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2) 这首曲调委婉和略显忧伤、且寄托了太多离别之情的歌曲在低沉的音调中唱完,现场那原本欢快的气氛便开始变得压抑和凝重了起来。四下望过去,闪烁的火光反射中可以看见不少战友泪光充盈的双眼。 这时候,担任晚会主持的二中队王睿指导员适时地拿起麦克风。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2)


这首曲调委婉和略显忧伤、且寄托了太多离别之情的歌曲在低沉的音调中唱完,现场那原本欢快的气氛便开始变得压抑和凝重了起来。四下望过去,闪烁的火光反射中可以看见不少战友泪光充盈的双眼。

这时候,担任晚会主持的二中队王睿指导员适时地拿起麦克风。只见,他大步走到场地中间,顾不上扩音器中仍在发出“吱吱——呀呀——”的尖利电流声,大声对一百多名学员发出了倡议:“五队的兄弟们,在这个欢乐的时刻、难忘的夜晚,我提议:还是用我们海军战士自己的军歌来开始今晚的这场篝火晚会吧!”

“红旗飘舞随风扬——预备唱。”

“红旗飘舞随风扬,我们的歌声多嘹亮;人民海军向前进,保卫祖国海疆信心强!爱护军舰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卫和平保国防。我们有共产党英明领导,谁敢来侵犯就让它灭亡!

红旗飘舞随风扬,我们的歌声多嘹亮;人民海军向前进、、、”

在威武雄壮的《人民海军向前进》军歌背景声中,学员五队“85年度新春篝火晚会”在欢乐和喜悦之中正式拉开了帷幕。

按照队里事先就已做好的安排,在今天的这场“新年篝火晚会”上,全队十六个班每个班都必须表演一个经过前期精心排练和准备的节目。

为了完成这项由周队长亲自下达的硬性任务,前段时间,可真没少让我们这些班长和骨干费心思。各班都在拚命挖掘班里特别稀缺的“文艺骨干”,“赶鸭子上架般”地编排文艺节目和组织演练,大家伙憋足了一口气,都想自己班在这个晚会上能技压群雄而一鸣惊人。

表演按照事先编排好的节目单有序地进行着——

五班秦皇岛籍战友表演的是军营题材相声《我是一个兵》,我们九班表演的是吉它伴奏小合唱《快乐的单身汉》;四班C县籍战友独唱的是一曲哀伤思乡的《赤子之心》,六班集体表演了配乐诗朗诵《军港之夜》;肖小军的十班则是由葛德权表演了魔术《空中取钱》、、、

临近午夜,把全场演出气氛推向高潮的是十四班表演的《迪士高》太空舞。

随着扩音器里传出《野人》舞曲那强劲、疯狂、低重和有力的节拍。伴随音乐节奏,一位面涂油彩、头系红色丝带,脚穿白色回力球鞋、身着宽大白色水兵服的身影慢慢从我对面东北角二区队的人群里“飘”了出来!

说他是“飘”,可谓一点也不夸张,只见他:脚步有如腾云驾雾,又似月球漫步,在跳动闪烁的火焰衬映下,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幻象效果。

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奇异舞蹈,只觉得这舞者的舞姿如空中飘舞,似木偶行进;象慢步奔跑,呈胶片定格;动作有时如波浪般起伏,有时又像电击抖动。

震耳的音频中几十秒钟过去,大家都看傻了,一百多人伸长了脖子都在呆目观看,随后,台下的观众就被强烈地感染了。这时候,人群开始沸腾了起来,举臂舞动的众人随着强劲快节奏的音律简直到了如醉似狂的程度,年轻人隐藏在体内压抑了许久的热情奔放和狂躁冲动,此时,全部被激发了出来!

十几名不甘寂寞的温州兵首先起身涌到了篝火旁,他们围聚在舞者的周围,随着强烈的音乐节奏,跳起了浙江地区盛行的“十六步”集体舞。随后,更多的战友也蜂拥至场中,环绕着篝火,随着音乐的动感节拍,以流行多年的《迪斯科》舞姿尽情地摇摆和扭动!

虽然我不善舞蹈且缺乏韵律感,在当兵前也很少参与跳舞,但在此时此刻,我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所深深地感染,内心一种原始的躁动不断呼唤着自己的潜意识和那久受压抑的神经,非常渴望也能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和众人一起狂放地喧泄!

