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35章:燕京之战宋军失道

冫雨柔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size][/URL] 不出一会功夫,五十勇士杀了守城辽军,控制住了迎春门,郭药师登上城头立即释放竹炮,只见一柱彩光腾空升起‘嘭’的一声炸响,城外六千宋军立即直扑迎春门。以此同时,大辽两千皇城禁军在耶律孝真的带领下从城内分两路驰援迎春门,第一路已经冲到迎春门附近,第二路从东门而出回旋到迎春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不出一会功夫,五十勇士杀了守城辽军,控制住了迎春门,郭药师登上城头立即释放竹炮,只见一柱彩光腾空升起‘嘭’的一声炸响,城外六千宋军立即直扑迎春门。以此同时,大辽两千皇城禁军在耶律孝真的带领下从城内分两路驰援迎春门,第一路已经冲到迎春门附近,第二路从东门而出回旋到迎春门,准备将夺城宋军包围集歼。


(注:耶律孝真为本著戏话人物)


哪知出城的辽禁军正巧遇到昨夜潜伏的六千宋军,片刻双方在城外激战开来,这六千宋军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勇士,很多人都是习得一身武艺,一人能敌数众,而出城的辽禁军没想到宋军在城外还有援军,且人数远远超过他们,不到半个时辰被宋军杀得片甲不留。


正当城外杀响时,耶律孝真带领的禁军也和郭药师等五十余名勇士展开激战。因人数悬殊,众勇士不到一会功夫全被辽兵逼到城头之上,而城门随即被辽军关闭,准备瓮中捉鳖。


五十勇士守在城楼甬道口,杀退一波又一波冲向城楼来的辽军,有的勇士持匕首一刀刺进辽军胸膛,反脚一蹬转将夺过辽军刀枪,再次迎上冲上来的敌人。


“将军,快开城门,快开城门”


城关外六千宋军大声喊着,却不见有人前来开启城门,抬头一看只见城楼上厮杀起来,楼下宋军一急,在校官的带领下立即砍到一颗大树,数十壮汉抱起向迎春门撞去。


‘嘭、嘭、嘭’


一声声撞击城门的声音顿起,耶律孝真骑在马上大声命令道:“速速拿下城头,宋军破门了。”


话音落急忙又命令百余士兵用身体去抵挡城门,生怕城门瞬间被宋军撞开。


城内激战、城外破门,郭药师眼看守不住城关之时,立即命令士兵放下三条绳索,扔到城关之外,城外宋军立即口含刀刃攀绳而上,但是绳索只够一致三人同时攀爬,而辽军已经冲破左侧甬道口,正不断冲上城楼,上来的辽军举刀砍断绳索,攀爬绳索而上的宋军摔落了下去,五十余勇士被逼到城楼一角危在旦夕。


这时,杨可世大声喊道:“壮士们,我已经死过一次,其实生死并不可怕,今能杀到燕京城上,踏着我汉家故城死也瞑目。”


“好兄弟,壮士一去不复返,今我们杀个痛快。”


高世宣站在杨可世的身旁,听他说后也大声道个痛快,说罢两人带着五十余勇士冲将出去举刀持刃杀向逼上来的辽军。


片刻血渐四起,辽军虽然人多势众,但被绝望拼死的勇士杀得措手不及,许多辽军在狭窄的城关上挤作一团,有的竟被挤下了城头,当即摔死。


燕京城经过几代人的修复、加固,城高八丈、墙厚如铁,城外六千名宋军轮流撞击城门,却只感城门微微摇动,将官急了拔出钢刀尽带着部分军士冲到城门边,一刀一刀砍向城门。


‘噗通’一声,一名勇士摔到了城关外,城下宋军抬头一看只见城楼上又一名勇士被辽军数枪刺中,挑起甩出城楼,而城外的六千名宋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城关上的五十勇士一个接一个被杀,鲜血尽然溅起落到了城下宋军的脸上,可知城上的杀戮非常激烈。


就在危急之时,辽军一将官大声向耶律孝真报道:“将军,后方有一骑直补我们而来,众兵士都不能挡之。”


