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男千里开车到杭绑走女模特 带回家做老婆,,,

dwzxc 收藏 1 1284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59/13591655.jpg[/img] [img]http://img0.itiexue.net/1359/13591656.jpg[/img] 从左到右三名嫌疑人分别是:胖子、大头、孙某  昨天上午,西湖区法院2136号庭,公开审理孙××、杨××、杜××抢劫以及非法拘禁案。   离开庭还有半小时,楼梯口传来“噔噔噔”高跟鞋响,一位衣着艳丽的中年女子手握坤包快步走来,身后紧跟着两个面无表情的壮硕中年男子,其中一人拖着一只


东北男千里开车到杭绑走女模特 带回家做老婆,,,


东北男千里开车到杭绑走女模特 带回家做老婆,,,

从左到右三名嫌疑人分别是:胖子、大头、孙某

昨天上午,西湖区法院2136号庭,公开审理孙××、杨××、杜××抢劫以及非法拘禁案。


离开庭还有半小时,楼梯口传来“噔噔噔”高跟鞋响,一位衣着艳丽的中年女子手握坤包快步走来,身后紧跟着两个面无表情的壮硕中年男子,其中一人拖着一只粉红色的小旅行箱。


女子40多岁,穿麻质玫红色短袖,配一条很有垂感的亚麻色直筒裤,身高1米6多,身材匀称,化着浓妆,厚重的青色眼影、玫红色口红,脖子上挂细细一条金项链,双耳缀两只金耳钉。


“×律师!”女子高声打招呼,走到律师跟前,这才放低音量,和律师窃窃私语:“我们家孙××....。.”


这个女子就是第一被告孙××的母亲。


9:00,三被告被带上法庭。


孙××,男,25岁,哈尔滨人,无业。高鼻梁、大眼睛,白皙清秀。


杨××,男,21岁,哈尔滨人,证券公司员工,头很大,人称“大头”。


杜××,男,25岁,黑龙江五常市人,无业,身材肥胖,人称“胖子”。


检察院指控,今年2月10日,孙从哈尔滨租来一辆黑色丰田凯美瑞轿车,召集朋友大头、胖子从哈尔滨出发前往温州。到达温州后,孙电话邀约杭州的女网友小姜见面。孙跟大头、胖子说,小姜是个模特,很漂亮,他想带回哈尔滨当老婆,如果小姜不同意,就强行把她抢回去……


小姜24岁,国内一著名模特经纪公司签约模特,曾参加过亚洲小姐评选,见过的人都说她长得像港姐陈法拉。


她后来对民警说,自己和孙在网上相识2年,和他视频对话过。孙曾表示很喜欢她,要她做自己女朋友,她没答应,孙说那我就叫你“妹妹”吧,她默认了。


今年2月12日,她接到孙的电话,说要来杭州看她。她很高兴,告诉孙第二天是她的生日,孙马上表示要好好给“妹妹”过个生日。


昨天在庭上,大头、胖子都说,事实上,孙最开始的目的地是温州,路上孙还带他们偷了两副车牌,轮流换上。“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后面还要去杭州。他是我们的发小,他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头说。


他们说,在温州,孙带他们去了一个奶茶店,找前女友。前女友是温州人,很有钱,数年前曾和孙网恋,孙还来温州见过她,但两年前他们分手了,之后再没联系过。


孙告诉他们,前女友以前经常来这家奶茶店。他们在奶茶店买了一个蛋糕,但没有打听到前女友的下落,闲逛了一圈后,孙给杭州女网友小姜打电话。


三人都说,他们从温州赶到杭州时,已是2月13日上午,孙又打电话给小姜,说他要晚上才到。


“事实上我们已经到了,但是身上的钱用得差不多了,他说这么做是为了避免那个女孩要求他买礼物。他说想把那女孩带回家当老婆。”胖子说。


他们把车停在家乐福超市的停车场,饿着肚子睡觉,一直等到天黑才出去和姜见面。


小姜跟民警说,当时她正在杭州东方金座和小姐妹庆祝生日,收了很多红包。后来和孙见面后,孙让她带他们游西湖,她答应了,和孙都坐在车后排,大头和胖子分别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


