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析国军抗战最大口径火炮 三二倍十五榴

功夫蚂蚁 收藏 6 3945


十三世纪后期,火药和造炮技术从最早发明火炮的中国经阿拉伯传入欧洲。1840年,英国的尖船利炮打开了闭关自守五千年的中华古老大门。1930年代,南京国民政府所掌握的几家兵工厂中,除了上海和汉阳分别能月产六门和二门火炮外,其余一般都只能量产迫击炮。奉系控制的沈阳兵工厂,虽具仿造日式十五公分重榴炮的能力,但在九一八事变后,为日寇所占据。为了应付日益加剧的民族危机,当时的国民政府展开了一系列国防建设,其中一项即是在德国顾问建议之下,向莱茵金属厂订购二十四门“三十二倍十五公分重榴炮”。八年抗战期间,装备现代化重榴炮的炮兵第10团,承担起了繁重的作战任务,先后转战淞沪、台儿庄、豫东、武汉、潼关、昆仑关、宜昌、桂林、滇西等地。这响彻大江南北的炮声,是东方醒狮的呐喊,更是中华民族的怒吼!



一、备战购炮


榴弹炮是一种身管较短,弹道比较弯曲,适合于打击隐蔽目标和面目标的野战炮。早期中国炮兵部队装备的重榴炮以日式为主,主要有日本38式十五公分重榴炮、日本4年式十五公分重榴炮。日造38式是日本大阪兵工厂于1905年生产德国克鲁伯厂授权的重榴弹炮,炮长1800公厘,重768公斤,射程5900公尺,需要6马挽曳。日造4年式是大阪兵工厂于1915年根据三八式改良的,炮长2190公厘,在运动途中,炮身和炮架必须分离,各用6马挽曳,使用92式尖锐榴弹的话,射程可达到9600公尺。1920年直皖战争,张作霖缴获西北边防军一营38式野炮和一营38式重榴炮,以此建立了东北军炮兵部队的基础。沈阳兵工厂分别在1926年和1930年根据日造38式、4年式仿造出辽造民14年式、辽造民19年式十五公分重榴炮,与日本制造相比,性能倒也相差无几。


国民政府在黄埔建军后,获得了部分苏俄提供的7.62cm山炮,当时的炮兵营连长陈诚曾在东征中立下汗马功劳。1927年,张学良东北易旗,南京政府形式上统一中国,但其掌握的几家兵工厂,皆无制造重榴炮的能力,因此,中央军拥有的重榴炮数量十分稀少。到了1930年中原大战,中央军炮兵总共才有十五公分重榴炮十二门,当时编组成两个炮兵集团,投入讨伐阎锡山、冯玉祥等人的战斗中。在津浦路对晋军的战场上,炮兵第2集团约有四十门各类火炮,其中重榴炮只有区区六门,为教导第1师重炮营长董慎率领的日造重榴炮四门、奉造重榴炮二门。炮兵后来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指出:我炮兵挽马、驮马过少,体质薄弱,调教不良,每遇天雨及道路不良运动,因之迟滞,影响作战,实非浅鲜;我炮兵应备牵引车及载重汽车队,以便炮之转运及弹药之补充迅速;中央军炮兵,仅有十五生的野战重炮十二门及少数七生五野战炮以及其它之山炮、迫击炮而已,一旦有事,疆场与邻国兵戎相见,以最劣势炮兵与最优势敌炮相角逐,何能收战胜之功,国军似宜添练各种野战炮兵及十五生的口径以上之攻守城炮,无事则集中训练,以收统一之功,有事分属各军或分置各要地,并设炮兵专门学校,造就专门人才,以为改良炮兵之基础。


1931年冬,中央炮兵学校在南京三牌楼成立,第一期学员学习半年后,迁往丁家桥。1935年,第四期学员队迁南京城东汤山。新校址占地宽广,校舍建筑颇为宏大,有着富丽堂皇的门面和办公大楼,营房为两层建筑。据说当时只有法国枫丹白露陆军炮兵学校可与之媲美。此外,炮校还有占地近四十平方里的射击场,场内道路四通八达,不仅可以试炮,还能在进行战术演习时就地射击。场地设置有三个观测塔和三十个射击观测重掩体。炮校成立后,国民政府为改变炮兵部队炮种不一的混乱状况,开始着手进行整建新式炮兵的工作。1932年,在德国顾问建议下,向瑞典博福斯军火厂订购博福斯山炮一批,当年就有四十八门运到,装备了两个新式山炮团。对于交通不发达,又缺乏机械化牵引能力的中国来说,发展可拆卸携带的山炮无疑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是,7.5cm口径的山炮和野炮,与重榴炮相比较,存在射程近、火力小的缺点,加上用马挽曳或驮栽,严重制约了运动性能,远远落后于30年代的战争要求。有识之士指出:“军团于野炮兵外,有置野战重炮兵之必要…现今多采用之野战重炮为十五生的附近之榴弹炮,盖在效力上以口径大者为有利。又一面因筑城术进步之结果,十五生的以下之口径不能十分达破坏之目的故也。”1930年代的《战术学教程》,还对旧式十五公分重榴炮与新式十五公分重榴弹炮作了如下扼要比较:“挽马十五榴之运动性及射击速度均较野炮为小,且方向移动稍为困难。然而弹道弯曲,炮弹之威力强大,与野山炮十榴并用,适于增大射击效果,尤其是精神的效果…汽车十五榴之射距离较挽马十五榴稍为长大,且方向移动容易。概与挽马十五榴服同一之任务,并适于远距离之对炮兵战及其它之远战”。


