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七卷 第五章 忽生波澜

张单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所以,梁中国和盛樱虽然是同时坐在一匹马上面,而且,两个人的动作还是如此的亲密,但是,在梁中国是饱足了对盛樱的放肆之后,他们两个人是一点感觉热的余地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贴心的感觉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了,其余的那些恶心以及龌龊的“风景”是在这里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自然地,也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所以,梁中国和盛樱虽然是同时坐在一匹马上面,而且,两个人的动作还是如此的亲密,但是,在梁中国是饱足了对盛樱的放肆之后,他们两个人是一点感觉热的余地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贴心的感觉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了,其余的那些恶心以及龌龊的“风景”是在这里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自然地,也是谈不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棋盘山属长白山系哈达岭余脉,处于辽东低山丘陵地带向西延伸地段,属构造剥蚀丘陵地貌,海拔高度在100—266米之间,地形坡度10—30度不等,平均坡度15度左右,呈东北向西南走向。棋盘山海拔260.1米,为第二高峰。在山顶斜下方曾有一巨石棋盘,传说仙人吕洞宾和铁拐李曾在此对弈,这便是棋盘山山名之由来。

如今,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是经过一阵几个小时的策马以后,他们两个人是终于来到了棋盘山,虽然,梁中国是只要用力策马马匹的话,那么,马匹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了,是绝对不需要这么久得路程的,但是,梁中国是担心和害怕自己纵马太快的话,盛樱会受伤,所以,梁中国骑马的速度的有点慢,故此,时间才会弄个这么久的。

还有,梁中国是从小到大虽然不是从来没有下过山,但是,盛樱绝对是梁中国第一个遇见的美女,而且,还是和梁中国话语投机,年纪相仿,甚至,是梁中国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子,故此,梁中国是特别珍惜这种感觉,自然而然的,梁中国策马的速度也是会因为由此下降了。

再加上,第三个原因,梁中国是在马匹之上是载着一个人,也就是盛樱,所以,梁中国来到棋盘山的时间要这么久,这三个原因就是最重要的原因了。

来到棋盘山的山脚以后,此时的盛樱已经是完全躺在梁中国的怀里面去了,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本来,梁中国是想把盛樱给叫醒的,但是,梁中国是万万没有料想的到就在他自己和盛樱两个人乘坐的马儿是停下来以后,盛樱就在这个时候是自然地醒了,好像一副是和马儿约好的样子,这样,梁中国是着实有点奇怪了。

为此,梁中国是对此对盛樱的一些情况有了一些更深的了解了,他梁中国是隐隐约约是猜到了盛樱的真实身份了。

既然,目的地是到达了,而且,盛樱也是醒了过来了,那么,他梁中国当然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那就是,下马了,不然的话,要是让其他人给看见了,梁中国和盛樱可就是瓜田李下是真的是说不清楚了,这点,梁中国还是明白的,毕竟,梁中国此人是一个喜欢为人考虑之人呀!

“下马吧!”梁中国是率先下马了,然后,他是在马下对盛樱说出了这些话语,盛樱是醒了以后,她也是不含糊,她是立即就乖乖的下马了。

梁中国于是就告诉盛樱她自己和她是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盛樱是对梁中国也是一点也不客气,她盛樱是忽然一把握住了梁中国那只满是老茧的老手,道:“梁中国,走吧,我们一起走吧,你带我去参观一下你家吧!”

盛樱的一只手是抓住梁中国,然后,她的另外一只手是抓住马绳子,是一副要和梁中国以及马儿是一起行走的样子了,梁中国这个人的手是被盛樱得手这么一抓,他梁中国是顿时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是立即全部丢失,他梁中国是立马发现自己死抓住了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光滑的东西了,这让梁中国可以说是销魂不已了。

“嗯嗯嗯嗯!”,梁中国虽然是听见盛樱是在说一些话语出来的,但是,前者却也没有仔细的听出后者是在说些什么话语出来,他梁中国只是跟一个没有了魂的驱壳一样随便乱回答,跟傻子一样是乱答应,浑然是没有自己的主见和观点,跟一个木头呆瓜是没有什么两样了。

