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22)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在这里,我想写写我的两个班长。这两个班长,算是我的大哥。应该说,他们的出身、性格、经历都不尽相同,唯一相同的,都是鸟人。 先写谁呢? 还是先写我的直接领导老蛙班长吧。 老蛙班长叫丁大力,之前说过,他疑似特大出身。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时至今日,他到858团之前的经历都显得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在这里,我想写写我的两个班长。这两个班长,算是我的大哥。应该说,他们的出身、性格、经历都不尽相同,唯一相同的,都是鸟人。

先写谁呢?

还是先写我的直接领导老蛙班长吧。

老蛙班长叫丁大力,之前说过,他疑似特大出身。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时至今日,他到858团之前的经历都显得扑朔迷离。我们这帮穷丘八不是管档案的,也不是军队高层的首长,老蛙之前干过啥,我们所能了解的仅是建立在传说之上,有一定的艺术加工,未必是事实,说出来只当是个乐事。

诚然,老蛙班长不会做人,不善交际,为人刻薄,冷酷无情……

操,真他妈痛快!哈哈,我终于能痛痛快快的说这些了,反正老蛙现在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我得说句良心话,虽然老蛙是个鸟人,我跟着他没少吃苦,他绝不是史今,我绝不是许木木。但是我能有那么大的变化,全靠了老蛙,就像许木木后来成了兵王,不能说全靠史今,至少史今的功劳占了大半。

现在,至少和没当过兵的比起来,我有一股拼劲,比较能吃苦,这些姑且可以被称为优点吧?都是老蛙给我的。

老蛙跟我说过:“到了部队,你就要做好吃苦受罪的准备,到了我的班里,那就准备脱一层皮吧。”

记得那时《士兵突击》特别火,很多人以为史今是中国陆军基层中众多老班长的典型形象呢。唉,怎么说呢?中国一百多万陆军,我不否认有那样温柔贤惠(我认为这个词用来形容史今再好不过)的班长存在。可惜了,我摊上的那个鸟人班长跟史今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史今于许木木来说像个慈母,鼓励、爱护,温柔到极致。

老蛙不会那样,其实,如果老蛙真像史今那样,我又不是许木木,信不信我能把步战车拆了?我真敢,还别不信,我早说过,我们这代人都是这操行,你要敢对我们怀柔,我们就敢骑到你脖子上拉屎。也别说我们非要通过打骂体罚才能服从领导,我们这代人有自己的特色,每个时代的人身上都留有特定时代的特定烙印。我们在家里都是独生子女,娇生惯养坏了,这样的人送到部队咋就能把毛病板过来?所以,很久之前参军入伍的大叔大婶们未必理解我们这代人,别看你们当年也是当兵的,也做过带兵人。

我现在的思维有些混乱了,不知该说说部队的规矩还是说说老蛙是怎么收拾我的。唉,算了,我还是都说吧,少说哪一样都不行,流水账也得讲求个通顺不是。

先说说军队的鸟规矩。这并非题外话,不把这些交代明白,我写我班长的故事你们看起来也会觉得莫名其妙。

当新兵的注意了,别过分害怕肩膀上带杠带豆的,事实证明肩膀上挂两道杠几颗豆的,对苦大兵的态度还可以,你要是命好遇上一个肩膀上带穗带星的,也不要过分紧张。一般来说,高级军官跟苦大兵的关系,就好比爷爷跟孙子的关系,差不太多。我想可能是老人家们岁数大了,家里儿孙满堂,看着这帮苦大兵跟自个的儿子孙子差不多,那感情就比较真挚了,这可不是作秀啊弟兄们,是真的。老人家们也有不少是从基层干起的,对基层士兵的感情绝不带半点儿虚伪。

连排长,跟大兵住一个兵楼,吃一个食堂,但是全连百十多号人,全排三十多号人,想一个一个管也管不过来。所以,班长横空出世,成了苦大兵们的直接领导,也成了苦大兵们最最惹不起的人物。

你的顶头上司,跟你吃住在一起,带着你训练,监督你学习,你有啥不懂的他会亲自教你。你说你惹得起他老人家吗?

