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二十一章(上)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郭啸江一直在刘经理提供的一间乡下的平房躲着,他现在的样子就是出去也不会有人认得的,来这之后他一直没刮胡子没理发,这大半个月他只是坐在这里发呆,唯一的是那份从刘经理那里得来的文件能让他有时间做些事,文件几乎让他全背下来了,可是他还是一遍遍的看。 “郭啸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郭啸江一直在刘经理提供的一间乡下的平房躲着,他现在的样子就是出去也不会有人认得的,来这之后他一直没刮胡子没理发,这大半个月他只是坐在这里发呆,唯一的是那份从刘经理那里得来的文件能让他有时间做些事,文件几乎让他全背下来了,可是他还是一遍遍的看。

“郭啸江,辛苦你了,明天你就可以正常生活了。”刘经理在不知道多少天的晚上找到他,那时他正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桌上放着一包冷硬的馒头。

“你这么做有意思吗?杀人的不是姓张的,他也是一个工具,你不想报仇了吗?”刘经理冷淡的看着他。

郭啸江站起来,较以前的样子可真是有天壤之别。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毕竟我曾经为了两任主子卖命,你信得过我吗?”

刘经理想到他会这么问:“以前的两个主子都没给你你想要的,甚至从你的手中夺走了你想要的,而我,只有我才能给你想要的,你不是已经如愿手刃了姓张的吗?”

郭啸江坐在一张椅子上,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个人样:“或许吧,杀他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仇恨并没有消减多少,我要的是那个人的命。”

“啧啧,真贪心,”刘经理有些无奈的说,“这样,你愿意跟我合作吗?我可是诚心的来邀请你的。”

郭啸江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一时间他给不出明确的回复。

“加入我吧,你现在也没地方去了。”刘经理看出了他的不安。

“我以后出去我还是通缉犯,有什么区别呢?”郭啸江想起这半个月街上随处可见的通缉令。

“明天送你出国整容,还有你的身份资料我都可以给你换新的。”刘经理说。

郭啸江心里一动,但是仔细想想,他说:“为什么你这么想争取我?要知道现在我在军警那边已经没有任何渠道和作用了,你要一个废人有什么用?”

刘经理哈哈笑了两声:“不愧是优秀的侦查员和卧底,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方面的才能。我相信我是伯乐,我需要你这匹千里马,跟你交个实底吧,这么长的时间你我都看到了,条子到处都插着,我必须有这方面的人才,要不然的话姓张的下场早晚会发生在我身上。”

郭啸江想了一会,最后勉强的点点头。

刘经理露出满意的表情。


“最近对你来说国内比较紧张,明年找时间回来吧。”第二天,刘经理如约把郭啸江送上飞机,在候机室的时候他叮嘱道,“每个月会有一笔生活费到你的账上,好好‘养病’。”他别有用心的加上。

郭啸江点头,他把自己收拾的稍微精神些,但是为了逃避有可能被认出来的可能,换了发型胡子也暂时没刮,他有些别扭的告别刘经理,独自登上飞机。

“你就这么放心他?”陈露没下车送他,她依旧放心不下郭啸江,更不明白刘经理为什么会弄这么一个危险的人在身边。

刘经理笑笑,今天他主动开车:“他的用处大着呢。”

陈露心里哼了一下,表面上没做出反应。


雷震霆在办公室里看着陈风,现在不得不收拾这个脱缰的野马了。

“我听说你最近行动很不寻常啊!”雷震霆没有一句废话。

“最近我是经常出去,不过也没什么事。”陈风回答。

雷震霆喝口杯子里的茶水,把被子捧在手里暖和:“哎,人老不中用了,最近觉得手脚都有些冷了。”

“您注意休息,还有队里的事别操太多的心。”陈风不知所云。

“对啊,是该休息了,我的兵都管不住了!”他把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顿,“我是老了,管不住你了。你知不知道最近你都干了什么!”

陈风明白大队长刚刚是故意套自己:“对不起,队长,我再也不会了。”

“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说说你在调查什么?”雷震霆慢慢的说。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罢了,我会尽量处理完的。”陈风一个字也不肯透漏。

“你……是不是放不下肖锐的死?”雷震霆说出自己最担心的事。

陈风摇摇头:“不会,我不会再犯以前的错了。”

“你认为你以前是在犯错?”雷震霆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风不说话表示默认。


雷震霆长长的叹口气:“你竟会觉得自己错了,你竟然把自己最珍重的感情认为自己错了!你真让我失望,当初我以为你要比王志文坚强的多,原来其实你也好不到哪去!”后面的话明显发怒了。

“我不是王志文,所以我选择留下。”对于雷震霆的指责,陈风不反驳。

雷震霆想说如果你这样当初我宁愿要王志文,但是他想到这句话一说出来无疑是在刺激陈风,况且陈风是在最近才发生这样的变化,他现在有些不太把握。

“你是我最优秀的队员,我相信你刚才的话只是一时的,不过我告诉你,你现在的状态就不一样,还有你明天找政委,我今天通知他了。”

