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一章(下-1)

墨檀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王志文抬起手鼓掌,接着是潘建国再往下是所有的队员,他看着于晴和陶思然互相拥抱,佩服的说:“好一个田忌赛马,佩服。” “其实男女队员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我就是耍了一下小聪明而已。”于晴摘下帽子。 “兵者诡道,能赢就是王者。看来我这次是在战术上失策了。”王志文怅然的说。 陶思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王志文抬起手鼓掌,接着是潘建国再往下是所有的队员,他看着于晴和陶思然互相拥抱,佩服的说:“好一个田忌赛马,佩服。”

“其实男女队员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我就是耍了一下小聪明而已。”于晴摘下帽子。

“兵者诡道,能赢就是王者。看来我这次是在战术上失策了。”王志文怅然的说。

陶思然笑着找潘建国叫嚣去了,潘建国看她过来马上往男队员里扎。


消息在武警大队传的飞快,何况这话有的时候一传容易变味,不过大家都知道本武警大队第一精英分队让明不经传的女兵给削了不轻,这让一直在赛前就叫嚣着打不过女兵还算爷们吗的潘建国好几天见陶思然都抬不起头。

“呵呵,听说这个新来的于晴成绩不错啊,竟然一个月就把女队的成绩带出来了,我看这样下去咱们也可以参加爱尔纳突击了。”沈国开完笑的说。

“突击那个不敢保,不过跟一分队打能打成这样真实不错。”王政委抽着烟。

“呵呵,”沈国笑呵呵的庆幸自己又挖了一块宝,“真不错啊,对了,小肖,你也说说,肯定你也听见传言了。”

“传言毕竟是传言吗!”房间一角传来一个女声,肖丽娟今天来修电脑系统的,她扶了扶眼镜随口应了一声。

王政委也乐了:“可真够理性的,不愧是高参谋看中的人。你说自从有了高参谋,咱的精英也多了哈。”

肖丽娟脸上露出些笑容,继续埋进电脑里。


这几天潘建国像是撞了鬼一样,见着女队的就赶紧闪,反倒几个输给女兵的队员倒没什么。这天在饭堂陶思然撞见潘建国,对方笑呵呵的打招呼:“早啊,陶队长。”

陶思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有些别扭的回答:“哈,你怎么在这?”

“我来吃饭的啊。”潘建国把手中端的餐具抬高了一些。

“哦。”陶思然应和一声。

“那个……女队员怎么提高的这么快?可以透*给我吗?”潘建国露出了狐狸尾巴。

陶思然脸一拉,果然没好事,把手中的盘子搁到潘建国手中的餐盘上:“不知道!”说完大开步的走出饭堂。

食堂的一个勤杂兵拖着个拖把走过去,咱提醒自己没看见。


刘坤从新疆一回来,马上赶路回到刑警队。

“队长,我们回来了。”赵子明一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正在倒水的队长,他们一身风尘仆仆的感觉让办公室里的人赶紧的招待这几位“大将”。

一看到三个警员回来了,展鹏马上放下手中的杯子就迎上去,连招呼也没打就问:“怎么样了?”最近他为了这事上了不少火,嗓子都发干了。

“还好,找到了当初一个知道内情的人,可费了我们一番功夫。”小吴接过同事递过的水杯。

赵子明从包里拿出本子,说:“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确瞒报了。”

“你说这废话干什么,重点!”身后的小张急火火的样子。

“就说到重点了,你着什么急啊!”赵子明咽下一口水,“不过不知道的是,当初这批枪支就像蒸发了一样消失了,因为知道的人很少,所以这件事也就压了下来,刚开始这老家伙还死活不肯说呢!”

“怎么说话呢。”展鹏拍了他脑袋一下。

“我也查了当年所有有可能涉及的人,答复都差不多,都是在差不多时间发现丢的。”于晴肯定的说。

展鹏皱紧眉头,站起来说:“好,辛苦你们了。给你们一天假,回去好好休息。”

“就一天啊!我们都快成风干肉了!”小吴怨声载道的说。

展鹏好像没听见,朝自己办公室走回去。

刘坤把所有的资料交给队长,忽然材料停在半空张开口想说什么,最后闭上嘴,停在半空的材料也递了过去。

“想说什么?”展鹏敏锐的眼光发现了她欲言又止的举动。

“没什么,刚刚以为差过了什么,都在里面了。”刘坤说。

“好,没问题就行,有话直说。”展鹏收起文件。

刘坤点点头。


出了刑警队,刘坤来到附近饮料店坐下,她有种罪恶感,就在刚刚上交的材料里面,有张笔录没在里面,她现在只希望这张笔录不重要,但是万一重要的话,那么就麻烦了。小姐端上来她的饮料,她谢过,继续低头想自己的事。

