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二七节 枪声

cdl1985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陈雨德他们在打扫战场时时,张涛他们这一队也在为分兵的事儿忙碌着;就听见张涛和楚勇在喊着各自队伍的番号,说到番号就不得不说保安队的编制,保安队的编制他们直接照抄了后世部队的编制,不过名字却用了武警的。 编制包括四级,为支队、大队、中队、排、班四级;每班10人,每排辖三个班加正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陈雨德他们在打扫战场时时,张涛他们这一队也在为分兵的事儿忙碌着;就听见张涛和楚勇在喊着各自队伍的番号,说到番号就不得不说保安队的编制,保安队的编制他们直接照抄了后世部队的编制,不过名字却用了武警的。

编制包括四级,为支队、大队、中队、排、班四级;每班10人,每排辖三个班加正副排长、传令兵共33人,每中队四排加正副队长和中队部共140人,每大队辖四个中队家大队部共600人,每支队辖两个大队、后勤队、支队部共1600人。军衔也照抄了PLA的,他们当然没有那种硬质的肩章,他们只好用黑线绣三角形来代替!当初绣这些三角形还多亏了庄宏远帮忙才及时弄好。

他们正好把杨湘招的人数都编完了,这次留在阆中的就是训练突出,纪律好的人抽调出来的,这六百人当中只有不到30人是原来孙刘两村的。

视线还是回到凌晨袭击者准备进攻时,在陈雨德借着对方的火光看到对方正在安放土炮后,陈雨德就下令各班排长射击土炮周围的人,这些班排长都是在枪法、刺刀比赛里胜出才被选上的;一时间陈雨德这边的人“八勾、八勾、八勾……”,枪声像个不停,不过对方的人明明被打中后,居然像没事人一样站起来飞快的跑到后面的黑暗之中。

看到对方被打中没事的样子,所有的新兵心里都开始害怕了,毕竟他们可不知道作为三八步枪的前期型号三十年式步枪,穿透力超过两百米杀伤力的确不咋的!

陈雨德见到自己这边开始微微骚动了,他没法也没时间跟他们解释子弹的穿透力问题,他只好大声的喊道:“瞄准头或者心打,MD,这枪的子弹不好用!”

听到陈雨德的话,本来骚动的人又安静下来了;就在陈雨德说话的当口,对面终于又派人摆弄那个土炮;这次所有人都不再像上次瞄着人就打了,都瞄着对方的左胸和头打了,一阵枪响后,那些被打中的人终于没有再爬起来。

这次对方还以为像上次,人没有死,都在大声的叫着名字,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这次所有人都没回应;对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又派人过来,这些零星的人正好被陈雨德手下练习枪法了;谁让这些家伙居然拿着火把走路。

一连七八个人被打倒后再也没起来,对方领头的终于感觉不对头了,再派人时不敢拿火把了;见到对方也变的精明了,陈雨德只好放下手中的步枪,他可不能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靠声音判断人的位置;就在他跟身边的孙雨恒交代让他注意对方的情况,他到后面看看时,“啪”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对面就有人发出一声惨叫,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家伙正在拉动枪栓重新上膛,陈雨德满脸的震惊,这玩意可是盲射啊、人才啊!

他连忙弯着腰跑到他的身边,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他拍拍他的肩膀问:“以前是干什么的,少尉?叫什么名字?”陈雨德拍他肩膀时,看到这家伙居然是他们设计的少尉军衔,他可是知道的,在保安队里面,尉官以上大都是孙刘两村上次三十人还活着的二十五人,既然是他不认识的,那肯定是后来选上来的,按道理他应该认识的,可是他是真的不认识这家伙!

“山里面打猎的,长官!我叫詹二虎。”那人看到陈雨德问他话,害羞的说道。

黄色的篝火根本不能照清楚他的脸庞,陈雨德只好说道:“二虎,枪法不错,就这样打,我到后面看看!”

