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钢铁咆哮 正文 六十。 光华门危局

闪光的铁锤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15.html



堡垒一号上装的都是凝固汽油弹,这是我特意安排的。考虑到城门的压力太大,高爆弹虽然能大面积杀伤日军,但扔完炸弹飞机也就失去了作用,只能再回去装。但凝固汽油弹就不同了,它形成的烈焰能阻挡住敌人的前进,即使飞机返航了也依然能发挥作用,而且它的杀伤力一点都不不比高爆弹差。

“降低高度至1500米!”为了提高命中避免误伤到城墙上的友军,童虎尽量稳住机身降低了高度。

“堡垒二号准备投弹,请求机枪掩护!”步话机里天平三七的声音。

“明白!”李桂丹答道,“机枪掩护!”

“明白!”底舱球形炮塔的射手十六答道,随着飞机的俯冲,底部的双联装M-134猛地喷出了火舌!同时堡垒二号尾随而下。这两架B-17在订购前都做过改装,加厚了装甲并换成了较轻的凯夫拉材料;更换了更强力的发动机,缩短起飞距离;并且加强了机枪的火力:除了顶部的球形炮塔换成了单装20毫米机炮,其他所有机枪都被换成了M-134,并把底部的机枪改成了双联装,保持机枪总数仍是十三挺;这样,系统传送过来的直接就是改装后的机型,当然,这加收了30%的改装费,使得每架飞机的购入价高达26000金,几乎等于一艘弗莱彻级驱逐舰了。


“防空!防空!”日军103号坦克车长武田信男注意到了天空中的轰鸣声,大声吼道。机枪手应声打开顶盖钻了出去,抬头一看,正看见两架空中堡垒俯冲而来!机枪手几乎被吓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忙架起7.7车顶机枪朝空中猛扫,堡垒一号的底部炮塔掉转炮口毫不客气的回射过去,密集的子弹瞬间就把机枪手撕成了碎片,余势不减,直接穿透了九五式脆弱的顶部装甲,将坦克炮塔打成了马蜂窝。

天平三七借助堡垒一号的掩护,调整好了机体的姿态,飞行线路基本与城墙保持平行,即将进入日军集群上空时一声令下,“投弹!”

“是!”旁边的投弹手天平三八答应道,一用力拉下把手,舱内的40枚凝固汽油弹依次呼啸而下,弹头触及地面的瞬间发生了猛烈地爆炸,随即迸发出炽热的火焰,四十枚依次爆炸的凝固汽油弹连成一线,只见一道火墙贯穿了整个日军阵地,冲天的烈焰高过了中华门的城楼。

“哇啊啊!”被火墙压到的日军浑身冒着火苗挣扎着四处乱跑,有的碰到了同伴把同伴一起引燃;有的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了弹药箱,引爆了里面的手雷,引起了甜瓜雷的连续爆炸;但更多的跑不出几步就一头栽倒在地,变成了一堆焦炭。一时间,日军阵地乱成一锅粥,没被火墙波及到的日军像避瘟神一样的四处躲避乱窜的火人。打头阵的坦克也被肆虐的火墙吞没了,陆续发生了殉爆,他们是空袭的重点打击目标。


“哈哈哈,太爽了,比暗黑破坏神还爽!”看着在烈火中挣扎的日军,不禁想起了当年玩暗黑时火烧DIABLO的盛况,想到刚才被他们逼迫的手忙脚乱的窘境,心里感到特别解气!

“童虎,再给他们来一把火!把这些混蛋都烤了!”我对着耳麦大声喊道。

“是!”童虎应声道,“堡垒二号掩护,堡垒一号准备投弹!”由于高志航他们驾驶战斗机去帮助驱逐舰防空了,所以轰炸机只好自己照顾自己。

空中,两架B-17互换了位置,再次俯冲而来!


“八嘎,支那人又来了!防空,防空!”

