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1) 绝对出乎我和全体新战友意料之外的是,在海航机务学校即将度过、这来到军营里的第一个春节,居然是我人生前十九年的时间里曾经度过的最开心、最热闹和最有意义的一个新春佳节。 大年三十的早上,全队就停止了正课训练,开始了迎接并欢度春节的各项准备工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三十八章: 迎接春节(1)


绝对出乎我和全体新战友意料之外的是,在海航机务学校即将度过、这来到军营里的第一个春节,居然是我人生前十九年的时间里曾经度过的最开心、最热闹和最有意义的一个新春佳节。

大年三十的早上,全队就停止了正课训练,开始了迎接并欢度春节的各项准备工作。

按照队里统一安排,上午时间是每个班自行布置各自的寝室。中午饭后,则是安排由文书带队、各班派出代表前往沧口街上采办年货和节日物品。

为了给刻板单调的寝室营造出异于往常的节日般喜庆气氛,队里还给每个班分发了彩色的拉花、五彩的气球和各色的蜡光彩纸。

吃过早饭,我们班在中队简短的节日动员(警告)会之后,解散回到寝室即开始着手布置和装扮房间。

身为宣传骨干的我,为了营造出与众不同的欢庆效果,我把九班的兄弟召集在一起,煞费苦心地做了一番安排。

按照这个既定的计划:刘畅带领班里几个“粗手”伙计负责寝室里里外外的卫生打扫,我则是领着赵立君和吴志杰等几个“心灵手巧”之士开始了窗花和门画的创作和制作、、、

经过一个上午时间的紧张忙碌,这时,再走进九班的寝室里面观看,中队领导和兄弟班战友都惊喜地发现,在这个二十多平方米的空间里,除了被子、铺面和床下的物品摆放还保持着军营一贯的严整风格之外,其它各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猛然间走进了一个花红柳绿的农家洞房!

只见,正门上张贴着我用三色腊光彩纸套色剪出的大幅《五谷丰登》年画;门楣摇头窗玻璃上是甑广灏剪制的带有徽派C县民俗风格的《年年有余》剪纸;从日光灯到四个屋角垂拉着六色的拉花;窗户玻璃上则布满了吴志杰和夏东海创作的各型各式瑞兽图案的贴花。

此外,房间里最让人感到震撼和吸引眼球的、当然也是最无聊的,那就要数赵立君的“作品”了。那是遍布大家床头和床框上的一百多个大小不等的心形双喜!

刘畅调侃着对赵立君说:“老赵,你小子是想媳妇给想疯了吧?不然,怎么把我们大伙的床铺都整成了‘接客’的花床了呢?你这是要给我们大伙举办集体婚礼呢,还是你保定那几个‘相好的’要来部队探亲了?”

也就是从上午吃完早饭开始,十几个章丘兵就开始在学员五队的门前舞锯弄斧地不停忙碌。一开始,我们真还不知道一贯老实寡言、在队里最为低调的他们究竟要鼓捣些什么事?

等到晚饭前大家从沧口街上热热闹闹地采办年货回来,才发现:五队大门口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居然是一个高大壮观的彩楼!只见,毛竹搭建的门楼上缀满了松枝、彩带和红花,二幅红底金字的春联掩映在翠色之间:

“鹰击长空,舰航碧海,万里征程海空协同华夏安;同铸铁壁,永固长城,强国途中军地双拥神州定!”春联笔体苍劲有力、如刀似钩,只是圆润略有不足,俨然,是王副队长那引以为自豪、似硬笔又如软笔的手迹。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是最被看重的!因为,它不仅仅是人们美好生活的富裕体现,同时,亦是家人团圆的欢乐聚会。习惯于昔日在地方那种丰盛热闹的除夕家宴氛围,我更期盼这军营特色的年夜饭能给我带来什么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感觉!

年夜饭开席前,郭中队长没忘在集合队伍时对手下这帮“一点都不省油的灯”再次提出警告:“春节聚餐马上开始,在此,需要提醒大家特别注意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节假日只属于老百姓,而不属于我们军人!’因为,越是万家团圆的欢聚时刻,越需要我们军人站岗值守!所以,请大家牢记自己身着军装、身在军营,不仅时刻要有军人的魂,更要时刻保持军人的形!

