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反潜:一个必须引起重视的战略话题

5v 收藏 30 1049
导读:自二战以来,飞机和潜艇作为对传统海上作战具有颠覆性、革命性影响的两种海军装备,受到世界上各海军强国的高度重视。相应地,如何应对来自空中和水下的攻击也成为战后世界各国海军在装备发展方面着重考虑的问题。 海军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军种。对于中国海军来说,由于最初建立在一片空白的国家科技和工业实力基础上,因而在早期只能通过引进装备的形式重点发展能在短时间内有效形成战斗力的兵种。直到80年代,面对当时的海军强国的现代化空中和水下兵器,我海军可以说没有有效地抗击手段,防空和反潜作战能力基本是空白。而我们的地理位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二战以来,飞机和潜艇作为对传统海上作战具有颠覆性、革命性影响的两种海军装备,受到世界上各海军强国的高度重视。相应地,如何应对来自空中和水下的攻击也成为战后世界各国海军在装备发展方面着重考虑的问题。


海军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军种。对于中国海军来说,由于最初建立在一片空白的国家科技和工业实力基础上,因而在早期只能通过引进装备的形式重点发展能在短时间内有效形成战斗力的兵种。直到80年代,面对当时的海军强国的现代化空中和水下兵器,我海军可以说没有有效地抗击手段,防空和反潜作战能力基本是空白。而我们的地理位置、所面临的国际局势以及快速发展的国民经济对于海洋资源和海上交通日益加深的依赖,又要求海军必须能够在海上面对以高技术装备武装起来的对手,必须具备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海战的能力。


自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海军在水面舰艇防空能力方面给予了高度重视,通过引进和自主开发相结合的方式,经过20多年的努力,到今天水面舰艇部队已经基本上形成了点面结合、远中近程多重探测拦截、导弹和火炮并举的对空防御体系,与30年前中国海军主力水面舰艇“空中门户洞开”的局面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主要作战装备的技术水平直追世界最先进水平。这应该说在相当程度上,是拜周边国家和地区大量部署的先进空袭兵器的潜在威胁所赐(现实的威胁逼着我们不得不下大力气提高部队的防空作战能力)。


然而,另一种平时我们不怎么看得见的威胁,却已经实实在在地威胁了我们50年,而且正在对我们构成越来越大的挑战。这就是将作战目标瞄准我们的各种各样的外军潜艇。


自从20世纪60年代与战略核导弹及核动力结合以来,潜艇已经从一种战役战术兵器演变为一种战略武器,而且是有核国家海军最重要的战略力量。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世界海军强国的潜艇部队装备又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今天,我们从国家战略安全到海上行动的实施,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来自水下的威胁。


前苏联、欧美国家和日本由于经历过二战中严酷的潜艇战,深刻的经验教训加上战后潜艇在战略上的重要性使他们对于反潜战在国家军事战略的层面上均给予了高度重视。在竭力保护本国潜艇部队(尤其是战略核潜艇)安全的同时,不断发展更加有效地探测和摧毁敌潜艇的武器装备。由于早期潜射战略导弹的射程有限,东西方军事同盟的战略核潜艇都必须航渡到接近对方领土的海域才能有效地打击对方腹地的战略目标。因此,美苏都很重视战略反潜。美国自从上世纪50年代起在其两洋的海岸和近海海域建立了固定式海岸监听声纳系统,并协助其盟国在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地区建立了类似的系统,用以监视苏联潜艇的行踪;西方海军利用掌握大洋上制海制空权的优势,对可能突破防御圈的苏联潜艇进行跟踪和压制。而苏联建造莫斯科级和基辅级直升机/航空母舰的主要战略考虑之一也是在大洋上搜索和摧毁美国的战略核潜艇。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独霸全球海洋。其对潜艇部队的建设发展的投入力度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日益加强。美国海军目前拥有世界上唯一的全核潜艇部队。由于潜射导弹技术在射程、精度和攻击威力上的进步,如今美军潜艇不必接近中国海域就可以对我国内陆的目标实施战略打击;由洛杉矶级、海狼级和弗吉尼亚级组成的攻击型核潜艇部队可以在第一岛链附近对我国大陆数百至上千公里纵身的目标发动攻击,切断我国对外联络的海上交通线和近海的海上交通,打击我水面舰艇编队,攻击我战略核潜艇以消除其所面临的潜基战略核威慑;由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改装而来的巡航导弹核潜艇则可以协同其他海空兵力,在第一岛链附近对我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发起密集的导弹攻击。


