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罪证80年后将首次公开露面(组图)

qiuyu891 收藏 0 17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历史不能更改,更不能忘却。今年9月18日是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80周年。为铭记历史,振兴中华,由本报文化新闻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联合主办了“历史的记忆”纪念“九·一八”事变80周年系列报道。今天是8月15日,66年前的今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这个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重要时间节点上,本报推出系列报道的第一篇。



8月14日上午,记者获得消息,在纪念“九·一八”事变80周年之际,“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会将一份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罪证材料(特别复制件)公开展示。“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告诉记者:这些资料很珍贵、很翔实,为历史的研究提供了有价值的佐证。



这份侵华罪证来源于1931年底至1932年4月的沈阳,由9人秘密组建的抗日救亡爱国小组搜集而成,原件现藏于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14日,记者看到,这份罪证是特别复制件,共两大本300余件资料,包括1932年国联赴华调查团发表的“九·一八”报告书、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伪满洲国的各种命令、布告、新闻报道、当事人的目击证言、大量的图片等。据介绍,让这份日本侵华罪证材料复制件重新回到沈阳,其中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让世界知道真相



冒险搜集日本侵华罪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许多爱国人士面对日军的野蛮暴行,开始了反抗活动。1932年,日本在华的侵略罪行也越来越引起国际社会的不满,国际联盟(联合国的前身)遂派以英国人李顿伯爵为首的调查团来中国进行调查。



沈阳的巩天民、邵信普、刘仲明、张查理、毕天民、李宝实、于光元、张韵泠、刘仲宜9人听说国联调查团到来的消息后,立即在刘仲明家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如何揭发日本的侵略罪行。为了让世界知道真相,他们决定搜集日寇侵略的铁证,整理出一份材料,待调查团来沈时密交给李顿。调查材料针对日本的3个弥天大谎(日军侵略沈阳纯属“自卫”,日军侵略东北各城是因为东北军无法维持秩序,建立“伪满洲国”是出于东北人民的自愿)进行针锋相对的揭露。



巩天民和其他8人分工合作,冒着生命危险四处搜集材料。他们通过伪省政府管卷宗的爱国人士,在晚间下班时将日军给伪政府的命令偷偷带出拍照。还利用夜间偷揭布告,密拍机要军事照片等方法,在40天内就将这些材料整理成册。



记者看到,沈阳9位爱国志士冒死搜集的材料共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证据汇编,第二部分是说明书,说明各种证据要点,在每篇末又依据证据,揭穿及驳斥日本欺骗世人的谎言。



1932年4月,李顿调查团住进“大和旅社”(即今天中山广场辽宁宾馆)。爱国小组将这些证据通过关系递交给了国联调查团。1932年10月《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公布。报告书末节有这样一段话:本团在中国东北奉天时,曾得到一些大学教授、教育家、银行家、医学家等人士的明确意见及各种有真凭实据的具体材料,证明奉天事件不是无因而至,而满洲国的建立,亦非出自东北人民的自由意愿。



由于国联的报告书未能满足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野心,日本最终宣布退出国联。这其中,沈阳9人抗日救亡爱国小组功不可没。

沈阳9人抗日救亡爱国小组成员巩天民,是当年沈阳的秘密中共党员。他长期以沈阳金融界名流的身份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坚持在沈阳进行反对日本侵略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地下斗争,曾两次被捕入狱。新中国成立后,巩天民任全国政协常委,辽宁省副省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1978年去世。



巩天民的曾孙女巩简特别向记者介绍了这些罪证材料重见天日的过程。她说,当年9人抗日救亡爱国小组遭到日军的逮捕被关押入狱,有的还牺牲了。抗战胜利后,爱国小组成员就一直寻找这些罪证材料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1960年,周恩来总理也特别关注过这份材料的去向。



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年沈阳爱国小组的成员相继去世,寻找这些侵华罪证下落的重任又落到他们后人的身上。2007年7月,巩天民的后人巩辛得到一些信息:这些罪证材料很可能存放在日内瓦联合国图书馆里,他很快将此告之在美国波士顿大学工作的亲属巩洋。2008年3月,巩洋与联合国图书馆负责人进行了联络,并得到肯定的答复。经过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后,2008年6月下旬,巩天民的孙女巩捷专程从德国到联合国图书馆,终于见到了沈阳9人抗日救亡爱国小组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日本侵华罪证。之后,他们又通过各种先进的技术手段将这些罪证材料完整地复制了下来。



据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王建学介绍,这些珍贵的史料填补了“九·一八”研究的一些空白,对于中国东北地区反抗日本侵略打响第一枪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