陈雨德的身体在篝火的照映下显得非常清楚,就在陈雨德刚走两步,对面的人也开枪了;陈雨德就觉得有人从后面狠狠的推了他一下,他倒地后才发现背后的防弹衣已经凸出一块,而且肋骨可能断了,动一下就彻骨的疼。

孙雨恒发现陈雨德倒地后很长时间没起来,就要过来,陈雨德连忙喊:“别过来,对方也有神枪手!二虎,对方在哪打枪,你就朝哪打!”说完陈雨德就匍匐爬到原来的地方,到了石头后,他把防弹衣脱下来,果然在防弹衣上有一个弹头,弹头明显比他们的大,跟他的五四手枪口径差不多!

陈雨德把弹头挖出来后,用枪托把凸出的地方砸平后在穿上衣服,对方的这一枪也把保安队这边的人吓的都把自己的身体藏在石头的后面;就在陈雨德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时,张一森那边传来了连绵不绝的枪声,陈雨德这才想起来,这祠堂的后面可是一座山,现在的山还没有经过大炼钢,山上都是茂密的树,有的直径甚至有一米多;这样的地形如果对方从后面进攻有很大的把握,他只好对那些班排长说道:“三中队三排跟我去支援张中队长,其他人听从孙雨恒和詹二虎指挥,火力掩护我们。”

孙雨恒听到这话,他立刻回答:“是,所有人,预备,放!”

在孙雨恒喊“放”时,陈雨德也喊着:“走!”说完就弯着腰跑向祠堂,三排也跟着跑过去了;这次对面的枪手可能被密集的弹雨压制了,等三十多人跑过去也没人开枪。

陈雨德的到来对防守后院的张一森来说,是非常及时;张一森已经被对手娴熟的山地作战技巧弄的苦不堪言,保安队始终是新兵,没有经历过战场考验,所以这些新人一看到对方朝自己跑过来,就拼命的开枪;可是战果确是少的可怜。

陈雨德刚找地方趴下,就听到枪声停了,原来是弹仓里的子弹打光了,这时候所有人都在装子;陈雨德还在想:不错啊,这些人居然在差不多的时间内打光子弹,看来训练还是有效果的!

陈雨德知道自己的人是在装子弹,可是对方的却有人喊道:“他们没子弹了啊,弟兄们,冲啊,谁抢到洋枪就是谁的啊!”那些手下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都露出身形朝陈雨德他们冲过来;而保安队员看到对方冲过来了,都纷纷开枪,至于结果就不为人所知了。

陈雨德见自己的人枪打的呼呼的,可对方却只有偶尔的惨叫;他只好大声喊:“不要随便开枪,齐射、TM的,我说齐射,你没听见啊!”他见自己说齐射,所有人都停下了,只有自己旁边的人还在慌忙的开枪,他一把把枪抢过来对他大声吼道。

等陈雨德抢下枪时,陈雨德才发现这个队员最多十六七岁,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了,他只好放低嗓音说道:“别紧张,没事的;都注意了,听我的命令一起开枪!准备,射击!”保安队经历过最初的慌乱后,在陈雨德的口令下,渐渐找到了射击的感觉,枪声也一阵比一阵齐整,到最后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支枪射击,只有从声音的大小,才知道不是!

就在陈雨德在调教这些新兵时,对方居然又没有了生息;张一森拍拍陈雨德说道:“在你们开第一枪后偶,对面就没有了声音!”陈雨德看到这边安全了,这才感觉背后的肋骨已经疼的他满头冒冷汗了。

张一森见他满头汗的样子,手还扶着背后,他就问:“怎么了,受伤了?”说完就用手拉他转身,这一下更是让陈雨德疼的要死,他连忙说:“被打中一枪,肋骨可能断了,我处理过了,没事!等打发这些王八蛋再说!”

“放屁,肋骨断了,你还乱跑;你不怕把内脏弄破啊!”张一森不管他拒绝,就让他坐在一边休息!陈雨德见这边基本没危险了,他就对张一森说:“你在这边盯着,我不放心前面,我到前面去!”见张一森有拒绝的意思,他只好说:“没事,如果伤到内脏的话,肯定不会只有背后疼了,再说你不觉得这些家伙不同寻常吗?居然敢袭击300人的大队伍,背后肯定不简单!好了,我没事的!”说完也不等张一森说话,就离开了。张一森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只好不想他的伤,而注意不远处的黑漆漆的树林。

就在陈雨德两边跑时,对面的人群当中也有六个明显是四川人在争吵着。其中一个穿着丝绸的大胡子赫然就是上次反,对陈雨德提出的保安队人数的姓冉的那个人;就听到他说道:“这次我冉天霸在这里向大家伙承诺:这次打完保安队后,保安队的洋枪,本人一杆不要,谁抢到是谁的!诸位还有什么意见!”

