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片刻的沉默,陶思然都有些木然,她杀过人,但心里的确想知道同样经历的人的解答,她甚至忘了阻止这个今天最不该出现的问题。

于晴看着下面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最后停留在那个女兵身上,她走过去,拍怕她的肩膀示意她坐下:“李岚,五年兵,曾经参与过多次任务,配合警察执行过本市最大的抢劫案件,优秀的射击手。”

她没管全场更强烈的目光,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双手扶着桌边慢慢的说:“我希望你们谁也不要有这种念头。尤其是不能喜欢上杀人,我们的职业是什么,保卫国家和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是捍卫生命的,即使是罪犯的生命也需要捍卫,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轻易下手,记住,杀犯人杀恶人同样是在杀人,你们是武警战士,不是嗜血的暴徒,更不能喜欢上杀人。即使是特战大队的战士,杀人后也会觉得不安。”

她注意到队员们情绪的变化,尤其是李岚,她现在真想把刚刚的话吞回去。

“好了,大家回去休息吧,下个星期就要对抗了,我可不想再拿一个零蛋回来。顺便说一句私心话:好好的收拾他们一顿!”陶思然打破这场压抑的气氛,队员们的情绪在一瞬间又上来了,大家按照顺序先后走出会议室。


于晴刚刚想到自己杀过的每一个人,她摇摇头,调节好情绪,拿着记录本和陶思然最后离开。

“是不是让你想到了一些很难过事?”陶思然在去办公室的路上问道,她注意到于晴脸上的表情变化。

于晴不置可否:“没什么,已经发生了又能怎样?”她走路的时候甚至没看前面,撞上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军官。

“对不起。”于晴差点摔掉手中的笔本,对对方抱歉的说。

“没事,我也没注意。”对方服了一下眼镜,把一摞书整理一下继续往前走。

于晴注意到她的军衔:“好年轻的少校啊。”她赞叹道。

“是我们的电子技术员,也是一个小参谋,肖丽娟。研究生呢。”陶思然有些自豪的说。

“文职?”于晴有些好奇。

“不清楚,不过听说以前也是能上战场的,后来转的。”陶思然说。

于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跟陶思然继续往前走。

于晴忽然停在走廊上,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外面的天空,她记得这里有些似曾相识,以前有过在黄昏的时候透过玻璃看外面景色的习惯,时间不同,地点不同,周围的人不同罢了。


时间过的很快,对于整天忙忙碌碌的人来说,时间过的很慢,对于急切盼望着还没到来的人来说,时间这样在不快不慢中到了男女队员对抗的时候。

“加油!”陶思然今天把自己绑的就差上战场了,即使她没有比赛任务,她给第一个上场的队员鼓气。

“九对九,我绝不欺负女人。”对面的潘建国冲这边连叫带比划的。

陶思然气愤的扫了一眼,于晴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脸上一直挂着笑。

“都大胆给我上,告诉你们,他们打赢了也是跟女人打赢了,咱们要是输了也是打男人输了,况且,我不要你们输!”于晴当仁不让的大声喊着。

女队员的精神头增加了十倍,仅有的一点顾虑也没了。反而男队员听于晴这一番话脸上有些苦意,毕竟落个打女人的名声。

“啥男人女人的,都是军人,你们谁手下留情下场我就把他踢出去!”潘建国见势不妙,凭那三寸不烂之舌继续振奋军心。

上场的女兵是一个义务兵,才来一年,而且实战一般。这个女兵刚上去的时候对方就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多半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有的还不可思议,说这副队长有点疯了。果不其然,对面上来的是一个已经有五年兵龄的老兵,而且体格也相当健壮,他有些不屑的看看那个女队员,女队员有些底气不足的回头看了一眼,于晴还是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你疯了啊?就算是一个月的加紧训练,这样的上去也是肯定输的啊。”陶思然自己都怀疑。

“我也没说一定要赢啊,比赛分配是我们自己分配的不是吗?”于晴回过头一撅嘴,表情有些调皮。

“只要挣回点脸面就行了,再输的话以后我走道都得得绕开一队的人了。”陶思然看着潘建国好笑的眼神,感觉有些发虚。

“不会,田忌赛马知道不?”于晴看向赛场,陶思然恍然大悟。

比赛已经开始了,女队员上去就是一记狠拳,对方有些发愣,估计是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的进步会这么大一样,但是也算是挡了下来,不过明显的女队员有些力不从心,最后败下阵来。对方场地发出一阵掌声,王志文走过来,面带招牌式的微笑。

