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国民党潜伏特工 正文 17、新仇旧恨

北漂联盟 收藏 0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size][/URL] 朝鲜战争迎来了伤心的一天。 1951年3月14日,中朝军队被迫撤离汉城,自此,朝鲜战争陷入了复杂、胶着的状态。 为了应对日趋复杂的局势,黄旗寨的民兵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春训。 在这青黄不接的春寒时节,几百名民兵积聚起来,光吃饭问题就把钱天宇给愁坏了。他跑到粮管所去找李素琴,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14.html


朝鲜战争迎来了伤心的一天。

1951年3月14日,中朝军队被迫撤离汉城,自此,朝鲜战争陷入了复杂、胶着的状态。

为了应对日趋复杂的局势,黄旗寨的民兵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春训。

在这青黄不接的春寒时节,几百名民兵积聚起来,光吃饭问题就把钱天宇给愁坏了。他跑到粮管所去找李素琴,向来喜欢公事公办的李素琴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如今,粮食就是金豆豆,没有这项指标。钱天宇知道李素琴是个不好惹的主,心想:我不敢难为你,还不敢难为你丈夫吗!于是,他带着四个民兵,找到了金云鹤,还未等金云鹤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就把他连拉带拽,推上了一辆脚轮马车。这是让他去帮着征收军训粮。

脚轮马车是双套的,一骡一马,车厢里坐着金云鹤和钱天宇,后头跟着四个背抢的民兵,再就是胡子灰白的马车夫了。

心存怨气的金云鹤对钱天宇说:“天宇啊,你看你,征粮就征粮吧,这长枪短炮的,跟旧社会有什么差别呀。”

钱天宇答道:“哪里跟哪里呀。我这枪,是随身带的,他们几个,这是训练徒步持枪,一个训练科目。你外行了吧。”

金云鹤又皱眉说道:“天宇啊,你想过没有,从去年以来,我们征了夏粮征秋粮,到了冬季又加上了征特别军粮,农民现在都半饱半饥的,哪里还有富裕的粮食啊。”

钱天宇答道:“云鹤,你要相信翻身农民啊。自从斗了地主,分了田地,农民的觉悟普遍提高了,当政府遇到了困难,他们不能坐视不管吧?”

“唉!”金云鹤长叹一声。“这样利用农民的觉悟,等于是在破坏他们对政府的信任啊,天宇。”

“破坏?你的话严重了吧?”钱天宇不满地瞪着他。“我们搞民兵训练,还不是为了保卫他们的胜利果实吗?真是的!”

“庄户孙,庄户孙啊!难道种地的庄户人天生就是孙子吗?”金云鹤愤愤地斜睨着钱天宇。

“好啦,”钱天宇极不耐烦地对金云鹤说。“你只管过好你的秤、记好你的账就行了,别的,我来办。种地纳粮,这是千年古训,没什么好指责的。”


这支特别征粮队走村串户,到了傍晚,终于收购了满满一车五谷杂粮。钱天宇很自得,对金云鹤说:“咋样呀?才几个村,就收购了这么多粮食,还是农民兄弟的觉悟高吧?”

未等金云鹤讲出什么,钱天宇就骄傲地跟金云鹤挥手告别了:“我还要赶回区里,集训队那头一摊子事呐。给你留下小锤子当当帮手,我们先走了。”

钱天宇带着三个民兵抄近道走了,剩下了金云鹤、车夫和一个叫小锤子的矮个子民兵。

马车返回区里,需要经过百草滩村,而这个村靠近河道,弯曲的小路布满了冰凌覆盖的水坑。马车穿过一片小树林时,不慎陷进了水坑里,马车夫是个老把式,猛地跳下车来,挥起右手的长鞭,“啪啪”地甩响了。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景发生了,从道路旁边的一棵粗壮的榆树上,“嗵”地落下了一个上身穿着棉袄,下身光着屁股的男孩,显然,这是让马鞭惊吓坠落的。金云鹤立刻跳下车去,发现那个男孩身体并无大碍。再仔细一看,男孩手里竟紧紧攥着一把榆树皮,小眼睛里装满了惶恐。

那车夫停止了甩鞭嘶喊,任由马车陷在那里,先来关照小孩。小锤子也靠了过来,他一瞧小男孩,便对金云鹤说:“我认识他。我们一个村的,他是贫雇农常无圆的儿子。你瞧,他家里穷,这么冷的天,连条裤子都没有。”

打量着小男孩,金云鹤心里也明白了几分:他们家这是断粮了,不然怎么会爬树剥树皮呢?