“你肯定?”陈风又问了一遍刘坤。晚上刘坤换了便装把陈风约在茶馆里。

刘坤点头说:“你信得过我就是真的。”

“别人知道吗?”陈风紧张的问道。

刘坤的表情告诉他:“连展鹏队长也不知道。”

“谢谢,你帮了大忙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做笔录通常要有两个以上的人在场的。”陈风有些疑惑的问道。

刘坤眉毛一抬:“我也想不到,本来我和小吴就要走的,结果他跑出来说这事不该瞒着的,那个时候小吴口干舌燥的去买饮料了。所以有些戏剧化的我就知道了。”

“真走运,幸亏你留了个心眼。”陈风感激的说道。

刘坤笑笑:“我们都为了共同的一个人吗!不过也好,于晴回来了我就放心了,那件事我们都不说,况且,现在我随时会成为一个负担。”她的表情有些扭曲。

“于晴去了武警,就在高参谋手下。”陈风摇摇头。

“什么!”刘坤的声音高了很多,把周围的客人吸引的回过头。

陈风示意她冷静:“小点声,没错,她现在就在武警,过的也不错。”

“为什么要这么做!”刘坤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

陈风摇摇头:“上层做事总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混蛋!”刘坤恨恨的捏了一下拳头。

“如果换做是我,把最危险的一个人放在自己眼皮底下,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不是更好吗?你暂时大可不必担心。”陈风安慰道。

“肖锐不是也在他眼皮子底下吗?”刘坤冷笑。

陈风有些被戳痛的感觉:“他不会掩饰自己,于晴现在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卧底人员了,她处理事故的能力我们应该可以放心,而肖锐就不是,他当初太明着来了。”

刘坤沉默表示认同。

“明天就是11月份了,时间可真够快的。我认识你们已经差不多一年了。”陈风看着窗外的树枝上的落叶。

“队长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伤感了?”刘坤斜睨他一眼。

“呵呵,有吗?”陈风笑了,这一年,他变得太快。

窗外一片落叶随风飘下,提示人们将来的明天。

清晨的阳光撒进这座城市,人们开始又一天的忙碌,也许人们会抱怨生活的碌碌,也许会因为昨天错过的哀叹一整天,所有的一切给生活灌注了生命,但是生命更倾向于那些永远怀抱着希望的人,在他们的脸上就能看出。


“你们的体能不过关的话什么也别说!”于晴对跑在最后的一个女队员说道,顺便还补上一脚。

今中国阳升起的时候队员们就已经在训练场上开练了。凌晨四点于晴拉了集合哨,突击训练,这让平时比较循规蹈矩的队员感到不适应,她们已经结束了将近一万米的长跑,现在是在基本功上训练。于晴看着秒表上的时间,早晨的阳光投在这些已经感到疲倦的女孩子身上。

“我看谁敢落下一个,加罚一百个!”于晴盯着她们做俯卧撑,看到一个想偷懒的队员走过去,下去的时候把脚踩在她背上施加了更多的压力,使原来就酸胀的胳膊有些发抖,她大喊一声撑起来,脸上的汗珠滴在水泥地上变成深色。于晴有些满意的离开,看到有偷懒的就上去狠狠的教训一下。

队员们的衣服已经湿透,于晴还没有打算停下来的意思,一个个叫苦不迭的队员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最后十趟蛙跳结束的时候,于晴宣布训练结束,上午可以休息,队员们一个个都互相倚靠着搀扶着,就这架势一上午体力是恢复不过来的,她们心里暗暗说副队长疯了。

“谁敢坐地上,一万米!”于晴大吼一声,几个累的实在撑不住想坐下的马上撑直了。

其它队经过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不仅暗暗的咽了口口水,五分队队长冯剑看着于晴对自家的副队长说:“这特战的都还是人吗!”

“母老虎。”副队长愣愣的说,刚刚于晴那一声真惊着他了。

“不,母豹子。”冯剑纠正。

副队长有些大脑卡壳一样的看着他。

“早上四点就提溜起来拉练,厉害。”冯剑不管副队长的表情,看着女队员们互相搀扶着走出训练场。

副队长忽然想到刚刚冯剑的表情,赶上去说:“咱们就算了,何况上次对抗是于副队长使了计谋的。”

全队的队员都回过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冯剑,考虑今晚是不是着装睡觉,随时备战。

看到女队员灰头土脸疲倦的堪称挪动步伐的脚步,高建停下来问旁边的一个执勤兵:“这是怎么回事?”

