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六部分(18)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新兵连结训,我们被授予列兵军衔,并面对军旗宣誓。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 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随后的任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新兵连结训,我们被授予列兵军衔,并面对军旗宣誓。

“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

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

随后的任务,分兵。

我在新兵连的战友有的当了步兵,有的当了炮兵,有的当了工兵,有的当了后勤兵;相当一部分人下了基层连队,个别牛人去了团直属队和师直属队。

张大鑫去了团部,闫勇去了坦克连,赵晓旭被分到了自行榴弹炮连,郭阳最牛,先是分到了师部警卫连,半年后被派去参加军区特种兵集训,后来……我就不清楚了。我,跟着张天班长去了机步连。

我们打包、集合,分别上了不同的军卡。很多辆军卡依次驶出车场,拐上不同的道路,有的向戈壁外驶去,有的则开往戈壁深处。

坐在军卡里的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心里都很有底了,既然部队已给我们授衔,那么以后至少两年,部队就有我们的位置。我们知道自己好歹也不会被开回原来的人武部了。我摸了摸我的列兵领章,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

没办法,才取得这么一点点成绩就又开始自恋,这是我的一惯毛病。

我在新兵连的总体成绩并不是太突出,只在后来有了一些起色。因此我得救了,没被分到后勤仓库或生产基地,即将去的那个地方是实打实的作战部队。当兵的也都有虚荣心,以后人家要是问你,你当的是什么兵啊?你说你怎么回答?俺养了两年猪,或者俺浇了两年菜园子,或者俺看了两年仓库,这样的回答很给力吗?你要是说,俺这两年在一线连队坐着步战车冲锋,机关枪咱玩儿过,40火咱也鼓捣过,95式自动步枪在俺眼里就是个玩具。你听听,这回答多提气多给力。

情绪有时候就像传染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一个人兴奋,慢慢的就能传染给空间内的所有人。

有人带头唱起《装甲兵进行曲》,二十几个爷们儿都吼开了。

“铁流滚滚,向前飞奔,

轰轰隆隆,威风凛凛;

战车开辟前进的大道,

炮口注视未来风云。

装甲兵,装甲兵,

合成大军有我们;

装甲兵,装甲兵,

铁甲雄风永长存。

我们为军旗增光,传出捷报纷纷,

共和国的钢铁壁垒,

保卫和平,保卫幸福,胜利向前进!”

一路高歌,直到军卡停下,好像没换司机,这一停大家再次向一侧倾倒。然后,班长招呼我们下车。

我们跳下车,看见军卡停在一座院门口,门口站着很多官兵,有人扯着条幅,上书“热烈欢迎新战友”。

这就是我们的机步连了,在团里排行老大,大号叫“机步一连”。我曾主观地认为我们连在团里担负的是尖刀铁拳任务,每战必打头阵。后来班长告诉我,我终于主观的正确了一把,机步一连就是冲在头里的炮灰连。当然,机步一连前面还会有一帮吊儿郎当的侦察兵,本连只在总攻发起后担任刺刀和炮灰职能。

我们连长姓龙,名飞天,上尉军衔,毕业于陆军指挥学院。

指导员姓孙,名星东,上尉军衔,毕业于陆军指挥学院。

我被分在了五班,张天班长在连里的正式官衔是七班副。我现在的班长姓丁,丁大力,上士军衔。不过现在这个班长不喜欢我们叫他本名,他要求我们叫他“老蛙”。他说这是他在军区特种大队时的代号,还说他属于三栖特种兵,不过在水里比较厉害,潜泳百十来米都不用换气,所以才有了这么个代号。

开始的时候我就纯当他在吹牛逼,貌似这年头还真有不少人喜欢冒充特种兵呢,八成是受了大量书籍和影视剧的影响。后来听连里的其他人说,老蛙真的是特种兵出身,在军区特种大队干了至少三年。某次任务他的肩膀挨了一黑枪,伤的还挺重,总之是不适合在特种大队继续干了。大队长和政委跑了很多关系,最终把他安排进我们装甲兵当了个班长。

更有传闻说,老蛙这辈子也甭想复员了,因为他掌握了太多的杀人技能,军队将他培养成了集凶残、狡诈、勇敢、顽强于一身的职业杀手,打武装到牙齿的侵略军都不在话下,何况是普通的公安和武警?一旦他一时冲动不走正道,对社会的破坏就难以想象了,也影响解放军的形象。

不管哪个国家,只要其军队有特种部队这个编制,就难免出几个让所有人头疼的家伙。闹到最后,只有特种部队自己派人去清理门户。其实,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哪支特种部队,都执行过自己给自己擦屁股的任务,只是这些鸟消息不会向民众公开罢了。

所以,老蛙别想复员,他不符合提干的条件,就一直当士官。

据说他的资料牢牢掌握在军一级首长的手里,某级士官服役期限一满,立刻自动升级,不用自己提申请,复员报告交上去也给你打回来,想走?没那么容易。老蛙就这样被囚禁在了军队,饿不死他,当然也撑不死他。一个士官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大洋?

部队同样有路边社,据路边社透露,老蛙在特大的一些战友就在境外参加了雇佣兵组织,狂赚很多美金。为此老蛙很眼馋。但上头就是不放老蛙走,老蛙很郁闷。

当然,以上我说的这些不是传闻就是据说,未必可信。关于老蛙,现在我所能交代的是,丫挺的左后肩上真有个大坑,非常狰狞。就因为这么一个大疤瘌,他引体向上的动作跟我们都不一样。我们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都能使劲,他的肱三头肌使不上劲,只能依靠发达的肱二头肌往上拔。我不是学医的,我不知这是为什么,也可能是老蛙故意糊弄我们呢。这兵啊一旦要是当油了,基本都有满嘴跑火车的毛病,我们俗称为“扯鸡巴淡”。尤其这几年关于特种兵的书籍和影视铺天盖地的,虽然不是特种兵,能冒充特种兵也不错啊。老兵油子不好糊弄,新兵蛋子还是可以糊弄的嘛。关键是,你冒充了,有些傻乎乎的家伙还真信,不冒白不冒,白冒谁不冒啊?谁让丫挺的新兵蛋子那么傻实在?

某年春年的上午,我背着大行囊来到新连队,成了老蛙的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