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六章 医院惊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借助敌军的服装和口令,叶俊带着战士们有惊无险地通过层层关卡,顺利地进入漳州市区。此时已是凌晨四点二十八分,由于为了保密,也为了混淆敌人的视听,那一车敌人伤兵都做了糊涂鬼,有口气的都挨了一刀,死尸扔进山涧。

刘大成、童晓凯都觉得发憷,他们也在战场上英勇无畏,见惯了生死,却没见过排长杀气如此之重,手段如此之狠,也想阻止排长不要杀俘虏,这是违反纪律的。谁知连长眼睛一瞪。

“你们身上穿的是啥?他们是俘虏吗?这是在敌后,我们无法带走他们,也不能释放他们。为了保存自己,保护师长,就必须将危险降到最低限度,你们两个死猪脑啊,还是吃多了大粪……执行命令!”

二人想想也是,自己死了到没啥,师长可再也不能有闪失了,二人无话可说。因此最后一段路变成了陈树湘师长专用的救护车了。

汽车在“圣马力诺医院”大门前停都没停,直闯进大院。出来几个白衣白裙,发髻高挽的护士,其中有一个身材高挑,面带口罩的女医生,看不到她的面容,只觉她一双顾盼生辉的大眼睛。护士背后冲出一个高鼻鹰眼的高个子外国人,挥舞着双手高喊:

“上帝,不要让你们肮脏的血玷污了神的领地,我们不接待伤兵,猪猡,都滚出去。”后面的谩骂说的是英语。

那高个子女医生转身向他低声地诉说什么,说的也是英语。叶俊听懂了“院长大人,佛主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天主不也是要拯救受苦受难的人吗?还是应该救治他们。主会记得你的。”

外国男人低头一想笑了,笑的有几分邪恶。“玛丽,我不相信神会给我多少好处,如果你能答应陪我喝瓶香槟,跳支舞就OK啦。”

女医生却犹豫了,这外国色鬼老打自己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了一群陌不相识的伤兵,值得自己去冒险吗?”

再看看面前身缠纱布,面色疲惫的士兵,尤其是担架上躺着一个人事不知,生死未卜的重伤员,不禁生出恻隐之心,牙根一咬,点点头“我答应……”几乎细不可闻。

洋院长立即神情大振,兴奋地一扭头,朝身后几个身强力壮、体格健硕的男护理和杂役说道:“还愣着干嘛?马上抬进手术室,找约翰医生来,要快……”

几个男护理将陈树湘的担架接过,送进了手术室。叶俊也想跟上去,洋院长拦住了他,“先生,请先交手术费,我们这里是款到开刀,延时不候。”他看这群当兵的也不像有钱人,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有心刁难。

叶俊冷冷一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根黄灿灿的金条,在他面前一晃,“只要你救回我们长官一条命,它就是你的了。”洋院长眯缝鄙夷的目光猛然睁大,露出贪婪的神色,呵呵笑着接了过来。

“不过,”叶俊随即又将腰间佩戴的左轮手枪拔了出来,顶上了火,玩耍似地在手指上滴流转了一圈,“如果你救不回我们长官,别说金条,你的小命也要陪葬”他说的语气很冷,洋院长脸色刷的白了,他对武器并不陌生,看得出那手枪是掰开了机头的。

“一定,一定,在我们圣马力诺医院,有最高明的大夫,最精良的医术,还有什么病人救不了的。”洋院长信誓旦旦,满脸堆笑,完全没有盛气凌人的样子。

这个洋院长叫查尔斯,英国人,牛津医科大学毕业的,年轻时就来到了中国,开设了自己的医院,算是个中国通了,他心里很清楚,和这群战场下来的如狼似虎的士兵无理可说。

“老子能治好也得赚你几根黄鱼,要治不好也会给你们的唐生智司令通电话,教训教训你们这帮狗年养的,还反了天了,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他心里恶狠狠地说,脸上却笑容不改。

叶俊从他闪烁的眼中看出了他的心思,并不说破,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手术室的灯亮着,叶俊和手下的弟兄们在走廊上的长椅上坐着,焦躁地一根接一根吸着烟,那戴着口罩的的女医生推开手术门走了出来,“先生,此处是禁烟区,请灭掉香烟。”叶俊抱歉地笑笑,踩灭了烟蒂,对这位仗义出手的女医生,他颇有一种好感。