几个大人正安抚着小孩,忽听得树林里传来了一片杂乱的脚步声,金云鹤放眼望去,是一群男男女女的农民,为首的穿着黑长袄,系着粗草绳,头戴一顶破旧的尼毡帽,扁长的夹板脸上,一双贼亮的小眼睛不停地眨巴着。小锤子凑近金云鹤的耳朵,介绍道:“他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小算计,外号叫眨巴眼,他弟弟在朝鲜牺牲了,因为这个,村上没人敢惹他。”

“粮管所的吧?”当金云鹤跟眨巴眼对上了眼,眨巴眼忽然用怪怪的声音问道。

金云鹤点点头。

“我认识你,上年秋上交公粮时。”眨巴眼不甚友好地瞥着金云鹤,说:“粮所是干啥的?不就是收粮卖粮的吗?既然你们把粮食送上门来了,我们就照收了,放心,我们一分钱也不会欠国家的。”

金云鹤思忖了片刻,解释道:“这可是民兵的专用粮啊。”

“民兵?哼哼……”眨巴眼露出了一脸坏笑。“要是解放军,那得另说,民兵嘛,不就是跟我们一样的庄户汉吗。我们好多人家里都断粮了,你们粮管所不能光买不卖吧?世上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金云鹤故意扭下头去,回避着他。

“那好,”眨巴眼也转回身去,鼓动着他的追随者,“乡亲们,既然粮管所送粮来了,咱不能不领情呀。那不,秤在车上,咱们自己动手,把好秤,收好钱,别让粮管所的同志交不了差呀!”

经他煽动,人们齐呼啦地围上了马车。小锤子见金云鹤无动于衷,抱着大枪一下子窜上了车顶,对着眨巴眼喊道:“眨巴眼,你可别胡来,这可是民兵军训的专用粮!”

眨巴眼满不在乎地迎着小锤子的枪口挺了上去:“你这个小锤子,还是百草村的种吗?你瞧瞧,你爹你娘都在后头呢,你给我滚开!”

小锤子打量了一下众乡亲,又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金云鹤。而金云鹤就像是没看到小锤子,默默闭上了眼睛。

小锤子有些恼火,把大枪一收,气呼呼地说:“都为好人,我也不管了,反正都是左邻右舍、老少爷们。”

……

钱天宇听说征来的粮食被抢购了,先是背后破口大骂金云鹤,然后又气冲冲地找到了区委马书记。

留着长发的马书记有一个习惯性的表情,遇到了复杂的问题,喜欢左右眼一睁一闭,这样思考,好像能抓住问题的阴阳面。现在,他又重新现出那种神态。从区委书记的角度,他觉得这事儿不好直接判定是非,因为民兵这头很重要、很原则,群众那头也很重要、也很原则。你想,群众忍饥挨饿,党和政府是有责任帮助解决的,再说,这事儿闹大了,对他这个区委书记是极其不利的,除了透露了真实的民情,还反映出党委和政府工作的不作为,因此,他面对慷慨激昂的钱天宇,除了那样怪模怪样地思考,再就是哼哼哈哈,不作明确表态。当钱天宇申诉时,马书记就好言相劝,当钱天宇逼迫时,他就会把脸一抹,威严地责问对方:“天宇,你这是让我表态,还是逼我表态呢?”

钱天宇忙不迭地说道:“你看你,你看你马书记,我哪敢逼你呀,我,我只是,只是……”他始终没说清楚“只是”。

“这样就好,”马书记也转怒为乐,打着官腔对他说,“你跟金云鹤之间的矛盾,你们可以自行化解嘛。好了,我还有事,你忙去吧。”

出了马书记的办公室,钱天宇就暗暗发起了誓:金云鹤,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