执勤兵看一眼说:“早上拉练拉的,四点就开始了。”

高建心里有些数了,他打发走执勤兵,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陶思然并没反对今天早上的拉练,但是心里也暗暗的没谱,自从于晴来了之后,队员们的训练量增加了不少,虽然成绩显著,但是这样下去真怕队员有些吃不消,毕竟她才是队长,出事还是得自己担着。


“今天要不让她们休息一天吧,你早上整的那么厉害。”陶思然看于晴在收拾刚洗完的衣服,试探性的问。

于晴动作停了一下, 继续叠一件衬衣:“好的,就听你的。”

“不是我对你训练有意见,只是觉得她们最近太累了。”陶思然觉得于晴答应的太轻松了,自己觉得有些心虚。

于晴把叠好的衬衣放进衣柜:“我知道你信得过我,休息一天也无所谓。”

“哦,那我就放心了。”陶思然放松下来,说话也轻松了。

于晴又把另一套训练服放好:“你是怎么回事,跟我说话紧张成这样。我还能吃了你吗!”

“哎呦,可别说了,我是怕你不干了或者气跑你,那样我的罪过就大了。”她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

“糊涂!我已经是武警的人了,怎么能说跑就跑?”于晴脸上露出些笑意。

“那就好,那就好。”陶思然打哈哈的说。

“不过星期六要加练。”于晴关上整理好的衣橱。

陶思然差点从玩着的椅子上摔下来,想了一会儿才说:“不要太过分就行。”

于晴答应。


“唉呀妈呀,副队长就是一后妈啊!”田丽丽在图书室抱怨道。

李岚坐在椅子上,到现在全身还在发疼,她又搬了把椅子把手臂搭在上面。

“我就不信了,她不是也是这么过来的吗!”赵歌毫不客气的坐在李岚刚刚搬过来的椅子上。

“累死啦,今天我还腰疼呢!以前大队长训练也没这么紧过啊!”义务兵孙娜几乎是弓着腰过来坐到对面,趴在桌子上。

几个人忘记了在图书室,吵吵的声音明显影响到了里面看书的人。

“对不起,请安静些好吗?我在看书。”一个戴着眼镜的少校走过来。

“对不起,参谋。”李岚几个站起来敬礼,少校回礼。对面的是大队的资深工程员肖丽娟。

肖丽娟看看几个人,脸上毫无表情:“以后记住就好了,有什么话直接找你们的副队长直接说,至少还有解决问题的可能。”她的话和她的脸一样没感情。

“是。”几个人就像在训练场上一样,看她走远才坐下。

肖丽娟登记拿走几本书,她刚才正在构思一个程序的技巧,让那几个冒失的女兵打断了,表面上还是平时的那么冷静内心却开始恼火。拿着书走过走廊的时候又想到刚刚的程序,她又回到了刚刚的聚精会神的状态,甚至撞上一个正在低头系鞋带人的身上才反应过神来。

“哎呀!”那个人差点被推出去,不过一看就是练过的,在一瞬间就站住了,“走路看着点好吗?”那个人抬头。

“对不起。”肖丽娟有些气馁的从沉思中回过神,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之前不会考虑那个问题了。

“倒没什么,就是挺突然。”被撞的人抬起头,觉得眼前的人眼熟,肖丽娟也在几乎同一时间认出了她。

“于晴!”“肖丽娟。”两人呵呵的笑起来。

“人家说是不打不相识,咱俩是不撞不相识啊!”于晴帮肖丽娟扶好撞歪了的一摞书。

肖丽娟谢过于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她平时不是多话的人,加上和于晴的性质不一样,见面的机会很少。

“优秀的工程员,曾经破解过多次复杂的通讯截获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恐怕这些不是想掩饰就能掩饰的吧?”于晴想着陶思然介绍给她的话。

“哪里,只是一些雕虫小技罢了。”肖丽娟话里透露出些喜悦。

于晴目光看到她手中的那摞书:“你看的书这么深奥啊!”她拿起其中的一本。

“职业问题。”肖丽娟笑笑。

于晴把书放回原处,说:“厉害,我这样的根本看不懂,不打扰你啦,看你刚刚那聚精会神的样子,肯定在想什么问题,我先走啦!”她挥手告别。

肖丽娟腾不出手,她点点头,有些惊讶于晴对人的观察之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