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五章 龙潭虎穴灯下黑

雪山猎人 收藏 0 5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叶俊冷眼注视这一切,这伙粤军投降参加红军的有56个,包括匪副连长,而不愿投降的有匪连长以下12个班排长及几个老兵痞子,他让老烟袋将新兵带去与老战士重新编组,又扭过头对林松说:“把多余的枪支卸去枪栓,还有咱们的弹药、给养及余下的物质都给他们背上。”他说着一指眼前的匪连长和他手下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叶俊冷眼注视这一切,这伙粤军投降参加红军的有56个,包括匪副连长,而不愿投降的有匪连长以下12个班排长及几个老兵痞子,他让老烟袋将新兵带去与老战士重新编组,又扭过头对林松说:“把多余的枪支卸去枪栓,还有咱们的弹药、给养及余下的物质都给他们背上。”他说着一指眼前的匪连长和他手下的班排长。

“凭什么?我们抗议,我们不是奴隶,放我们回去!”底下大哗,匪连长振臂高呼,几个班排长也跟着咋呼、骚动。

“啪……”的一枪打在匪连长的脚底,吓得他面无人色地跳了起来。

抬头一看,只见叶俊玩世不恭地吹去枪口冒出的青烟:“先生,这是战争。再敢乱说乱动,不遵号令的,我立马敲碎你吃饭的家伙。”说罢看也不看地回转身,反手一挥,只见随着一声枪响,匪连长气恼至极高高掀起的帽子上青天白日帽徽被击得粉碎,帽子打着旋儿飞出去,被钉在树槎上,匪连长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叶俊之所以不放这伙残兵还有重要的原因。首先,他不能让陈树湘师长已经获救的消息传播出去,不能让敌人查知陈树湘师长的行踪;其次他还要从他们口中获取有价值的军事情报,决定部队的去留,或随主力红军长征或前往油山打游击,那里有陈毅、项英领导的红军江南游击队;再次,这次这伙人身体健壮,训练有素,假以时日也许会发生转变,参加红军就是有力的战斗部队,最不济的也是强壮的挑夫,部队需要精简,战斗部队要保持一定的战斗力,物质供应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基于以上几点原因,叶俊一开始就没打算释放他们,红军优待俘虏不假,但也要分场合地点,愚蠢地执行优待俘虏的政策只会给自己和部队带来无妄的灭顶之灾。叶俊可不蠢。

于是蜿蜒的盘山道上便出现了这么滑稽的一幕:一支不长的红军队伍的后面随着一支身着呢子军服的挑夫队伍。

叶俊看到了神交已久的红军师长陈树湘同志,只见他腹部裹满沾血的绷带,面色苍白,颧骨高突,双眼紧闭,双手也缠着绷带,呼吸若有若无,气若游丝。

“师长……师长……”叶俊蹲在担架旁轻声呼唤。

只见陈树湘像受了重击一样,眼皮努力睁了两睁,终于眼睛翕动一下,缓缓睁了开来,待涣散的眼神终于看清了叶俊和林松的脸,愣怔一下,仿佛从记忆深处在努力辨认,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你们……好……好……”他艰难地蠕动干涩的嘴唇。

突然他用尽全力握住了叶俊的手说:“小叶子……你们……你们一定要把队伍带出去……找到主力红军……”说着手垂了下来,眼睛也闭上了。

“师长……”叶俊、林松大恸,连声呼喊。

老烟袋叼着烟管跑过来,翻翻陈树湘的眼皮,摸摸脉搏,又俯身听听他的心跳,转头说:“别急,师长还没死,还有救……”

粤军随军医官检查了一下陈树湘的伤势说:“他伤势沉重,又受了颠簸,失血过多,需要马上抢救,否则就来不及了。”

叶俊随即摊开缴获的简易随军地图,这里离敌后方漳州最近,附近大城市只有那里最有医疗条件,可以做手术,时间急迫,他立即做出了部署,部队以林松为代理排长,老烟袋为指导员,由老猎人引导他们寻觅一处绝密的藏身地,进行部队的休整改编,自己带领刘大成、童晓凯护送师长化妆去漳州。

这时一个身影拨开人群,挤了进来“俊哥,我也要去……我是本地人,更方便……另外,我是女子,必要时可以做个掩护。”

叶俊定睛一看,原来是林梅。不仅眉头一皱,犹豫半晌。“小梅,你从没去过大城市,你打算装扮成什么样呢?弄不好暴露的是自己,还会连累了陈师长啊。你还是留下来帮助你哥吧……”说着叶俊扭头向林松和老烟袋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

林梅一撅嘴,把头扭了过去,眼里闪着点点泪光。

“走了,走了,大成、小童,上路了。”叶俊挥一挥手,大踏步走了,大成和小童随后跟上,还有四个同志轮流抬着陈树湘。沿着山间小路没入夕阳的余晖之下。

一路之上,小童担心地问着:“排长,我们怎么才能尽快赶到漳州啊,那里是敌重兵防守的城市,我们进的去吗,何况还要保护师长。”

叶俊自信地一笑:“有句老话叫‘灯下黑’,只要我们小心谨慎,多长几个脑子,敌人是料不到我们敢直扑他们的老巢,眼下敌人主力正在追剿主力红军,我们几个人小小的队伍,他们是顾不过来的,放心吧。”

“那我们就这样两条腿赶路吗,那也来不及啊……”小童仍是满脸愁容。


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各省的公路还都是黄土砂石铺路的战备公路,红军主力强渡湘江以后直逼湘鄂川三省的交界地带,试图与红二方面军会合。白军几十万军队围追堵截,所有人的视线都死死盯在那不大的一方交战区域。