大头后来交代,车开到杨公堤与南山路岔口附近,孙示意他一起上厕所,一下车就对他说,喜欢这个女人,想带她回家当老婆,一会儿如果她不愿意,就绑她回去。


再上车时,大头也坐到了后排,小姜被夹在中间。


“他(孙)给我使眼色,我就拿刀架在那女孩脖子上,他把女孩按住,拿绳子绑她的手脚。”庭上,大头说。


小姜惊慌失措:“你们想干什么?要钱都拿去好了。”


她听到孙边绑边回答:“我不要钱,我就想把你带回去,当我老婆,我太喜欢你了。”


“那你干吗这样对我?”


孙说:“对不起,我太喜欢你了,只有这样你才跟我走。”他还用胶带纸封住了小姜的嘴巴。


昨天庭上,检察官问孙:“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歪着头笑了:“我可能有点幼稚,又对她有点喜欢,就像得了强迫症一样。”


一路上,孙让小姜靠在自己肩上,不停对她说话。


小姜回忆,他恶狠狠地威胁自己,说车上还有一把枪,说他其实是个大毒枭,几年前杀过人,要是不听话,就要收拾她。大头、胖子都很听他的话,他连点烟都不用自己动手。


小姜被吓得剧烈呕吐,他才给她松绑。


小姜说,她当时装得很听话,告诉孙以后只要好好待她,他要怎样就怎样,她甚至还笑着在车上补了个妆,希望孙消除戒心。即使这样,孙也一直把她看得很牢,上厕所都要跟着,她根本没机会逃跑。


路上,他们取走了小姜包内的几千元钱,用于支付油费、过路费、换轮胎。


第二天早上9点,车行至江苏省淮安市高速公路出口。当时天下大雪,高速公路封道,交警正在进行设卡分流。孙下车向交警问路,小姜趁机从车里逃出,叫救命。


孙当场被抓,大头、胖子开车逃跑,后在哈尔滨被抓。


案发后,民警没有搜到枪,也查实孙没有贩毒、没有杀人,这些都是他编出来吓唬小姜的。民警还发现,孙的母亲在哈尔滨做皮包生意,父亲养藏獒,很少回家。一旦家人得知他犯错,不问由来就是一顿暴打,孙也因此变得更加叛逆,经常和人打架,偶尔还吸毒。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工作,母亲每个月给他一万多零用钱,还是经常不够花。


昨天大头也说,孙有吸毒史。


孙母一直面无表情坐在旁听席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听到这里,表情有了点松动,喃喃道:“啊,还吸毒?”


孙的律师咬定,孙不是抢劫,只是非法拘禁,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孙拿了小姜的钱。


检察官反驳,胖子和大头的口供一致,都说孙拿了姜的钱,姜也说她的钱被拿走了,三人的说法一致,这就是证据。


法官问孙认不认罪?


孙坚持不认罪,大声说:“不认!我没抢劫!”


“那你们后面换轮胎、吃饭的钱哪里来的?”法官质问。


“我有的是钱,租个车就花了1万4,没必要为这点钱抢劫!”他振振有词。但另外两人都证实,他出来时没带多少钱,钱早就花光了。


法官问他为什么拿绳子绑人。


他说,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小姜。


“其实,真相是这样的。”他语气很认真,“是大头要我帮他去温州要账,结果账没要到,我们反被一堆人拿着大棒打了一顿。后面我就接到了小姜电话,大头一听说,就要我帮他搞到手。我很害怕……”


他说,大头拿尖刀威胁小姜,他怕小姜反抗受到伤害,就赶紧把她绑起来。“我其实是为了救她。”


“胡说八道!”大头和胖子情绪激动,他们都说,孙全是乱讲,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


三人互相指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