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要复仇!!!

247334254 收藏 2 380

日本人民有战争责任 ,整个日本民族都有战争责任

众所周知,日本妇女在二次大战时为了向日本帝国主义效劳,竟甘愿做慰安妇,让屠杀中国人民、强奸中国妇女的“皇军”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欲,搏取快乐,“慰安”他们枯燥的心和枯燥的生活,同时使他们更有劲更有趣地屠杀中国人民,强奸中国妇女。试想,一个国家的妇女为了支持这个国家的侵略战争竟然连最无耻最下贱的事都愿去做,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民对这场侵略战争的态度是反对还是拥护,答案不言自喻。

1942年春,中国青年远征军攻打被日军占领的缅甸公路上的一座大桥。当时守桥日军叫80名慰安妇撤离,但她们说:“我们是为了效忠国家,慰劳士兵才到前线上来,我们要和士兵坚持到底。”结果她们全部战死。日本的军国主义确实深入“民心”,连慰安妇都深为拥护,为了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日本人民拥护战争是毫无疑问了。

多少年中,日本人民不惜送自己的豆蔻年华的女儿去当慰安妇,以支持那场战争,而中国人却主观臆断地认为日本人民是被迫把他们的女儿送去当慰安妇,这是不符史实的。不错,现在看来,慰安妇是极为不幸的,但当时她们,还有她们的父母兄弟都认为是光荣的。日本慰安妇所遭受的不幸,正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二战时,日本政府和日本军队也同样热烈欢迎日本女人来当慰安妇,使日军成了世界近现代史上唯一一支携带军妓的军队。日本皇军的荒淫糜烂已在世界历史上到了高峰,他们凌辱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妇女还不感到满足,还要把本国的妇女招募来陪他们睡觉。于是日本慰安妇不但给自己,而且也给日本政府、军队、人民和民族都带来了深深的耻辱,但是,这只是到后来才被发现的。

当时,军国主义已统治了整个日本,使得一切都要为它服务。为了它,廉耻、道德都可以丢弃,也必须丢弃。于是日本政府、军队、人民和日本女人自身都认为日本女人去当慰安妇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光荣。假如日本人民真的反对战争,我们就无法理解慰安妇这一现象。

日本人民有没有战争责任呢?我们慢慢看下去吧!当时,在战火快要烧及日本本土时,东京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因两个儿子都在前线“玉碎”,便在街上自焚身亡,死前一边啕号大哭,一边高呼:“大东亚圣战胜利了!大日本帝国万岁!”这个老人竟丝毫也不对给他家带来巨大灾难的日本帝国主义表示愤恨,却依然拥护他的国家的侵略战争,认为失去两个儿子是值得的、光荣的,但另一方面,由于人之常情,他又为两个儿子感到悲痛,更因为对他国家的前途感到极度的失望,所以临死前那么啕号高呼。他心里说不定还有另一种意图,即妄图用他的死来激励其他日本人,使他们更加奋勇地去战斗,同时还不死心,还希望他的国家取得最后胜利。他此时的心情可谓矛盾至极。这个老人并不像有的人认为那样是一个不情愿的殉道者,而恰恰相反,是一个情愿的殉道者,要不然,他为何不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天皇!”呢?作为一个快要死的人,是应当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1945年8月15日,天皇裕仁宣布投降后,东京的居民千百户人家来到二重桥外,家家户户的老小跪伏在地,面对皇宫,叩头遥拜,痛哭不已。有的人在激愤中剖腹自杀,还有的竟全家老小三辈共同自刎,以死报国。东京青山通有的全家卧轨自杀。横滨一所小学听到天皇投降诏书后,校长便带领一群小学生集体投海自尽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他们狂热地、坚决地拥护的侵略战争已失败了,他们绝望了,愤怒了,才做出了这一幕幕其他国家无法比及的事来。但是,对于这些事,中国人却轻描淡写地说那是少数现象,大多数日本人是欢迎日本投降的。我只能同意这句话的前半句,而不同意后半句。不错,相对来说,那些事是少数,但却具有典型意义,那些事正说明了日本是整个民族(包括日本人民)都对日本投降感到绝望和愤怒的。不是这样吗?

难道要日本所有小学的校长和学生都投海自尽了,日本所有的人都自杀了,才能证明日本人民是拥护日本的侵略战争的吗?

