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三章(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一把手枪被拆成零件整齐的码在桌子上,一只手按照顺序拿起零件仔细的擦洗,最后一个零件擦完后,手枪的主人用一种眼花缭乱的速度把枪装好,本来要拿枪往别的地方放的手停下来,把枪又放回桌面上,人离开桌子,走向一个书架,拿起一个相框仔细的端详着,思绪回到照片的那个时候。

“爸爸,这是什么东西?”一个短头发的小女孩拿着一枚弹壳好奇的研究。

一直手摸上小女孩的头发,把原来的整齐头发抚的有些凌乱:“弹壳,喜欢吗?”

小女孩明显不喜欢自己的头发被爸爸弄乱没,她拿着弹壳胡乱抹了几把自己的头发,还不忘研究手上的东西:“就是电视里面的叔叔阿姨用的?”

女孩的爸爸点点头。

“我也要。”小女孩抬起头,眼里充满了渴望。

女孩的爸爸蹲下身,手指摁了一下她的鼻子,弄的她有些发痒:“你不能用,”看到女儿不高兴了,他又摸出一枚弹壳,“不过弹壳还是可以给你一些的。”

小女孩的眼神由失落转为高兴,那个时候,能得到几枚弹壳就已经是很高兴了。


把相框放回原处,主人的一侧嘴角挑了起来,看向另一个相框中的自己,脸上写的是桀骜不驯。

“想到过去了?”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一回头,正好对上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就那么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那双眼中有一道光,随后她稳下来,坚信自己看错了:“建哥。”

高建眉头一扫,他大她二十几岁,但是在行里大家无论年龄都这么叫他。

“陈露,人要用回忆激励,但不能活在回忆里。”高建今天穿的一身黑色的休闲西服。

陈露笑了:“矛盾。”她回过身把相框摆正。

高建看着第二个相框:“你穿军装的样子没这样好看。”

陈露不置可否,她想到桌子上的枪,高建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将手枪递到她面前:“枪可不是随便放的。”

“我知道,刚才擦枪了。”陈露厌烦的夺过来。

高建有些戏谑的说:“你刚刚说我说的矛盾,我看你就挺矛盾的,活在不同的世界里还要硬装坚强,不愧是雷震霆那里出来的人。”

陈露真想用手上的枪崩了他:“我不是那里出来的人,我不会和杀父仇人混为一谈。”

“原来你还记得,前段时间看你对于晴的态度我还以为你忘了。”高建干笑几声。

“那件事和她无关,以后我不会手软了。”

“你唯一不如她的地方就是你总是等着准备充足,她不需要准备。不过她没有的是你能放下一切的杀人心态,你现在对杀人已经麻木了吧?”高建狡黠的看着她。

陈露浑身不自觉的颤了一下,她没出声,默默的看着第一张相片,是啊,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杀人不眨眼了?相框里的小女孩的眼睛注视着自己,那种纯真好像是一种无言的拷问。


“记住以后不要乱放枪。记住我们才是你的依靠,你真正的朋友和伙伴。”高建最后的话有些温柔,之后不管愣住的陈露,开门而去。

陈露没怎么听进最后几句话,高建走了后她坐到靠窗的沙发上,任凭刺眼的阳光照得眼睛流泪。那天,太阳也是这么刺眼,那天,听到父亲的死讯后世界上就再也没阳光了,那天,母亲再也没回来过,也是那天,一个陌生的人来接走自己,所有的变化,都在那天开始。陈露眼中又流出一滴泪,这次是真正哭出来的,什么时候,自己甚至忘了哭泣的感觉……


“我还真告诉你,我今天还就不给你假。”沈国把脸埋在一堆资料里,不耐烦的对王志文说。

“大队长啊,你说我成年的也请不了两次假,何况最近又没有对抗演练也没有联合演习的,全队都在调整,我又不是请长假,您就给我两天假吧!”王志文好话孬话说的嘴皮子都快破了,这对平时不苟言笑的他来说已经是奇迹了。

“怎么没有对抗?过两天就是你们和女队的再一次对抗,上次差点让人给平了你好意思说?”沈国从资料里抬头。

“上次那是于晴用计了,这次不会了,我早就加强了队里的训练。再说我也是顺道去看看于晴,您不是更关心这位下属吗?我去那又不是贩卖情报又不是干啥的,就两天行不行,两天。”王志文不依不饶。

沈国已经没有看资料的心情了,他不耐烦的说:“你平时怎么没这么厉害的嘴皮子?我告诉你,前两天雷豹子来电话了,说是最后悔当时把这几个队员放走!不行,你一去万一雷豹子耍花招。”沈国终于说明白了原因。

“我说大队长,您怎么就……”狗逼急了都跳墙何况是一个人,“这么死心眼呢!我们都已经是武警的人了。”

“我死心眼?”相比王志文的狗急跳墙,沈国声音意外的平静,这让王志文马上体会到说错话了:“大队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别……”

沈国慢慢的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脸上带着阴谋家的表情:“我是死心眼哈。”

“别,大队长,我错了,我病急乱投医,我……我……”王志文知道沈国要做什么。紧接着,沈国从一堆资料里扒拉。


沈国从办公桌上抄起一本厚厚的书扣在王志文脑袋上:“去吧,走之前跑个五公里,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你上次在基地内驾驶超速。”