1933年5月,德国前国防部长、享有“国防军之父”美誉的塞克特将军来华访问考察。6月,他在给蒋介石的建议书中写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窥伺中国,若无相对炮兵与之抗衡,在未来抗日战争中防御和获胜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如不加强训练和供应足够的武器配备,将来在战场上势必遭受严重损失甚至溃不成军。”1934年初,塞克特成为第三任德国军事总顾问。4月,在塞克特的建议之下,国民政府军政部准备筹建新式重榴炮部队。在订购下单前,国外几家军工企业纷纷前来报价,其中有捷克斯科达厂、德国克鲁伯厂、德国莱茵金属厂等。中国对将要采购的重榴炮有着自己的要求,最大射程能够达到十五公里,配备使用榴弹和穿甲弹两种炮弹,榴弹为杀伤和破坏地面目标之用,穿甲弹可以击穿军舰的装甲,并能作为移动的要塞炮用。这显然是以日本作为假想敌而计划的,联想到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日军军舰溯长江直驶南京下关,迫使国民政府宣布迁都洛阳,南京确实迫切需要一支威力强大的游动重榴炮部队,以能够由京沪内陆反制长江内的日军舰船。参与报价的厂商中,德国克鲁伯大炮声名远扬,呼声最高,但其生产并装备本国陆军的十五公分重榴炮,炮管身长为三十倍,射程为十三公里,达不到中国方面要求的十五公里距离。莱茵金属厂则热情地表示可以按照中方条件设计,国民政府最后决定把这批重榴炮交由莱茵金属厂承制。有学者认为订购数量为九十六门,由于日本从中作梗,莱茵金属厂只答应出售二十四门,笔者以为此说值得商榷,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财力。



二、监造验收


1934年春,德国国防部批准莱茵金属厂向中国出售二十四门十五公分重榴炮,每炮配有一千发炮弹,全套价格折合中国法币87万元,总价高达2088万元。根据“1934年德国军火输华数值统计表”显示,国民政府当年向德国订购了总价值3507万元的军火,也就是说,这批重榴炮的金额约占是年总额的近百分之六十。毫无疑问,这是惊人的大手笔!可问题是中国没有现金支付,莱茵金属厂希望德国政府出面担保,以延期付款方式成交。与中国关系良好的德国军方对此力促政府同意担保,但德国外交官员鉴于凡尔塞和约禁止德国军火外输,特别是重武器,强烈反对政府担保军火交易。主管动员经济、搜购储藏作战原料的德国经济部长沙赫特,对中国的钨矿砂抱有极大兴趣,坚定支持军方所持观点。双方争执不下,上报希特勒裁决。希特勒先是认为交易不宜在此时实现,后又折衷表态:武器绝不在1935年运交;但保留决定是否应在1936年运交之权。莱茵金属厂对希特勒的不置可否有着乐观的期待,到了5月份就急急地开工造炮了。


为了符合中国方面射程达到十五公里的要求,莱茵金属厂设计使用三十二倍径炮管,所以习惯上把这批炮称为“三十二倍十五公分重榴炮”,简称“三十二倍十五榴”。因加长了炮管,射程较德制十五公分sFH18重榴炮多出了2000公尺。以下是“三十二倍十五榴”的一些数据:口径149.1公厘;炮身长4825公厘;膛线长3963公厘;炮闩横楔式;制退复进形式为独立、液气式;后坐长1125——1150公厘;炮架式样为双轮开脚式;高低射界开脚-18——800密位(-1°——+45°)、并脚-18——213密位(-1°——+12°);方向射界开脚940密位(53°)并脚89密位(5°);榴弹重42.3公斤;一号榴弹初速203公尺/秒、八号榴弹494公尺/秒;最大膛压2800公斤/平方公分;八号榴弹最大射程15100公尺;放列全重6500公斤;行列全重7000公斤。牵引车辆为韩谢尔T33G1 6×4越野载重卡车。