日本那些令人惊骇的事很显然是日本人民拥护战争的典型表现,是属于日本整个民族方面的,而不是属于只代表“少数”部分人的那方面的。

我们再来看看日本军队。说到日本军队,中国人自然都会表示强烈的愤怒。日军在中国烧杀淫掠,无恶不做,他们好斗成性,疯狂野蛮,残忍无情。只要看看这些士兵(从日本人民中来的人),那么,再要把日本人民说成是善良的、反对战争的,只怕是难于令人信服的。1932年9月16日中午,200多名日本守备队和宪兵队将平项山村子团团包围,

将全村3000多名男女老少逼赶到平顶山下的一块草地上,用六挺机关枪对他们进行了疯狂的扫射。人群一排排倒下去,一霎时血肉横飞。一阵枪杀之后,那些杀人恶魔唯恐不能斩尽杀绝,又让汉奸用中国话喊:“鬼子走了,跑哇!”倒在血泊中没有被打死的人闻声一动,机枪又响起来。接着,日军又检查尸堆,发现尚活着的人就用刺刀扎、战刀砍、手枪打。一名日军用刺刀挑开一个孕妇的肚子,扎出了婴儿,挑在枪尖上取乐。看看日军是何等的野蛮恶毒,居然“检查尸堆”,居然挑开“孕妇的肚子,扎出了婴儿,挑在枪尖上取乐”。如果日本人民真的是“善良的”,那么他们的子女在战场上是不会表现如此残忍的。再看南京大屠杀,这场大屠杀夺去了三十万无辜中国人的生命,更为可恨的是,在这场大屠杀中,每天至少有1000名妇女惨遭强奸、轮奸和*。

在这场无耻至极的污行中,连老人和少女也不能逃脱它的魔掌。据南京敌人罪行委员会调查:“……凡被日军所遇见之妇女同胞,不论为高龄老女或少女幼女,几均不获免……据主持难民区国际人士之粗略统计,当时本市遭受此种凌辱之妇女不下8万之多,且强奸之后,更施以剖乳、刺腹种种酷刑,必置之死地而后快。”一位当时从南京逃出来的女同胞说:“当敌人初来的时候,只要看见妇女就拉,不管老少,更不问白天和夜间,因此,上自五六十岁,下至八九岁的女同胞,只要被敌人碰到无一幸免。”

1937年12月26日,一个11岁的幼女在金陵大学院内被日军轮奸致死。目击者说,她的两腿之间肿裂并沾满血污,死后的样子惨极了。另又据一位目击者说,日军对中国妇女:“有时用刺刀将奶子割下来,露出惨白的肋骨;有时用刺刀戳穿下部,摔在路旁,让她惨痛呼号;有时用木棍、芦管、萝卜塞入下部,横被捣死,日寇则在旁拍手大笑。”(本段事迹均引自《为什么日本不认账》)日本人的罪行罄竹难书,本段所引只是其中万一而已。在此,我想问问中国人:“如果日本人民是善良的,为什么日军又如此残忍野蛮?难道是‘善良的’日本人进部队后被教育成这个样子么?”恐怕不是这样。日本部队恐怕还没有这样大的能力,在蓦然间就能将如此之多的“善良的”日本人变成一群群恶魔。那么只能是日本人在进部队前(换句话说在民间时)就是一个个恶魔,在进入部队后才会如此无耻、野蛮、凶残。

正如美国著名女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在其名著《菊与刀》中所说:“据说征集兵一旦接受了军队教育,往往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真正黩武的国家主义者’。但是这种变化并不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极权主义国家理论的教育,也不是由于被灌输了忠于天皇的思想……在日本家庭生活中,受日本式教养并对‘自身’极其敏感的青年,一旦陷入这种环境,极易变成野蛮……这回就使他们自身变成精于折磨别人的人。”我们说日本人民是善良的,又有什么说服力昵?

一个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兵宫本在1937年12月16日写给家人的信中说,“我们得到了中国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这是个没有出息的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用;只有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才有希望。”看到这句话,那些认为“日本人民善良、友好”的中国人是否还得为他辩护,说他只是到部队后才变成一个蔑视中国,赞扬“圣战”的人?