在今晚聚餐的过程中,你们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特别是在喝酒时,要量力而行,不要得意忘形,更不能酒后失态而妄为!我可提醒大家,不仅是今晚,谁要是在过年放假的这几天里给我出了洋相、找了麻烦、犯了纪律,收假时,我会好好地跟他清算的!大家,都听明白没有?”

“明白。”众人齐声响亮地回答。

带着兴奋和喜悦的心情,一走进饭堂的大门,我就看到了满桌丰盛的菜肴和墙边成箱堆积着的白酒、啤酒和香槟酒。与往常会餐时有所不同的不仅是今天那满桌的菜肴更加丰盛,还有的就是:食堂还为我们额外准备了可以更加尽兴的白酒。

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我,特别注意到:餐桌前,大伙每一张年轻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快乐的喜悦神情,前几天的思乡悲愁在此时已一扫而光。不仅如此,昔日这令人生厌的饭堂在今天这种节日环境氛围衬印下,也显得温馨和亲近了不少。

饭堂一进门靠里侧的通道处增加了三张圆桌,中间一桌是给学校、学兵大队的首长和相关人员准备的。另外,靠近后堂门边的二桌则是食堂全体伙头的席位。看来,这帮平日里令人讨厌的伙头兵,在这个喜庆的除夕夜晚,也要夹起尾巴来不敢再搞特殊化,和我们新兵同一标准来共贺除夕了!

前来与五队、六队全体官兵共度这个新春佳节、共饮除夕喜庆酒并代表学校领导向新兵们祝贺新年的上级首长是学校政治部的韩副部长和我们学兵一大队的一号首长——苏大队长!此外,人群中还出现了学兵大队的二位参谋、干事以及机械和无线电二个专业教研室的几位单身教员的身影。

我们按照队干部事先的交代和叮嘱以及警告,在跑步进入饭堂落座之后,就开始安静且很有秩序地取酒、开酒瓶、倒酒和送酒瓶。虽说这顿聚餐是过年吃年夜饭,但队里那铁定的“打碎酒瓶就处分!”的警告和规定,我们时刻都不敢有所忘记。

见二个学员队的人员均已到位落座、各桌的酒菜也已经摆放齐备,周队长走到通道中间,面对二个学员队的三百余名干部战士,神采**地开了口:

“同志们,今天是大年除夕,我们五队、六队的全体官兵欢聚在这里共度佳节。学校政治部韩副部长和学兵大队的苏大队长受校领导委托,代表学校党委和大队全体领导来到这里和我们全体干部、战士一起共同过年。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苏大队长为我们讲话。”

在全场爆发出的热烈而持久掌声中,身材高大的苏大队长挺立桌前,嗓音洪亮地开了口:

“新学兵同志们,今天,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佳节——春节的除夕大年夜。在这个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喜庆日子里,我们这些来自祖国天南海北的兄弟同胞欢聚在海航机务学校这个大家庭里,是十分难得的!

在此,我和学校政治部韩副部长受学校党委和学校首长委托,预祝五队、六队的新学员同志和学员队干部新年快乐!同时,希望你们能够渡过一个欢乐、健康、祥和、有着军营特色的春节!下面,让我们共同举杯,同饮杯中酒,共祝家乡父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干杯!”在三百多人响彻屋宇的祝酒声和碗盏相撞的悦耳声中,门外的鞭炮开始震耳地燃响。这火爆的声音很快就与学校家属区、围墙外沧口城区的鞭炮声连成一片。我们沉浸并陶醉在这异乡的温暖氛围中,感受这热血汹涌的兄弟情谊,体会那军人所特有的火热激情。

开席之后,接下来的程序照例是学校和大队首长、队领导以及中队干部走马灯式的给各桌新学兵敬酒、干杯,互道节日问候和祝福等等、、、

酒过三巡,见各级领导都已经偃旗息鼓、不再乱窜敬酒。我便站起身面对全班战友高高地举起了酒碗:“弟兄们,这是我们当兵入伍进入军营后的第一个春节,也可能是我们这群兄弟能够在一起共同度过的唯一一个春节,我非常高兴结识了你们这帮好兄弟、好哥们和好战友!现在,我提议,为了我们大家有缘相会在青岛海航机务学校五队九班这个集体里,大家共饮三杯!

