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32章 树杈做成的假肢

亦浩 收藏 0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柳明全走着走着停下了,眼睛在盯着树上的一个树杈,端详了一会。 罗兰和查理发现柳明全不见了,就又找回来,看到柳明全在往树上看,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蹊跷的东西,也跟着抬头看,也没看出什么不一样。 柳明全指着一个树杈对查理说,“查理,你看见那个三个分叉的树杈了吗?” 查理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柳明全走着走着停下了,眼睛在盯着树上的一个树杈,端详了一会。

罗兰和查理发现柳明全不见了,就又找回来,看到柳明全在往树上看,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蹊跷的东西,也跟着抬头看,也没看出什么不一样。

柳明全指着一个树杈对查理说,“查理,你看见那个三个分叉的树杈了吗?”

查理说,“看见了。”

“上去帮我割下来,下边留五十公分的长度,上边留三十公分。”

查理就把猎刀咬在嘴里,很灵敏的爬上去,用猎刀比划着割到什么位置,柳明全看着,说,“好,就这么割。”

查理挥着刀“砰砰”几下,很快就割了,扔下来,人再爬下来。


这段树杈很有意思,一般的树杈都是在主干上分出一个枝杈,或者一个芽上分出两个茬,形成一个“Y”,而这个树杈在“Y”上又多出一个,而且三个分叉还差不多粗细,还向一起收拢着。

柳明全也是在无意间抬头看到这个树杈时,就有了一个想法,他端详着看了一会,他觉得可行,这正是他一直想要找到的东西,正好查理和罗兰回来找他,他就让查理给割了下来。

查理也不问干什么用,就替他拿在手里。


回到棚屋,柳明全把枝杈往断腿上套着试了试,查理马上就明白了,他要做一个假肢,不由的对柳明全的智慧多了一份敬佩。

柳明全的断腿处是在右腿的小腿干,也就是腓骨和颈骨的中间部位断掉的,小腿肌肉已经萎缩了,小腿的剩余部分就是一截皮包的骨头。

原来配上义肢以后,长期锻炼柳明全已经习惯了义肢的活动,变得和健全人一样的灵活,外人不知情的根本不知道他的腿是假的。甚至他从部队退役下来,到地方考取驾驶证的时候,体检都没有被发现,他很顺利的考取了C1型车驾驶证,按说,像他这种残疾的程度,最好的情况只也允许考取C2驾证,就是可以驾驶自动挡的小客车,而柳明全瞒过了体检最后可以像健全人一样驾驶手动挡的汽车,而且从来没有出过交通事故,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奇迹。


丢失了义肢以后,柳明全觉得特别的别扭,一根拐杖虽然能帮他走路,但是,还是很不方便,和查理罗兰比起来,一些事情总是不能亲自去做,只能让查理和罗兰做,特别是前几天晒盐,担土端水这样的重体力活,都是让查理和罗兰干了,有时候还得别人照顾着他,给别人添了很多的麻烦,这让内心刚强的柳明全觉得心里很不安。

这几天,他一直琢磨要再弄一个假肢。

小时候,他玩过踩高跷,就是在木棍中间位置钉上个踏板,人站在踏板上,再分别绑在两条腿上。木棍可以高也可以低,柳明全玩过最高的高跷有一米高,当然,那还不是最高的。

他这么想想觉得这事可行。

常年佩戴义肢,柳明全知道这东西很简单,但是,当然断肢不能像高跷那样用个踏板来支撑身体的重量,没有了脚掌,这是不可能的。要让义肢套在断肢上还要承担身体的重量,并且能活动自如。医院配的义肢是用倒模做出一个断肢的形状,再做成一个套子,套在断肢上,这样断肢和义肢的相互吻合,来增大断肢的接触面分散身体的重量,所以这个套就很重要。当然现在没有条件不可能用倒模技术做一个套,所以,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今天,让他发现了这个三叉的树头,觉得不错。

坐下先试了一下觉得还行,需要再加工一下就可以了。

查理这人也是绝顶的聪明,一看就明白了柳明全的意思,就在帮着柳明全弄。

树头的分叉有些太开了,柳明全的断肢的末端没有那么粗,这好办,用火烤烤往里面收收就可以了,收的时候,也尽可能再掰掰位置,让三个枝杈正好三等分,再把三个分支的内侧削成扁状的,以增大与断肢的接触面积,修完以后,再给柳明全套上试试,“怎么样?”查理问。

