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蔚县:教育工程完工多年 农民工苦等工钱

xiaobaigx27 收藏 1 143
导读: [img]http://img3.itiexue.net/1359/13594107.jpg[/img] 面对完工两年被荒置的古渠道移民学校,一直没拿到工钱的民工一脸无奈 [img]http://img4.itiexue.net/1359/13594108.jpg[/img] 随意更改工程架构的暖泉中心学校宿舍楼   近年来,中央为解决农民工讨薪难问题“铁令”不断。从温家宝总理亲自为农民工讨薪到2004年3月5号的《政府报告》中所表述的“中国将用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建设


河北蔚县:教育工程完工多年  农民工苦等工钱



面对完工两年被荒置的古渠道移民学校,一直没拿到工钱的民工一脸无奈


河北蔚县:教育工程完工多年  农民工苦等工钱



随意更改工程架构的暖泉中心学校宿舍楼



近年来,中央为解决农民工讨薪难问题“铁令”不断。从温家宝总理亲自为农民工讨薪到2004年3月5号的《政府报告》中所表述的“中国将用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说明我国已把农民工的工资问题从经济层面提到政治层面。


虽然国家三令五申,仍有一些地方政府工程竟用农民工的“血汗钱”来买单,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县教育局工程长期拖欠工程款 农民工工资成了泡影


2009年,常年从事瓦工工作的蔚县下宫乡村人蔡连志,带领手下40余人承包了蔚县一建责任有限公司的工程,负责建筑古渠道移民学校和暖泉中心学校宿舍楼。然而,直到工程完工三年后的今天,工人们仍迟迟没有拿到工钱,仅暖泉中心学校宿舍楼这一工程欠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32万,古道渠学校拖欠款项达47万多。近80万的欠款,对于一个瓦工队长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在建筑队的工人中,有20%的工人家里孩子要上学,却连孩子学费都交不起,一些工人无奈的说:“几年来,干的工程不但拿不上钱,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付出的劳动得不到回报,上门讨债的建筑工人们自然每天都有,为结清工人们的工资,蔡连志把家里亲戚的钱借了个遍,甚至还借用了高息借款,然而这些只是杯水车薪。


工人和蔡连志多次找到蔚县一建责任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郭库,得到的答复依旧是工程款教育局一直没有支付,我也没有钱。就此,记者电话联系了蔚县一建公司负者人郭库,却得知郭库也由此陷入了一个讨债怪圈。一边是农民工追在屁股后向他要钱,一边是政府部门拖欠他所在的公司近千万元工程款。


从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开始,郭库的建筑公司就先后承包了教育局工程十多项,几年当中为教育先后建设了草沟堡乡邓草沟小学;东庄子小学,下庄子小学;西合营镇夏源学校,西合营镇中心校明德教学楼;桃花镇北董庄学校;北水泉镇北柏山学校;南岭庄乡中心学校;下宫村乡杨大人沟学校;暖泉镇二完小、辛孟庄学校、东下关学校;南留庄镇中心校教学楼、食堂工程,南留庄镇白南场明德小学教学楼;暖泉中学学生宿舍楼;蔚州镇东关完小南院教室;新建蔚县城第三中学;古道渠移民小学等工程项目。在几年建设的工程当中部分工程款已结清,然而,仍有一些工程款迟迟未结,有的学校已经竣工验收交付使用、审计已出报告,如南留庄镇白河东明德小学和西合营中心校教学楼,目前还欠施工队129.17万元。有的工程虽然建设单位已使用了,施工队也做出了结算,但未经过审计,如南留庄镇中心校教学楼、食堂工程,蔚州镇东关完小,新建三中一期工程(部分使用),仍欠施工队1500多万元;暖泉中学宿舍楼虽未使用,但工程已经完工,随已结算一部分,但还有179.8万元欠款未结清。古道渠移民小学2009年已完工,且具备了验收和使用条件,按施工队初步计算工程造价也有270多万元。近几年来,教育局断断续续欠下蔚县一建责任有限公司工程款大约两千多万元。


一边是政府部门拖欠工程款不还,一边是农民工追着讨要工钱。所欠的人工费涉及百余人,蔡连志及手下的40余就是其中一部分,对此,郭库也无能为力,他曾找过教育局,也曾找过县政府,都没有得到解决。他告诉记者,他从内心觉得实在是对不住这帮农民工兄弟。