日本作为前海军强国和东亚地区经济、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对于海军建设历来高度重视。日本具有自主研制潜艇的能力,战后借引进美国装备恢复潜艇部队以来,其自行设计建造的潜艇技术水平迅速提高,目前已经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日本海自的潜艇部队虽然没有装备核潜艇,然而其潜艇具有吨位大、水下速度快、噪音低、技术先进、攻击力强的特点。数量众多(目前16艘,未来将扩张到22艘)、舰龄较短的日本潜艇是我海军所面临的另一个主要的水下敌人。


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盟友,韩国近年来非常重视其部队技术装备的更新换代。韩国海军最新的、引进自德国的214型常规潜艇是西欧研制的先进水下装备。由于地理位置上的距离很近,因此韩国海军的潜艇很容易对我黄渤海地区的海上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而黄渤海地区由于被我国本土环绕包围,在我国周边海域中是安全性最好的海区,因此被我军用作很多新型武器装备(如核潜艇、航空母舰等)的开发、试验和部署地。韩军潜艇在这一地区所造成的威胁对我们的影响可想而知——就在本月,我国改造的瓦良格号才开始第一次海试,韩国国内即出现了以使用潜艇击沉中国航空母舰的可能性为主题的探讨——未来,如果韩军为其潜艇部队装备对陆攻击巡航导弹,则京津地区将直接暴露在其打击范围内,对我们所造成的战略危害更是不言而喻。


由于历史和国际政治斗争的原因,我国在南中国海与周边数个国家存在领土和管辖海域争端。在东盟国家中,当前拥有较强水下作战力量的是新加坡海军。新加坡海军目前拥有6艘在技术上源于瑞典的常规潜艇,其中最新引进的2艘瑞典西约特兰级潜艇具有AIP能力。除新加坡以外,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越南都计划建立自己的潜艇部队,其中马来西亚和越南已经将计划付诸实施,潜艇分别来自法国/西班牙和俄罗斯。根据相关国家的计划,到2020年,南中国海地区将出现多国的水下作战力量,对于我国政府维护在这一地区的主权和合法利益无疑将形成新的挑战。


目前在我国周边海域活动的外军潜艇,绝大多数都是技术先进的新型装备。它们普遍装备了大型球阵声纳、可收放拖线阵声纳、大型舷侧阵声纳等高性能主被动水声侦查系统、以先进计算机和高速光纤通讯网络为基础的综合作战指挥系统、射程远威力大的大口径鱼雷和导弹武器,具有适合水下航行作战的艇体外形,噪声水平低,常规潜艇大多装备了AIP系统,可有效隐藏自身的航行踪迹,并延长在阵位上的隐蔽巡逻时间。


由于技术水平上的差距,我军水面舰艇和潜艇部队在战时将面临外军严重的水下威胁。例如,面对美军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我战略核潜艇即使在攻击型核潜艇的护航下依然难以保证安全航渡到预设巡逻/攻击阵地;外军潜艇在战时可利用其噪音低、潜航时间长距离远的优势,潜入我国领海和港口,进行攻势布雷的封锁作战和切断我沿海交通线的破交作战行动;而装备有对陆攻击巡航导弹的外军潜艇可以与其空中力量实施战略性“空潜协同”,对我国本土的目标进行打击(这一作战模式已经在自海湾战争以来的多场有西方国家介入的局部战争中得到实践和验证)。


所有这一切要求我们,必须将反潜战至于战略高度加以重视,必须采取切实的措施以扭转我们在海上对敌潜艇斗争中所面临的不利局面。


我国的战略反潜,所应该采取的第一项措施就是大力发展和完善空基和天基海洋监视系统。我国应该建立全球性的以海洋资源卫星、海洋观测/监测卫星为主组成的天基海洋侦查系统,辅之以大型岸基巡逻机组成的空中巡查监控系统,以实时掌握外军潜艇部队和主要水面舰艇部队的部署和动向,为我军的战略反潜战提供有力的情报保障。


第二项措施是完善对我国海岸和毗邻海域的水声监控网络。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经验证明,建立沿岸海域水声监控网络能够有效地发现、识别和(在战时)阻止敌对潜艇的入侵。通过和平时期建立的沿岸海域水声监控系统所积累的数据,我们可以获得中国本土毗邻海域相当精确的海洋立体水声图景,获得进入这些水域的外军潜艇的声指纹和其他识别特征。这样在战时,我们就能够有效地对入侵敌潜艇进行预警,并引导反潜兵力进行攻击。对于中国来说,这样的水声监控系统应该能够作用于整个第一岛链之内的海域。


