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野打张灵甫伤亡超6000 战后王必成险被撤职

2野劲旅 收藏 1 3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7旅以300人的代价抹掉了6师一支成营建制的队伍


华野北移,更激起了整编74师穷追不舍的斗志。


1946年10月19日,整编74军分三路北攻涟水。中路第51旅由淮阴东北马厂镇,直指涟水,而其东路的第57旅和西路的第58则分别从淮、淮阴出发,包抄涟水的左、右两翼。


由于受徐州绥靖公署第二绥靖区王耀武5个军的压制,山东野战军无力抽兵支援华中野战军,更无力实现两部集兵西向的战略意图,保卫涟水的任务还是单独落在了华野指战员的身上。


粟裕以第10纵队和新四军第2师第5旅守备涟水城,以第9纵队及新四军第6师把守于黄河的北岸,以皮定钧的第13旅作全军的总预备队。也就是说,粟裕以4倍于敌的兵力,准备和整编74师打一场阵地保卫战。


1938年6月蒋介石炸开黄河花园口大堤之后,千里江淮顿成泽国,黄河亦因此改道。抗战胜利后,在黄泛区人民的多次要求下,国民党堵截了黄河缺口,黄河又恢复了原来的流向,但黄泛区内依然黄沙弥漫,黄水淤积,涟水城就座落在苏北淤黄河和盐河之间,它连接华中、山东两个解放区,也就是说,一旦涟水失手,中共军队将被赶出苏北,逼进山东,蒋介石就可实现其围歼共军主力,最终平定华东之策。


整编74师再一次担当起了急先锋的角色。


10月21日,第57旅到达淤黄河的南岸,涟水城隐约可见。时近黄昏,旅长陈嘘云并没有把对岸的解放军放在眼里,他对部下说:“弟兄们,灭此朝食,打过河去,我们今天就在涟水城下生火做饭,明天端了那个共军的老巢,到城里喝庆功酒去!”


士兵的欢呼声伴随着山呼海啸般的炮声一齐飞到了淤黄河的北岸。


守河堤的是新四军第6师,师长人称虎将的王必成,这人寡言少语,但勇略兼具,敢啃骨头打死仗、打恶仗。当北岸阵地被57旅的野战炮炸得一塌糊涂、几百敌人乘坐橡皮舟急速北渡的时候,他一直铁青着脸,手持望远镜注视着河心的动态。


半个小时之后,十几只橡皮舟即将靠近北岸,他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一个斫铁焠钢般的“打”字!


随着这一声洪钟般的大吼,啸叫着的枪弹暴雨似的向橡皮舟倾泻而来,57旅的渡河官兵丢下几十具尸体撤回到了南岸、


陈嘘云认为这不过是共军集中火力攻其不备的结果,不足挂怀。他命令调集4挺马克沁重机枪压制对岸火力,然后组织了第二次渡河行动。


马克沁重机枪射程为8000公尺,威力极大,6师的人被压得抬头都很困难,300多个57旅的官兵就这样哗啦哗啦地登上了河岸,呐喊着向河堤发起了冲锋。

太阳,似一个无力的老者,静静地依在地平线上,注视着一场即将展开的搏杀。


看着清一色手提汤姆枪的敌人呼啦啦地向自己阵地冲来,沉稳的王必成心头也有几分发紧。“近战拼刺刀!”未等他的话音落地,站在他身旁的18旅旅长饶守坤早已飞箭般地向前线冲去。


防守河堤一线阵地的是53团1营,饶守坤尚未到达前沿的时候,营长董显光已带人扑向了敌人。


杀声震天,枪声揪心,双方成片地倒下,又成团地扭在一起,用枪砸,用刀刺,用手榴弹敲;枪身断了,刀刺弯了,手榴弹脱手了,他们就用牙咬,用拳打,用脚踢,用双手掐!


腥红的血水在空中迸溅,带血的刺刀在夕阳下翻飞,惨叫声、怒骂声在旷野里飘荡!


57旅的重机枪封锁了6师的援兵之路,而丢在北岸的橡皮舟又让51旅增援无门,双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河滩地上的人群吼叫着、追逐着、厮杀着!


天渐渐地黑了,一轮残阳带着一身的血污躲进了地层深处。河滩寂静了,除了偶尔传来


的几声呻吟之外,岸上的人听到的便只有淤黄河黄水流淌的哗哗声!


57旅以300人的代价抹掉了6师一支成营建制的队伍,饶守坤因营救不力被降团职。


华中野战军与整编74师打成平手,张灵甫视为“耻辱”


占了些便宜的57旅第二天如法炮制,以山炮和轻、重机枪隔岸打压6师的长枪短炮,以步兵携火焰喷射器强攻淤黄河的滩头阵地,6师只得忍痛撤离阵地,退至涟水城外8里远的韩庄隐蔽起来,寻机再战。


57旅便这样跌跌撞撞地攻到了涟水城下。这时候,除58旅被华野第9纵队阻滞于带河镇之外,51旅和整编第28师的第192旅也都齐集涟水城下。


华野新四军第2师第5旅和第10纵队不得不分兵把守涟水的各处城门。


苦战之后打跑了新四军第6师的57旅正是士气高昂、意气洋洋之时,他们一鼓作气地从西门城墙炸开一道缺口,潮水般地涌进了城内,2师5旅的战士则潮水般地向后退着,退着,涟水城已处在万分危殆之中!