“很好,挺合适的。”柳明全越来越喜欢查理了。这个查理整天很少说话,可是一声不吭的帮他做了很多事情,一点都不含糊。

趁着他们修理树杈的时候,罗兰和惠子一起编了一段棕绳。

惠子已经编过很多棕绳了,她现在编的棕绳又柔软又细长,而且也很结实。

不过,这次为柳明全编的棕绳,还是动了一些脑筋的,编成扁带子形状的。


查理帮着柳明全试试,把上端三叉多余的长度割掉,又把三叉修整的很光滑,用手试试,感觉很顺滑,给柳明全套上,再绑上惠子编的棕带,看着就像那么回事了。

柳明全把两条腿伸直摆在一起,说了句,“这假腿不错啊,”

罗兰说,“嗯,看着是不错,就是长了点。要是柳的好腿也这么长,那得有两米多高了,哈哈”

查理比划着长度,先锯掉一截,显然还是长一点。


柳明全说,“哥们,扶着我站起来试试。”

罗兰架着柳明全的右边,查理架着左边,一左一右的把柳明全扶起来。还真不错,像那么回事。

稍微长了点,正好插进沙土里,倒也不显得长很多。这就是查理的智慧。

惠子把拐杖递给柳明全,“来,走几步试试。”

柳明全接了,拄着拐杖挪动了几下,“嗯,很好,”

看看走的很顺利,柳明全让查理和罗兰松了手,自己挪动着,试探着在右腿上用力,又走了几步,柳明全把拐杖丢掉,刚要迈步,就摔倒了。很长时间没有用假肢了,原有的平衡感觉丧失了,摔倒是很正常的。


几个人走过去,扶着柳明全坐起来,惠子拍打着柳明全身上的沙土,说,“柳,你太心急了,得慢慢练习。”

“嗯,我知道,慢慢练习就好了,我就是想试着找找我原来佩戴义肢的感觉。”柳明全说。

惠子说,“我看到过一份资料,介绍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小孩,先天性疾病,生下来就患有一种罕见的骶骨发育不全症,他的一条腿天生缺少胫骨和膝盖骨,另一条腿的膝盖天生无法弯曲,所以他根本无法自然走路。在这孩子十五个月大的时候,医生通过手术截除了他膝盖以下的部分,并为他安装了一副假肢。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长大,他的义肢也换了好多个,一个比一个大,戴上假肢后,他不仅很快学会了靠假肢走路,并且还成了一个相当活泼好动的小男孩。现在不仅可以走路、跑步,甚至还可以游泳、踢足球、练空手道,一些正常的孩子做不到的他都做到了。义肢就是需要锻炼,经过锻炼慢慢习惯了,把义肢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好了。”

罗兰说,他也看到过这篇报道,记不起这孩子的名字了,现在这孩子应该有七八岁了。

柳明全说,“没事,这道理我懂,你们不用安慰我,这跟踩高跷一样,开始不行,练习的多了就好了。”


查理拍拍三叉,问,“这个地方感觉怎么样?合适吗?”

“嗯,还好吧。”

查理给他松开看看,腿上的皮肤磨得有些发红了。这样时间长了肯定是不行的。查理又把磨的比较厉害的部位修理了一下,惠子去找了些布过来,再用手轻轻拍打着柳明全的断腿,做了一阵按摩,活络一下腿上的血脉,再给他缠上两层布,然后套上。

柳明全说,“这就舒服多了。”

查理把下边锯短了一点,让高度合适了,又用一些棕片包起来,让底部面积大一点,不至于扎到沙土里。还把下边也绑上一些棕片,这样远远的看上去不再是白白的木头的颜色,像条腿的样子了。


用树杈做了义肢,柳明全每天就坚持练习,开始还是拄着拐杖,让拐杖分担义肢上的力量,后来,就慢慢练习偏移重心,让义肢多使劲,减少拐杖的作用。


惠子特别喜欢看柳明全傍晚的时候练习走路。

一到了傍晚,几个人就坐在沙滩上,看着柳明全练习。

夕阳把他的影子在沙滩上拖得很长,柳明全一个人一步一步的移动着,缓慢而有力坚定且信心满满的,这成为一道风景。惠子想,有这样一个男人在,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

惠子会说,“看,他走的越来越好了。”

查理也说,“嗯,看得出来,他对拐杖的依赖越来越轻了。”

罗兰说,“柳,真是个英雄。”

而小黑孩子罗马里奥,经常跑到柳明全的前面,“柳,走一步,再走一步,哎,真乖。”罗马里奥跟个小大人似地。


柳明全觉得,他其实很累,为了不让自己摔倒,他要迈好每一步,汗从他的面颊上流下来。他坚持着,“坚持住,为了早日甩掉拐棍。”

人是有信念的,人一旦有了信念,这种信念可以支撑他克服一切困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