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教育局怎会欠工程和农民钱,要欠也是县政府欠的


2010年,蔚县教育局先后获得了市委信息工作先进单位、市中小学布局调整先进县等23个奖项。积极争取上级部门支持,不断加大投入力度,累积投入资金1.7亿多元,实施了50多项教育项目工程,新建、改建、扩建校舍17万平方米。这些荣誉与两千多万的教育工程欠款形成鲜明的对比。


同时,在记者实地采访过程中,我们了解到,蔚县一些教育工程(包括新校建设和老校配套工程等)存在着没有立项,没有建设审批手续、随意更改工程架构等问题。古渠道移民学校2009年完工至今,一直未投入使用,新房,新设施,已变得有些陈旧,校门锈迹斑斑院子内杂草丛生。暖泉中学宿舍楼,前期工程在西侧,地基都已经打完了,后来改变到北侧,原本的两层楼也改成了三城楼。这些背后究竟有何缘由?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不得而知。


随后,经县委宣传部联系,蔚县教育局派来一位赵姓老师与记者见面。面对记者的提问,负责工程建设方面的赵老师一问三不知。赵老师答复回去向领导汇报后再与记者联系。然而,记者却再也没有等到教育局的任何讯息。对于这种状况县委宣传部的人员也表示无奈。不得已,记者直接前往教育局了解情况,偌大的教育局空空如也。办公室值班人员和门卫告诉记者,今天星期六,领导下乡了,其他领导都办自己的事去了,当记者问及大厅悬挂值班牌,今天的值班领导齐明副局长是否在局里值班,值班人员说:齐局长也不在,去那里了不知道。且门卫质问记者:你们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吗?全国人民都休息。当记者提出让办公室人员联系下教育局温桂泉局长或办公室主任时,值班人员万般推诿。无奈记者辗转用教育局值班办公室电话:0310——7213335联系上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刘俊有,当记者表明来意,说明情况后,刘主任对记者说: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随后便挂了电话。当记者再次拨通刘主任电话进行沟通时,刘主任回复,稍后联系,对拖欠工程款、农民工工资一事做出答复。然而,记者等了一个小时也未等到刘主任的电话,当记者离开教育局后,接到刘主任电话,针对此事,刘主任在电话里说:教育局是不会欠工程款的,不会欠农民工工资的,教育局怎么会欠工程款呢?如果是教学质量问题,那应该属于我们负责。但是这个钱,不是我们教育局欠的,农民工不应该找我们教育局,去找县政府去。我们教育局不欠他们钱,这些工程都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我也不理解,既然不是我们县教育局的事,可是现在的教育局领导为什么还要东拼西凑的借钱,借来的的也只是杯水车薪。”期间,这位主任表达的是无奈与无辜。当记者问,如果按照你的意思,我们就只能找县政府了,我们找谁?找哪位分管领导,还是直接找县长?这位主任支支吾吾,没有言明。


刘主任代表教育局的回答,是不负责任的推诿,还是否认欠工程款于其无关?这样的答复似乎有些滑稽。教育局推诿、县政府的无视,最终受害的却是弱势群体的农民工们。


2011年01月29日人社部、发改委、监察部、财政部、住建部五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建设工程项目管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明确指出,对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于政府或政府部门工程项目因拖欠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拖欠的,本级政府或有关部门要立即予以清偿,先行垫付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地方政府未能解决政府投资工程项目拖欠工程款问题的,一律不再批准其新建政府投资工程项目。


早在2008年河北省政府出台《关于规范建设领域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支付的意见》指出:资金不到位的项目不得办理施工许可手续,不得将施工企业带资承包作为投标条件,政府投资工程拖欠可由本级财政资金先行垫付,农民工工资支付周期最长不得超过1个月。


“政府工程”要严格项目建设规模审核。要求建设单位要严格按照经批准的项目建设规模、内容、标准进行建设。对因超概算产生拖欠工程款的政府投资项目,可通过资产变现或转让产权等方式偿付工程款。“政府工程”拖欠由本级财政垫付。对政府投资项目拖欠的工程款,建设单位确属无力偿付的,由当地政府从本级财政用于建设的资金(包括预算内资金、土地出让收入、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各种政策性收费等)中予以偿付。


国家三令五申,为何政府视而不见。依据国家的政策法律,企业或其他单位违反了规定,拖欠农民工工资,侵害了弱势群体的利益,由政府部门来予以制裁并主持公道,可是政府部门拖欠农民工的工资,由谁来管呢?对于此事件中农民工何时能够讨回自己的“血汗钱”,


我们将继续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