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1.html


——接上一章,还是汪浩的口述——

打靶事件不知道牵扯到多少团里面的干部,所以只是内部处理,并没有声张出去。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军区里面的几个领导来我们团视察,其中就有我们很熟悉的老首长(作者注:这个老首长到底有多深的背景?不能问,怕会出事儿。)。

当时有一个打靶的科目,88式狙击步枪100米打鸡蛋。我说部队里的人都知道,88式不是以西方那些沉的要死,贵的要死的高精度狙击步枪为标本设计的(其实那些高精度的聚集)。我们试了好多次,打出去的子弹不是满天星就是星满天,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大家就商量说,那就干脆像拍电影那样,用遥控装置和炸点来解决算了。

再然后,我们就找到钟卫国他们几个土专家,研究这个问题。营长伍修家里是拍电影的,他也是粗通烟火师的手艺,他们几个找到负责表演的射手关飞,一起在靶场实验了几次,最后终于成功了。

其实大家都不想造假,但问题是那一天会有电视台的记者跟随,最后是要上电视的。具体过程我不想说了,反正你我都清楚。等记者走后老首长突然留了下来,要关飞再打一枚鸡蛋给他看看。

你说打得中吗?最后老首长检查了一下弹壳——收口式空包弹!(科普:空包弹的弹壳不同于杀伤弹,传统的收口式空包弹没有弹头,弹壳顶部是收口的)当即雷霆大怒,只是由于面子问题,这件事情最后没有公开处理。

赵常山肯定为此伤透了心,我说过他是一个有着检察官一般纯洁心灵的人,现在他自己都成了弄虚作假的骗子他能不伤心吗?

以前哪,赵常山还经常给报纸杂志写稿子,经常关注一些社会上的不公平现象,那件事儿后他就封笔了;以前他还经常把自己的津贴捐给希望工程和红十字会,他捐助过几个贫困的学生,那件事而过后,他写信给那几个学生,说:别上大学啦!大学就是一个刮钱的地方,大学毕业了还解决不了工作,还不如去打工!

然后他也成了个老兵油子,让新兵给自己洗袜子洗内裤,买零食买烟酒,不然就让他们不好过,后来就再打了一次架,写检查,关禁闭。但这些他都已经不在乎了,他已经对晋升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只想赶紧复员回家,说不定能给某个煤老板当保镖或者是给某个大干部当司机,能狐假虎威一番,把日子混下去就得了。

——(口述完毕)——

林一峰听完之后眉头紧锁,“看来他还真是个麻烦分子呢!哎,当初生产基地找我要人,我为什么就没乘机把他给撵走呢?”汪浩听了之后不高兴了:“喂!我说老林,你怎么跟现在学校里面那些追求升学率的老师一样,把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劝退以保证升学率呢?”

林一峰一听就乐了,对汪浩笑道:“老汪啊,你知道别人是怎么形容部队的吗?大熔炉啊!像钟卫国这样的不安的分子,就相当于是炼钢炉里面的杂质,是要清除出去的才对。为什么给学生军训的时候,我们是要求一个人出错,全队人受罚?因为部队是一台高效运行的战争机器。一个人掉链子,很可能整台机器就会崩溃掉。钟卫国就是那个会掉的链子,我可不想关键时刻他一个人害了我们整个连队。”

汪浩:“我斗嘴斗不过你,我只管政治建设,军事上你是主管,但是你想要把钟卫国当杂质踢出去这件事,我不能赞同。钟卫国是我的重点工作对象,你不能说踢就踢。”

林一峰哈哈大笑:“搞了半天,你们两个是日久生情啊……哈哈哈……”汪浩:“我弄死你个兔崽子……怎么思想这么不健康呢……”

——

“好……好……就是这样,这里在润色一下,把词改一改,可以了……”

钟卫国站在武福背后,指导他完成自己的报告。早就写完的刘云此时正坐在床上看一本杂志,翻到最后一页广告时他斜眼看了钟卫国一眼,笑道:“没想到你平时嘴巴酸的要死,全班的人都被你数落过,但是一有拍马屁的机会,你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武福感到很奇怪,他回头问刘云:“什么拍马屁?”刘云:“只从那件事过后,部队里面他的老乡全都看他不顺眼了,尤其是一连。据说一连有一条潜规则:一旦钟卫国敢孤身一人来到一连的地盘,就给他脑袋上套个袋子然后痛打一顿。”

钟卫国:“我说老刘,你也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那个了吧,我只不过是在关心战友而已,我自幼就以助人为乐,早在小学我就知道把自己的卷子伸给同桌看……”刘云:“嗯,对,对,亏的你刚入伍的时候,向大家自我介绍是还说自己看不惯一切不道德的现象……”钟卫国显得非常不满:“都多少年的坟了你还挖……好了,我睡觉去了,你满意了吧!”说哇他就回自己床上去了。

一阵寒风吹来,寝室里面的人朝着寒风吹来的方向一看,原来是一个背着背包的兵把门打开了。

众人:“快把门关上!!!”那人:“好好好。”一边说一边走进来一边关上大门。

刘云:“你就是那个补充到我们班的新兵吧。”“对,我就是,对了,我还没给大家介绍自己呢,我叫洪波……”

钟卫国:“秋风萧瑟(重音),洪波涌起(重音)……”刘云:“我说老钟你能不能……别在这里……你当自己是曹孟德啊!”钟卫国:“过奖,本人顶多算个鲁班。”

关飞:“洪波?你看那红扑扑的大脸蛋,跟红富士似的,要是留个长发说不定别人把他当大姑娘了。”钟卫国:“谁说全连就属我嘴巴酸,你看人家关飞,直接说人家是伪娘了。”

洪波:“这怪不得,我小时候就是……”刘云站起来,走到洪波身边,一手搂着他,说道:“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大家听好了,由于咱们班上那个谁……”武福:“李昭!”刘云:“对!因为见义勇为,把一富二代打成残疾,正吃官司,所以哪,上级让洪波同志补充到我们班。”

刘云指着钟卫国:“躺在床上看《炎黄春秋》的这位是全营有名的土工程师,钟卫国,擅长雷管和导爆索,人称……”钟卫国:“家丑不要外扬啊,班长。”刘云:“人家已经是自己人了吗。”这时候武福接嘴道:“烟火师。”钟卫国:“我为了人民为了党命令你‘瞎特啊扑’(Shut up)。”刘云又指了指坐在书桌边上的关飞:“关飞,我们班上的狙击手——我说关飞你别笑人家脸发红,你那脸,粘上胡子能上戏台演关羽!”关飞:“演不了,我脸型有点像张飞。”钟卫国用他的《炎黄春秋》遮住脸,说:“为什么叫关飞呢,因为他是关于与张飞的结合体,所以就叫关飞。”关飞:“服了你了。”

刘云指了指武福的后脑勺:“这位是我们班上的通用机枪手,88通机,这玩意儿多沉,他扛起来健步如飞。”武福:“别开玩笑了,也就轻机枪状态下还行,重机枪状态,我怕是跑都跑不动咯。”钟卫国:“不就是多了四公斤左右吗,差距咋就这么大呢?”(88式通用机枪轻机枪状态下重7.6公斤,重机枪状态下重11.8公斤)

洪波:“对了,我……”刘云:“哦,你在班上担任什么职务啊?”一名战士说:“我记得李昭是95式班用机枪手。”刘云:“你就顶上李昭的位置吧。”

就在我们的主角们还在基地里面斗嘴的时候,滨海市的前线已经面临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