最后,我们来看看日本人民是怎样欢庆胜利的。珍珠港事件后,日本举国上下热烈地进行了庆祝活动。东京、大阪、横滨、京都和奈良等地连续三天三夜游行庆祝。人们奔走相告,交相赞颂,全国沉浸在一片欢庆的海洋之中。在皇居二重桥外参拜的人群如山如海,络绎不绝。男人们手举膏药旗高呼:“天皇陛下万岁!”甚至妇女也身着盛装,前来祝贺,向皇宫深深鞠躬。这是一幅日本人民拥护日本侵略战争的绝好画照。

在二次大战末,美国有一个人的话很生动地说明了日本人民是拥护日本的侵略战争的。这个人名叫埃德温.莱顿,是一位毕生从事日本人心理学研究的教授。当时,美国要给日本投放原子弹,但此时的美国海军上将尼米兹却很是疑惑,因为在他看来,投放原子弹是非常不道德的,但是,如果不投原子弹,又难于使具有浓厚武士道精神和大和民族精神的日本人投降,因而,他便去问埃德温.莱顿教授。这位教授说:“将军阁下,在当今的日本,只有天皇有权使日本人停止战争,但即使对他来说,停战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他让日本所有的妇女都剪去头发,或者叫国民们倒立起来,用手走路,他们都将照办不误。甚至如果他命令所有的男人都割去睾丸,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从命。但是命令军队放下武器,却又是另一回事。”于是,尼米兹打消了犹豫,决定投原子弹。这位教授的话说明,日本天皇的权威是极大的,但即使他仍难以让日本人投降。可见日本人是拥护战争的。自然,日本人民也是拥护战争的

我想证明小日本的是要杀光的

中国的愚人道主义是一种腐朽的思想,但中国还没认识到这点,却还在大肆宣传这一思想,并且在夸耀自己的愚人道主义所立下的功劳。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这些宣传:一个日本浪人或武士在中国行凶做恶,后来被中国人制服了,但中国人并没杀他,他便在中国人的感化下变好了;日本军官对士兵都很粗暴,苏联对日本俘虏也很不好,而中国却优待日本俘虏,并对他们进行教育,结果他们都很感激中国……我见过的最富代表性的宣传是:1990年有一部电影,名叫《晚钟》,演的是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一队躲在山洞里的日本小部队还不知道这一消息,他们不敢出来,里面没吃的,就吃几个中国女人。后来几个中国士兵发现了他们,并包围了他们,不久又得知那群日本人吃中国女人,于是一个中国士兵揪住一个日本俘虏吼道:你们是人,我们就不是人么?!但也仅此而已,最终还是饶了那些日本官兵。

在他们投降后,几个中国士兵依然给他们饭吃,待他们吃饱后才把他们押走。亲眼目睹同胞被日本人吃了,只要略有血性的人,当时就会把他们枪毙了。可是中国人竟没这么作。中国人或许已到了太上忘情的境界,或许已麻木不仁,否则,怎么没有枪毙那些该枪毙的人?不用说,那些日本官兵每个人都杀了几个中国人,即使只从法律角度上也该判处他们死刑,甚至即使只凭他们吃中国女人也该判他们死刑,若意气用事,杀死他们十次也不足以泄心头之恨。但不幸的是中国人不但不杀他们,还救了他们。这是一种残忍的人道主义。这种人道主义连中国人也接受不了,以致当时许多的观众都说,太过份了。是的,太过份了。如果毒性弱一些,也就是说愚人道主义宣传得温和一些,中国人是会像吸鸦片一样接受的。中国的宣传工具至今还在得意地宣传着愚人道主义。我不知他们存的什么想法。

愚人道主义奴化且愚化了中国人,对中国一无好处,它消磨了中国人的野性、强悍性,扭曲了中国人的心灵,将中国人变成了一种完全异化了的人,这种人只知愚善,不知其他,为了人道主义,他们愿意丢掉一切,国家利益、民族荣誉、个人人格、个人情感等等无一不愿丢弃。中国人看起来像一个个高尚的长者,其实都是些迂腐之辈,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十足的懦夫。中国现在是没有男子汉的,顶多不过是些假男人,中国也便成了一个阴性的国家。中国人都像女人一样,要是狼吃了她的儿子,当狼被抓住并被痛打后流出可怜巴巴的眼泪时,她的仁慈就会从心底泛起,饶恕了狼,甚至还会把狼搂在怀里,流着泪说:“其实你也是受害者!”

愚人道主义家说:“既然我们曾饱受过被欺凌之苦,那么将心比心,我们不要让他们也来受一场这样的欺凌之苦吧!”按这么说,那么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后者的儿子也要将心比心,不要让对方的儿子也受丧父之苦,从而饶恕那个杀人犯?法律也应当这么考虑,不制裁那个杀人犯?