“第一杯,敬我们的家乡父老,祝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干——!”

“第二杯,敬我们的兄弟缘分,愿友谊天长地久,万古长青!”

“干——!”

“第三杯,敬我们的学员五队,盼五队永远第一,所向无敌!”

“干——!”

酒至中场,在快乐喜庆的氛围中,同桌的兄弟纷纷离席,在人群中寻找着各自老乡和挚友,送去相互间的祝福和分享彼此给予的快乐。一时间,近三百人的饭堂中充斥了碗盏的互碰声和开心的话语声。

我拉着几杯酒下肚已呈迷糊状态的葛秋生离开了九班的餐桌,在人群中寻找我那几位结义的B市弟兄。在这个非比平常的日子里,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彼此的祝福和送去相互的问候!

、、、

年夜饭热热闹闹地进行了二个多小时的时间,而我在这整个过程中却没能吃上几口饭菜。不是因为俗话所说的“年饱”,也不是饭堂准备的饭菜不可口,更不是因“思”而废食!而是我根本就无暇顾及。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面对此情此景,面对同处异乡的战友兄弟,不能说思乡的话语,不能谈煽情的话题,只能开心的大笑和故作潇洒地用力碰碗、大口喝酒。可能,一切无法表达的语言都在酒中,一切难以诉说的情感都在不言中!可能也只有酒,才最能表达出我们全部的情感和抒发出众人全部的思乡之情!

胃里混杂着啤酒和白酒以及平价香槟酒的液体,我喝了很多,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平时所拥有的酒量,但是,我却并没有感到自己有多大的醉意!

等文书孔祥林在饭堂喧闹的人群堆里找到已喝得面红耳赤的我,让我们班去忙活即将开始的篝火晚会准备工作的时候,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把他拉到李建国所在班的餐桌前,端起满满的一大碗啤酒:“孔、、孔老兄,感谢过去一段时间以来你对我们这些兄弟的关心和照顾!在今天这个难忘的日子里,让我们“江南七怪”的七位兄弟共同敬你一碗。此时此刻,不说别的,千言万语,全、、全都在酒中了!”

“好!我陪各位兄弟一起干了这碗、、、”

学兵大队部办公楼东侧大操场的场地中间,一人多高、由废旧建筑木材组成的篝火架已经搭好。那是赵立君下午牺牲了二包“大鸡”牌香烟,从他那位看管工地的“老朋友”处化缘而来的。

为了使同队兄弟更好地度过这个难忘的军营春节,就在章丘籍战友在队门口大张旗鼓地用毛竹、松枝搭建彩楼的同时,我和九班的一帮兄弟则在悄无声息地为全队兄弟的除夕之夜准备了这个意外的“礼物”!

距离九点钟学员五队的“迎春篝火晚会”正式开始还差十多分钟,结束晚餐的各区队人员就已经有组织地集合并带队到位,呈圆环形围坐在了篝火堆的四周。

熊熊的篝火在我和刘畅、甑广灏等人的手中开始慢慢引燃,炽热升腾的火焰立刻映红了黑暗中那一张张年轻而富有生气的脸庞。随着火焰的闪蹿舞动,我们的心也在激烈的跳动,思绪在迅速地遐想、、、

主宾席那里,当文书带着二个貌似精通无线电的山东籍战友还在发出“喂、、喂喂、、、”的试音、鼓捣着队里那台“老爷”级别破功放的时候,篝火堆东南角的四区队那里不知是谁借着酒劲已经开始在动情地哼唱起歌曲!到了最后,竟是一百多人低沉着嗓音在齐声合唱的一曲《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也许我长眠将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血染的风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