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警察和半个月亮

那个正月十六,月亮本来该是圆的。正月十六,正好是他的生日。中午难得有半日轻闲的他脱下警服,换上便衣,刚要拿起电话,给女友报个惊喜。“嘟,嘟,嘟……”传呼机响了。显出一行字:“今天是个好日子,请不要忘记你的母亲,生日快乐!”没有署名。不用说,肯定是她打的。熟悉的语气与熟悉的心态,是他每日在心里念叨多少遍的。看到这个传呼,他不由地心中涌起酸酸甜甜涩涩的感觉,电话也不打了,只是在宿舍里呆呆地坐着,手里捧着警帽,对着红蓝相间的帽徽发愣。他确实很忙。这不,从昨天到刚才连着出了四个现场,一起求助,两起打架,一起凶杀。尤其是最后出的那起抢劫杀人现场,他一想起被杀的那个女孩心里就非常的内疚。女孩才23岁,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正满怀节日的喜悦骑摩托去市郊串门,路上被人捅了两刀,摩托车和身上的钱都被抢去了。是凶手太恶毒,还是我们的工作做的不够?他心里一直这样想着。女友是市医院的一个护士,很端庄秀气的一个女孩。护士这个职业也挺辛苦,属于死守着的那种,每周要连班、小夜、大夜,难得有个轻松的时候。相恋之初,女友就对他说过:“假如你不是个警察,而是从事其他职业,那该多好!”当时他就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怕影响当时的情绪,没有说出来。两个都挺辛苦的职业,凑在一块,一周难得见次面。再加上警察工资、待遇又不高,房子,生活都成问题。所以,他隐约地感到,虽然两心相悦,但谈到终身,这事就很玄乎。想到这里,他的心挺累,于是拉开被子睡了。醒来时,已是下午4点多了。他决定到外面走走。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医院东侧家属区门口,他不想往前走了。犹豫了一会儿,他还心存一丝侥幸:如果能碰见她,就说明我们还有希望。反之,就……他没敢往下想。一抬头,一个熟悉的人儿翩翩走过来,那不是她么?他满面欣喜地迎上去。她的表情一如平常,甜甜的笑,可爱的面庞,只是今天笑容里似乎有点勉强。 “谢谢你的祝福!我今天有空,一块吃晚饭吧?”他诚挚地说。一阵沉默之后,她说:“好吧。” 两个人走着,走过一家蛋糕房时,她抢着去买了个生日蛋糕。面对她的这种行动,他突然有些极不适应的感觉。在他们初次约会的那家西餐馆里,柔柔的灯光伴着低缓的音乐,以前是令他和她多么的陶醉,而今天,却很不一样。 “大概是因为生平第一次恋人给我过生日吧!”他这样想。他们一起点燃生日的蜡烛,她柔柔的唱起生日快乐歌的时候,他突然激动得想哭。这是一种绝不同于家的感觉。是以前工作太忙还是恋爱时心理压力过重,自己竟从未感受到过。吃过饭,如往常一样,他送她到那个路口。 “我们到此为止吧!”她说。 “难道……”他欲言又止。 “不可能的。我的要求并不高,但你做不到!”她说。她走了。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他只是仰头看了看天,强忍住要流出的泪。哦,怪不得,今天的月亮竟是半个!他自嘲地摇了摇头,无所适从。 “嘟,嘟”,传呼机响了。“请速回支队,今晚有行动。”他一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了。静静的夜幕下,路上走着一个脚步匆匆的青年警察,天上半个月亮默默地望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