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三章(3)

墨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陶队长——”估计是这个武警大队的人都或多或少的不满了,王志文只是提醒了一句陶思然。 “陶队长,请坐好,我也是因为事情紧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谅解。”严哲依旧面不改色。 “等等,我现在拿些东西给你。我能打电话吗?”陶思然看着办公室里唯一的一部电话。 沈国不做声表示默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陶队长——”估计是这个武警大队的人都或多或少的不满了,王志文只是提醒了一句陶思然。

“陶队长,请坐好,我也是因为事情紧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谅解。”严哲依旧面不改色。

“等等,我现在拿些东西给你。我能打电话吗?”陶思然看着办公室里唯一的一部电话。

沈国不做声表示默许,陶思然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内部号:“江雪,我一会儿去资料室,你把所有队员的资料准备好。”打完电话就出门,一屋子的军官互相看看,严哲的眼神有些高深莫测。

不消一刻钟,陶思然捧着没过自己脑袋的资料盒进来,哄的一下拍在面前的桌子上:“现役队员全部的资料,首长慢慢查,或许能查到我以前没有的。”

看着这将近一米高的资料,在座的沈国有些尴尬,雷震霆当没看见,严哲看着这一摞的资料苦笑,王志文低头看自己手中的钢笔……陶思然看看一行人,她不急不慢的:“就这些了,再详细的没整出来,每个人的出门记录出岗记录,不行的话我能让她们把更详细的写出来,首长还需要什么吗?”

“你这已经是在发难了,甚至在挑衅!明白吗?”沈国有些火气。

“我脑子不好使,比不上烂笔头吗!”陶思然依旧不急不慢。

看着陶思然的样子,雷震霆有些笑了,他来圆场:“行了行了,看来陶队长是真不知道,我们也不必为难她了。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于晴。”

“谢谢首长。”陶思然笔直的敬礼。

沈国挥挥手示意陶思然出去,并提示她把那一摞文件抱走。


走出办公室的陶思然虽然胜了,但是更像一个败兵,回队的时候看见队员们正在操场上玩篮球,早上的阴影已经烟消云散,李岚把球扔回队里,跑上来说:“队长,是不是关于这次任务的?”

陶思然强打起精神:“不是,告诉大家好好调整,你还巴着世界大战啊?”

李岚吐吐舌头跑回队里。

陶思然轻嘘一口气,她想换下身上的这身装备,回宿舍的时候于晴不在,刚刚篮球场也没见着于晴,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李岚看着于晴整洁规矩的床铺,看看于晴放在床头上的工作总结,她冷笑一声,凭什么怀疑她!刚换好衣服,外面一个排长敲门:“队长,王志文队长找你。”

“知道了!”陶思然的声音有些火,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就想发火。

排长看这架势照面就是找事,她赶紧脚底抹油了。


王志文在外面的院墙站了能有二十分钟,他猜想陶思然是故意下来晚的。过往的巡逻兵看了他好久了。

“找我什么事?”陶思然拿着作训帽出来,把它别在肩膀上。

“没什么,刚刚你走的太急了,有些事没说清楚,大队长让我来跟你说说。”王志文依旧脸上挂着笑,不过现在有些发僵了。

陶思然拍拍肩膀上一丝没有的灰尘:“还说什么啊?别在我的兵面前说,她们不知道。”

“沈队长在附近,你走会议就结束了。”王志文挠挠脑袋。

陶思然不说话,扔下王志文就朝他刚刚示意的地方走去。沈国正坐在树下的凳子上休息,他看着远处一队结束训练的兵收拾行装。

“来了啊。”陶思然以为他没看到的时候沈国突然说。

“大队长。”陶思然立正,“久等了。”

“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吗?”沈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我在会上冒犯了首长。”陶思然想想就来气。

沈国摇摇头,站起来:“不是,严首长那么说我也不满意。跳过那个问题。知道为什么这次任务突然让你们返回吗?”

陶思然警觉的抬了一下头,看看周围。

“放心,这地方没有人听见,”沈国笑笑,看着后面赶过来的王志文,后者无奈的耸了下肩膀,“你当他是个木头。”

“任务随时可能变更,我只负责执行。”陶思然公事公办的说。

沈国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你眼睛告诉我你想知道。”他指指陶思然。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陶思然死不松口。

“你还在赌气啊?都当上队长了还赌气。”沈国没管她,继续说,“你们这次的行动暴露了,就在你们前往的途中,有线人透露你们走出去十公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突然取消了交易。”

陶思然心中咯噔的一下,她不可思议的说:“任务是突然知道的,知道的也就我和于晴,集合之后在上车之前所有人身上的交通工具都收上去了,怎么会泄露?”

