不错。”

“谁让你开这车穿这身出来。”王志文用拳头捣了他一下。

“得了我错了成了吗?刚刚在门外被人当猴一样看,现在进来你也叨叨我。”他呼噜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让谁接领的?”王志文问。

“于晴,人家给我回话说正在训练不伺候,我只好干戳着了,给你们执勤了!”陈风打趣的说。

“接领人为什么不找我?还是你小子——”王志文指指陈风,下半句故意憋住不说。

“去你的,以为你不在呢!”陈风忽然想到还有个王志文,有些办坏事被戳破的感觉,“还有你拎个灯泡干什么,什么时候改成汽修连了?”他把话题转到王志文手上的灯泡。

“前天我那几个兵踢球把参谋长的车灯踢坏了,你看我这刚挨骂回来呢!”他拿着灯泡晃晃,脸上可没有挨骂后的那种表情。

“你的兵就是不一样。”陈风看着王志文手里的灯泡。

“你身体咋样了?”王志文看陈风比以前瘦了些,“一直想过去看看的,这里忙也脱不开身。”

“很好,现在已经恢复训练了。”陈风拍拍自己的胸脯。

王志文看着陈风的样子,从刚开始陈风嘴里说出“我错了”的时候,他就觉得陈风不一样了,以前的陈风别说没错,就是有错也绝对不说,典型的那种信服口不服的人,现在竟然能自己说出自己错了的话,真的不一样了。

“你要找的人现在在靶场,要我带你去吗?”王志文看着陈风四处乱瞄的眼神,“我们这还好没什么机密,要不然你现在这样子我绝对给你送到警卫连。”

“算了,她在训练,不希望被打扰。”陈风有些灰头土脸的说。

王志文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也好,差不多马上就下操了。”正说着话的时候一个女兵清亮的喊口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王志文用嘴示意一下,然后脸上保持着那个弧度走开了。

女兵们看见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军官多少有些好奇,路过的时候回头率百分之七十。于晴把队伍交给吕排长,从队伍中出来:“请问有什么事,长官。”

如果说于晴公事公办的声音让陈风有些无所适从那么于晴的敬礼彻底让他噎住了:“那个,我就是来看看。”他看着队尾几个兵扭头回来看。

“伤怎么样了?”于晴忍俊不禁,看自己的兵走远了之后看着陈风被军装包裹严实的身体。

陈风看着于晴的肩章说:“不错,现在级别不低啊。”

“别糗我了,你是知道的。”于晴顺着他的眼光找到了自己的肩章。

“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于晴忽然发现和陈风有些无言。

“想来看看王志文的,结果没找到他,当然也看看你。”陈风有些口是心非的说,回头想找早就消失的王志文救驾来着,结果找到的只有冬青。

于晴笑笑:“我去看看队里,马上回来。”

“等等,”陈风叫住往回走的于晴,“能出去吗?”他指指自己的车。

于晴点点头,朝反方向跑去。


华灯初上,城市被霓虹灯照耀的另一番景色,陈风和于晴在公路上慢慢行驶着,外面的灯火照的人心麻木,随处可见打扮光鲜的男女出入不同的游乐场所,于晴没心思看那些,等红灯的时候,她听见陈风说:“如果我不是军人,你也不是军人,你会喜欢我吗?”

于晴立马觉得外面的喧嚣仿佛是上一秒的事情,她脑子好像突然停住,是啊,如果彼此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是不是已经是恋人了?或者,连相见的机会都没有,也没有这一切的发生。

“你可以现在不回答,不过这次我是认真的。”陈风发动汽车。

于晴瞬间心脏跳得像打鼓,她朝陈风大声说:“我就受不了你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种公事公办的脸,什么时候还像布置任务一样,我有的时候真想瞄了你!”忽然她不说话了,对于陈风,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感觉。

