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残片童年 第十四章:火车干架(下)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于是,另外一个身材较为强壮的家伙有站了出来,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一个练家子,我让二狗出战,二狗虽然平时寡言少语的,但是我们这伙人除了我战力最强外,第二个就是他了,打架凶狠,动作麻利,绝不脱离带水,完全把他爷爷教的那些东西用到了大架上。 在 他俩过上两招后,我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于是,另外一个身材较为强壮的家伙有站了出来,看得出来,这家伙是一个练家子,我让二狗出战,二狗虽然平时寡言少语的,但是我们这伙人除了我战力最强外,第二个就是他了,打架凶狠,动作麻利,绝不脱离带水,完全把他爷爷教的那些东西用到了大架上。

在 他俩过上两招后,我看出了这小子下盘不稳,同时我也看出来二狗也发现了自己对手的弱点,于是县左脚向着那人的下巴踢去,使那人不得不抬高身子的重心,向后倒去,但是他的这一脚是虚招,在那人上当以后,二狗马上提起提起身子,一个半空转身,趁那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右脚就扫到了那家伙的那家伙的双腿,用于用力过猛,再加上那家伙的重心太高,一下子就狗吃屎的摔倒在地上,二狗并没有停止攻击,双手撑着地。用力向上以撑,向着那家伙飞来,胳膊肘一下子就卡在那家伙的脖子上。算是赢了。

又是一片掌声,旁边的那些家伙并不在乎谁输谁赢,只要有热闹看,都是一群不甘寂寞的人,也在旁边大叫道:“起来,起来。再打,再打。”他们不在乎谁输谁赢,而在乎有没有热闹看。

那边的几个人看到我们连赢两局,表情并不好看,一个个跟打了霜的似得,跟刚才的嚣张跋扈简直是两个样子,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一个家伙不服气走出来还要跟我们比一局。

本来是比三局,而我们已经赢了两局,按照三局两胜的话,我们现在已经赢了,我看到这两子在己方完败的时候还敢出来迎战,还算是条汉子,很是欣赏的看了他一眼。同时这也激起了我的好战之心。

我走出人群,对着他道:“好,那我就陪你过过两招。”

那家伙并没有刚才拽小子和练家子那小子毛躁,而是先站在那里,观察了我半天,可能是看不吃我的深浅,但是他并没有出手,我也打量了他一翻,然后就先动手了,因为我有把握在几招之内就解决这小子,虽然他勇气可嘉,但是有时候,勇气并不能当饭吃,更不可能转化成战力。

几招之后,这小子就被我放到在地,可能是对于他的好感,我在用力的时候并未用全力,大概只是用了七分力。

那小子到算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看出了我手底下留有余地,从地下爬起来,扣着手对我说道:“多谢兄弟手下留情,刚才是我们几个人得罪了兄弟,在此像你们赔罪。”

这小子真不错,拿得起放得下。越来越合我的胃口。

果然是不打不相识,拳头底下出兄弟,都是年轻人,气来的快,也去的快。后来我们在车厢里慢慢熟悉起来,到后来更是天花乱坠的吹嘘起来。

这几个小子都是贵阳市的,平时就是在地头上的刺头,打打杀杀的事情没有少干,那个跟我过招的家伙叫做周胜龙,外号大龙,跟铁牛过招的拽小子叫吴小宇,由于身材较小,但是手脚麻利,大家都叫他扒手,听他们几个讲这小子还是个官宦子弟呢,这小子的父亲是省里面的一个官,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富家子弟,我认真的观察了他一翻,跟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再说如果要说是富家子弟的话,那我阿爸虽然是个村长,但大小还是个官啊,所以,我也可以称为称为官宦子弟了。我心里这样想着。

其余的几个人也做了介绍,其中跟二狗过招的那人也姓赵,叫赵有财,还有另外几个有个也姓赵,叫赵春强,刘梦雨,武小虎,这一下,大家坐在一起聊得就更欢了。水生跟大勇是我们这伙人中最能吹的,直说什么他乡遇到一个人,什么天意。

大龙他们几个不愧是城里来的,他们把包里带的盐花生,水果,糖,还有一些零食,都拿出来给我们吃,我们也不客气,边聊边吃起来,赵有财一听我们全都是姓赵,而且都是一个寨子的,直说是在外面遇到了娘家人。这些零食中大都是我们第一次吃,更本叫不出名字,但是感觉味道好极了,所以,差不多全部被我们消灭了,但我们也不小气,也把包里装的鸡蛋,红薯干,糍粑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就这样,在车厢里,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聊起来,开始聊起家乡,后来有聊到女人,女人这个话题,永远都是吸引我们这些刚发育完的大孩子,还是扒手他们能吹,始终是城里的,见过市面的人,所以,大多数都是他们在谈,我们在听,从他们的话里,我听到了一个信息:城里的姑娘就是豆腐做的,一捏就破。

后来我们下了火车,又在火车站瞪了几个小时,又坐上军用卡车,辗转在山路山,我只感觉这里的山路比我们那里好一点,至少颠簸的程度没有那么厉害,但是这里的树林却比我们那里的厚实了许多,后来,车子通过了一个县城,我们在县城上吃了点东西,又继续赶车,

由于已经有了一定的适应期,所以这次并没有比先前晕车的那么眼中,要是扒手他们,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也难怪,在城市里长大的,就是不一样,早已经习惯了。

大龙他们看我们几个坐在汽车上一个个脸色都不好,问我们怎么了,后来听旁边的人说我们是因为晕车才会这样的,搞得他们几个笑我们一半天,虎子他们还只一直嘲笑我们说还以为你们几个天不怕,地不怕。没有想到让一个卡车就搞定了。其他那些刚认识的战友也是说直接损坏我们作为英雄在她们心中的形象。

在一个集镇上,又有一批跟我们一样的新兵挤上车子。一问之下,原来他们就是本地的,在这里等我们已经好久了,他们又是拿出一些当地的特产,但是,这个时候,我们都没有吃的欲望,相反的是现在肚子里是翻江倒海。差一点就把扒手他们带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11月11日这天,我们终于抵达了,部队的驻地,云南省玉溪市**县**师长**新兵营驻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