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21)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宿营地里,士兵们在小憩,炊事班热火朝天地忙乎着。我枕着头盔躺在蓝天下的戈壁滩上,一口一口的吸着烟。此情此景,为金戈铁马的军事生涯增添了少有的浪漫色调。但我顾不上感受这份浪漫,军营生活成功的抹掉了我身上的一些气质。 现在,我很累,我需要休息。 我的耳朵仍在嗡嗡作响,闭上眼睛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宿营地里,士兵们在小憩,炊事班热火朝天地忙乎着。我枕着头盔躺在蓝天下的戈壁滩上,一口一口的吸着烟。此情此景,为金戈铁马的军事生涯增添了少有的浪漫色调。但我顾不上感受这份浪漫,军营生活成功的抹掉了我身上的一些气质。

现在,我很累,我需要休息。

我的耳朵仍在嗡嗡作响,闭上眼睛脑海里便闪现出战车卷起了漫天尘土,12.7高平机枪在疯狂扫射,40火在怒吼,88式通用机枪不甘落后,倒霉催的步兵们不断地跃进、攻击。

一个男孩子,说他没向往过这种生活,没崇拜过军人,那是撒谎。可当男孩子真的穿上军装,乘坐步战车冲锋,在尘土**中射击移动靶,所有人都要求他脑袋里时刻紧绷打仗的弦,那么属于这个男孩子的恐怕只有劳累和恐惧。

至少,我就是那样。我已是军人,但我仍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你可以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你甚至可以说我不是个男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法阻挡那深深的恐惧,更不敢去想,当机枪弹撕裂我的身体时,我会是什么感觉。

“哎呀哎呀!这个笨蛋!咋连西红柿都不会切?”

我睁开眼睛,看到炊事班长一手还拿着锅铲,正冲着班里一个列兵吼着。那个列兵年岁不大,长得很小,我严重怀疑《炊事班的故事》的主创曾在我连炊事班体验生活,由此才催生了小毛这样一个角色。

那个小列兵捂着手,可能是太着急了吧,不小心切了手。那天,一向手脚麻利的炊事兵们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开赴野外训练场时炊事车不知怎么的抛锚了,掉队了不说,训练完了才姗姗来迟。全连一百多号人还等着吃饭呢,炊事兵们知道我们不好伺候也不好惹,虽说平时伙食不够好可好歹还能按时吃饭,今天事情可不好办了。眼看着别的连队的午饭已弄得差不多了,我们的午饭还没着落。大家都急得不行,这节骨眼上炊事班长能不吼吗?

鬼知道那时候我是咋想的,上天注定的我那天非当活雷锋不可。我走过去,拿出创可贴交到那个小炊事兵手里。然后我说:“班长,我来帮你们吧。”

“行啊,好不容易来了个不只管吃的军爷,热烈欢迎。”炊事班长闷声闷气地应着话,将两大盆白菜片和胡萝卜片倒进大炒锅里,然后是锅铲上下翻飞。

我从小列兵手里接过菜刀,说:“你去包扎一下吧。”

“谢谢哥哥。”小列兵吸了吸鼻子。

我嘞个去,哥哥?我是比他大,那他也不至于叫的这么肉麻吧?我尴尬地眨眨眼睛,操刀去切西红柿。

一百多号人的量,得有多少西红柿?不怪乎小列兵能切到手,那么多柿子真能切到手软。我切柿子时听炊事班长一边轮锅铲一边抱怨:“以前连里没多余的人手我也就认了,今年招了这么多新兵,干嘛不给我们班多配几个人啊?”

“孙班长,啥时候开饭啊?前胸贴后背啦!”远处有士兵抱怨。

“吵吵啥?一天到晚的只管吃,就不想想我是咋把你们给喂饱的?全连一百多号人都要吃饭,我这就六个人我容易吗我?”孙班长连珠炮似的回应,把那个抱怨的兵硬生生给噎回去了。

我切了很多柿子,又开始打鸡蛋。白案炊事员把饭闷上后,过来帮着切葱花,整个炊事班忙得不亦乐乎。

终于开饭了,大家排队领饭的时候,孙班长悄悄找到我,往我的钢制饭盒里打了很多柿子炒蛋,算起来比大米饭多得多。末了孙班长说:“以后有空来我炊事班帮帮忙,我亏不了你。”

部队的吃食味道不好,但供量充足。只是,我的饭量太大,加上训练量大,因此当兵后就没怎么吃饱过,主要是我在饭堂里脸皮不够厚。野战部队的兵吃饭都跟比赛似的,你下筷子下的晚了,鸟毛也剩不下,脸皮薄不好意思跟别人抢,那你就等着挨饿吧。我吃饭的时候还总想着谦让别人呢,问题是别人知道谦让一下我吗?所以我总也吃不饱,狂掉了不下三十斤体重,往往是饿着肚子进食堂,饿着肚子出食堂。

这次,我算找到了一个解决温饱问题的方法。对啊,可以跟着炊事班混啊,跟炊事班的人处好了关系,还能少得了好吃的?

看看,当活雷锋也不总是吃亏的,要说我这么一个小列兵想跟孙班长套近乎几乎是不可能的。像我这个连队的普通新兵,初来乍到、举目无亲的,还想跟炊事班长套近乎?想来那帮老兵油子也很难从孙班长那里捞来多少好处,除非连排长和司务长。那次我在孙班长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虽然我也不太会切菜但是我两肋插刀的顶上去了,孙班长记住了我的好,以后自然不会亏了我。

事实也证明,我在部队多了一个关照我的班长,活是没少干,好处也没少捞。我挺知足,更不认为我吃了多大的亏。尽管也有不少人后来跟我说,孙班长是个铁公鸡,能给你啥好处啊?你就是去他们班给他们当免费的苦大力呢。其实啊,那一阵子黄瓜、西红柿、煮鸡蛋我可都没少吃。逢年过节改善伙食,啤酒我偷着多喝了好几瓶,红烧肉多吃了好几碗。这叫没好处?嘿嘿。

以后,任何时候都要将活雷锋当到底,好人到什么时候都不吃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