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我一生的战争 正文:第一卷:残片童年 第十三章:火车干架上

qazwsxedczzzz0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size][/URL] 三十几个新兵蛋子被装进一节铁皮车厢里,到里面一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用,就是在一个角落里放了一个马桶,我们几个找到一个角落把东西放下,便躺了下来,在也不管了,在外面喝了半天的西北风,天寒地冻的谁还受得了, 火车又在一声长鸣之中跑了起来,由于刚才已经经历了一翻,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1.html


三十几个新兵蛋子被装进一节铁皮车厢里,到里面一看,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用,就是在一个角落里放了一个马桶,我们几个找到一个角落把东西放下,便躺了下来,在也不管了,在外面喝了半天的西北风,天寒地冻的谁还受得了,

火车又在一声长鸣之中跑了起来,由于刚才已经经历了一翻,所在这一下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乱。

开始在火车上的时候,车厢里还没有多大异味,可是不久后,大家把吃的喝的经过人体的新陈代谢后又从新拉在那马桶里,此次,正果车里里由于不通风,大股大股的尿臊味,大便味道,还有那些不讲究卫生把鞋子脱掉的香港脚味道,参杂着身上的汗味,此时,整个车厢要多臭就有多臭。而我,差一点没被熏过背去。

大家都怕臭,都向通风口挤,铁牛他们几个也过去了。但是由于通风口太小,所以就难免互相的推挤,于是叫骂声又是一片,挤你妈批啊,你个狗日的敢挤老子。妈得更难听的都有。

我正被他们吵得头昏脑胀的时候,二狗跑过来通知我说大勇他们在那里跟人干了,我一听,那还得了,兄弟们第一次出远门就给不长眼的东西给堵上了,那还得了,我立马就冲到人群中,撞开人群,挤到里面去。看到大勇,铁牛,水生,大毛正在和人发生争吵,水生他们看我进来,就走到我跟前气愤的说道;

“石头哥,这几个狗日的家伙不懂规矩,我和大勇正在那里通风呢,这几个家伙就在后面挤,还他妈的动手呢。”


那边的人听到水生这样说,也不服气,也嚷嚷道;

“这火车又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你他妈的能通风我们就不能啊。”

于是两伙人又开始日妈操爹的对骂起来。

我看了一下那几个人,有五六个的样子,原来这他妈的牛批的,是仗着自己人多,他们以为水生跟大勇就两个,以就这吧欺负他们,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我们有六个人,人数并不比他们少到哪里去所,看他们站着的姿势,有两个我还是能看出是练家子的,而有两个就是他妈的瘪子,。

我打量他们一翻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都是第一次出远门,还是有所顾忌,于是问道他们:

“你们几个是哪的,”

他们可能也是看出了我是这伙人的说话人,也打量起我来了。

过后一个人回答道:“我们是贵阳的,你们是哪的。”

原来都是一个省的,也难说,都是在一个地上的车,差不多都是本省的人。

我也没想把事情闹大,而且大家都是一个省出来的,以后大家还是战友老乡。而且毕竟咱现在也是解放军了,于是又对他们说道:

“ 既然都是贵州人,那以后大家都是老乡了,但是你们有错在先,那你们就向我的这两个兄弟道个歉,就算了。”

但是那边的几个家伙并他妈的不给我面子,牛气哄哄的说道:”

““要老子给你们道歉,除非你赢了老子的拳头再说。”

,妈的,真是给脸不要脸,大勇他们听到他这样说,也是一肚子的伙,一个个在我后面那叫喊着打就打,谁怕谁啊,哪个不敢哪个就是舅子。

我心里也是憋屈,本来在车上闻了半天的屎尿味,肚子里就是一肚子的火,现在就几个家伙来给我降火,他妈的,肯定不会放过的。

我看着他们说道:

“那好,你们竟然要在拳头上说话,那咱们就比试比试,但是谁要是输了,可不准向上面打报告。”

那边一个痞子样的家伙也很拽的说道:“比就比,这地小,咱们一个一个的单挑怎么 样。”

这正和我的心意,单挑的话要是被人告发我们也可以说的我们就是相互切磋切磋,而要是群殴的话可就怎么也说不清楚了。

坐在车上其他人看着有戏看,给无聊的行程增加一点乐子,于是也都来了劲,就是躺着的人也爬了起来看这一场龙湖之斗。

在大家给中间腾出一块地后,那边就已经把那个很拽的小子派上场了,看来这伙人真他妈的装鬼,不知道天高地厚,老子们是得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翻,我们这边,我让铁牛先出场,主要是铁牛的抗打能力超强,想试试这几个家伙的伸手,在铁牛刚往里面一站后,那拽小子就冲了上来。对着铁牛一阵拳脚。

我注意到那拽小子其实并没有学过多少拳脚,但是绝对是一个打架的行家,一招一招都往铁牛的要害打去,由于这小子身子较小,所以动作也很快,搞得刚开始铁牛还吃了几下亏。

可是看到后来,我就知道这小子输定了,二狗他们几个也看出来了,因为那小子虽然是对着铁牛的要害打去,要是这样对铁牛那以前还行,但是后来这小子经过我们点拨以后,早已经放去了那样的打法,所以,到后来,那小子体力跟不上,手脚也慢了下来,在一个左劈腿的时候,由于收腿较慢,被铁牛一下子抓住脚腕,向上一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铁牛跟着压在他身子,勒住他脖子,这家伙算是挂了。

我们规定的是打三局,现在铁牛赢下了关键的第一局,剩下的就好办了,但是那边的几个家伙,看到铁牛胜了并不是很服气,因为就铁牛那身子就比那拽小子打出了很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