连陶思然也意识到自己把最重要的说出来,她有些想把话吞回去的感觉。

“就是这点,知道任务的只有你们和指挥部的人,嫌疑就在这里面。”王志文慢慢的说。

“我也是知情者之一,你们把我也列入嫌疑人名单吧。”陶思然赌气的说。

“正在排查,这次主要目的通知你以后要多个心眼。”王志文说。

“我那么多心眼浑身上下全窟窿眼儿了。”陶思然小声嘀咕。

典型的油盐不进,王志文专心研究附近的一个垃圾桶,全然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


“中午我还没吃饭,今天跟着你们一起了,加上王志文。”沈国躁然的说。

陶思然小声的嘀咕:“爱吃不吃。”

这句话让耳尖的沈国听见了:“说啥?”

陶思然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装的的确不专业——一种别扭的笑:“好,我去安排。”

“去去。”沈国伸手把她打发了。


市立医院,这个季节是个感冒易发季节,拥挤的人群里挤出一个穿着素色衣服的年轻女人,她表情木讷的把一张化验单扔进身边的垃圾桶里,朝外走去,看着公路上来来回回的车,顺手招下一辆出租车就坐上去。

刘坤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心里呆滞的停在刚刚医生的办公室里。

“去哪儿?小姐。”师傅从后视镜看了一眼。

“白马路4号。”刘坤说出地址。

车开动了,刘坤看着窗外闪现的影像,继续刚刚的回想。

“还好,病情没有继续恶化,但是换肾是迟早的。”医生看着化验单说。

“先不说经济上的问题,肾源恐怕不好找吧?”刘坤绝望的看着化验单的背面。

医生放下化验单:“是的,你真的没有其他亲属了?要知道现在换肾是唯一的途径。”

刘坤犹豫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

“那我只能给你开些药推迟,但是只是推迟,等到药物也无法维持的时候,那天也早晚会来的。我们也会尽量给你找合适的肾源。”医生有些遗憾的说。

告别医生,刘坤面色苍白的走出医院,于晴已经到了武警,就在那个高建手下,自己没算计到高建会走这招棋。现在她能做的越来越少了。她想起一个人,拨通了身上的手机,对方传出一声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又在研究你的东西了是不是?连来电也不看了。”刘坤装作轻松的说。

对方明显的听出了来电话的是谁:“刘坤啊,你知道我就这脾气,啥事?”

“有时间吗?今天礼拜天,出来休闲一下。”刘坤打趣的说。

对方明显的是想了想:“好。”

“我在上岛咖啡等你,离你单位最近的那个。”

“没问题。”

刘坤合上电话,对师傅说:“去香港路吧。”师傅应声掉转方向盘。

等刘坤到了咖啡店的时候,肖丽娟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她招招手:“还你等我呢,我先来了。”

“你啊——”说话的时候就让肖丽娟“拎”进去。

“怎么样?”肖丽娟刚坐稳就问。

“什么怎么样啊?”刘坤好奇的问。

“你的病。”肖丽娟的脸忽然正经起来。

刘坤脸上稍稍阴沉一下,随后抬起头,笑着说:“没什么,还好。”

“肾源找到了吗?”肖丽娟不是那种爱废话的人。

“哪能那么容易呢。”

“你妹妹呢?你嘴里说着要保护的那个妹妹呢?你为了她竟然差点和我闹掰还有甚至违背原则!”肖丽娟话里虽然没有带火,可眼睛却在冒火。

“她还不知道有我这个姐姐。”刘坤好像在谈论天气一样。

肖丽娟差点让嘴里的饮料呛着,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她,在刘坤面前,肖丽娟完全没有在部队的那种板正。

“我没想到这辈子还能见着她,当初我们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我竟然不知道,你说这世界是不是很小?竟然还有这种巧合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刘坤自顾自的说。

“我真不知道你们特战的是不是都活在乱麻里。”肖丽娟看着旁边桌子的一个人,他正在拿着一份报纸专心的看。

“不是特战活在乱麻里,是我们活在乱麻里。还有这件事我不想牵扯任何人。”刘坤坚决的说。

这天两人争论了很久,但是结果还是保持在开始的样子——一个苦口婆心,一个死不松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