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33章 混世少年

亦浩 收藏 0 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罗兰说的不错,柳明全是个英雄。

对越自卫反击战一级战斗英雄、二级甲等伤残军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少校参谋、某上市企业高级工程师柳明全。


柳明全出生在青岛。青岛是山东第一的城市。柳明全就出生在这个城市市区边缘上海边的一个村子里。


前面说过,柳明全的父亲陆军大尉柳铁舟柳老爷子在五十年代娶了崂山里的一个姓李的姑娘,这个姑娘是她母亲被日本兵强暴了以后生下的。

这么说来,从血缘上说,柳明全的母亲应该算是日本人。

全国解放以后,特别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日本人到中国寻找战争遗孤,很多人本来是中国人的,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日本的父母,一夜之间成了日本人,这在当时还不算富裕的中国人眼里,是令很多人羡慕的事情。


柳明全的母亲是不会成为日本人的,因为,她是被强暴的后果,那个当年强暴柳明全姥姥的日本兵,根本就不知道会有这个孩子;再说,战争结束后,他是死是活,只有天知道。

还有,因为政治原因,柳明全妈妈的血缘关系也被柳老爷子隐瞒了下来,一直瞒了四十多年。


柳明全出生的时候,正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年代,当时的情况是,除了军队为了保持战斗力,能基本保障供给,状况稍微好一点以外,全国都在按低标准的生活水平维持着。

因为柳老爷子在部队上,又是军官,工资要比普通人家高很多,柳明全家里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孩子们基本上没怎么受到饥饿。

柳家和周围的邻里关系很好,柳家妈妈人缘好又是个热心人,家里有点什么好吃的也都左邻右舍的分点,那时候的一口干粮比现金还重要,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是不是很珍贵?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柳家经常会聚集一些孩子和孩子的家长。虽说,那时候,柳明全还是襁褓里的孩子,但是,在左邻右舍人的嘴里,时常会发出一些超过现实的感叹,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不管真假,好听的话谁都爱听的。

柳明全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


等到柳明全十多岁的时候,就跟柳老爷子一样,成了孩子王。

七十年代初期,十几岁的孩子们都没得学上,闲得无聊,经常打群架。一个村子和另一个村子,一个大院和另一个大院,毫无道理的打起来。几十个孩子混战在一起,经常的头破血流的,倒是也没听说有伤害致命的,最多就是让居委会主任抓了,提溜到家长眼前,数落一顿,家长脾气暴躁的,看着人找上门来,就当着人的面把孩子骂一顿或者打一顿,让对方消了气,也就没事了。


柳明全就是一伙人的头。这事要是搁在现在,可了不得了,不算你黑社会也是流氓团伙。那会,就是闲的,年轻人精力旺盛,有没别的事干,不打架干什么?

其实,做个孩子王做老大,不容易,你得让人服你,就得比别人能打能浑,还得会调理相互之间的关系,用现在的话说,得会调节社会矛盾。当然,那会没这些词。


为什么开始说青岛呢?好像和这个不搭界,哪个城市的孩子那会也不上学,也都是闲得没事干,就你青岛的孩子特别?

还别说,青岛的孩子就是特别。

青岛不是山东第一吗?这连小孩子都知道,可是,青岛不是省会,这小孩子也知道。


石老人村外的海里不是有个礁石叫石老人吗?落大潮的时候,石老人会退出水面。

那天,来了一帮人,现在的话说,叫游客。

赶上退大潮,游客就可以捉到一些水湾里的小鱼石缝里的小蟹子什么的。

有几个游客,就爬到石老人的头上去了,而且大人小孩都有,觉得好玩嘛。

这下坏了。

这石老人别看就是块礁石,柳明全讲过石老人的故事,在村里人心里的地位极高,所以,村里大人都教导孩子是不能爬到石老人身上的,更不用说爬到头上去。村里的孩子都知道这个规矩,就是再胡闹的孩子也不会爬到石老人头上的。


那天,柳明全他们还在学校上课呢,说是上课,实际上就是学习文件。

一个孩子跑来说,有人爬到老人头上了,呼啦,一帮孩子也不上课了,冲出学校跑到石老人。

柳明全跑得快,冲在前面,怒气的指着礁石上的人说,“下来,这石老人不能爬,”

估计那帮人也不是好惹的,“一块石头,有什么不能爬的。”口气也很横,省城的口音。

“你下不下来?”

“就不下来,你能咋地?”

这口气火药味很浓,这不是找事打架的吗?一个叫下来一个不下,就僵持下来了。

不一会,柳明全的手下伙伴都来了,二三十个人,把礁石围了个不透气。

一个小哥也什么也不说,爬上去,拽着说话那个省城的人的裤腿,一把就拽了下来,那人踉跄两步还算身手矫健,还好,没摔着。

那人仗着自己的人高马大,手下也有不少人,并不服气,站稳以后,拉开架势就要动手打架。

擒贼先擒王,这道理大家都懂的,一下子上去几个石老人的孩子,摆倒了他,抬起来就扔到海水里。说话期间,已经涨潮了,原来裸露的礁石和浅滩渐渐被海水淹没,水不深,只到膝盖,但是怕水的人这点水也怕,况且是被人扔进海里的。

海边的孩子不怕水,揪着那人的头往水里按。这边还有几个想上前救驾,结果被逐一扔到水里。礁石上的人看着打起来了,早都吓得从上边溜下来。

海里面,石老人的孩子就看着那几个外来的,只要想站起来,就一脚踹到,再不就是几个人上去一下掰倒,反正不能让站起来。直到海水涨起来,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到腹部以上了,在海水里面也站不稳了,他们这会是真的害怕了,才开始说软话。

柳明全看看差不多了,说,“饶了他们吧。”几个手下的小弟才放过他们。

柳明全这帮小弟里就有六个是后来他的八大金刚的兄弟。


柳明全尽管领着打架,心眼很好,看到几个人浑身湿的,就领了回家。

回家以后,和妈妈说,这几个人掉海里了,衣服弄湿了。

柳妈妈也不多问,院子里有水,让孩子们把衣服脱了洗洗,然后衣服放到木盆里洗干净海水晾起来。天热,衣服干的也快。

这空挡,柳妈妈做好了吃的,其实也没什么好吃的,无非就是地瓜玉米饼子还有咸菜咸鱼什么的,海边的人家有的是咸鱼,都是不值钱得东西,不过,吃起来很好。

现在,咸鱼就饼子在大饭店里是一道不错的菜,可那会,济南的这帮人,哪吃过咸鱼就饼子,感激的不行。

聊天的时候才知道,这帮人是在济南和人打架赢了,跑出来消遣的,没想到到了青岛又打了一架,败了。

不过,虽说是打了败仗,心里还真是挺服气的,交了柳明全这一帮朋友倒是也值了。

过后,柳明全那帮人到处吹牛说,省城的人不抗打,有点瞧不起省城的味道。


这种状态一直到70年代的中期,文革也到了尾声,学校开始正儿八经的上课了。柳明全他们又都成了好学生。

高中毕业的时候,征兵部队的一个连长来学校做报告,“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嘛。事实上,老百姓哪知道,马上就要打仗了。那是1978年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