“大夫,我们长官怎么样了。”战士们围了上来,异口同声地问道。

女医生皱了皱眉头“他伤势很重,肠子断了三截,腹内大出血,伤及了内脏,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他的体质和运气了,我们并无确定的把握。”说着低下头,扬长而去,扔下一群呆若木鸡的士兵。

“娘的,多半是洋毛子欺负咱中国人,不给好药,不给好好治,老子跟他们拼了!”刘大成一激动,拔出肋下的驳壳枪,就要闯手术室。

“住手!”一声断喝,叶俊在人群中一挥手“别冲动,呆在这里,我去看看……”说完,他尾随着已走到走廊对面的女医生,悄然跟上。这时一条黑影也悄悄地像只狸猫似地从屋檐上跟去。

走廊尽头是“院长办公室”,叶俊惊异地发现,女医生进去之前,竟然机警地向后瞄了一眼,电闪火石一般好快的一道目光,又左右巡视一番,然后摁响了门铃。

多亏叶俊是特种兵出身,跟踪敌特或主要目标在原集团军都是出类拔萃的,闪电般闪进一旁的廊柱黑影里,心中大疑,女医生的举动太不寻常了,而且她摁门铃节奏是三长一短,似乎是暗号,她究竟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他像猿猴一样,攀上屋檐,到了“院长办公室”外的阳台顶上,一翻身,轻轻地落地,一点声响也没有,透过开了一道缝的窗帘向里窥视。黑暗中有一道目光在远处默默注视着。

只见女医生正对着他的这一面,洋院长背对着他坐在办公桌后的沙发椅上,两个人的神情和刚才见到的判若两人,女医生摘下口罩,面白唇红,睫毛修长,眼波溢彩流光,是个气质高贵的女子,但眼中竟然流露出阴狠的神情。

只见她焦灼地来回踱着步,完全不理睬洋院长色迷迷的眼光扫视她曼妙婀娜的身体,竟然探身从洋院长的办公室桌上的烟卷盒里弹出一根噙在口里,眼中沉思着忘了点烟,洋院长破天荒地殷勤为她点上烟。

女医生吸了两口,恶狠狠地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美丽的大眼睛一抬睫毛,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句更令人浑身冰冷的话“查尔斯,他们是共匪,不是国军。”她说的是英语。

听到女医生说的英语,不仅是洋院长浑身一震,阳台外的叶俊也禁不住浑身一震,心头一紧。

“玛丽,今晚的月色多美好,上帝赐给我们多么美妙的温馨浪漫,中国有句话叫‘春宵苦短’啊,何不让我们借着华尔兹的迷人音乐,喝着美酒,跳上一曲哪?呵呵,你太爱开玩笑了……”他说着,站起来就要揽上美女医生的纤腰。

女医生突然横眉倒竖,退后几步,身手也是颇为敏捷,倒把洋院长看愣了,“玛丽,难道你要反悔吗?这也是你的作风吗?”他的脸拉长了。

“玛丽,你凭什么说他们是共匪而非国军,在我看来中国人都一样嘛。”洋院长其实有他自己的小算盘,这帮军人如果是共匪,那他们都带着武器,抓捕起来一场血战恐怕是难免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啊。国民政府如果介入调查,恐怕会发现自己暗藏多年的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大英帝国情报部的资深特工。况且自己借助这个特殊身份一直做着地下的生意中饱私囊。如今的太平间地下室里就存着一批黑货,搜查起来恐怕会曝光了,会危及大英帝国在国际上声誉,而自己特务身份一曝光,特工生涯结束不说,回国还要接受严惩,该怎么办呢?他心中暗想。

女医生将手抱胸前,鼻腔中发出“哧——”的一声冷笑,美丽的眼睛居高临下,有些鄙夷地看着脸忽红忽白,眼珠乱转的洋院长。

“查尔斯,难道上帝只教会你去讨好女人,你们的特别行动委员会每年大把的英镑就是让你在中国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吗?你们的女王或是首相可不会满意像你这样低能的特工。”女医生神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洋院长腾地脸红了,抗声道:“玛丽大夫,你说的这些我全不懂啊,我只是来中国救治被上帝遗弃的人们,我是神的使者,是福音的传播者,你不能这样污蔑我。”他眼珠一转,这个女人这样肯定自己的身份,来历一定不简单,但这样折服又心有不甘。

叶俊听到女医生这样说也瞪大了眼睛,他没看出这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竟然有双重的身份,也没想到洋院长还是英国的特工。想到自己贸然将战友和师长送进险恶的虎口,不仅懊恼不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