漳州地属外围,这里却风平浪静很多,能够告诉这片原本封闭的土地上的人们世界正在发生战争的是:不时有往返前线的车辆来回穿梭,运去粮弹补给,运回伤兵,忙得不亦乐乎。

时近凌晨,一辆军用大卡车的黑暗向前奔驰,像头巨兽瞪着两只雪白烁亮的眼睛穿山越岭,发出呼呼的喘息之声,车上运送的是前线下来的伤兵。

驾驶座上两个白军,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不时猛吸两口呛人的烟卷,强睁睡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我说王麻子,车轮一转,黄金万两,你小子黑了多少好处,说给咱哥们听听。”

“邱瘸子,你甭讹我,谁不知你后勤副班长死人腰里都要摸一摸,活着经你的手是个个要扒皮啊……你说了,就这趟车你讹了多少伤兵的血汗,哼,还说我哪……”司机王麻子满脸不忿。

“王麻子,你少栽赃,谁不知你每趟车都要捞个百八十的,还不说你私底下的黑货出手多少。唉,典型的发国难财啊……今个儿你要堵咱老哥的嘴,自己看着办吧……”

“得,邱瘸子,官大一级压死人哪,现在咱回去还早,咱请你去上‘翠云馆’烧上两泡,不过,嘻嘻……你得叫小云仙来陪陪咱……啧啧,那小身段迷死人哪……哎呀,我的那个妹啊……”说着说着,他竟然哼上了淫词小调。

正当两人互相嘲骂敲诈时,突然借着车灯光柱,王麻子猛见路中间站着几个人,吓得猛踩一脚刹车。

“我说哪个不长眼的,你他妈的,长眼管出气吗?”王麻子将头伸出车窗外吼道。

没等他吼完,黑暗里忽然有道黑影窜上了车门踏板,一手揪住王麻子的脖颈,王麻子一扭头就觉得额头冰凉,一根冒着寒气的冰冷枪管顶在了他的两眼之间。

黑暗中王麻子也看不清来人的长相,怪叫起来:“谁啊?你他妈是谁啊,敢打劫军车?”

邱瘸子在副座上正想拔枪,却被另一支驳壳枪抵住了后脑勺,顿时遍体生凉。

“二位,有话好说,这是要干嘛哪?”邱瘸子打着圆场。

“没啥子,俺们营长遭土共袭击了,一脚踏进鬼门关了,兄弟们只想让你们帮着捎进城里给瞧瞧。”黑影里说。

“嗨,咋不早说呢,多大点事啊,上车上车。”邱瘸子接过来人递上的五块叮当作响的大洋,更是笑眯了眼。

等来人上车一看是位剑眉朗目,英俊魁梧的粤军上尉连长,更是赶紧溜须逢迎。这自然是叶俊和手下战士化妆的。

邱瘸子是老兵痞,阅人无数,和国军上层打交道多了,从没见过这般气宇轩昂的国军上尉,往身边一坐,黑暗中也爆发出浓浓的杀气。不禁连打几个寒战,借助车灯光一看,即使是几个披红挂彩的伤兵也是如狼似虎,气质不凡。国军中士气低落,何曾见过这般军人?不由大感疑惑,莫非是红军假扮的?

想到这,他给叶俊递上一支烟,点着了火,又朝王麻子使了个眼色,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闲聊:“长官是那部分的?怎么到了这里呢?”

叶俊一边敷衍着,一边留神黑漆漆的夜色。

忽然汽车拐上了另一条盘山道,叶俊大喝一声“停车!”驳壳枪指向了王麻子,邱瘸子一改恭顺的样子,像条疯狗一样双手去抢驳壳枪枪管,汽车没停反而加速了。

“找死!”叶俊一个肘锤,“金钟倒挂”击上邱瘸子肋下,击得邱瘸子口喷鲜血,痛弯了腰。肋骨断了三根,双手无力地耷拉下来。“喀嚓”一声脖子被拧断了,死尸拽出车门外,飞堕山涧。

“哧——”汽车刹住了,王麻子面如土色,体如筛糠,举手投降。

“发生什么事了?”大成、小童纵下车来询问。

“他们不是去漳州,而是去长沙剿总司令部。”叶俊淡淡道。“我是从刚才那个死鬼摁亮打火机时,玻璃上的反射看到了他们两个的鬼脸,猜出了他们的诡计 ,再通过王麻子背道而驰的方向得出了判断。”

小童满脸惊讶“哇,排长你真行,黑夜里都揣着明白,佩服。”

叶俊把手一挥,特种兵昼伏夜行,这算什么本事?问出口供后,叶俊一努嘴,刘大成会意地拽下死狗般的王麻子,拖向路旁“别杀我,别……啊……”王麻子被扎了个透心凉,死尸扔进路边的山沟里。

“排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天快亮了。”大成有点急了。

“别急,我们还坐车,我来开。”叶俊答道,大成、小童嘴里像塞进一个包子,眼睛瞪得滚圆“这可能吗?”

“我刚才看他们开了半天车,都学会了,上车。”叶俊挥一挥手,接着娴熟地发动车子。

“我的姥姥啊,咱老大太聪明了,这看着都能学会,老大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大成、小童嘀咕着,挤进来驾驶室。

汽车在黑夜中亮开了两道光束,绝尘而去,谁也没想到,车厢顶上静静地伏着一个身影,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