上述这两个系统同时也可以在和平时期服务于国家建设和沿海地区的防灾减灾工作,因此是值得国家为之进行投入的战略性国家建设和安全保障工程。


第三项措施是大力建设水面舰艇反潜力量。对于我国而言,航空母舰的重要任务之一是进行战略反潜。这个论点的依据是,我军航空母舰将要用来是夺取目标海域的制海制空权,航空母舰作战编队对于我国本土防空圈的外推将使进入我军控制海域的敌潜艇失去己方的海空支援,从而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不能完成协同配合的攻击作战任务。航空母舰本身也是最为有效的反潜水面舰艇平台,其所搭载的固定翼反潜机、反潜直升机和护航的水面舰艇、潜艇可以组成海空立体反潜作战网络,失去支援的敌潜艇在这样的侦查和攻击体系下生存下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除了增加航空母舰的数量、完善其舰载机编成以外,我军驱护舰也应该大力加强对潜侦查和攻击能力。我军新型驱护舰目前普遍装备以舰壳中频声纳和可收放的拖线阵声纳为主的水声侦查系统,在对潜探测装备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不大。在对潜攻击武器方面,鉴于我们所面临的严重的水下威胁,我国需要发展比轻型反潜鱼雷射程更远的反潜导弹装备海军的驱护舰,以便水面舰艇可以在敌潜艇鱼雷的射程之外向其发起快速攻击。反潜导弹应该可以使用海军标准的对舰或垂直发射系统,以方便部队根据任务需要灵活进行武器弹药的配置。驱护舰、反潜飞机、直升机以及反潜导弹(作为战斗部)使用的轻型反潜鱼雷应该配备定向爆破战斗部,以在装药量有限(通常不超过50公斤)的情况下增加对于大型高性能核潜艇的杀伤威力。


第四项措施是“以潜制潜”,即大力发展我国自己的高性能攻击型核潜艇。虽然海军在建军之初的20世纪50年代曾经制定了以“空潜快”为主要发展兵种的建军思路并付诸实施,但是实际上与世界海军强国相比,我军潜艇部队可以说是“只有数量,没有质量”,虽然规模位居世界第三,但是作战能力则不能满足需求。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我们引进了很多技术和装备,使潜艇部队的作战能力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还远远不够。作为一个世界大国,我国需要拥有在规模和作战能力上与我们的防御作战需求相适应的潜艇部队。


现代化的核潜艇是潜艇部队的主力和支柱,其综合作战能力是任何常规潜艇所根本无法比拟的。对于海军而言,攻击型核潜艇是战略反潜作战的水下主力,并且承担着护卫我战略核潜艇、航空母舰等重要舰艇、打击敌海军和陆上目标的任务,具有常规潜艇所不可替代的作用。


根据我们所面临的威胁和海军相应的作战需求,我们需要利用15年左右的时间,集中相关科研力量发展出能够与世界一流水平相抗衡的高性能攻击型核潜艇,她应该具有潜深大(500米)、航速快(水下最大航速>35节)、噪声低(100分贝或更低)、水声探测能力强(同时装备拖线阵声纳和大型舷侧阵声纳系统)、装备基于高速光纤网的信息化、智能化作战指挥系统、装备高性能鱼雷和潜射反舰导弹、并可在必要时配备使用对陆攻击导弹等性能特点。


如果海军能够装备一定数量(10艘左右)的这种性能的核潜艇,辅之以一支现代化的常规潜艇部队(30艘左右具有AIP能力的高性能常规潜艇),则可以在东亚地区形成的潜艇部队装备的优势,有效地履行“保卫祖国,反击侵略”的使命。


这些措施的实施,将会涉及国内众多高科技产业链的发展和高新技术装备的研制开发,对于我国相关领域应用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对于国民经济向着“提高质量、提高效益”的方向发展都能够起到相当大的促进作用;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财政能力也都可以承担在中长期(15年)范围内实施这些战略决策的成本。一句话,它们是有利于巩固国防、有利于经济建设的,因此应该得到实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们得潜艇已经发展了不少了。十年前我在铁血看他们琢磨怎么和美国人交战时 能用的只有R级等落后的潜艇,现在有宋级不错了。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