本来,盛樱是想就这么带着梁中国一起上山好好地游玩一番,但是,梁中国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那就是自己的人马和他的父亲梁亮峰还没有回来,他梁中国是有点担心,因为,虽然,梁中国是没有到达过棋盘山的山顶山腰或者说是各个角度里面看见他的弟兄们以及他的父亲梁亮峰,但是,他梁中国是知道如果他的父亲和他的人马如果是回来过的话,那么,在山脚下面一定是会留下痕迹的,所以,梁中国是没有留下任何大量人马行走的痕迹,他梁中国是觉得很奇怪,为此,他梁中国是怀疑自己的弟兄们和他的父亲梁中国是不是没有回来到棋盘山了。

起初,梁中国是还以为是自己判断错误了,于是,他梁中国是立即多观察了几次,结果,他梁中国是发现自己的判断是的的确确是没错,自己的父亲梁亮峰和自己的人马的的确确是没有回来棋盘山,他们肯定还在棋盘山以外的地方了。

这件事情对梁中国来说可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因为,梁中国可是一方土匪,他的父亲梁亮峰和他的弟兄们也是一方土匪,既然是土匪,那么,自然而然是过着刀头上面舔血的日子,这极有可能是危险的征兆,相反的,这也有可能是平平常常,平平静静的一件事情了。

梁中国的弟兄们和他的父亲梁亮峰是没有回到棋盘山,这极有可能是一件危险和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他梁中国可不是神仙,他是自然而然的是不知道事态到底是发展成前者还是后者,他们还是如此的飘忽不定,他梁中国却绝对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遇见了这种情况,是绝对不能跟没有事情之人一样,不管效果是怎么样,他梁中国是一定要采取一定的措施的。

于是,梁中国是想到这里以后,此人的卿卿我我,浓情蜜意的感觉是彻底的全部都消除,一点也不剩下了,剩下的满脑子里面都是一些正正经经的事情了,其余的销魂的念头是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是连一些残渣余孽也没有留下来,由此,足以证明梁中国的定力以及他长年受到的训练是如何的严格了。

起初,盛樱是看见梁中国是和自己是好好的,但是,前者是突然发现梁中国是挣脱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梁中国是有点神神道道,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神经兮兮的开始四处搜索起来了,一副是让盛樱完全也搞不懂她再搞什么的样子了,于是,盛樱是忍不住奇怪起来了。

盛樱是忍不住怪道:“梁中国,你到底是在找什么呀,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梁中国也是聪明人,他也是知道盛樱也绝对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梁中国也就把自己的心事跟盛樱说了,他梁中国希望有了盛樱的帮助以后,他梁中国是能够成功顺利的找到自己的父亲梁亮峰以及他的人马弟兄们,这就是他梁中国此时心中最大的奢求了,而不是那些亲亲蜜蜜的花前月下的风流事。

盛樱是听完了以后,她是稍微想了想,然后,盛樱是柔声道:“梁中国,你不要发愁,我是想到了一个好方法了,一定可以帮助你解决难题的!”

梁中国是听了以后,他梁中国是立即大喜过望,一副高兴的样子对盛樱,道:“盛樱,你想出了什么方法,快点跟我说说,我现在做的可是正经事情,千万不要开玩笑!”

盛樱是听见梁中国可是一副十分正经的样子来对付自己,于是,前者也是不敢和后者开玩笑了,盛樱也就是用自己浅白的手指是指了指梁中国的坐骑马匹以后,她盛樱道:“梁中国,你可有听过老马识途的故事不?”

梁中国可是一个聪明人,他自然是听说过“老马识途”这个成语了,也是,听说过这个“老马识途”成语的由来,于是,梁中国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管仲、隰朋跟随齐桓公去讨伐孤竹国,春季出征,冬季返回,迷失了道路。管仲说:“可以利用老马的才智。”于是放开老马前行,大家跟随在后,终于找到了路。 走到山里没有水喝,隰朋说:“蚂蚁冬天住在山的南面,夏天住在山的北面。地上蚁封有一寸高的话,地下八尺深的地方就会有水。”于是挖掘地,终于得到了水。

梁中国是马上来到了自己马匹的面前,然后,梁中国是一拍马儿的屁股,此时这只盛樱的浅白细手是不再抓住马绳子的马屁是立即跃马蹄跑开了,很快的,这马匹就消失在梁中国和盛樱两个人的身边和视线之中了,最后,梁中国是放心的看了看自己的马儿一眼以后,他是点了点头,然后,他梁中国是放心下来,他知道自己的马匹是懂自己的意思,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了,这样,梁中国就又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了盛樱身上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