耶律孝真听罢,回头向城内看去,只见一名青年男子策马向他们冲来,挥着手中的钢刀砍翻巷道内无数的兵士,他的马儿更是神乎,尽能配合他一起躲避刺来的刀枪。


耶律孝真急忙命令两骑杀向青年人,辽军两骑加快马速,拔出马刀冲着青年人而来,青年人看准时机一刀掷出,正中一骑胸口,当即毙命;另一骑兵挥刀砍来,青年人猛地一蹬马背纵身跃起,落在该名骑兵的马背上,揪起他的衣襟一把将其扔将出去,砸翻旁边冲上来的多名辽军,又立即调转马头直往城门杀去。


正在城头上激战的杨可世见到青年人,大声叫道:“卢英雄,快助我军一臂之力。”


此青年人正是在燕京城中寻找妹妹的卢友天,他得知宋军攻城的消息后,立即策马冲往迎春门,却在半道上碰上了增援的另一队辽军,他身着汉人衣裳被误认为是城内奸细,当即同这一队辽军杀开,不到一会功夫这一队辽军被卢友天打得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人竟然跑了。


卢友天武功高强,辽军军士不能敌,很快杀到了迎春门下,他跳下马背径直走向抵门的百余辽军,辽军见到慌了神,放弃城门抵抗抽刀冲向卢友天。


近身时,冲在前的两名辽军举刀砍来,卢友天迅速出手同时抓住他们的右手,随即向下一攥两名辽军胳膊‘咔嚓’一声脱了臼,被卢友天拖拉着向前行,迎着又冲上来的辽军,猛地将两人甩将出去,只见数众辽军被打翻在地,旋转着撞在城门上。


耶律孝真骑于马上大叫道:“杀了他、杀了他,守住城门。”


这时下面乱了锅,很多辽军围向了卢友天不再向城楼上攻击,给郭药师他们得以喘息的机会,杀红了眼的杨可世站在城头看准耶律孝真的位置,纵身从城头跳下直袭耶律孝真,落下时因压力较大,耶律孝真的战马经受不住一人落下时的冲击,‘咔嚓’一声马腰断了,杨可世抱着他滚翻在地,勒住他的脖子死不松手。


高世宣、郭药师等剩余勇士见到机会再次来临,集中兵力奋不顾身从甬道杀向城门,为卢友天挡住后面的辽军。


“让开。”


卢友天面着还守在城门下的剩余辽军大声喊道。


但是辽军却没有一个放下刀枪离开,持着刀枪对持着卢友天,后面‘嘭、嘭、嘭’的撞击声持续着。


郭药师见卢友天僵持在那里,大声叫道:“英雄,杀了他们,我们抵不住了。”


卢友天听后无奈地使出擒龙手,将站在前面的一名将官隔空抓了过来,抠住喉颈要他下命令让士兵放下刀枪离去,而这名将官并没有反抗,却用恨恨的眼神看着卢友天,只对着他说道:“我国女真叛乱,大宋背盟不顾,反而同攻,可气可恨;我母汉人,却要身死汉人手下。”


卢友天闻之忽然心里一颤,正亦松开抠住他的右手,只听郭药师又大声叫道:“英雄,战场上只有敌我没有情理可言,快打开城门。”


无奈卢友天闭下双眼,‘咔嚓’一声拧断了这名将官的脖颈,同时双足站定、运功于掌,猛地一掌打出,一股强劲的内气向着城门击出,‘轰隆’一声炸响,守住城门的辽军顿时四分五裂、血肉横飞,城门顶栓也随即裂开。


‘嘭’地一声响,城门被城外宋军撞开,六千名宋军将士随即喊杀着冲了进来,他们从卢友天身旁冲过,而卢友天却呆呆的站在城门口,低着头看着身下无数的死尸,这是他出谷后第一次杀了这么多的人,他这时的心理很是矛盾,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人们为什么要互相残杀?为什么要你争我夺?