但我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奔放的情绪,老老实实地端坐在方凳上。在舞曲狂放的轰鸣声中尽情展开想象的翅膀!在回忆往昔自由自在生活的同时,闭上眼睛默默地遥祝家人、爱人和友人在这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快乐、幸福、如意、安康!

突然,一只手有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想要把正在闭目沉思且猝不及防的我拖入到篝火旁疯狂起舞的众人中间。

我条件反射般吃惊地睁开了双眼。这时,惊愕地发现:出现在我眼前并用力拉着我手臂的这个人正是那位顷刻间把全场情绪都推向了高潮的太空舞者。而处在近距离看得十分真切,这个出尽风头的舞者居然是我们“江南七怪”中的小兄弟——沈捷!

乖乖,我怎么竟然一直没看出来是这小子,难怪从他一上场时我就觉得那随乐起舞的身形似曾相识!看来,是他那满脸的油彩遮盖了他的面貌。

我在惊诧和欣喜中,已被沈捷和他身侧的几个人一同拉入场上,也开始卷进大家热烈和疯癫的情绪之中,开始了缺乏韵律的舞动,渐渐地融化在这如火奔放的氛围里、、、

正当大家放荡神骇地陶醉在这劲歌热舞的疯狂之中时,新年零点的时刻到来了。

垂挂在大队部楼顶直至地面长度有十几米、爆响量多达五万响的浏阳电光鞭炮随着新年零点的钟声同步点燃。一时间,伴随红屑飞舞,响声在夜空中震耳欲聋!不久,便与四面八方的新年鞭炮声交织成了一片声声震天的电光海洋。

鞭炮声虽然淹没了乐曲声和口令声,但这鞭炮声也就是号令。只见,处在场地中央的所有人立刻都停止了热舞,快速返回到自己的座位旁,拿起并点燃了早已备好的、人手二只(内装50珠彩珠)的魔术弹。

霎时间,串串彩珠喷射而出、划向夜空,在夜幕中编织成数百道漫射交错的闪珠光带!

这是一场由一百多名战士、近三百只魔术弹所组成的欢庆焰火表演,她称不上豪华但绝对可以说独特和唯一,她是由我们新兵用双手创造出的七彩梦幻,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最眩目的梦幻夜景!

共同经历并见证了这一刻的我们都认为:“当时的壮观景象,没有任何的礼花和焰火表演场景可以比拟、可以替代、可以超越!因为,这情景倾注了我们太多的情感,已深深印记在我们的脑海里,重重铭刻在我们的青春记忆中!”

、、、

晚会结束后,战友们自愿地分成了二拨:一部分北方籍的战友,重新返回食堂为大家包饺子,而另一部分无此技能的南方兵,则是回宿舍看电视和打牌娱乐。

严格区分和界定,来自安徽的我当然也属于“南方人”的范畴。

因为过年,队里额外放宽了规定和限制,除了由一名值班干部不定时地进行全队点名和各班人员的随机抽检外,我们可以尽可能自由地通宵在寝室里轻松娱乐,享受这极为难得且仅限于大年夜的快乐时光、、、

大年初一的早餐,按照中国北方地区的传统习惯当然是吃饺子。

但当经历了一夜狂欢的我们兴高采烈地列队到达饭堂时,却发现昨晚由北方籍战友辛苦准备的水饺数量远远满足不了全队人员的需求。结果是,每个人的搪瓷碗里只可怜巴巴地分到五、六只饺子。害得没有吃饱肚子的我们只好再去啃那前晚剩下的凉馒头。

饭后回到宿舍,看到兄弟们脸上流露出的失望和沮丧神情以及满嘴的牢骚怨言,作为一班之长的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一番思量之后,我和刘畅共同商议出一个能够给大家弥补这个缺憾的计划。

中午饭后,班里其他成员都有组织地外出前往市区或沧口城区逛街去了。我和刘畅二人呆在寝室里,拿出从食堂“偷”回的面团和肉馅,利用铺板和啤酒瓶等简陋设施,开始很不专业地为全班战友包起了水饺。

按理说,包水饺是我在入伍前经常接触到的厨房技艺,因为,我们家几乎每月都会包上一、二顿馅鲜味美的各式水饺。只是,每每在这种时候,身为家中老幺的我却多半是动嘴而不动手。也就是在当兵离家的那个晚上,当全家人都在其乐融融地为我包送别的水饺时,我才在大哥的督导下认真地参与了那么一次。