坐在他旁边的瘦高个说道:“格老子的,这买卖我做了,不过冉老板答应的银子怎么时候给?”

“对啊,这次我们可是把老本都带出来了!冉老板是不是先对应一下你答应的银子!”对面的三角眼也附和!

其三个人就爱你有人带头了,也不甘人后的附和着要冉天霸先兑现他事先答应的银子。

冉天霸听到这来那两位的话,就知道事情不妙,他可是知道保安队的能耐的,本来希望这些人能够当炮灰,自己坐收渔翁之利的,刚才的试探也是这些人打头阵的;没想到保安队根本没有像书上所说的那样:受到偷袭,只要没有准备就会炸营!反而自己这边被打死打伤八个人,而这些本来就是看在银子的份上,才来的其他土匪居然将他军;幸好他本来就准备了银子,不然这些家伙肯定出工不出力。

他见其他人大大小小的土匪都在看着自己,他挥挥手对旁边的手下说:“去吧银子抬过来,按照我跟各位大当家商量好的分了!”

手下听到后,说了一声“是”后,就离开了;不一会就太累五个木箱过来,打开木箱后,就见里面整整齐齐码着银锭,全是50两一个的银锭。看着这些人见到银锭的时眼里冒出的贪婪的目光,冉天霸说道:“按照我们事先说好的,每十人500两,每位大当家都带了200人,刚好是每人五千两,每个箱子里正好是10000两;冉某的话兑现了,现在可就看诸位的了!”

“好说,冉大当家放心!”“当然,冉老板,我们定不食言!”“就是,我颜老四说话算话!”看到银子后,刚才还担心的五个土匪头子都拍胸脯保证。

“那好,现在这些银子就是各位的了;我只要一个结果,那就是里面两个带头的人头,其他的我都不要!如果哪位食言的话,别怪冉某不客气了!”冉天霸见银子起到作用,就发狠话。

“您放心,如果这次有人出工不出力,不用冉老板出手,我颜老四就带头灭了他的寨子!”坐在冉天霸旁边的瘦高个说道。

另外四个人在把银子送到自己的手下手中后,又都回来了;冉天霸见人都回来了,他就布置:“我建议各位四面一起打,至于谁打那边我就不过问了!”

五个人你看看他,他看看你,一时都不说话了;那个瘦高个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他站起来说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就自己选地方了,我带着我的弟兄从正面打,其他的就交给各位大当家了!”

三角眼听到这话,心里就骂开了,你个龟孙子,正面一马平川,正好适合进攻,你就选了,怎么补建你选从两旁,还说的大义凛然的样子;见最好的地形被人选了,剩下的几人都快速的分好自己的进攻方向,最后结果就是:颜老四的人进攻正面,三角眼进攻左边,其中一个从右边打,剩下的两人一起从背后进攻。

分好地盘的头子回到自己的手下中间后,都开始动员了,颜老四到了后就大声说:“这次,冉老板一共给了一万两银子,老子一钱不要,这些银子老子给你们每人10两,剩下的银子老子去买洋枪,弟兄们没意见吧?”

“没意见,听大当家的!”一片欢呼声后,颜老四就开始排兵布阵,显然颜老四还不知道步枪齐射的威力,他居然把手下排成密密麻麻的十排。

而其他土匪头子听到颜老四的话,都开始骂了;他们可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捞一笔的,被颜老四这么一搅,还老个屁!看到手下的目光,其他四个人也只好做出相同的承诺,不然估计这一次买卖结束,自己及可能变成光杆司令了。

初春的夜还是很长的,陈雨德借着火光看着手表,已经凌晨5点一刻了,最起码还要一个小时天才能朦胧的亮。对面的人吵吵闹闹的,估计又要进攻了,见到队员有点紧张了,他就打岔说:“没事,一群土匪而已,还是没拿枪的,大家不用害怕的;不过我可提醒你们,等会要齐射啊,不然就凭你们的枪法肯定的吃亏!”