当初签定合同时,中方还提了一个条件,组织技术人员到德国驻厂监造并验收。从表面上看,此举是为监督“三十二倍十五榴”的质量,以防止偷工减料,更深层的出发点则是想借此良机从中学习造炮技术。验收人员由兵工署组织选派,设计处处长江杓担任团长。团员有兵工署技术司炮兵课技正陆君和、技士沈莘耕、技佐张家骥,设计处技佐王国章、段士珍、施正楷,金陵兵工厂药厂厂长熊梦莘、药厂技术员王铨,巩县兵工厂炮弹厂主任李式白、引信厂主任周佑延等人组成。验收团人员均系兵工专业技术人员,大部分能熟练德语,个别甚至通晓多国语言,技术含量可见一斑。4月初,随着意大利油轮“康特罗梭”号的起航汽笛声,验收团从上海踏上了前往德国的航程。船行二十三天到达水城威尼斯,由于时间紧迫,一行十一人无暇欣赏这座中世纪地中海最繁荣的贸易城市,当晚即转乘国际列车直赴德国柏林。莱茵金属厂急于开工制造,中国驻德大使馆商务专员处已临时指派留德学习机械的汪源博士,先行到厂检验毛坯材料。验收团在柏林停留四五天办理完必要手续,就匆匆赶赴位于莱茵河畔杜赛尔多夫城的莱茵金属厂。


莱茵金属厂系综合性机械加工厂,具有炼刚和锻造能力,专门制造炮管和其他高强度的合金件。因为炮弹、光学观测器材和牵引车辆等附属装备,分别由各专业工厂生产,江杓团长对人员进行了分工,有些驻金属厂,有些驻火药厂或引信厂。“三十二倍十五榴”作为莱茵金属厂根据中方要求重新设计的产品,对于炮弹的弹道诸元必须根据计算结果通过实际射击加以校核,验收团特意挑选留德学习弹道学的熊鸾翥加入验收工作,负责弹道校核及射击表的制定。分工明确后,中方验收人员有条不紊地投入了工作,每天按照厂方工作时间上下班,参加各种材料试验及成品验收,其余时间专心学习加工工艺。分管炮管验收的王国章回忆说:“验收标准都是根据德国陆军现行的有关炮兵兵器条例及德国工业法规进行。从从锻造、铸造毛坯开始,先作材料试验,每个验收员都有一个专用小钢印,对于合格的毛坯加盖钢印后才许发到加工工段进行加工,最后加工完成的部件必须有验收员原来盖的钢印者才能提请成品验收,验收合格后再加盖一个钢印才算正式成品。只有符合上述手续的正式成品才允许进行组装,手续极为严格,对于确保质量却是必不可少的。”


9月中旬,第一批四门炮组装完成,在德国北部哈诺威城附近的荒草原上进行了射击和拖行试验。为了考验炮身的强度和精度,每门炮先进行强装药射击和精度射击,然后再选定一段高低不平的公路,用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度拖炮运行一百二十公里,以此查看经过强烈震动后的炮身各部结构是否发生变形。两种试验过后,“三十二倍十五榴”运回莱茵金属厂,拆卸下来一检查,结果发现其中的一些部件出现了变形,验收团当即向厂方提出了异议,并拒绝验收。莱茵金属厂对此高度重视,修改了设计,更换了问题部件,又进行了两次试验,在没有发现新问题的情况下,最后定型投入量产。


1935年5月,二十四门重榴炮及附属装备全部验收完毕。希特勒事先说过,绝不在1935年运交中国,“三十二倍十五榴”迟迟无法起运回国。1936年2月,中国组成了以顾振为团长的代表团赴德访问,在前任军事总顾问塞克特的帮助下,代表团会见了希特勒等德国军政经济首脑,磋商推进了中德易货事项,确定了易货贸易的具体原则,德方并向中方贷款一亿马克用以易货,双方签定了贷款协定。中方每年可用两千万马克向德方进口军火及工业设备,而以一千万马克农矿品偿还德方,为期十年。几个月之后,二十四门重榴炮全部运抵中国。这是否为易货协定所达成的成果,或者是希特勒承诺担保先运后付了,今天已难以求证。但中国第一个机械化重榴炮团不久成立,无疑为我们民族抗战增添了杀敌利器。消息灵通的美国驻华武官很快得到了“中国已从德国获得重榴弹炮”的情报,情报指出:“此种重炮是在1936年中旬成交,为最现代化的武器,装在有轮胎的拖车上,每小时可行三十至四十公里。”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