卢友天弯下腰身,抱起刚被他拧断脖颈的辽军将官尸首,走到城楼下又将尸首轻轻放下,坐在他的身旁默默不语。


六千宋军冲进来后,将还在迎春门附近抵抗的剩余辽军全都杀了,郭药师走到杨可世身旁,见他还紧紧地勒着耶律孝真,逐拉了拉他。


郭药师说道:“杨将军,起来吧!他已经死了。”


杨可世忽然清醒了许多,推开压在身上的耶律孝真,站起身来看着他,只见耶律孝真双眼突出,大大地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留在他的脸上,杨可世既然在拼命中将大辽禁军统帅耶律孝真活活勒死了。


高世宣也走过来,‘哈哈哈’大笑后说道:“杨将军,可以去和童大人报功了,将功补过为时不晚。”


杨可世听后,定了定神说道:“迎春门我们已经夺下,不知道郭大人下步怎么走?”


经过三人协商,为不贻误战机,按出兵目的取得迎春门后将要逐一夺取其它城门,故郭药师带着高世宣及五千名将士逐一攻取剩下三道城门,留守一千将士固守迎春门,又派杨可世即时回师通报喜讯,引刘延庆大军入城。


杨可世要出城时见卢友天坐在城门口,牵着马走到他身旁,欠道:“卢英雄,战争如此定要杀人无数,你无须自责,郭大人和高将军已经杀进城去了,不知道你的要事办完了没有?”


卢友天听杨可世一问,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了似地,猛地站起身,和杨可世道了别,径直又向城内寻去。


杨可世看着他远去,道了一句:“这人好怪。”


说罢,立即跨上战马向宋军大营疾驰而去


这时,卢友天匆匆来到契丹小二哥的客店也是晚上,敲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小二哥左手持烛火,右手提钢刀,身后雨轩母女两惊愕的看着他。


卢友天看看自己一身鲜血,也不做任何解释,只要求他们跟着自己出城,但是却被雨轩的母亲断然拒绝,卢友天正要再次欠道时,只听一位妇人声音传来。


妇人道:“侠士,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不知道我们一家世代生活于此,和燕京城有割舍不去的渊源,不但祖宗的坟冢在此,且我相公身患病疾不能远行,他虽是契丹人我虽是汉人,但我们已经相许终身,我死也要和他相伴。”


“母亲,孩儿感谢你不离父亲而去。”


小二哥听后跪于妇人面前,泪流满面。


卢友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和他们道了别,走出客店一吹口哨,黑风从巷道里冲了出来,卢友天跨上马背,正要鞭马行去,小雨轩从客店里跑了出来,递给卢友天一张手绢,叫他如果找到了姐姐,请把这手绢送给她,自己要做雨柔的妹妹。


卢友天将雨轩的手绢揣入怀中,看着小雨轩点了点头,猛一鞭马消失在了夜幕下的燕京城中。


突然雨轩叫道:“母亲,你们快出来看!”


听到雨轩叫喊,小二哥等人出来查看,只见燕京城西门方向大火中烧,不多时几名辽军伤兵相互搀扶着走到客店门旁,小二哥急忙上前相邀,并将这些伤兵请进了客店,雨轩母女两也表示同情,并没有阻拦。


话说银铃子和完颜亨连夜疾行,终于在一个秋夜到达了燕京城外的金军大营,金兀术把他们叫到了帐中,终于说明了叫他们来的意图,原来太祖完颜阿骨打在取了大辽中京后,就一病不愈,看来这次是凶多吉少。


翌日,靠在虎椅上的完颜阿骨打得到了宋军破了迎春门一事,坚持着坐了起来,命令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密切注意燕京战事,并观察宋军动向,待宗望、宗翰出去后,完颜阿骨打把金兀术叫来身旁,小声吩咐叫他把银铃子和完颜亨叫来。


不多时,银铃子和完颜亨行了进来,完颜阿骨打把他们叫到了身旁。


说道:“铃子、亨儿,你们为我大金胜利的完成了一次军事战略上谈判,榆关榷场的设立位置,可谓是为我大金以后扼制大宋提供了有利的战略地位。”


完颜阿骨打说这句话时,眼睛盯着银铃子,看她有什么反应。


不料银铃子回道:“大宋赵氏王朝腐败无能,百姓一样苦不堪言,如能受我大金管理,定能安居生活。”


完颜阿骨打听后没有作声,只是抚摸着银铃子的长发,抬起头看着金兀术又说道:“兀术,汉人女子端庄秀丽,你有一个这样的女儿,真是幸福,如我去世后你定要照顾好她。”