老蛙,就是一个我惹不起的人物。我刚当兵时还是那么一个不成气候的操行,我跟老蛙能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不难想象吧?

就在他的监督下,我跑马拉松、几百次挣扎在障碍场上,靠墙深蹲、伏地挺身、交互蹲跳、引体向上、俯卧撑、鸭子步。总之一切能够增强人类爆发力和耐力的训练我一样没落,通通练了个臭够。

我累的直打挺,有时候真想耍赖,可是看着老蛙手里的武装带,再摸摸自己的屁股,娘的,他要真拿武装带抡我咋整?我怕累,但我更怕疼。

我能不恨这个鸟人吗?王八蛋是没动手打我,充其量骂我两句,却也把我折腾的够呛。大家尝过明明撑不住了还被逼着坚持到底的滋味吗?腿肚子转筋了,感觉不到难受了,但是一停下就瘫倒在地上,作训服能“立正”。

老蛙自有老蛙的道理,他说我们是步兵,到了战场上所能依靠的只能是自身,不把自己练得棒棒的,将来保命都难。所以,他说松是害,严是爱,现在对你严是为你好。

不得不说,我到今天干啥都有一股拼劲,很大程度上得感谢当年老蛙为我准备的那么多训练和磨练。现在遇到难事了,心里只要想想当年那些看起来不可逾越的障碍物,想想老蛙那欠揍的表情和恶心人的腔调:“三分钟,两百个俯卧撑,开始。”决心和信心都来了,妈的,当年那么苦我都挺过来,眼下的算个逑?

老蛙疑似特大出身,我们也都对他的那段疑似经历比较感兴趣。可惜的是老蛙从来不跟我们说他在特大具体经历过哪些事,包括他肩膀上那块大疤瘌是咋落下的他都不说。我们所了解的都是从路边社套来的。当兵的也是人,也有穷极无聊的时候,聚在一起吹吹牛逼侃侃山,老蛙的那段经历就越来越神乎其神了。

老蛙当年在茫茫大漠中拿着AK47屠了十多个**分子,境外的**分子出百万¥买老蛙的人头;

老蛙当年在边境执行反渗透作战,一出手连着搞死了三个敌方特种兵,把人家的蛋踢得稀碎稀碎的,他那肩膀上的大疤瘌就是那场混战留下的纪念;

老蛙当年代表中国特种部队参加埃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大赛,某次演练,老蛙独自掩护队友们撤退,一个人一把狙击步阻挡了一个连的爱沙尼亚国防军,最后是三百多爱沙尼亚侦察兵一拥而上捉拿老蛙,老蛙跟三百人在山里兜圈子整整两天,干掉了一百多,自己全身而退……

这些要都是真的,那这老蛤蟆也够他妈狠的。

我确实怀疑老蛙真杀过人,我总感觉他的眼神和正常人不太一样。这么说吧,他一瞪眼,我这心脏就跟着狂跳,不用他大喊大叫也不用发出威胁,更不用连踢带踹,我自然服从命令。他那眼神倒是不能杀人,但是透着可怕的信息,出于人的本能,我很害怕。

我见过邻班的小兵跟班长耍贫嘴,班长最后很无奈地说:“你瞅瞅,这小子今年才十六,让他干点儿活这叫一个费劲。”

老蛙说:“刘宝文,把窗玻璃擦干净,待会儿我检查。”我立马行动,哪怕是正在给莹煜写信。

我听邻班班长问老蛙:“你是咋把你的兵调教成这样的?在你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怕你跟怕鬼似的。”

老蛙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老蛙说不知道,我却知道。虽然我有时候挺烦他的,但我更服他。我想,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服更男人的男人。男人怎样才能更男人?我个人认为,重要的一点,不光在事业上优秀,生活中也要有情有义。