他们是人,我们也是人,我们受得了被欺凌之苦,他们也应当受得了,他们受不了,我们就受得了么?既然要将心比心,为什么只要求我们这么做,而不要求他们这么做?假如他们也这么做,也就是说,他们也将心比心,那么,他们就应当理解我们的被欺凌之苦,他们就应当自裁,这才是君子风度;至少,他们应当向我们道歉:但这些他们一件都没做到,却反而屡屡否认罪行,可见他们是不会将心比心的。他们不将心比心,我们却要去自作多情干嘛?假如我们不想让日本人也受一场被欺凌之苦,那么当日本以后受到大规模侵略时,我们是不是还要援助日本,把百万中国人送到那里,让无辜中国人的鲜血洒在敌国的疆土上?

对待日本人这样的人,是没有什么人道可讲的。人道只能施舍给弱者,善良者,而日本人生性好斗,凶残,野蛮,卑鄙,处处表现为一个强者的角色,我们没有必要给他们施舍人道,他们实际上也不需要我们给他们以人道。日本现在还时时流露出他们的扩张野心,并且死不认罪,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给他们以人道,而可以向他们复仇。

但中国人又说:你要知道,如果我们复仇,那么说明日本侵略中国是对的。也就是说,中国还不能复仇。

人类社会中充满悖论和困惑,复仇和侵略似乎有相同的地方,二者的正义与非正义似乎也分不很清楚,但是,二者是不同的。首先,二者产生的原因不同:复仇起因于自己被欺凌被蹂躏,而侵略却起因于自己的贪欲。其次,二者的目的不同:复仇是为了雪耻,为了争取祖国的荣誉和尊严。这正如一个人被许多人逼着在地上爬并学狗叫,他学成武艺后要报仇,这是正当的。侵略却是为了夺取别国的财产,侵占它的土地,奴役它的人民,同时扩大自己的国力。最后,二者造成的结果不同:复仇将双方扯平了,维护了人类公平原则,而侵略却使天平倾斜,造成双方在造化面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侵略只证明邪恶是合理的,邪恶应当得到人们的拥护,而复仇却向全世界宣布了正义才是合理的,人类应当拥护正义。

总而言之,复仇与侵略是不同的,前者是合理的、正义的,后者是不合理的、非正义的。

有人认为,如果拥护复仇,那么说明侵略是对的,既然是对的,就不要复仇。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一方一次又一次地侵略另一方,后者都只能被动挨打了?这种蠢物的意思是,人类只能存在侵略,而不能存在复仇。大概只有中国人才会这么说。

我们知道,杀人犯杀了人,法律要处死杀人犯。我们不能说法律既要处死杀人犯,就说明杀人犯杀人是对的,既是对的,就不该处死杀人犯;这倒是只许恶人作恶,不许恶人受罚。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复仇的道理与此相同。

复仇是必需的,一则,它使得民族雪了耻,洗去了民族脸上的污点;二则,它减轻甚至去掉了民族的历史包袱,淡化了后代浓重的耻辱感;三则,它使民族得到了荣誉和尊严;四则,它提高了民族的世界地位;五则,它大大改造了民族的性格和思想;六则,它教训了侵略者,打击了它的气焰,使它以后不敢再欺侮他国,或者很少欺侮他国;七则,它使得世界对本民族产生敬畏,其他国家以后再也不敢来欺凌本民族;八则,即是前面说过的,它维护了人类公平原则,向全世界宣布人类应当拥护正义。

一个人受害,只能通过法律手段来复仇,若通过私人手段来复仇,法律还会惩罚他。但国家与人不同,人类没有强大的法律与法庭来强迫所有国家的争纷都通过法律来解决,一个国家受了他国的侵略与蹂躏,要么她饶恕后者的罪行,容忍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要么她惩罚后者,而要惩罚后者,只能靠自己,而不能靠什么法律之类的东西。不难明白,复仇是借自己之手伸张正义。既然这样,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复仇时也像侵略者一样进入这个国家进行烧杀抢掠,我们都只能承认了。

但是到此中国人还不想复仇,他们说:“复仇是一种原始的、低级的行为。”这就不能复仇么?简直要让人喷饭。我们的国民太高尚太伟大了,所从事的一切都是高尚伟大的事业。我们丢掉了尊严、荣誉、人格,我们阉割了自己的人性,我们忘却了那惨绝人寰的一幕,我们冷淡了数十万被日本人蹂躏的女同胞,不去复仇,却原来只是为了一个虚名:“不能做原始低级的行为。”我们中国人太童稚可爱了,当人类已经成为罪恶的渊薮时,当人类已经成为魔类时,当人类已经糜烂时,发臭时,我们还在守身如玉,还想做一头圣洁的羔羊。这不是已可笑之至么?这样说当然还不能说服那些反复仇者。但是他们的理论也同样是一种谬论。如果说复仇是原始的、低级的行为,那么报恩又何偿不是,这样看来,报恩也不对了?那么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复仇,报恩,都不能要,人还是人么?人的思想和行为的准则到底是什么?