说完话的陈雨德不放心两翼,他就弯着腰去两边看看,左边的是刘天勇的儿子刘玉泉指挥,陈雨德到那边时刘玉泉正在准备,他走到他身边问:“情况怎么样?”

“没事,我们两边是田地,刚才有人影,可是一阵枪就没了;不过现在又有人了!”刘玉泉回道。

“行,注意观察;如果人多的话,就齐射,人少就让枪法好的射击,注意节省子弹,我们可是要用一个月的!明白了?”

“明白,不浪费子弹,人多齐射,人少点射!”刘玉泉把陈雨德的意思重新叙说了一遍。

“不错,很好;我到右边看看,这里我就交给你了!”陈雨德见刘玉泉居然能复述自己的话,高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陈雨德在到右边时,发现张一森正在指点这里的一个少尉,他走到旁边就爬下了,他感觉后背越来越疼;张一森见陈雨德这样,他匆匆说完后就问他:“怎么样了,受伤了,还到处跑,你赶紧回去休息,这里我会做好的!”

“不是我不想啊,实在是不能休息,你看过周围的人数了吗?”陈雨德感觉有点舒服了,他就问道。

“没有啊,”张一森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就问:“有问题吗?”

“包围我们的最起码有800多人,”说着指了指大概有150米远处的人影,“这些人看来要指我们与死地了,我不记得我们得罪谁了!”

“真的、假的?”张一森不相信的说道,“我们没得罪谁啊?我去看看,你在这不要动。”他自己又跑了一圈后回来后,脸上也阴沉下来了,“你说的是对的,看来我们这次要完真的了,前面的地方空阔,还是把你刚才带过来的人,带过去吧!”张一森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后,也开始着急了。

“不用,后面的地形复杂,离你们也近,人手多一点不碍事,”说着他有扶着后背起来,“前面的地形是空阔,可是射击的视野也良好,80人够了!我汇去了,希望这些家伙能推迟到天亮进攻!”

等陈雨德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就看到对方已经排好密集的队形了,看着300米处的人群,陈雨德知道:就算现在他现在下令射击,也不会有多少战国!他只好等这些家伙进到200米以内在开枪了!

也不知道是对方不着急,还是没有准备好,等那些人开始进攻时,天色足够陈雨德他们看清楚200米以内的人了;所以等颜老四开始让自己的手下进攻时,陈雨德他们也站好队伍,陈雨德把手中的80人的分成两队,一对半跪着,一对站着,他的命令式一排一排的射击,理论上这样就可以不断射击;而詹二虎则一直在寻找着昨晚的枪手;陈雨德让手底下的人站起来排列成两队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他不知道昨晚的枪手是故意还是无意的,这一枪打中的正好是他的心脏部位,如果他没穿防弹衣的话,他已经会老家了,詹二虎也是他命令才没起来的!

看着对面那些大多数人手中拿着大刀、长矛,枪只有几支的对手,陈雨德开始为这些人的性命开始担忧,要知道在200米之内,三八步枪的杀伤力跟毛瑟步枪是没有差别的!就在他们觉得手中的枪有点冻手时,土匪终于冲锋了,看着这些学着古代士兵冲锋的土匪,陈雨德有点不忍心了,但是土匪的口号让他不得不硬起心肠,土匪是喊着:杀光官兵,抢枪啊!冲锋的。看到土匪就要进入自己设定的射程,陈雨德喊道:“第一排注意,瞄准……射击!”

一阵枪响过后,对面的人没有被死亡的同伴吓到,反而加快速度!陈雨德只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瞄准、射击“的口令。就在陈雨德这边枪响的时候,其他的地方也开始了一阵又一阵的枪声;直到土匪受不了,朝后跑去。

就在陈雨德送一口气时,看到对面的土匪居然又回来了,而且跑的比上一次还快;陈雨德知道可能是土匪后面的督战队发生作用了,陈雨德这时也不再怜悯了,他的口令声跟枪声组成了一道死亡之章!最后,土匪还是跑回去了。好像陈雨德这边的颓废是其他三面的风向标,在陈雨德这边的土匪跑回去后,他们也跑回去了!陈雨德也乘着这段空隙分发子弹,防止下次没时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