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那天,我拘谨地站在老蛙面前,老蛙冷峻的目光扫在我的脸上,我竟有被利剑刺中的感觉。老蛙清清嗓子,道:“给我听好,我只说一遍,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班长,你是我的兵。样样做到最好,全力以赴,咱们班年年拿先进班集体,我年年是优秀班长,别给我抹黑,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他的口音让我想起了佟湘玉佟掌柜,我直想笑,可我不敢笑。我看到老蛙倒是露出一丝冷笑,令我不寒而栗。

我是步兵,没打算在部队常干,也就更没想过去当侦察兵或者特种兵。谁承想,摊上一个据说是特种兵出身的班长,这两年兵还能好当吗?

老蛙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可以说我天天都被训的跟狗似的。

那时部队还没被拉到野外,我们主要是练体能。四百米障碍,能跑进1分半之内的牛人相信大家都没见过吧?老蛙算一个,毫不夸张,掐秒表的兵告诉我,老蛙只跑了1分25秒。我们这帮在老蛙手下当兵的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这速度,相信全军也没几个吧。问题是,他当班长的是个牛人,他就要求在他手下当兵的也必须是牛人。这谁受得了啊?

说实在的,在新兵连我已被磨练的差不多了。张天班长人还不错,就是嘴有时候让人受不了,慢慢的我们都被他说的不服气了,就玩儿命的练自己,最后我发现,想把四百米障碍跑及格也不是什么难事。虽然跑得太快都缺氧了,十分难受,但也就难受那么一会儿,我在新兵连的最好成绩是1分55秒,反正是及格了。

到了五班,光及格能对得起五班的名号吗?

一个字,练。就为了这一个字,我洒下的汗水能论斤卖。每天除了正常的训练科目外,老蛙亲自监督我练体能。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总不能让你来当兵时是个啥操行,复员回家时还是啥操行。”

多少次午休时间被充分利用,多少次晚饭后也不能好好待一会儿。就为了满足班长的“虚荣心”。不是虚荣心是什么?就为了那个所谓先进班集体和优秀班长,把手底下的兵都累成什么鸟样子了?说老蛙有虚荣心都是表扬他!要我说他就是闲的蛋疼,把自己折腾臭够了就开始折腾我们这帮苦大兵。别忘了,他以前是特种兵,多刺激多拉风,现在成了普通的步兵,他憋得慌。

我一直到现在都很纳闷,以我的脾性,那段日子我是咋熬过来的?

武装五公里越野,携带武器、弹匣包、手榴弹、水壶、干粮、防毒面具等,最过分的是挎包里还要给你塞上两个板砖。总负重在18到22公斤,大纲规定25分钟及格,23分钟良好,老蛙跑18分钟。我在新兵连时闭门修炼了好一阵子才勉强及格,毫不夸张的说,差点儿因这个科目不及格被退兵。好在我终于合格了,成了陆军列兵。

倒霉催的陆军列兵遇见了前特种兵上士,前特种兵上士憋得慌,存心想折腾折腾陆军列兵。怎么办呢?陆军列兵只好携带标准分量的野战装备,在营区附近的空旷地带跑了不知多少次马拉松,解放鞋都跑烂了,脚上的血泡磨破了,结疤了,又磨破了,又结疤了,最后结成厚厚的茧子,针都扎不透。

陆军列兵尿血了,小心翼翼地对前特种兵上士说:“班长,我尿血了。”

前特种兵上士说:“尿血了?哦,知道了,就是跑得不够远,你再跑跑就好了。”

陆军列兵继续跑,到最后五公里越野只用20分钟。前特种兵上士点了点头,说:“嗯,还行,不过跟我当年比可差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