报恩,复仇,这是人类数千年来发展而成的两种行为准则,连这都不能要,那么倒是那种出生才几年的行为准则才能要了?原始的、低级的行为就不能要么?人如果没有原始低级的行为,又怎能繁衍生息?谁能说,人之所以能够繁衍生息是由人的高尚伟大的思想和行为促成的?在我看来,复仇纵然是一种原始的、低级的行为,也无法说明我们就不能复仇。我认为,原始的、低级的行为也同样需要。这样的话人才更像人,而不会成为如中国人所描述的那种人:这种人的最初的、原始的、原本的情欲等等东西完全被他们抽空,只剩下一个文明人的空壳,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完全异化的人。

但是到此中国人还不想复仇,他们又会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仍不能复仇。可惜的是,假如这场冤仇真的无“了”时的话,那么责任也完全应当让日本人承担。因为如果不是日本人最先蹂躏中国,又何来中国向他们讨还血债一事?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没完没“了”的仇杀?如果日本人承认复仇是正当合理的,那么他们在我们复仇完后就不会进行反复仇,又怎么会产生没完没“了”的仇杀?──是不是日本人可以说“我们打了你,你不能复仇,你敢复仇,我们就可进行反复仇,反过来打你”?试问,假如日本人第二次侵略中国,我们是否得为了防止那没完没“了”的仇杀,从而第二次饶恕日本?假如日本第三次侵略中国,我们是否还得为防止那没完没“了”的仇杀,从而第三次饶恕日本?假如日本无数次地侵略中国,我们是否都得饶恕它?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可能会产生没完没“了”的仇杀而不复仇?但是到此中国人还不想复仇,他们又会说:“我们中国唐朝时曾侵略过朝鲜,元朝时侵略过日本,你说我们中国该向日本复仇,那么人家又该怎么向我们复仇?”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了。

我不得不对着他们这些博爱的、宽大的人说:“可怜的人啊!朝鲜可以向我们中国复仇,但是日本则不然,因为元朝并不属于中国,而属于今天的蒙古人民共和国。曾有人说中国的成吉思汗多么的伟大,征服过俄罗斯,当时鲁迅就反驳说,我们当时其实和俄罗斯一样,正遭受蒙古族的侵略。所以我们没有理由去承担元朝所犯下的罪行。就算元朝是中国的吧,它也并没有在日本民族的心灵上留下多深的创伤;作为史实是,元朝两次侵略日本都打败了,最后一次甚至全军覆没,日本在那两次战争中不但没蒙受屈辱,反而赢得了荣耀,日本到现在还要来向我国复仇不是太过份了么?就算日本现在还可以复仇吧!那也不能说明中国不可为自己在近现代史上遭受日本的侵略而复仇。

这好比你家和另一家人,两家此前从未来往,也从不认识,后来他家的一个流氓糟踏了你的母亲,你当然得向他家报仇,否则你还是人吗?但在同时同刻,你家一个流氓在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被他糟踏的情况下也糟踏了他家的母亲,人家也得复仇。两家都得为自己遭受的侮辱而复仇,相互仇杀就这样产生了。”我这样打比方虽然太刺激人,但在论证上并无任何错误。一句话,就算日本可以为它曾受元朝侵略而报复现在的中国,但中国更可以为她在近现代史上受日本侵略而报复日本,直至将它从地球上抹掉。

中国人反对复仇的理由太多了,五花八门,刁钻古怪,应有尽有。本文所列举的只是影响比较大或略有影响的而已,还无法,也没有必要把所有那些言论都列举出来。我只想告诉那些废物,连巍巍大山都被推倒了,那些小土包又起什么作用呢?

中国反对复仇的理由如此之多,却多是为了别人,从来没有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不复仇,是为了祖国!”中国人的祖国观念淡薄至于如此,正是中国多年来教育的结果。

中华民族复仇主义的战旗终将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高高飘扬,亿万中国人将汇聚在这面光辉的旗帜下,宣誓复仇,他们唱着嘹亮高亢的战歌,歌声直冲云霄,唱完歌后他们就会走上征途,并且高呼:到东京去,我们要血洗这座城市!

这只是我个人意见!!!


本文内容于 2011/8/25 8:34:57 被小编a12编辑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