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朝神机营和明代火器应用的一点联想

回乱误国 收藏 36 12579
导读: 本人对明朝火器的应用十分着迷,查阅资料发现这么一段介绍: “神机营,明代京城禁卫军中三大营之一,是明朝军队中专门掌管火器的特殊部队。最高长官叫指挥使。永乐八年(1410)征交趾(今越南)时,朱棣得神机枪炮法,特置神机营肄习。明成祖在亲征漠北之战中,提出了“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的作战原则,神机营配合步兵、骑兵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使火器的应用更趋专业化,神机营也成为明军的一个兵种。该营是京军三大营之一(其余两营是五军营及三千营),装备有火枪、火铳等,后期又添置火绳枪。这种独立枪炮部队建制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人对明朝火器的应用十分着迷,查阅资料发现这么一段介绍:

“神机营,明代京城禁卫军中三大营之一,是明朝军队中专门掌管火器的特殊部队。最高长官叫指挥使。永乐八年(1410)征交趾(今越南)时,朱棣得神机枪炮法,特置神机营肄习。明成祖在亲征漠北之战中,提出了“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的作战原则,神机营配合步兵、骑兵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使火器的应用更趋专业化,神机营也成为明军的一个兵种。该营是京军三大营之一(其余两营是五军营及三千营),装备有火枪、火铳等,后期又添置火绳枪。这种独立枪炮部队建制在当时中国乃至世界各国都处于领先地位,比欧洲最早成为建制的西班牙火枪兵(创建于1510 年),要早一个世纪左右。神机营担负着“内卫京师,外备征战”的重任,主管操练火器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兵,是朝廷直接指挥的战略机动部队。神机营与明初创编的卫所驻军的编制不同,其最高编制级别为营,营编提督内臣2人、武官2人、掌号头官2人;营下编中军、左掖、右掖、左哨、右哨五军,各设坐营内臣1人、武臣1人,除中军下领四司外,其余各领三司;每司设监枪内臣1人、把司官1人、把牌官2人。营专习神枪、神炮。稍后,又得都督谭广马5000匹,称五千下营,附于神机营,设官如神机营以下各军,营下编四司,每司设把司官2人。”

早在明开国之初,明太祖朱元璋恶战陈友谅时,他手下的火器在江南水网地形中就发挥了巨大作用,著名战例是南昌攻防战,陈友谅60万大军久攻南昌城不下,除指挥、人力因素外,火器的应用居功至伟;鄱阳湖决战,朱元璋的部队面对巨舰武装起来的陈友谅,其火器的应用也为最终的胜局奠定了坚实基础。火器在明朝发展壮大,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以元朝蒙古骑兵对弓马的娴熟,,即使在一定时期内出现如常遇春等优秀的骑兵将领,中原农耕民族始终无法对其实现持久的“骑兵对骑兵”的优势。而火器的应用则弥补了这一缺陷,特别是在抵御外敌的防御战中(如于谦领导的北京保卫战)。而在进攻之中,火器的恰当运用,则大大削弱了骑兵的冲击力,即明成祖所创的“三大营战术”:神机营在前,挫败蒙元骑兵的锋芒;三千营的骑兵趁势反守为攻,将战场主动权夺回;五军营扩大战果,形成进攻的连续性。这套战术确为对付骑兵的上上之策。

虽然我们“始终强调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但武器的因素无论何时都不能被忽略。以全面代差的武器装备去打仗,过去可以,现在和将来却是没戏的了。这里要强调的是,神机营不世出的战绩,不仅要归功于战术得当,更要看到明朝所研制的火器的先进程度。有人说中国人发明了火药,用它做烟花,外国人却用这个技术来做火器;中西强弱之因由此可见一斑。此类人何其不懂中国史乃而?事实上直到十七世纪,中国的军事技术,依然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明军在辽东的战败,还有人归罪于“援朝逐倭”战争中把储存的火药和弹药都用光了。其实中国古代对火器的研究相当出色,除了导弹造不出来以外,无论是毒气弹还是左轮枪都能发明出来。而中国明代,火器发展迅速。据(明)王士翘撰《西关志》(1548年序刻本)居庸卷记载:昌镇驻军武器主要有军器和神器两大类:其军器有:盔、甲、长枪,圆木挨牌、长木牌、斩马刀、撒袋、弓、弦、箭、攒竹长枪、腰刀。神器有神枪、大将军铁炮、二将军铁炮、大将军铜炮、小将军铜炮、神铳、大铜佛郎机、神炮、飞炮、铜铳、铁铳、马上佛郎机、神箭、铁宣风炮、缨子炮、铁佛郎机、铁三起炮、碗口炮、小神炮、铁蒺藜、新置的器械有九龙盘枪、铁鞭枪、火箭盘枪,子母炮、火箭等。车有偏厢车、骡驾、望车、元戎车、鼓车。从中可看出明代火器之胜,并非吹嘘。以弗朗机为例,该炮是明代正德年间制造的大型后装火炮,使用带炮弹壳的开花炮弹,1537年装备达到3800门,带有准星和照门。有效射程500米,45度仰角发射的时候射程1公里。大型者炮身250厘米,中型者156厘米,小型者93厘米,子炮(炮弹)从后方装入,发射间隔短,发射散弹时一发炮弹带有500发子弹,可以封锁60米宽的正面,威力惊人。可到了清朝又怎样呢?因为后膛装弹对铸造技术要求较高,清代渐渐淘汰,让位于比较简单的前装武器!据称清末左宗棠收复新疆,途中曾在明朝废弃的炮台之中掘出开花弹,也即今日所称的高爆杀伤弹。左公感慨:我中华大地数百年前已有此神器,如今却反被洋夷利炮所欺!联想之前辽宁的一个官员搞大清入关多少多少年的纪念日,还美其名曰“紫气东来”……唉,其无知程度大概不亚于方正县的树碑立传事件了。

央视制作过一期讲述秦王朝的节目,很多细节记不清了,但作为一个热爱军史的人,我至今仍记得两件事:三棱箭头和弩兵机括。前者是说三棱箭头的飞行稳定性和对人体、铠甲的侵切力都十分优秀,此设计出现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让我们不得不佩服祖先的智慧。后一个,则是说秦代的先辈实现了弩机和箭头制造的车间化和模式化,即像福特汽车用流水线生产汽车那样,组成一个个专业的团队,分工明确,产品的细节达到高度一致,按照秦军将领的要求,在战场上,一件损坏的武器,如弩机,它上面的任何一个零件均可用于其他弩机,大大实现了攻击力的连续性。讲这个故事,是想说,与明代制造和使用火器一样,秦时的祖先对于装备的制造和使用均非常在行,既有先进的制造技术,又有先进的管理理念,无论后辈子孙如何崇洋媚外,或是在蛮夷的屠刀下和留发不留头的恐吓下忘却了尊严,折断了脊梁,我们都不能抹杀先祖曾经的辉煌。血液之中流淌的尚武精神可能暂时被压抑,但绝不能被扼杀。

借此帖多说几句。明朝276年,不称臣,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即使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闹剧,有着中国历史上最能玩儿能闹的皇帝,创下了皇帝常年不上朝的记录(内阁主政,朝政不误),也有土木堡之变那样阉党误国的惨痛教训,但是,它对于政体的改革(内阁制)、技术的追索(火器发展可见一斑),应该得到最充分的肯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