所以说,要是真正论起来这包水饺的技艺,身为山东人的刘畅,他的水平较我更是有所见长。

傍晚时分,当班里八个兄弟兴高采烈地逛街回来走进寝室并大喊腹中饥饿时,我和刘畅变戏法般适时地为大家端上了一脸盆已经下好、放在棉被里保温的水饺。

虽说大部分饺子的样子都不甚美观,有很多还露了馅;虽然饺子皮擀得是厚薄不均,饺陷也调得是咸淡不齐,但大家在看到和感受到了我和刘畅二人的良苦用心和辛苦付出之后,都还是吃得很香、觉得很美!发自内心的赞美声不绝于耳。

可能会有很多刚入伍的新兵或战友非常羡慕我们这些当上班长的同年兵!觉得骨干深受领导器重、还能时常享受到一些“特权”;凡事受到奖励在先、还能动不动就能对他人吆五喝六!

其实,他们不知道当班长的辛苦和付出,更不明白做为骨干,不仅要及时了解领导意图,还要有干劲和头脑,同时,更需要在一些方面多于他人的付出。也只有这样的班长,才会受到班里兄弟们的拥戴和支持,才能在关键时刻带领全班同心协力地干出成绩!

随后的几天假日里,我们每日都在这种久违的开心和轻松氛围中度过。虽然身边随时会有不断响起的哨声和不定时发生的集合抽点,但那丝毫都没有影响到我们过节的愉悦心情和欢乐氛围。

身为入伍才三个月的新兵,此时,对于干部们的严格管理和对《条令》以及《制度》的严苛要求,一切都好理解,一切也必须理解!

因为,我们都很知足。要知道,同样是在此时此刻,当我们置身于校园之中放松身心、开心过节的时候,那些边防部队、内卫武警、战备单位和消防官兵,他们都还在时刻警惕地默默坚守着自己神圣的岗位、守护着神州大地和万家团圆!

正如郭中队长在节前动员时所说:“节日不属于军人!只因为他们时刻肩负着使命!”

快乐的时光总是会让人感觉过得很快!突然,在一天早晨起床后,我吃惊地发现:春节的假期已经临近了尾声,轻松和快乐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想不出这时光飞逝的六天假期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只觉得大年三十恍如昨天刚才过去。大队部房头的冬青树丛下还可以找到年三十午夜燃放爆竹破碎的红纸屑,操场中央还能寻得见那晚篝火留下的碳屑,这属于我们的1985年春节却已经永远地只留在了我们这批“85级”新兵的记忆中了。

开心的春节就这么匆匆结束了,她来得快也去得急!

、、、

节日收假后的第一次全队集合,我们全体新兵就被干部们给折腾了个半死。

听到集合哨音和依照口令:“戴帽子不带凳子,俱乐部集合!”这个曾经操练了数百遍的简单过程,就因为有二、三个人的集合速度稍有迟缓和有人在跑动过程中小声随意说话,我们全体新兵就被惩罚性地上楼、下楼反复练习了十几趟的带上和带下!

老天!我们这些“老新兵”在新年刚过就又重新被还原到:“迅速快捷、令行禁止!”那种刚到航校时的 “新兵蛋子“状态。

为了警告我们中间那些头脑意识还不太清醒、还没有彻底从节日的梦幻中苏醒过来的战友,于是,把握在干部们手中和深烙在大家脑海中的《纪律》和《制度》这根主弦便在年后的第一次集合时被猛然间收紧!并且,这根硬弦还不断地紧绷在——

第一次集合点名、第一次洗漱就寝;第一次起床集合、第一次晨跑早操;第一次饭堂就餐、第一次内务检查;第一次队列行进、第一次训练操课;第一次班务会议、第一次紧急集合;第一次礼堂集会、、、以及所有、所有的第一次集体活动!

总之,在此非常阶段的几天中,只要我们有一项科目、任务或指令未能按照干部的要求和标准完成、有一个人未按照《规定》和《条令》的标准去认真执行,那么,全班、全区队、全中队以至全队人员,就会受到惩罚性的反复加强操练。

收假后仅仅三天的时间,我就感到自己和大伙好似重又回到了刚入校时的“新兵蛋子”阶段!这种快速回归,不能不称之为是一种奇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