金兀术听后知道这话里有话,但不明白完颜阿骨打的意思,故而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其实完颜阿骨打的意思是叫金兀术在他死后将银铃子许配出去,始终她是汉人,虽然自己和金兀术都喜欢于她,但是在将来的岁月里,女真将和大宋结怨,不免会有战事发生,这种结局完颜阿骨打已经预见到了,因为在他大志里已经想好了灭辽后的战略方针。


秋风起、心意凉,燕京悲歌唱;


壮士去、不复返,血洒疆场叹。


郭药师和高世宣带着五千宋军逐一争夺城门,现已经控制住了除东门外的三门,而在争夺战中尽一千名勇士殉国,但还是迟迟不见王师入城,两人心里是哪个急啊!


其实杨可世当日出城后,不敢怠慢连夜疾奔宋军大营,到了后立即将战况向刘延庆作了汇报,并要求刘延庆即时发兵攻取燕京,可是却被刘延庆借口萧干正在攻营将他派到了前营指挥战斗,二十余万宋军被萧干不足万余的人马攻营,却抽不出兵马夺取燕京,又是北宋战争史上的一个大笑话。


这样,又拖了一日才迟迟发兵燕京,但到了卢沟河附近刘延庆又命令大军停止前进,驻守卢沟河。


苦守三日的郭药师和高世宣等将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何事,迟迟不见大军入城,无奈之下私自决定攻取辽皇宫外门,可能因几日的血战,再加上百年来的民族血恨,郭药师下令:尽杀城内契丹人,不论军民、不论男女、不论老幼见之杀之。


作为一名以前辽国的汉将,应该说契丹对他的待遇还是不薄的,但是郭药师就做了这么一件愚蠢之事,如不是这件事和刘延庆大军的迟迟不如城,宋徽宗、郭药师等人将可能是华夏历史上的民族英雄。


当晚深夜,郭药师和高世宣领兵三千余出了西门,沿街道向契丹皇宫推进,想乘夜幕的掩护下偷袭皇宫外门,进展还算顺利,只在城内遇到了少数辽军哨卡,都被宋军一一干掉。


午夜时分,宋军摸到了辽皇宫下,潜伏在巷道内。


几名身手敏捷的勇士探出去,悄悄刺杀了守在宫门外的辽军哨位,观察城头居然无守军顿时大喜,逐将鹰勾爪甩了上去,数名勇士开始沿城墙攀爬而上,就在要爬到城头时,战鼓声擂起,无数辽军手举火把冲上城头,顿时城头照的如似白昼,辽军弓箭手拉弓就往城下射箭,正在攀越城墙的数名勇士被乱箭射死,落了下来。


突然皇宫城门敞开,辽军推着数辆刀车和塞门车冲了出来,郭药师一见知道中计了,立即命令军队后撤,不料巷道内也杀出了刀车,把他们围在了其中,辽军想两头夹击用火攻烧死他们。


郭药师无奈命令后队变前队,不惜一切代价冲出巷道。


接到命令后,千名宋军在狭窄的巷道内开始冲锋,辽军见宋军冲来,也推着刀车迎了上来,片刻短兵相接,双方手持刀枪互相刺戮,不多时无数宋军被刺死在刀车上,身手好的攀上房头跳到后面,同辽军杀在了一起。


这时,辽军隔着刀车向宋军泼油,同时扔来火把,前面宋军将士顿时成了火人,但是并没有后退,嘶叫着冲向了刀车,把自己钉在了刀车上,辽军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些宋军比以往的要勇猛无比,不顾生死直往刀车上扑。


慢慢刀车上已经插满了宋军的尸体,后面的士兵可以直接攀上刀车刺杀辽军,很快退路被杀开,郭药师和高世宣带着剩余将士退回了西门。


这次进攻的失利,让郭药师损失了近百名将士,退回西门后越想越恼怒,现在是进退不能,如不守住夺取的城门,童贯、刘延庆定要治他军法,但又迟迟不见刘延庆领兵而来,如是萧干杀回,千名将士定将身死异处。


郭药师再三思虑后,提起毛笔写道:“萧太后,大辽也是名存实亡,大宋王师也在城外驻扎,随时可以强攻夺下皇城,但看在萧太后的面子上,刘将军愿意和平谈判,只要萧太后表书请降打开所有城门,大宋王师可保城内百姓和契丹皇族安全,老臣:郭药师。”