“我找他干什么,明天还有训练呢!”陈风不服气。

“训练暂时徐青林带着,你明天找政委去,这是命令!”雷震霆用上级的身份压他。

“是。”陈风极不情愿的回答。

雷震霆继续说:“陈风,这话只对你说,虽然我常常告诉你们只有黑和白,但是作为指挥官,有的时候灰是一种过度,要不然的话就太偏激,容易做错事,这在战术和战略上都是不允许的。你的世界要么黑要么白,这容易让你迷失在既定的目标中,你也知道战场上不仅仅是正面的交锋和暗攻,也有收买敌方特务或者买卖军情的,这就是战争。”

“是。”陈风明显是考虑了一下。


两人交谈了很久,雷震霆一直想从陈风嘴里套出什么,陈风则是一个有关的字也不透露,从雷震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陈风觉得手心已经湿漉漉的,他回头看看雷震霆的办公室门,再过十几分钟他真可能招架不住了,在谈话的过程中就有好几次差点说出口,还好凭借自己的反应化险为夷。


陈风轻轻的虚了口气,把常服帽子扣到头上。

下楼梯的时候陈风正好撞见来基地的王志文,手里拿着一包文件,不消说他包里的文件是关于什么的,王志文跟他热情的打招呼,陈风简单的应付一下就下楼了,前者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站了一会儿,想到手上的文件,马上上楼。

徐青林今天带队训练,他一直瞄着办公楼这边,从一大早陈风就被大队长叫了进去,现在还没出来,看来又是一番“促膝长谈”啊!中途王志文又来训练大队,他好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要求王志文现在马上到大队长的办公室,这倒把王志文弄糊涂了,只能应和着走进办公楼,好不容易盼到陈风下来,徐青林忽然把头别过去,佯装给队员指导,这让他觉得自己特别好笑。

“你别装了,在上面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一直瞄着那办公室呢!”陈风过去踢了他一脚,没心情的说。

“队长,我不是担心你又被大队长削吗!”那一脚没认真,徐青林闪了过去。

陈风扑空差点摔了一下,说:“你就不盼着我好!”

徐青林看队长虽然兴致不高,但是也无大碍,放下心来:“今天的射击要不你来指导?”

陈风斜睨一眼徐青林,接过秒表。

“好久没看你给大家带过训练了,我们想你了。”徐青林用拳头捣了一下陈风的肩膀头。

“怎么忽然跟个娘们一样,酸死了。”说完不顾徐青林拉长的几乎赶上驴脸的样子走到队列后面。

他示意王辉暂停,然后听了一遍报靶员的报告,说:“你们的成绩还算让我满意,但是我要的是提高,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并不让我满意。下一轮上!”

看到已经将近半个月没心思训练的队长又活了过来,大家心里的斗气陡然上升,下一组的准备姿势都显得那么有杀力,发出去的子弹好像也有生命力,枪枪命中要害,陈风脸上的表情表示有些满意。


“一个月来你们训练也够累的,成绩也相对有所提高,但是我要求你们再接再厉,下个星期会有一场男女队员之间的对抗,来这之前我没看过你们的训练,但是我有信心,希望大家拿出最好的水平。”周末的总结会上,陶思然和雨晴在给自家队的队员做总结。

“是!”会议室爆发出充满信心的声音,有的队员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大家不要浮躁,记住永远不要小看你们的对手,他们可有你们想不到的任何的方式来对付你们,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冷静。”陶思然提醒道。

“战场上,当你不得不独自一人的时候,你就是一个团体,你要考虑用最少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当你有同伴的时候,更要考虑如何跟你的同伴合作;不要认为冲动鲁莽就可以做英雄,要知道英雄可不是那么好逞的。还有不要只想着对抗中胜利,要想着从里面吸取经验,要知道失败的经验往往比胜利更重要,当然,一味的失败当然也不行。”于晴最后补充一句。

下面爆发出一阵笑声,要知道以前一听说要和男队员对抗,大家都有些底气不足,对抗几天前就受到一些男队员不怀好意的玩笑话。

“呵呵,这倒是。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个回家的那个队员什么时候回来?”陶思然问下面的一个班长。

“后天。”班长回答。

陶思然点点头,想想没别的事,说:“今天是于晴队长和大家在一起第一次这么深入的谈话,还有什么问题现在问,要不然又得等到下个月了。”陶思然笑笑,于晴眨了一下眼表示可以。

下面一个年轻的女兵站起来,看肩章还是个义务兵:“于队长,特种大队里面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听说那里好神秘。”

下面的人大部分露出同样期待表情,于晴微笑着说:“你们看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吗?都一样,只要你们努力,你们也可以做到和他们一样。职能不同罢了。”

又有一个士官站起来:“于副队长,听说特战那里的装备比我们高出至少一个档次,请问可以透漏一下吗?”

“保密守则你都学哪里了!”陶思然脸忽然一拉。

于晴示意她别动火:“这个我不能透漏,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武器是给人使的,要是你们没有精湛的技能,再好的武器也是烧火棍。”她的话让下面的人缓解了刚刚的紧张情绪,大家的问题也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有的甚至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还有一些不方便回答的让陶思然给挡了回去,现在她也觉得这些女兵的可爱了。

“您杀过人吧,那是什么感觉?”一个女兵的话让全场静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