有一次我们班里的一个二年兵家里出了点儿事,老爸得尿毒症需要换肾,就这么一个独生子,肾还不匹配,那就得很费一笔钱了。二年兵纯牌农家子弟,上哪儿拿那么多钱?又摊上这么一件人命关天的事儿,急的这二年兵一个人躲起来哭。

老蛙知道这码子事以后,二话没说,一个在军队干了十年的丘八攒了那么点儿遭钱全拿出来了,据说连他姥姥送给他的纯金戒指也送上来了。那金戒指我见过,是他姥姥让他将来相对象用的。老蛙不光自己拿钱,还动员我们帮助战友。一口锅里搅勺子的兄弟家里出事了,我们能不管吗?我们是有钱出钱,有物捐物,最后连营部都被惊动了,一帮穷丘八帮一个穷丘八,总算凑够了手术的钱。

被帮助的人千恩万谢,一些人还准备将老蛙树立成正面典型好好宣传一番。面对团报记者,老蛙说:“众人拾柴火焰高,能帮的帮一把,世上还有难办的事儿吗?再说,他是我的兵,出了事我不管谁管?”

这话说的,不知会不会引得某些人喷口水,说老蛙拉山头。我们围观的人也的确看出那位团报记者的表情有些尴尬。

老蛙的话没有大道理,说这是拉山头也行,但是老蛙赢来的是什么?我们烦这个鸟人,我们更敬佩这个鸟人。我们觉得,跟着这样的班长上战场,我们放心!到了要命的时候,他敢给我们挡子弹,我们也敢给他挡子弹。

老蛙生在西北,家里比较穷,底下还有两个弟弟,爹走的早,妈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不容易。咋办?老蛙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去社会谋生,挣来微薄的薪水贴补家用。他没啥文化,却也喜好读书,有时候会向我请教一些问题,当然这问题问的很没营养也是事实。

“小刘,汉高祖是叫刘邦吧?”

“是啊。”

“那他跟刘备是甚关系?”

“……”

“父子?”

“报告班长,刘邦是刘备的班长。”

“哦。咦?汉朝的时候有班长这个词儿吗?”

“有,自从班长你安排刘邦和刘备父子相认后,汉朝就有了班长这个职位。”

之后,老蛙闹着玩儿似的拍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揉了揉生疼的额头,开始给老蛙讲解汉高祖刘邦和刘皇叔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其中免不了说一下汉朝的政治、经济、军事制度,解释一下为啥堂堂中山靖王的后代要靠卖草鞋为生,就因为汉武帝的一个“推恩令”。

老蛙最怕别人说他没文化,但有时候他也会跟我说:“小刘啊,以后班长有甚不会的问题就来请教你,你千万别烦,也别笑话班长,班长小时候家里穷,初中没念完就去社会谋生啦。”

“班长,这没问题,那你能不能教我如何用洗衣粉和肥皂制作炸弹?”

“年轻人,好的不学为甚学这个?”

“班长?”

“咱不说这个,把你的《亮剑》借我看看。”

“你是班长,你管我借我还能不借?但是你别折页好不好?好好的书都让你祸祸成啥样了?”

“嘿你个……算啦算啦,我不折页,借我看看。”

老蛙总说:“小刘,你念过大学,有文化,懂的多,一定要好好干,争取在部队干出一番大事业。”

那时我只是坐在他身旁吸烟,对他的话我唯一的反应是微微点头,却有很多自己的主意。我在老蛙身边都想些什么?当兵只是为了将来好找工作罢了,谁还能在部队常干呢?有啥好处啊?人有很多种活法,不一定非在一棵树上吊死。生命中只需有一段当兵的历史,咱为祖国站过岗放过哨,尽了义务拿了好处就该走啦。

唉,现在我却有些后悔了。虽然我的条件并不一定能顺利转士官,但是,我真的后悔离开部队,离开老蛙班长。

为什么?我说不清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