“不用太认真,陶队长,于队长,就是一次比试罢了。”他轻松的说。

“看看吧。”陶思然牙根痒痒,瞪了一眼王志文。

于晴对刚刚的女队员说:“很好,已经发挥出你的水平了。”

王志文看看参赛的队员,想想比赛对阵,有些恍然大悟的看着于晴。


第二个上去,这个叫赵歌的队员是个老队员,在实战中成绩成绩突出,按照于晴的推算应该有五成的胜算。

果不其然,上去就有人挑战:“赵歌,你可看好了,上次就是输在他手下的。”

赵歌不说话,于晴用嘴角示意一下,赵歌心领神会,开始摆好进攻的姿势。对方一记狠拳上来,赵歌竟然也不躲闪,竟然顺着对方的胳膊划过去,一个反手,手臂一绷,竟然直接打到对方的下巴,对手有些吃痛的往后退了几步,赵歌回到起点,警惕的看着他。

下面的人一片惊讶:军体拳竟然还有这样变化的!


第二轮进攻开始了,赵歌利用身体的灵活左右前后的躲闪,对手可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碰硬的可以,今天的对手偏偏跟你玩滑的,几招过后,赵歌明显占了上风,下面的男队员也开始发急了:“你进攻啊!”“哎呀,又漏了!”潘建国已经不顾别的了,就差跳上台了。

于晴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了,陶思然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了,这局赢定了!

“呵呵,跟陈队长一样的战术,不愧是她的队员。”王志文淡定的看着台上的比赛,好像这事与自己无关。

“承蒙夸奖,利用了一下形式罢了。”于晴也很淡然,稳坐泰山的架势,全然不顾周围已经快要起跳的队员。

王志文不语,同样看不出喜怒。注意力集中到擂台上,结果已经出来了,女队员获得胜利!全场爆发出女队员的欢呼声。陶思然脸上开了花一样的提醒她们注意军纪。

往下的六局让男队员跌破眼镜,让女队员愈战愈勇,现在男队员已经不再挑衅女队员了,而是提醒下一个同伴:不能再输啦!八局打成了平手,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奇迹,最后一个上的是李岚和对方的钱立国,那是个格斗好手。

“李岚,加油!”陶思然重重的拍了她一下,李岚利落的跳上去。

“你觉得他们谁能赢?”王志文从刚才就一直没离开。

于晴摇摇头:“我的牌已经出完了,看她自己的了。”

“他可是我那的好手啊。”王志文说道。

“不是好手我还觉得你看不起我们呢!”于晴笑笑。

大家拭目以待。

李岚首先进攻,钱立国虽然魁梧,但是灵活性很好,顺利的闪开,但是忽略了脚下李岚的动作,在一片唏嘘声中差点倒地。他站定:“好啊,看来进步不少啊!”

李岚嘴角一笑:“赢不了你我也不让你舒服了。”说着又上去一拳,这一拳头没打中发到挨了钱立国的一胳膊肘子,要不是闪得快,这下能把李岚打懵了。李岚嘴角一笑,上去接连几下的进攻,场下的队员都屏住了呼吸,一番功夫下来,第一轮结束了。

“削他,记住这一句就行了。”于晴对她说,李岚点点头,第二局刚开场就是一个大侧踢,结果钱立国没意识到她上来就玩这么猛的,直接摔在地上,场下的女队员欢呼声忽然爆发,接下来钱立国拿出十分的精神,李岚毕竟训练时间有限。最后一局结束的哨音响起时,平手。跟女人打成平手,作为一直是武警大队的第一精英大队丢不起这人啊!

“尽力就行了,已经很好了。”于晴对李岚挥挥手,她的体力已经有些耗尽了。

第三局李岚最后输在得点上,最后钱立国勉强得胜,但是他的脸也肿了,身上见肉的地方淤青了几块,他对李岚做了个佩服的手势,回到男队员的行列中。

女队员多少有些失意,但是脸上还是挡不住开心的喜悦,她们迎接最后下来的李岚,李岚对陶思然和于晴敬礼:“还是输了。”她有些遗憾的笑笑。

“我教给你们的不是输赢,你已经打倒他了。”于晴看着她脸上的一块淤青,对方下手也够狠的。

女队员们虽败犹荣,四对五,虽然输了,但是这是从来没有的成绩,大家互相安慰鼓励,男队员则掩饰不住惊讶的表情,看着女队员这边,刚刚下去的钱立国被队友拍拍肩膀,那意思是你要是输了我们脸就没地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