事情的转机往往存在于某种偶然性之中。话说城西的高地上,有一座巍峨古老的七层砖塔,此塔高可俯瞰全城,十分宽厚坚固。早在备战的时候,5旅就在一、三、五层塔上安设了3挺重机枪,扫射范围可达全城。正在攻击兴头上的57旅官兵恐怕不曾料到,他们前进道路上会遇到这么一道钢铁屏障,一阵弹雨射来,200多前锋部队或死或伤,全部倒在了地上。陈嘘云这时也跨进了城内,被阻在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方的危险他比谁都清楚,而且多耽误1分钟时间,就会多增加一分危险。于是,他将士官、老兵组成“敢死队”,轮番发起冲锋,但除了死伤枕籍之外,砖塔依然不减火力。最后,他令人从城外搬来6门大炮,发疯似的轰击古塔,“足足用了4个小时,打了800发炮弹,古塔的前后左右都中了炮弹,但古塔依旧巍然耸立,塔上的坚强战士继续狠狠地打击敌人。”45年后,《陈粟大军征战记》这样记述这一段史实。


这时候,一个悲痛的消息也传到了守军中间:第10纵队司令谢祥军被敌炮击中英勇牺牲了!谢祥军是湖北大悟人,这是一个从挑夫成长起来的高级指挥员。

“为谢司令报仇”的口号顿时响彻了古城涟水!


借助57旅攻势受挫之时,新四军5旅整顿兵力,立即转入反攻,10纵分头而进,同样响起了冲锋号,埋伏在韩庄的6师也重整旗鼓、掩杀过来。


攻入城门的整编74师眼看就要被包饺子,立马撒开步子,溃逃而去。


这一仗,整编74师和192旅被歼7000余人,华野死伤10纵司令员谢祥军以下6963人,双方几乎打成了平手,但华野保住了涟水,战略上占了上风。


自参加内战以来,整编74师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个硬钉子,虽然在华野所歼的7000余人中,他们仅只2000来人,但他们还是把这次失利当作一次大“挫折”,当作是“耻辱”,他们咬着牙齿,虎视着报复的机会。


涟水失守,王必成留下心头之痛


蒋介石怜惜整编74师的损失,他电询张灵甫,问是否愿回南京休整,张灵甫却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共产党未灭,何来休整?愿结束苏北扫平山东,再回南京不迟。”


12月初,徐州绥靖公署又一次纠集25个半旅的兵力,分成4个集团,同时向盐城、涟水、沭阳、鲁南发起进攻,企图一举将解放军逐出苏北。


12月3日,其第二集团由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李延年率领整编74师、第28师、第7师,从淮阴向涟水气势汹汹地扑来。


这时“华野”和“山野”各自面临着严重的敌情,不可能合力作战。


李延年这个黄埔1期出生的山东人此时还兼任山东挺进司令。张灵甫对李延年说:“司令,共产党鬼得很,专门同它硬碰还不行,咱也不妨跟它玩个小花招,来它个声东击西,打它个措手不及!”


李延年也是个“直肠子”,与张灵甫性情相仿,两人臭味相投。李延年忙问他有什么“小花招”,张灵甫便如此这般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李延年一听,高兴地一掌拍在张灵甫的背上:“行,兄弟,就按你的方案来!”


与整编74师相比,第28师、第7师的实力当然要差一些,李延年就把这两个师放在正面,猛攻王家口、谢家荡的“华野”17旅阵地,后来王必成的第6师也加入阵地防守,双方在顺河集、蒋家庄、大董庄、黄庄、高家荡一带往返冲杀,反复争夺,历经10余日却相持不下。


就在王必成的第6师脱身不得之际,整编74师的51旅和58旅竟从西坝、带河镇趁着夜色,渡过淤黄河,直逼涟水城。保卫涟水的仅一个独立第6旅,这是一支刚刚由地方武装升格而成的队伍,枪械都不齐全,对抗整编74师主力,自然难作持久之战。到天明时,独立第6旅牺牲大半,涟水城陷落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王必成得报,火速派张云龙的16旅驰援涟水,16旅趁整编74师立足未稳之机杀进城内,但很快又被裹在其中左冲右突,脱身不得。


王必成闻讯大惊,赶紧从前线咬牙抽出饶守坤的18旅紧急救援16旅。


那时,16旅的枪弹都已打完,而18旅尚在城外。张云龙的通信员冲出重围,找到王必成报告说:“师长,16旅弹尽粮绝,支持不住啦!”


王必成眼一瞪:“什么支持不住!我命令你回去告诉张旅长,没有子弹有枪托,没有手榴弹有拳头,没有刺刀有牙齿,坚持就是胜利!”


张云龙不愧是员战将,他令人从断墙处捡来碎砖堆积起来,从老百姓家中找来几百把晒草用的铁叉,硬是用这些武器支撑到18旅的到来,16旅和独立第6旅的残部就此在枪林弹雨中撤到了东郊。


涟水城落到了整编74师的手里。整编74师的战功簿上又重重地记上了“辉煌”的一笔。


是役,6师伤亡惨重,超过5000人,这成了王必成的心头之痛。据江渭清回忆,当时陈毅口头通知他代行师长职务,将王必成撤职查办。粟裕认为战役失利原因很多,不能只怪王必成一人,但作为前线主要指挥员,应该好好检查,建议留职反省。


王必成只说了一句:“给什么样的处分,我都无怨言,只是希望日后打74师,绝对不要忘了6师!”


粟裕说:“王老虎,你放心,打整编74师,一定少不了你们!”言毕,他将参谋长陈士渠召来,当面命令:以后凡我华东部队组织歼灭74师的战役,一定让6师参加,一定让王必成同志参加,并特别嘱咐将此命令记录在案,存档待查。


至此,华中野战军不得不转入山东作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