郭药师写好后,经过高世宣的同意,立即派了一名将官将信送出。


第二日午时,一名契丹大臣带着萧太后的旨意而来,郭药师接过懿旨一看,不由大笑起来,萧太后请降了。


这意外的惊喜让郭药师和高世宣喜出望外,立即派将士分头查看城内情况。


不多时,查看的将士回报道:“皇城内守军纷纷出城卸甲,就连久攻不下的东门辽军也打开了城门,正待王师入城。”


“将士们听令,各司其职接管所有燕京城门,收缴辽军装备,准备迎接王师入城。”


郭药师高兴地命令道。


接到命令后,一队宋军前往东门接管,守城辽军将官率领士卒纷纷投降,卸甲后正要离去,却被宋军将官拦住,强迫他们要脱光了衣服才能走,这等羞辱之事身为武士的契丹人怎可依从,随即乱将起来。


宋军将官立即命令将所有辽军斩杀,士兵们手起刀落,斩杀着手中武器已经被收缴的辽军,马上百余颗头颅滚落到地上,一名契丹老汉见到,立即出来制止,认为他们已经投降,无须再行杀戮之事。


宋军将官问道:“你是汉人吗?”


老者答道:“我也是契丹人。”


老者话音刚落,宋军将官走到老者身前,举刀一劈老者叫也没叫出声,便人头落了地。


杀了老者后,该将官骂道:“妈的,汉话怎么说呢比我还好!”


本来以为战事停止的燕京百姓走出门户,哪知见到刚才东门的杀戮,纷纷又关闭门户,躲进了自己家中。


深夜到来,燕京城内一片死寂,只有以为胜利也定的宋军将士在城内闲游,本来倒是有认真负责的将士向郭药师请报,认为应该还是约束军纪不要让军士到处扰民。


哪知郭药师也是酒后误事,并大声说道:“王师入城在即,谁还敢抗我大军杀之。”


此言一出随即在将士中传开,再加上郭药师以前下达的尽杀契丹人的命令,于是宋军士兵分成小队人马,一天内从原先的巡防变成了闲游,故而变成了抢劫、恣淫、屠杀,东门的杀戮事件逐渐展开,因为很多燕京城内契丹人都说汉话,宋军逐见头上没发的人就杀。


开客店的小二哥就住在东门附近,这夜,‘嘣、嘣、嘣’猛力的敲门声响起,小二哥一家人及雨轩母女两吓得缩在了墙角。


门外几名喝醉了酒的宋军见无人开门,便破门而入,手举火把只见雨轩母女两人缩在墙角,一名兵士走到母女两面前,问道你们是汉人吗?雨轩母亲对着他点了点头。


接着又问道:“就你们两人吗?有契丹人在不?”


雨轩和母亲听问,为难地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人了。


可是正当几名士兵亦要出去时,忽听楼上传来声响,数名士兵冲将上去,不到一会功夫将辽军几名伤兵及小二哥和父亲拖了下来,举刀就将辽军伤兵杀了,吓得雨轩和母亲瑟瑟发抖。


正要杀小二哥和他父亲时,小二哥的母亲冲了出来,跪在士兵面前声称自己是汉人,请求不要杀他们了,可是几名喝醉了酒的士兵那肯听这些,一名士兵起脚就将妇人踢翻。


叫道:“你这贱妇,尽嫁契丹人为妻,生了孽种。”


说罢,一刀劈下小二哥顿时身首异处。


随后另一名士兵也是手起刀落,妇人的丈夫也命丧黄泉。


妇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嘿嘿嘿’地苦笑了几声,回头用悲惨的眼神看了看雨轩母女两人。


悄声说道:“快跑。”


说完猛地扑向站在门口的士兵,抱住他的双腿,雨轩母亲见到立即冲将出客店,拼命向着内城跑去


(注:本章节中所提到的宋军在燕京城中的杀戮,却为真实历史,并无不实,我们要用正确的眼光来看待历史,不要怀着狭隘的心理去认识历史,终究已经是过去,民族相惜、荣辱与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