王志文以为自己听错了,站在原地手里拿着刚从脑袋上抓下来的书。

“等我反悔?”沈国看着发呆的王志文忍俊不禁。

“是!”王志文敬礼,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书放回去。

沈国有些悻悻的看着王志文,他本来就准备给他假的,只是看王志文最近的变化他感觉王志文虽然来武警这么长时间,心还是在特战那边。


“今天太阳不错,我带你下去溜达一会儿吧,陈风恢复的很快,用医生的话来说,这不是人。他已经丢掉了拐杖。于晴准备下个星期就出院了,她正好觉得有些憋闷的慌,和陈风来到楼下的花园里。

医院的设施优良,简单的小花园也被布置的别有一番风味。

“下个星期我就要出院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于晴看着水池里自在的金鱼。

“我会的,你也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着急恢复训练。”陈风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毕竟当时伤的不轻。

“你回去也不要再这么玩命了,下次我不敢保证我还会把你找回来。”于晴扭头看着他。

陈风点头,认真的看着她:“于晴,当时那么多人都放弃了,为什么你还坚持,甚至差点也丢了自己的命?”

“你当年不也是没放弃吗?”于晴回避他的视线。

“当年?你我认识还没两年呢。”陈风饶有兴趣的说。

“那天以为你牺牲的时候我跟着飞机去了特战,雷队长已经把全部告诉了我,”陈风听到这的时候表情发窘,“还有我去过你的办公室,说来也巧,那天你的抽屉没锁好,我看了里面的一个相框,那是小时候的我。”于晴把放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忽然觉得一下子轻松了好多。


陈风是个聪明人,可这时被弄糊涂了:“不是,不是,你的意思是你就是相片上的那个小女孩?”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惊讶过。

于晴很安然的点头,她知道这一切会发生,这些天她准备了好久。

“可是那个女孩姓王……”

“我后来跟着姑姑一起生活,姑父姓于,他们也是为了让我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话说回来怎么可能你我这么些日子竟然不认识。”于晴没等陈风说完就回应。

陈风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波波的,最后他靠在一棵柳树上:“哎!世事弄人啊,原来我一直想找的人就在我身边。”他干笑两声。

“知道我为什么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恢复不过来吧?因为我那时还忘不了我把刀插进罪犯身体里的情景。”于晴自顾自的说,忽然感觉后面一双臂膀抱住她,她不由得一激灵,想挣开。

这样的突然她承受不住,她还没想好怎么接受这一切。

“别动,我不会让你再走开了,一切都是我不好,我太懦弱。”陈风的声音有些哽咽,既然事情已经挑明了,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

于晴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她把一只手轻轻的搭在陈风小臂上:“我们是军人,再说你当年不也救了我的命吗。”

“我是你的队员,这违反军纪了。”于晴轻轻摇头。

“可你现在不是,如果非要承担后果,让我一个人承担。”

对一个女孩来说,这种生死的失而复得后的表白可以称得上是得到一个世界的幸福,她应该感动这一切,可于晴不是,她回忆着自己经历的一切,不由她不在乎。

“等着一切都结束吧。”于晴握住陈风的胳膊有些用力。

陈风不语,他紧紧的抱住于晴,眼眶有些湿润,两人的感情就这么艰难吗?过路的人看看这一对,投来好奇羡慕的目光。

王辉和李岚在楼上透过玻璃看清下面的两人的一举一动,王辉有些感慨,李岚眼眶有些湿润,她被感动了。

“臭小子,不看好你家队长!”李岚一个大枕头招呼在王辉头上。

虽然枕头砸不死人,但是都是练过的人,都是拿起根草都能当武器的人,这一下砸的王辉有些发懵:“我咋的了?”

“没事!”李岚被眼前的这个木头气着了,其实她是在生自己的气,没看好于晴,真让人拐去了。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于晴已经换上了武警常服,她看着镜子整理好自己,除了手上的一道伤疤外,其它看着跟以前没什么区别。李岚今天也收拾妥当,随时准备办出院手续。

“收拾好了,副队长。”李岚的口气也正式起来。

“走吧。”于晴看着站在房门口的陈风,没关心李岚说的什么。

李岚拎起包跟上去,于晴走出房门的时候,陈风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拦住她的,但最后决定让开,他看着于晴精神的着装:“以后好好的,谁也不要再出事。”这话只能是一种有机会的奢望,他俩谁都知道,面前有无数的惊险在等着他们。

“你也是。”于晴久久的看着陈风,他俩谁也不愿离开。

“副队长,车在下面等着呢。”李岚打断他们,把人拐走了她回去不只是掉几层皮的事了。

于晴被叫回神,她回头看看李岚,又看看陈风,最后在陈风的目送下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她冲陈风摆摆手,没来得及看清陈风的反应电梯门就关上了,也关上了她的内心。

陈风并没有抬手告别或者说一句话,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于晴离开,他看着空落落的病房,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他走到落地窗前楼下正好看见于晴上车,他看着车驶远,心也跟着车一起走了。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他轻声问旁边的王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