“是因为我是王天雨?”于晴冷静下来。

“我可没那种情结,当年是因为同情,现在——”陈风拐了个弯,把话也拐没了。

“我们是军人,你知道有纪律的。”于晴淡淡的说,她现在心里很乱。

“可是你现在不在特战了,还有,已经结束了。”陈风忽然看看窗外。

于晴看着陈风刚刚连上一个不明显的表情:“结束了?恐怕你不会这么认为,我也不会这么认为。”

“我们的任务是服从,其余的与我们无关。”陈风冷漠的说。

“与我们无关?陈风我告诉你,你眼里不是那么写的,你能说你从此不管,你能说肖锐的事就这么过去了?还有那些发生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别说了!”陈风忽然很暴躁的打断于晴,马上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不起于晴。”他把车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麻木的看着路上过路不多的车辆,这是江边,这个季节晚上来的人比较少。

于晴从车上下来,看着夜幕下陈风充满悲痛的眼睛,拉起陈风的一只手:“我知道你不会放弃,这样你也不是我喜欢的陈风。”陈风听见这话有些惊喜的回过头,于晴脸上挂上微笑。

江边一个浪潮拍上沿岸的戈壁,与霓虹一起谱写城市的夜色。

晚上于晴回队的时候陶思然看她有些不对劲,问是不是陈风那混蛋欺负她了,于晴摇摇头不回答。


一架飞机从w市上空划过,一个面目冷淡的人从飞机上下来,从两个聊着天的机场公安身边走过,从出站口出来,迎接他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时髦女子,她上去拥抱一下那个人,然后带他走进一辆早就停好的轿车驶出机场。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女子摘下眼镜。

“在外面有什么用,花的还是别人的钱。”面目冷淡的男子哼了一声。

“也好,有你我们的计划就更充分了。啸江,不,陆浩洋。”女子想起什么忽然改口。

“那个名字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听到。”男子扯出一个冷漠的笑,让人觉得在暖气畅开的车里也觉得冰冷。

“看来你在国外学的不少。”女子回头看了他一眼,决定就此不再看他。

车在一间豪华别墅门外停下,下车的男子看看这个地方,和印象中的没什么差别,门口已经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的刘经理出来迎接:“浩洋,回来了。”他过去友好的拍拍他的后背把他迎进房里,后面下来的女子不屑的看了一眼。

“一路上没出什么问题吧?”刘经理坐下来看着他。

“没问题,国外的技术还不错,手纹也换了。”他抬起手看看。

刘经理满意的笑笑:“这就好,我找的人不会错。以后跟我干,绝对有你的天下。”

陆浩洋微笑一下:“我能干什么,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

“你的经验就是我想要的。”刘经理拿过一个硬盘盒,“这是那份数据,我已经弄到了另一份,可是这份是假的,两份数据合不起来。”

“怎么会?我亲眼看见张总拿的,而且那种情况下不可能弄假的。”陆浩洋脸有些扭曲。

刘经理挥挥手示意他冷静:“我没办法让死人开口,或者那个死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轻蔑的说。

“你是说真正的数据被调换了?”陆浩洋问。

“只有这种可能。”后面一直不说话的陈露说。

陆浩洋嘴抿起来,扶了扶鼻子上的眼睛:“刘经理,你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我以前那么卖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刘经理看看身后的一个亲信,看看别着脸的陈露,用手在头顶上画着圈:“控制上面的。”

“通讯?飞机?”陆浩洋眯起眼睛。

刘经理摇摇头。

陆浩洋忽然脸色大变,他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的更白了:“卫星?”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一件东西一样的说。

刘经理点点头:“看看你以前多可怜,自己保护的什么都不知道。一件最大的武器,控制它,就等于控制了……”他没往下说,把面前的烟灰缸一顿。

“你们疯了。”陆浩洋好像脱力一样靠在沙发背上。

刘经理淡淡的说:“没有,只是干的比较大罢了。要干就干大的。”

陆浩洋闭上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