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感逃犯 正文 第三章 死去活来

碧海莲蓬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6.html


暴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管一鹏只觉得自己浑身由一开始的滚烫酸疼慢慢变得空灵,好像和周围的一切溶为一体,雨滴落在身上仿佛直接浸入皮肤然后消失在身体里面。我是不是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只是残存的意识,马上就会消散在空气里。如同为了印证他心中所想般,管一鹏感觉自己的脑袋逐渐有些意识模糊,一股暖暖的浑厚的感觉像液体一样流入他的头部,在他得脑袋里不停地转来转去,让管一鹏变得昏昏沉沉,这股暖暖的物质最后停在了他的眉心处,一股热涨的冲击力立刻撞击在眉心处,登时就让管一鹏昏死过去。

片刻之后,管一鹏被吵醒,双目之间已经没有了热涨的感觉,相反整个人全身上下暖暖的,就像自己正在温泉里面沐浴。没等他仔细品味这种感觉,周围雨滴落地的声音就如同炮弹在海里炸响震得他心神俱裂,一股臭屁味熏得管一鹏一阵眩晕,管一鹏甚至能感觉到落在手臂上的雨点之间的差别。管一鹏用手捂住耳朵,却看见一团雾气的下部渗出一滴一滴的水珠,然后水珠落了下来,越来越快。管一鹏心头巨震,我居然能看见几千米的高空中雨的形成过程,难道我变成了灵体所以才能看的这么远,他用手揉揉鼻子,愣了一愣,突然反应过来,我的躯体还按我的意识行事,那就是说我还活着了。那这么敏锐的视力,听觉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刚才雷电击中我造成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不上来,但看起来和刚才被雷劈是分不开的。一时间管一鹏又高兴又难过,高兴地是自己逃过了一劫,并且是因为遭了雷击而逃了一命,而且自己居然挺过了雷电,那句话怎么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自己今天是走了狗屎运了,弄不好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难过的是,如果自己的感官始终如此灵敏,那今后自己别想再睡个安稳觉了,估计对女人也不会再有兴趣了,你想啊,一眼看过去,对方脸上的汗毛一根根迎风飘扬,平时不起眼的一个痣现在如同黑馒头般趾高气昂的杵在脸上,你能受得了。谁还会有那种兴致啊。越想越丧气,刚才还有的那么点逃出生天的喜悦扎转眼间荡然无存,只剩下满腹哀伤。管一鹏躺在雨水里,自顾自的黯然神伤,嘴里嘀咕着怎么这么半天了也没来个雷声,震死我算了。听到自己嘟囔的话,管一鹏突然灵台闪光,刚才自己只顾着想问题,似乎各种声音就被屏蔽掉了,充耳不闻。那就意味着自己可以控制听觉的使用,自己不想听的太远的时候,可以控制自己的耳朵和以前一样,想知道远处的情况时可以控制耳朵像刚才那样灵敏。管一鹏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开始尝试控制听觉的应用,心随意动,果然如自己所想,当自己平静心情,不刻意去听的时候,自己就像以前一样,周围的一切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困扰,当他想要听清远处哨楼上警卫的呼吸时,分布在全身的暖流缓缓的流向耳部,整个世界的声音似乎被陡然放大,美中不足的是近处的声音会震得自己头痛欲裂。管一鹏想起以前曾经看到一些资料介绍美军的战斗耳塞,当声音高于一定分贝时,耳塞自动将音量降低到适合人类听觉的范围,而如果音量小于一定值,耳塞又会将之放大到适当值以保证声音可以被完整的捕捉到又保护使用着的健康。至于人耳适宜音量将被自动放入,不加任何处理。如果不借助耳塞就做到这一点的话,对自己而言就是再幸福不过了。管一鹏默默在心里回忆了一遍智能战斗耳塞的工作原理,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搞一副来玩玩。

远处哨兵要换岗了,下岗哨兵对准备上岗的战友交代着什么。管一鹏心里一动,侧身去听他们说什么,原来是在交代对方留意自己这个方向,不要出什么意外。见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管一鹏收回注意力不在监听,却突然感觉那里有些不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有点不甘心,就有把刚才做的事情重复一遍,结果管一鹏惊喜的发现当自己倾听远处声音时近处的声音虽然被放大了但却不在像前面那样给自己造成不适,仅仅像有人在跟前大嗓门说话般,虽然声音很大却不吵。而且根据远近的不同,声音被用细微的音量差别区分开来,根据量差和声音源的特点就可基本推定音源距离远近。这一发现让管一鹏欣喜若狂,他意识到只要自己明白了工作原理,自己的大脑就会自动实现这一过程,简直太棒了,都可以把自己的大脑视作一台超级计算机了,只要明白了电子器件的工作机理,自己的大脑就会模拟出这种功能。兴奋的管一鹏躺在原地,立刻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视觉,为了不至于丧失视觉的距离感,管一鹏决定在查看远处时让自己的眼睛像鹰眼那样工作,所以他仔细回顾了一下自己所知道关于鹰的知识,因为以前只研究动物之间怎么沟通,所以对鹰眼的了解不是太多,只知道些皮毛。这让管一鹏费了很多事,不断的尝试,调整,足足多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大功告成。稍喘口气,管一鹏又对嗅觉,触觉进行了摸索练习,直到完全掌握控制,至于味觉,管一鹏只是练习了一下常态和非常态的转换控制,以及敏锐程度的逐次加深意念控制,就放过了,毕竟自己又不是美食家,顶多就是在潜在毒素威胁自己时味觉能提前发出警报。等到一切搞定,天已经基本黑了,雨也停了,风却越刮越大,浑身湿透的管一鹏却一点寒意都没有,身体始终是暖洋洋的,身上的水好像不能带走他半点热量,相反似乎不断有水化入自己的身体补充自己的精力,感觉非常奇妙。

监狱的一扇侧门打开,出来了几个人,往草场方向过来。管一鹏侧耳去听,其中一个是今天带工管教,另外一个是自己监区的监区长,其它几个的声音没听过。管一鹏想爬起来迎过去,旋即又放弃了这种想法,这样只会自己处于险境,万一对自己下手的人是从这几个人中一位处接收指令,那自己现在迎上去只会被在干掉一次。唯今之计,只能将错就错继续装死,先躲过去再说。想到这里,管一鹏让呼吸尽量轻微平和,不易察觉,直挺挺的躺在泥水四溅的草地上,等着几人的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