“八格牙路,支那人的吐火怪兽又来了!”日军纷纷架起机枪朝天开火,但高高在上的空中堡垒根本不在乎步兵武器,依旧我行我素,不紧不慢的调整姿态,并用飞机底部的M-134肆无忌惮的扫射着身下的日军。

“快跑啊!”有的胆小的日军直接掉头就跑,反正前面也是火墙,根本过不去。

日军刚才被烧得灰头土脸,此刻看见两架轰炸机去而复返,饶是被武士道精神武装的他们都顿时魂飞魄散,刚刚目睹了同伴活活的变成焦炭,而那座夺命的火墙还竖在眼前,任他们多么凶悍残忍也会不寒而栗。

……

“投弹!”童虎瞅准时机大喊一声,李桂丹果断拉动操纵杆,于是,又一道同样长度火墙再次贯穿了逃跑的蝗军集群。吞噬,燃烧,挣扎,惨号……刚才的一幕又重演了。凝固汽油弹的杀伤力相当霸道,爆炸后,飞溅到人身上的凝固汽油就象猪油膏一样,粘稠耐烧。如果人用手去拍打越拍火越大,如果在地上滚动灭火会弄得全身是火。而且着火者的奋力挣扎很容易把燃烧油块甩到旁人身上形成二次杀伤效应,当年中国皇太子就是折在它老人家的威名之下。有些凝固汽油弹还加了白磷,在人体表皮燃烧后会残留大量剧毒的化学物质,通过烧伤创面的开放性创口进入血液,造成伤员血液中毒,一时间,漫眼都是奄奄一息的黑炭状蝗军,有的兀自还没断气,发出绝望的哀号,一时间,中华门前哀鸿遍野,仿佛日本人的地狱降临。

“痛快!痛快!”城头上,朱赤用力一拍大腿,“这些小鬼子,真他妈的活该!”看着满眼垂死挣扎的蝗军那惨不忍睹的行状,城上众人都不约而同的说:解气!真他妈解气!

“长官,光华门那边快顶不住了,请求支援!”大家正爽的时候,一个少校副官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你是那一部分的?”朱赤问道。

“哦,兄弟是税警总团少校副官郝东来。”少校敬了一个礼回答道,朱赤抬手还礼,“可是我们这里也吃紧啊!”他转头看看我说,“王舰长,这事恐怕还得麻烦你们了。”

“好吧,那我们去光华门了,朱旅长,这里可就全靠你们了。”我知道这时候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里我是唯一的机动部队,而且现在的情形,多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哪怕只能多拖一秒,说不得江边的登陆舰就能多运走一批人。

郝东来一拱手,“太好了,我多谢各位!”

“幸会幸会,太巧了,我叫魏东来,预备十师中校副官,今后我们要一起作战了。”魏东来凑上前说。

“好说!”郝东来还礼说。

“好,我们走吧,出发!”我一挥手,带着九十二个生化战士出发了。这几天的激战已经有八名生化战士阵亡了,基本都是死在密集的炮击之中,尽管有全套光谱防弹衣,但在这么大规模的战场中,伤亡率只有8%,实在是个奇迹,怎能不让人刮目相看?也许朱赤就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想到让我们去增援的。

“等一下,把迫击炮都留下!”走出几步,我想的了什么,对金牛战士说道。金牛座战士的标准装备是一挺MINIMI和一门迫击炮,由于迫击炮重量太大,即使是力大无比的金牛战士也只能再携带6枚炮弹。不过迫击炮对付坦克效果一般,加之炮身笨重,打仗时都放置在一旁,所以刚才的战斗还都没怎么消耗。

“谢谢你们了!”朱赤望着排了一地的迫击炮激动的说,“放心吧,我朱赤誓与中华门共存亡!”

“保重!”我一拱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怕走晚了会改变主意,“目标光华门,全速前进!”

……

“起航!”傍晚,随着沙加的一声令下,刚刚下水的坦克登陆舰北戴河号缓缓驶出舰船建造所船埠,雅柏菲卡亲自站在驾驶台上掌着舵,驾驶着战舰前去与驱逐舰北平、天津汇合。为了增加运力,我特地下令又造了一艘郡级登陆舰,并抽出了母舰上已经捉襟见肘的一点人手。

雅柏菲卡看着已经西垂的落日:“目标下关,全速前进!”她一挥手,战舰朔江而上,渐渐地,再现了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经典场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